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7/3~)
只看該作者
「嗯,處理好事情會玩一下的,我會帶伴手禮回來給你們,請多保重。」加加知君弓起背享受撫摸,用臉頰蹭了蹭小南的掌心,跳到亞特拉的肩上揮舞尾巴,跟認識的人們道別。

場外:
懷念的亞特拉坐騎。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呼」確認好東西後起身

「嗯」”出發吧”微笑著回應並在心裡對自己說道,站在門前看了門外幾秒,接著便往門外走去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那麼我們走吧加加知君]

亞特拉稍微撫摸了一下肩上的加加知後走出門外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貓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你永遠也摸不透他們在想什麼,搞不好連牠們自己也不知道。」
摩根公爵站起身來,把阿爾法送的糖球收進口袋,拍拍身上的灰塵,然後走到吧檯邊坐下。

(2019-09-20, 21:05)隨便就好了 提到︰ 「果然和那個異世界惡魔戰鬥的時候應該盡量減少使用血液攻擊啊,現在居然搞的自己一到這個地點就趴下了,真是的...」說完這句和自己說的話後,帕克菲斯便在吧台上找了個位置坐下。
「這麼說就不對了,孩子。」摩根公爵對著帕克菲斯笑道,「對付惡魔需要用更多的血液魔法,這對惡魔會造成難以抹滅的傷害。」摩根公爵眼睛都發亮了。
「雖然對你的身體似乎會造成一些負擔,」他拿出一條溼答答的抹布擦拭嘴角,「但是,噢,如果能夠將惡魔消滅,多大的代價我們都願意付出不是嗎。」

「告訴我,你渴望更強大的力量嗎?」摩根公爵側著臉,詢問帕克菲斯。

扯到血液和惡魔
怎麼可以沒有我摩根公爵呢 custom_ulal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00:31)小控 提到︰ 「貓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你永遠也摸不透他們在想什麼,搞不好連牠們自己也不知道。」
摩根公爵站起身來,把阿爾法送的糖球收進口袋,拍拍身上的灰塵,然後走到吧檯邊坐下。

「這麼說就不對了,孩子。」摩根公爵對著帕克菲斯笑道,「對付惡魔需要用更多的血液魔法,這對惡魔會造成難以抹滅的傷害。」摩根公爵眼睛都發亮了。
「雖然對你的身體似乎會造成一些負擔,」他拿出一條溼答答的抹布擦拭嘴角,「但是,噢,如果能夠將惡魔消滅,多大的代價我們都願意付出不是嗎。」

「告訴我,你渴望更強大的力量嗎?」摩根公爵側著臉,詢問帕克菲斯。

扯到血液和惡魔
怎麼可以沒有我摩根公爵呢 custom_ulala
「不需要。」帕克菲斯直接了當的拒絕了。

「的確,我能察覺到你的異常強大,但是相對的也伴隨著一股不祥的氣息,我可不想像你這種人,前提是如果你是人的話。」帕克菲斯的話裏,貌似潛藏了一絲挑釁的意味。

「再說,我根本就不是用什麼血液魔法,這不過是創造我的人類們所賦予我的力量之一。」

「不好意思,能給我一杯特濃咖啡嗎?」在結束了與眼前的神秘人物的對話後,帕克菲斯向服務生點了一杯他的最愛——咖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00:44)隨便就好了 提到︰ 「不需要。」帕克菲斯直接了當的拒絕了。

「的確,我能察覺到你的異常強大,但是相對的也伴隨著一股不祥的氣息,我可不想像你這種人,前提是如果你是人的話。」帕克菲斯的話裏,貌似潛藏了一絲挑釁的意味。

「再說,我根本就不是用什麼血液魔法,這不過是創造我的人類們所賦予我的力量之一。」
「哈哈哈,那你更需要學習鮮血魔法不是嗎?」摩根公爵似乎陷入狂喜之中,他特別喜愛單純而充滿個性的靈魂。「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帶給你什麼,我們來到此地,皆是如此。」

「永遠都會有更強大的邪惡需要去對付,永遠都需要更強大的力量去對付邪惡。」摩根公爵將高禮帽放在胸前輕輕點頭,笑著說:「我能夠做你的朋友而非敵人,如果你想通了,拉敦鎮的摩根公爵隨時為你效勞。」
摩根公爵轉身,回到原先的位置去。


回聲望:要打贏摩根公爵才有糖(番茄湯口味)吃!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可以跟摩根公爵買糖果(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20, 21:18)小蒼蒼 提到︰ 「嗯,處理好事情會玩一下的,我會帶伴手禮回來給你們,請多保重。」加加知君弓起背享受撫摸,用臉頰蹭了蹭小南的掌心,跳到亞特拉的肩上揮舞尾巴,跟認識的人們道別。

場外:
懷念的亞特拉坐騎。
「各位請多保重。」夏綠蒂在後方送別眾人。
(昨天, 00:44)隨便 就好了 提到︰ 「不需要。」帕克菲斯直接了當的拒絕了。

「的確,我能察覺到你的異常強大,但是相對的也伴隨著一股不祥的氣息,我可不想像你這種人,前提是如果你是人的話。」帕克菲斯的話裏,貌似潛藏了一絲挑釁的意味。

「再說,我根本就不是用什麼血液魔法,這不過是創造我的人類們所賦予我的力量之一。」

「不好意思,能給我一杯特濃咖啡嗎?」在結束了與眼前的神秘人物的對話後,帕克菲斯向服務生點了一杯他的最愛——咖啡。
「咖啡是嗎?」雖然知道是什麼東西,萬年間也喝過不少,就是泡給人時,往往沒辦法獲得好的評價。
不過,客人既然點了,夏綠蒂也只好端上。
取了勺烘地恰好的咖啡豆,放入磨碎器磨碎。
掛上法蘭絨濾布,將磨好的豆子置入。
滾燙的熱水,倒入長頸壺中。
在空中拉出一條長長的細長水線,澆在咖啡粉末上。

從外人看來,一連串看似華麗標準的動作……最終還是沒能控制好水量,但從味道便能感覺得到似乎稀過了頭。
不過,夏綠蒂並不曉得,自然也是不明白,究竟為什麼無法獲得好的評價。

在一旁擺上一隻小湯匙與一小盞的牛奶,放到那位人造生命體身前。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03:03)泠音 提到︰ 「各位請多保重。」夏綠蒂在後方送別眾人。
「咖啡是嗎?」雖然知道是什麼東西,萬年間也喝過不少,就是泡給人時,往往沒辦法獲得好的評價。
不過,客人既然點了,夏綠蒂也只好端上。
取了勺烘地恰好的咖啡豆,放入磨碎器磨碎。
掛上法蘭絨濾布,將磨好的豆子置入。
滾燙的熱水,倒入長頸壺中。
在空中拉出一條長長的細長水線,澆在咖啡粉末上。

從外人看來,一連串看似華麗標準的動作……最終還是沒能控制好水量,但從味道便能感覺得到似乎稀過了頭。
不過,夏綠蒂並不曉得,自然也是不明白,究竟為什麼無法獲得好的評價。

在一旁擺上一隻小湯匙與一小盞的牛奶,放到那位人造生命體身前。
「啊,謝了。」帕克菲斯接過眼前的女服務生遞過來的即磨咖啡,並馬上喝了一大口。

「噗!!!」一喝下咖啡,帕克菲斯便立即吐了出來,還全部都吐在了泡咖啡的女服務生臉上。

「不...不好意思啊...」原本還想吐槽咖啡有多淡多難喝的帕克菲斯看到自己幹的好事,忘了他對咖啡的不滿,反而向那位女服務生連忙道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面對客人突如其來的動作,在意識到發生何事之前,夏綠蒂已做出反應,拿起托盤擋在身前。
避開了吐向臉部的咖啡,無奈衣服卻無能避開。
日式女僕裝的長袖與領口胸前被染上了一道暗色的痕跡。

面對客人的道歉,夏綠蒂擺手道:「無事,就是可惜了一件衣裳。」
對著老闆說道:「我去換件衣服,馬上回來。」
說完便快步進到更衣室中。

為了避免慘劇重演,夏綠蒂換回了原先的亞麻破衣。
重新回到餐廳。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在跟眼前的女服務生道歉後,帕克菲斯再度想起那個禮服怪人所說的話:「永遠都會有更強大的邪惡需要去對付,永遠都需要更強大的力量去對付邪惡。」

「如果這樣的話,為何還要獲得強大的力量去對抗邪惡,既然一個死了還有千千萬萬個前仆後繼,那麼也就是說邪惡永遠無法被消滅,因此就更加沒有這個必要了。」帕克菲斯自言自語道。

「而且,邪惡的根源其實就是人類的劣根性本質,就算把所有的邪惡都消滅,也無法動搖人類的惡質與貪婪。」

「有時間的話,去其他世界看看吧,或許能找到存在的意義。」帕克菲斯帶著淺淺的悲傷微笑說道。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