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與地下城】 共同創作—艾格之夢
顯示全部文章
#1
艾特凌波(Atlimbo)
陣營:混亂中立(西岸)、中立邪惡(東岸)
位置:瑪爾法利斯托王國西海岸、托特米河周邊
描述
艾特凌波位於濱海地區,身處王國中要,是一個以流通魔法、實驗物資聞名的轉驛站,偌大的吳家就在其中,也是讓艾特凌波在地下黑市聞名的家族。

艾特凌波建築以中央的S型河道被分為兩塊:古樸平靜的東岸與繁雜熱鬧的西岸。雖然兩岸有不同的風格與掌權者,但兩方都一致表現出絕對中立的模樣。
西岸為多數商隊與市場所在,隨著不同商家商會的進駐,東岸被開發成涵化了許多文化的樣貌,掌握東岸權力的正是這些掌握經濟命脈的商會分會。
東岸則是吳家人的領地,這看似不染商膾煙塵的地方,才是真正地下交易的所在。西岸除了吳家莊園之外,多數為墓地與各種宗教的教堂、寺廟。


歷史
艾特凌波原本是南北往來的商隊駐紮的小營地,直到王國興盛起來,這個小營地也慢慢形成一個略有規模的小鎮。
然而真正的光榮,是在吳家人看上這塊地方後才盛起的。這個崇拜卡戎的神秘的家族來到這裡,與周邊的商會進行長達數個月的斡旋後,建立起一個集中進出口的「中盤商城鎮」,西岸處理有形的貨物,東岸處理無形的服務。

在長年的合作與發展中,東西兩岸互相助長彼此,西岸帶來商機與名聲也帶來犯罪,東岸則在這些骯髒的事情中得到滋潤,當犯罪者與治安官來到東岸尋求協助時,也為西岸帶來人潮與機會。然而隨著城鎮的聲名與規模越來越大,兩岸之間的關係似乎不只是唇齒相依了。

重要地點
吳家莊
位於東岸的吳家為著名的殯葬業者,木製的樓房就建立在東岸中心,現任家主為吳恩。
吳家負責人死後的一切處理,能夠為各人種、宗教與文化進行符合他們習俗的葬禮,但這不足以讓他們成為佔據半個城鎮,甚至名揚瑪爾法利斯托的家族。
實際上,吳家也經營著向實驗室販賣屍體、器官的黑市;向治安官販賣遺物、死因調查;向犯罪者販賣偽造屍檢、詐死等「服務」。也因此,多數吳家人都是優秀的墳墓領域牧師或死靈法師。

指南針議會
位於西岸的商會議事中心,周遭完全由商會分行所包圍,透過每個分行的後門才能到達議會。許多西岸的政策、協議都是在這裡簽訂的,西岸商會對吳家的溝通窗口也在這裡。

凌波公墓
位於東岸吳家莊周邊的大型墓園,天知道這裡有多少的空棺、無名屍與冤案?在公墓四周有許多隱密的暗道,連接那些空墳,提供那些不願具名的人能隱密地來吳家莊談生意。
但傳說在某個墳墓的暗道中,藏有地下墓穴的入口,在那裡有不少名人政要的墓碑,只希望沒有人知道他們已經死去,帶著他們的秘密、寶物與真身,永遠地在這裡保持沉默與隱匿。

落日港
位於西岸商會旁的港口,向內進口外來的珍寶、素材與「實驗品」,向外出口冒險者,連通英西斯王國、瑪托金列卡城、拉帕爾城與新大陸。落日港也是吳家莊唯一在艾特凌波沒有發話權的地方。

信仰
雖然西岸混雜不同人種、東岸則號稱包容不同宗教的禮儀,但如果以勢力來看,最大的信仰實際上是以吳家莊為首信奉的神祇——「卡戎」。對外稱為「逝者守護神」,但只有高階的信徒才知道,他真正的名號是「賄死之神」。



卡戎——賄死之神
神系:阿法神系
信仰地區:阿法大陸
陣營:中立邪惡
聖徽:一隻以OK手勢扣著銀幣的骷髏手
領域:墳墓、詭術

簡介
人們死亡之後,來接應的人是誰呢?是誰把這些迷途的靈魂帶往彼岸?是他,仁慈的擺渡人卡戎。
但仁慈不會平白無故的降臨到人頭上,也不需要多大的付出,只需要一枚銀幣,卡戎很樂意把這些靈魂帶到應許之地。或者,如果給祂更多的、讓祂更滿意的事物,即使目的地是其他神靈的樂園、甚至重返人間,祂可以帶你去任何地方。當然,如果兩手空空的話,你的目的地只有一個——凌波。
追隨著賄死之神的教誨,賄死之神的信徒們樂於協助人們處理死亡大事,卡戎的牧師,同時也會是優秀的禮儀師,當然從不只處理死人;而頌揚卡戎的吟遊詩人,則擅長在葬儀上演奏撼動人心的驪歌,當然也不只為逝者表演。

經中控推薦來投稿的(羞
有哪裡錯漏糟糕的,請不吝告知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已採用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葬儀學院

  有些吟遊詩人樂於歌頌生命中的歡樂與驚喜,但不可否認的這世上充滿苦難與別離,於是出現了在葬禮上誦唱安寧的詩人,用優美的安魂曲緬懷亡者、以醉人的驪歌撫慰生者。
  不論是荒野上無名陌生的,或是戰場上不勝枚數的,還是隆重的喪禮上赫赫有名的,任何生靈的消逝都值得用歌曲紀念。
  那些逐漸泛黃的回憶與面容,都可以透過葬儀學院的詩人一曲迴光返照,不管是為了生者的溫存還是金錢。葬儀學院的詩人十分善於與死人打交道,有些有錢人甚至願意在生前與他們簽定契約,一旦他們死後會交由詩人為他們打理身後事。或者,讓他們的靈魂在旋律中刻下生前來不及出口的言語。甚至是為幫派軍閥效力,從死人口中撬出秘密。這些詩人乘載的,不只是知識或奇談,而是死生之前最後的那口氣。


迴光返照Back To Haunt
  當你3級加入葬儀學院時,你獲得了呼喚死者生前執念來使他短暫回陽的絕美樂技。
  若一個死亡不超過1周的類人生物屍體的靈魂未遭束縛,你可以在表演至少1分鐘後,使對方的靈魂回到這個身體,持續直到等同於你表演消耗的時間或者受到攻擊為止。
  期間你可以詢問對方問題,對方不會被強迫提供誠實回答。或者你可以使他進行一個技能檢定或攻擊檢定,對方不會做出對他認為友好的人有害的行為。
  如果對方對你有敵意,將立刻回歸死亡狀態,並且你再也無法對對方使用此特性。一旦你使用此特性,直到你完成了一次短休或長休前,你都不能再次使用它。

斷腸輓歌Heartbreak Elegy
  從3級開始,你學會了用音樂喚醒他人心中悲傷哀慟的情緒,來摧毀對方的意志。
  你可以消耗1個吟遊激勵使用次數,使一個在30呎內能聽見你的類人生物進行感知豁免,該生物豁免失敗,則它將失去對你的敵意10分鐘或直到它受到傷害。如果你對對方的心理弱點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對方在豁免中有劣勢。
  可以指定的目標將在你本職業升至特定等級時增加,5級時變為2個,10級時變為3個,15級時變為4個。

入土為安Be Laid To Rest
  從6級開始,每回合每個不死生物或受到斷腸輓歌的敵人各一次,目標對你的法術或行動進行豁免判定時,對方具有劣勢。

悠揚彌薩Melodious Mass
  從6級開始,你目之所及的死亡都能成為你的靈感來源。
  當你與其他類人生物的屍體或不死生物共處1分鐘以上,每具屍體與不死生物使你增加1個吟遊激勵使用次數,至多增加等於你魅力調整值的數量(至少為1)。這個特性只計算你首次見過的屍體或不死生物。
  一旦你使用此特性,直到你完成了一次短休或長休前,你都不能再次使用它。

未果遺憾Regret With No Results
  從14級開始,你可以騷動不死生物殘餘的情感,或生者還未放下的遺憾,進而干預他們的意志。
  一天一次,使用一個行動,對一個等級不高於你的不死生物、因法術返生或受到斷腸輓歌的生物發出蘊含魔法的哀戚曲調,目標必須進行一次感知豁免,對抗你的法術豁免,否則被你魅惑24小時,或直到你或你的同伴做出任何危害它的行動。被魅惑的生物將視你為親近的熟人。當此效果結束時,該生物將會知道它曾被你魅惑。
  若目標在被你魅惑的期間被你殺死,在DM允許的情況下,魅惑會持續直到你對其他生物使用此特性。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暫時保留,照慣例數據平衡方面有爭議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大陸逸聞——送行者的宿命

地區:瑪爾法利斯托王國境內——艾特凌波
相關組織:吳家莊

  沒有人知道來歷,也沒有人需要知道,這一家人被他人知曉時便已在這裡紮根。他們總出現在送行之路上為人頌唱驪歌,艾特凌波的每個人最終都要來到他們手中,打從出生開始,這場悲劇就是注定的。
  不為人知的除了這家人之外,就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那條家規從什麼時候被訂下的。「只有吳家見人泣,沒有吳家為人泣」家主們一次又一次復讀著,語不帶感情,正如這句話所言。吳家人不被允許表達情感,即便在埋葬大英雄時也不許哭、在火化大惡人時也不准笑,言談間只有對利益的關心、對效率的注重,以及對生離死別的達觀。
  或許是要最有效率的達到這家規的教育,又或者只是家長們想把自己的達觀傳承下去,吳家的孩子們必須習慣於被剝奪——最愛的玩具、最愛的寵物到最愛的人。生來主導別人的離別的人,自幼就必須活在離別當中,在家長的權勢之下要剝奪任何事物只不過在一語之間。
  但就在這麼異化的環境下,吳家的詩人們總能彈奏出最悲慟的輓歌,吳家的牧師們總能朗誦出最悲壯的獻詞,在不動如山的達觀下,這是他們唯一能發洩情緒的地方。

其實我不知道該把這分類到什麼地方w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已採用,太久沒審都忘了艾特凌波是啥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種族、地區與神祇投稿:冬狼人、埃萊格洛凍原與莫里爾德弗洛伊

冬狼人Winter Werewolf
 來自新大陸北方埃萊格洛永凍原(Éleglos tundra),冬狼人是一群狼一般的類人生物,他們生長於艱苦的極寒之中,與冬狼和霜巨人一同狩獵,直到這片區域再無生機,他們可能才會往那些溫暖之處移動。


求生者情誼
  如同他們的親戚冬狼,五到六個冬狼人通常會聚集成一個聚落共同狩獵,並且與冬狼和霜巨人等生物聯合起來,一同在嚴酷的冰雪中求生存。冬狼人通常重視同伴情誼,對聚落首領高度忠誠,並且對其他生物抱有戒心與敵意。
  在如此冰冷且殘酷的環境中,找到同伴是相當難得的事情,因此冬狼人也很少互相殘殺,除非是兩個或多個聚落爭奪一個獵場的情況下。某些因被放逐、爭奪獵場失敗,或自願遷居溫暖地帶的冬狼人則會傾向尋找其他離散的冬狼人,與其他物種一起生存是下下之策,但他們仍會保有最基本的同伴情誼。


悲觀且現實
  在大部分冬狼人的眼中,日子只分為兩種:一片死寂黑暗,或者狂風呼號的暴雪。食物呢?沒有,或者勉強能吃飽。族人呢?死去了,或者差點就死了。新生呢?受難者或爭奪者。
  因為如此,冬狼人通常都是現實主義者,重視物質生活、時刻逃避死亡,眾人都是世界上的受難者,有些值得共同奮鬥,有些則值得被吃。
  甚少冬狼人會去思考意義的問題,即使他們已經在溫暖世界中過上衣食無缺的生活,對於凍原之神的信仰與恐懼趨使著他們索求更多,對於生存沒有安全感是冬狼人難以擺脫的特質。


識時務者
  在任何心力與體力都很珍貴的環境中,冬狼人很清楚什麼時候該執著、什麼時候該放棄。他們不願意浪費任何力氣去追蹤一個無法狩獵的生物,當他們發現自己苦苦追捕的對象終究逃脫自己手中時,會顯得十分懊惱與憤怒,但也會十分快速的回復,繼續尋找下一個獵物。
  冬狼人獵人並不認為半途而廢是一種缺點,事實上他們更喜歡稱之為「及時止損」,讓他們有更多時間去鎖定更有價值的獵物。反映在其他地方上,當身處文明社會的冬狼人從業或與人打交道時,當他們發現這件事並不值得,冬狼人便會立刻收手,甩頭就走。


雇傭兵與領導者
  由於冬狼人對利益的關心,以及他們重視同伴的傳聞,打手集團或公會通常會積極招收流浪在溫暖地帶的冬狼人,有能力者甚至可以集結出一組完全由冬狼人組成的暴力組織。冬狼人懂得進退、狡詐又擅長以最少資源博取最大利益的特質,他們可以在以一般人類、哥布林或巨人組成的匪團之中勝任領導的位置。
  這些生活在溫暖地帶的冬狼人很少對貨幣有很好的認知,也可以是他們信不過這些小金屬跟薄紙,因此他們通常會要求直接的物質交換作為報酬,例如食物、衣物或武器等。有些冬狼人會在同伴的勸說下接受金幣,但也不乏訴諸暴力的冬狼人,取決於他們對雇主的看法,值不值得有下次交易,以及能不能取勝。


冬狼人的名字
  每名冬狼人都有一個獨特的名字,由其生母用出生當下發生的自然現象來命名,且通常不分性別。他們通常會用生理特徵+簡化後的名字來當作暱稱,或者狩獵時的代號。
  隨著冬狼人加入不同的聚落,他們會在自己的名字後加上聚落名,以表示自己的忠誠與歸屬。這些聚落名通常是首領的名字,或聚落所在的區域的地理特徵。
  以下是一些常見的冬狼人名字,並包含了寫在斜線後的暱稱。
  • 冬狼人名字/暱稱:厚霜/小霜(Thick Frost/Tinost)、針葉雪/折耳雪(Coniferous Snow/Foldnow)、松果冰雹/大爪雹(Pine Cone Hail/Giawil)
  • 冬狼人聚落名:Glass River、Hazy Valley、Towering Hemlock

能力值
屬性:力量/體質+2;敏捷/睿知+1
體型:中型,冬狼人只比普通人高大一些,但他們厚重的白色毛髮讓他們看起來更加魁梧。
速度:30呎
年齡:冬狼人有著與人類相同的壽命。
陣營:冬狼人重視利益且敵我分明,他們通常是守序邪惡。獨自一人流浪或被驅逐的冬狼人則傾向中立或混亂陣營。他們的天性趨於現實主義,這不代表冬狼人生來就是想要剝削其他生物,僅僅是為了存活而已。
凍原適應:你具有對寒冰傷害的抗性,你在極地中為追蹤、狩獵或迴避危險所進行的睿知(求生)檢定中具有優勢。你同時具有對火焰傷害的易傷,並且在極度炎熱的體質豁免中具有劣勢。
啃咬:你長滿獠牙的血盆大口是一種天生武器,且你可以用它來進行徒手打擊。如果你以它命中目標,則你造成等同1d6+你的力量調整值的穿刺或寒冰傷害,而非一般徒手打擊的鈍擊傷害。
雪中獵人:你選擇下列兩種特性的其中一種。
  • 敏銳感官:你在戰鬥外依賴聽覺和嗅覺的睿知(感知)檢定中具有優勢。
  • 雪地偽裝:你在雪地與凍原地形為躲藏所進行的敏捷(隱匿)檢定中具有優勢。
語言:你可以說、讀、寫通用語、巨人語和冬狼語。冬狼語是冬狼人與冬狼溝通的語言,流傳到今天,大多數的狼、座狼與狼人都會使用這種語言,但出於生理與智能限制,他們用的不是很流利。

埃萊格洛凍原Éleglos tundra
  埃萊格洛凍原位於納伯瓦荒原北方、天塹之東,這裡從高山到平地都長年被冰雪覆蓋,連一顆稍微高點的樹木都能被當成地標。
  然而即使在這麼極端的環境下,依然有一些集群在上頭艱苦生存著,霜巨人、冬狼人、耶提與白龍龍裔在上頭彼此爭奪領地與狩獵權,這裡沒有人類文明,只有野蠻的自然法則。

熄命龍神——莫里爾德弗洛伊Mourir Defroid
信仰地區:埃萊格洛凍原
神系:自然神系
聖徽:純白的五邊形
陣營:混亂邪惡
領域:死亡、自然
其他稱號:原初北風、白色墓主


  凍原的北風一年四季如常肆虐,就像飢餓的猛獸饕餮著任何生命,甚至等不及他們成長。曾有凍原居民想問,為什麼只有我們?他們的長老則回答:這些死亡甚至只是無意的。
  凍原的求生者們深信著,這片極寒只是白龍莫里爾德弗洛伊沉眠時的鼻息,山脈是它的毯子、平原則是它的床,上頭努力活下去的每一條生命都只是擾它清眠的蟲子,然而它甚至從未知曉何人打擾到它,僅僅只是呼吸,蟲子們便會迎來一波滅絕。
  「我們都只是在它睡夢時分掙扎的小蟲,但願偉大的龍神能晚一天醒來,我們不能活得太久,也不能繁衍得太多。所以我們要鬥爭,讓那些不適合活下去的東西少一點,讓我們自己能嚐到下一隻獵物。」某霜巨人長老。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暫時保留,照慣例數據平衡方面有爭議
小控 聲望+1 修正完成,已核准!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背景選項投稿

奴隸
技能熟練:察言觀色,加上你從動物馴養、表演或運動中自選一個
語言:自選一種
工具熟練:一種工匠工具或一種樂器
裝備:一套工匠工具或一件樂器(自選一種)、一個代表你主人或前主人的信物、一個寫有你名字或代號的狗牌、一件尋常服裝和一個裝有10金幣的囊袋


特性:無產互助Mutual assistance of the proletariat
富人們鄙視你、平民們輕視你,法律與權利對你而言遙不可及,唯有與你相同境遇的人願意同情並幫助你。當你來到一個奴隸主或資本家的所有處,其他奴隸與僕人會負責接引你,不論是出於同情或主人的命令。他們會告訴你一些關於他們主人的八卦或隱私,帶你走訪一些只有內部會知道的小道,為你掩飾那些罪不至死的小過小錯。


建議特質
在富人的腳下仰人鼻息或許活得下去,但長期的失去自由讓奴隸們的特質越發極端,怎麼樣的主人會館叫出怎麼樣的奴隸,答案就寫在奴隸的人生上。他們可能會感恩那些有道義的主人,把他們當成一般人尊敬,或者是在壓迫中對自由產生無限遐想,無處可洩的熱情終將轉化為逃脫的動力或復仇的怒火。


個性
1. 我對那些說話大聲的人沒有抵抗力。
2. 我總是沉默寡言,八成的發言都是「是的」或「遵命」。
3. 我喜歡盯著外頭的鳥兒發楞。
4. 我總是面帶微笑,即便心裡早已咒罵萬千。
5. 我總是躲在其他人身後,最好是其他人看不到的位置。
6. 我會在睡前撫摸手腳上的傷痕。
7. 我討厭在公共場合出現。
8. 我會給每個給我食物、衣服或一張破毯子的人禱告。


理念
1. 服從。每個人都有其配得的位置,社會就是如此運轉的。(中立)
2. 自由。總有一天,我會掙脫這個枷鎖,不再聽命於任何人。(任意)
3. 革命。他們從我們手中奪走太多,現在是時候撥亂反正了。(混亂)
4. 報恩。我的主人在我走投無路時收留了我父母與我,我願以我的人生報答他的恩情。(善良)
5. 救贖。只要我不斷努力償還這些債務,總有一天我可以抬頭挺胸的離開這裡。(守序)
6. 地位。我可能比上面的人低賤,但這裡還有比我更低賤的人,我鄙視他們如其他人鄙視我。(邪惡)


羈絆
1. 我的主人對待所有人都給予平等的尊敬,給了我未曾有過的尊嚴,我要想辦法報答他。
2. 一位與我服侍同一位富翁的人,因為我犯的錯被冤枉而遭受私刑折磨。
3. 我在旅行時聘用了一位響導,就是他把我賣到奴隸市場的。
4. 我很感謝那位在我初來乍到時,手把手教我一切的奴隸前輩。
5. 我與主人女兒相戀的事情敗露,最後我只能邊受拷打邊看著她嫁給一個她不愛的人。
6. 還不起的債始終壓的我喘不過氣,那些逃離這奴隸人生的機會我絕不放過。


缺點
1. 雖然我總向他人訴說獲得自由之後要幹什麼大事,但我不曾在這件事上努力。
2. 我無法反對那些說話比我大聲的人。
3. 我總是不停的借,直到我還不起。
4. 我總覺得那些人在嘲笑我的身分,以至於我相當易怒。
5. 我會為了獲得自由做出任何事。
6. 我對於自由已經徹底失望,除了下一餐外別無所想。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暫時保留,其實我覺得沒什麼問題,但奴隸是怎麼冒險的
小控 聲望+1 已核准,艾格之夢將會出現奴隸冒險者!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地區投稿、神祇設定修改

   
墮影之城——塔爾塔羅斯Tartarus

陣營:守序邪惡
人口組成:人類30%、幽魂20%、殭屍30%、食屍鬼20%
位置:艾特凌波的墮影冥界映像

在凌波公墓的那錯綜複雜的地下迷宮之中,在凌波橋下的暗流之底,隱藏著漆黑的幽影通道,通往黑暗的墮影冥界。據說,那裡才是吳家莊真正的王國,卡戎的應許之地。

那些被埋葬在凌波墓園的人們,他們的嘴唇上放置著賄賂卡戎的銀幣,以便於讓他們的靈魂穿過冥河,然而所到之處並非至福樂土,而是這的絕望的灰暗空間。銀幣不只為賄賂,更是與卡戎的契約,緊緊誓縛住這些可憐的靈魂,讓他們困於這座死亡之城,成為家主與卡戎神秘契約的一塊基石。

這裡居住著那些身居要位的吳家人,他們與卡戎的協議使得他們死後得以在塔爾塔羅斯得到永生,只要他們的後裔繼續為卡戎蒐集亡魂,或許直到凌波墓園和地下墓穴被填滿之時,他們的邪惡契約就會被完成吧?

賄死之神–––卡戎

神系:艾格神系
信仰地區:艾格大陸
陣營:中立邪惡
聖徽:一隻以OK手勢扣著銀幣的骷髏手
領域:墳墓、死亡、詭術


  人們死亡之後,來接應的人是誰呢?是誰把這些迷途的靈魂帶往彼岸?是祂,仁慈的擺渡人卡戎。

  但仁慈不會平白無故的降臨到人頭上,也不需要多大的付出,只需要一枚銀幣,卡戎很樂意把這些靈魂帶到應許之地。或者,如果給祂更多的、讓祂更滿意的事物,即使目的地是其他神靈的樂園、甚至重返人間,祂可以帶你去任何地方。當然,如果兩手空空的話,你的目的地只有一個——哈迪斯(Hades)。
  然而,事實並沒有那些外人所了解的簡單,畢竟被送走的人無法說話,究竟被送到哪裡,也只有卡戎與祂內層的信徒知曉。那是一個專屬於卡戎掌控的地方,就在艾特凌波的墮影冥界映射之處,名為塔爾塔羅斯的死亡之城。究竟祂蒐集那麼多亡魂是為了什麼?究竟信奉祂的內層信徒想要得到什麼?這不容外人知曉。
  追隨著賄死之神的教誨,相信賄死之神乃墳墓之主的外層信徒們,都樂於協助人們處理死亡大事,卡戎的牧師,同時也會是優秀的禮儀師,當然從不只處理死人;而頌揚卡戎的吟遊詩人,則擅長在葬儀上演奏撼動人心的驪歌,當然也不只為逝者表演。內層信徒們則居於塔爾塔羅斯,在更的死亡領域中,服侍並同他們的主人一同享受不朽。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已採用,艾特凌波真的是小地方,麻煩加上關鍵字方便好找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法術投稿

吳家招魂術

4環 死靈系
施法時間:一個動作
射程:60呎
構材:聲音、姿勢、材料(一個鈴鐺,以及你必須為每個你使用此法術影響的目標各自提供一個價值至少5銀幣的口糧,在施法時消耗)
持續時間:永久

你引導最多五個在範圍內遊蕩或駐足的類人生物魂魄,讓它們暫時聚集停留在你所指定的容器之中。如果該容器被摧毀、距離你60呎以上、或你主動解消,則此法術結束。

 在法術持續期間,以一個動作,你可以讓其中一個魂魄附身在一具死亡超過7天的類人生物屍體中,這具屍體將立即起身並成為不死生物。它將會變成殭屍或骷髏(由你決定,數據資料記載於《怪物圖鑑》),但保留它生前的心智屬性值、記憶、陣營、與個性,且它在攻擊檢定和傷害骰上額外獲得等同於你施法屬性調整值的加值。

 魂魄對你的態度將比照目標生前的態度,若魂魄在生前與你並無瓜葛,那它通常會對你抱持友好關係。一旦該魂魄附身於屍體上,它將會在24小時後因為適應不良而脫離該屍體,如果該屍體不是魂魄原本的身體,那麼該屍體將會在魂魄脫離屍體之後被破壞。 

升環效果. 當你使用5環或更高的法術位施放此法術時,你使用的法術位每比原本高一環,你可以額外再招來2個魂魄。

使用職業:法師、牧師、術士、吟遊詩人

吳家趕屍術

2環 死靈系
施法時間:一個動作(儀式)
射程:60呎
構材:聲音、姿勢、材料(一個鈴鐺)
持續時間:專注,1小時

此法術將活化驅動屍體肌肉組織。選擇射程內最多6具小型或中型的屍體,每具屍體將立刻起身並成為殭屍(數據資料記載於《怪物圖鑑》)。這些殭屍的生命值固定為1,失去「不死韌性」特性,但移動速度變為40呎,且不會因為困難地形而花費額外的移動力。

 你可以使用一個附贈動作以心靈命令任何你透過此法術創造的生物,但你一次只能對它們下達相同的命令。一個生物必須要距離你60呎內才能接受到這個命令。你可以命令這個生物移動、拿起或放下物體、打開一扇門或操作拉桿。但不能說話、攻擊與啟動魔法物品。

 升環效果. 當你使用3環或更高的法術位施放此法術時,你使用的法術位每比原本高一環,你可以額外再活化二具屍體。

使用職業:法師、牧師、術士、吟遊詩人

卡戎之槳

2環 死靈系
施法時間:一個動作
射程:自身(15呎錐形)
構材:聲音、姿勢
持續時間:即效

你引導一陣來自冥河的陰冷波動與淒厲哀號侵襲你的敵人。每個處於15呎錐形內的生物都必須進行一次體質豁免,豁免失敗的生物將受到2d8死靈傷害,且直到你的下個回合結束前恐懼於你。豁免成功則只受到一半的傷害,且不會因此陷入恐懼狀態。 若有生物被此傷害給殺死,則它的靈魂將被一隻半透明的骷髏手臂拽入冥河當中。

升環效果. 當你使用3環或更高的法術位施放此法術時,你使用的法術位每比原本高一環,傷害便會再增加1d6。

使用職業:法師、牧師、契術師

火葬

3環 塑能系
施法時間:一個動作
射程:60呎
構材:聲音、姿勢
持續時間:即效

吞噬肉身的漆黑火焰在你五指抓攫的對象身上引燃,每個在射程內一點為中心的10呎半徑,40呎高的柱狀範圍內的生物都必須成功通過一次敏捷豁免,否則將受到8d6的火焰傷害,豁免成功則只受到一半的傷害。不死生物在進行上述豁免檢定時具有劣勢。

 這道火焰會將範圍內的屍體燒成粉末狀的灰燼,但不會點燃範圍內的可燃物體。

升環效果. 當你使用4環或更高的法術位施放此法術時,你使用的法術位每比原本高一環,傷害便會再增加1d6。

使用職業:法師、牧師、契術師、德魯伊

賄死穿行

5環 咒法系
施法時間:一個動作(儀式)
射程:觸碰
構材:聲音、姿勢、材料(1枚金幣、一個來自死亡不超過10天的生物且價值至少10gp的遺物,皆會在施法時消耗)
持續時間:1天

你彈起一枚做為施法材料的金幣,當金幣落回手上時,硬幣的正面將被一隻比著OK手勢的骷髏手圖案給代替,並成為一個能讓施術者往返於物質位面和墮影冥界之間的門票。當此法術結束,這枚硬幣將會因為被徵收而立刻腐朽破碎。當你握持這枚硬幣並在黑暗環境中念出命令語(你在施法時決定)時,你和最多四個與你牽手相連的自願生物將會被傳送到墮影冥界與物質位面之間對應的位置。一但你使用這枚硬幣在墮影冥界和物質位面之間往返各一次、或者此法術的持續時間結束,則這枚硬幣會立刻腐朽破碎。

在法術持續期間,這枚硬幣往返墮影冥界和物質位面的特殊性質會被1哩內不死生物和邪魔給察覺,且它們可能會為了獲得這枚硬幣而對你產生敵意。

升環效果. 當你使用6環或更高的法術位施放此法術時,你使用的法術位每比原本高一環,可以同行的生物數量就增加1個、法術持續時間增加1天。

使用職業:法師、牧師、術士、契術師、吟遊詩人、遊俠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數值方面一律DC討論,我不進行審核
小控 聲望+1 討論完畢,已經收入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職業擴充投稿——絲竹宗武僧

絲竹宗的武僧們將武術與音樂進行結合,形成一種具有殺傷之美的藝術。透過對氣的精妙運用,他們能將細微顫動的空氣化為利刃,抑或是轉化為宏大的爆鳴。他們從音樂之途融入風中、與風共鳴,從而得以氣使風勁。
一個遵循禮法的絲竹宗武僧,極少將它們的樂器用於見血之途,每一道聲音都只為恰好制服頑劣之徒而奏響,無過而無不及。而那些喜好華麗技法的人,則會在盛大的表演中暗藏殺機,當眾人沉醉於其樂音時,誰能知曉那些人是怎麼倒下的?

絲竹熟稔
從你在3級時選擇此宗派開始,你在樂器上的苦心琢磨讓你得以將氣應用其中。
  • 你獲得表演與一種自選樂器的熟練項。
  • 當你使用來自這個子職業的特性時,你必須能演奏你所熟練的樂器。
武曲
在3級時,你可以演奏出一段魔法曲調來影響他人。你可以一個附贈動作來進入吟曲狀態,選擇以下一種曲調的效果,持續1分鐘,你需要專注於它。你也可以在任何你所選擇的時機解消吟曲(無須動作)。你可以使用這個能力的次數等同於你的熟練加值。你在完成一次長休後恢復所有你花費掉的次數。
若有曲調允許你影響你選擇的目標,則你最多可以影響等同於你魅力調整值(最少為1)的生物。
  • 癡醉調:使周圍60呎內你所選擇的生物,在它的回合結束時必須成功通過一次對抗你法術豁免DC的睿知豁免,否則移動速度減半,並且在它的每個回合結束時,可以進行一次睿知豁免。若豁免成功,則結束此效果。
  • 武勇調:使周圍60呎內你所選擇的生物獲得1d4點臨時生命值。
  • 惑心調:每當距離你60呎內的生物進行法術攻擊時,你可以投擲1顆d4,並將該攻擊檢定減去骰出來的數字。
曲刃
在3級時,你可以將氣勁轉化為魔法鋒刃夾雜在你的樂曲中。
  • 在你的吟曲生效期間,你獲得可以在採取攻擊動作時使用的新的攻擊選項。這種特殊攻擊是一個射程為60呎的遠程法術攻擊。你熟練於此攻擊,且你將你的睿知調整值加入它的攻擊檢定和傷害骰。要使用這個特殊攻擊,你必須手持一項你所熟練的樂器,你所使用的樂器決定它的傷害類型,弦樂器為劈砍傷害、吹奏樂器為穿刺傷害,若是其他樂器則為頓擊傷害,且它的傷害骰等同於你的武藝骰
    當你在你的回合採取攻擊動作並使用此特殊攻擊做為攻擊動作的一部份,你可以消耗1點氣以使用一個附贈動作進行二次此特殊攻擊。
    當你獲得額外攻擊能力,此特殊攻擊可以被用於任何你作為攻擊動作一部份所進行的攻擊中。
曲隨意轉
在6級時,你可以自由且突然地改變心境與曲調來應對各種情況。
  • 在吟曲生效期間,你可以在你的回合開始時,以一個附贈動作切換你所使用的曲調。
額外武曲選項
在6級時,你掌握了更多的吟曲曲調。當你進入吟曲狀態時,你可以改為選擇下列其中一種曲調。
  • 碧潮調:每當距離你30呎內的生物移動時,以一個反應,你可以對該生物進行一次曲刃的特殊攻擊,且你可以擲一顆d4,並將骰出來的數字加到該攻擊檢定中。
  • 平心調:使周圍60呎內你所選擇的生物在進行睿知豁免與魅力豁免時,目標可以擲一顆d4,並將骰出來的數字加到該豁免檢定中。
  • 定氣調:每當周圍60呎內的友善生物成為一個允許進行體質豁免或敏捷以僅承受一半傷害的效果的目標時,你可以在對方豁免成功時投擲1顆d4,並將該傷害減去骰出來的數字。

寧心奏法
在11級時,當你完全沉醉於演奏,你將能使自己融入氣與樂聲的共鳴當中。
  • 當你進行為維持吟曲狀態的專注豁免時,你可以消耗1點氣來獲得優勢。
高音難和
在11級時,你在演奏上的造詣使樂曲中的魔法更加強大。
  • 當一個生物在癡醉調的豁免檢定中失敗時,由移動速度減半轉變為移動速度歸零。
  • 你的吟曲曲調中的d4將會增加為d6。
刃風休止
在17級時,你在彈奏吟曲中所逸散的氣開始繚繞在你身邊,當你奏響最後一個音時,它將會化為盛大的爆炸。
  • 你的回合結束時,你可以以一個附贈動作結束吟曲狀態。當你以這個方式結束吟曲時,使60呎內你所選擇的生物進行一次體質豁免,若該豁免失敗則會受到2d10點傷害,豁免成功則只受到一半的傷害。你每維持吟曲狀態1個回合,這個傷害就增加1d10。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數值方面一律DC討論,我不進行審核
小控 聲望+1 討論完畢,已經收入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背景選項投稿


禮儀師

技能熟練:表演, 宗教
語言:自選一種
工具熟練:修補匠工具, 或一種自選樂器
裝備:一套戲服、祭祀服、一瓶香水、一個紀念你重要之人的信物(遺書、一縷頭髮、或小飾品)和一個裝有15金幣的囊袋

特性:喪家支柱Bereaved Support
你是那些痛失親友之人的精神依靠,人們敬畏你的同時又依賴你。當你服務往生者時,那些與他親近的人會對你表示友好,他們會願意接待你。你所服務的往生者聲名越大,人們對你的敬重也會越多,並且讓你接觸家族墓園、喪家內部與當地的教堂寺廟等通常不為外人進入的地方。

特色
禮儀師是一個包含許多專業業務的大稱,囊括葬禮中的各個流程與內容,一個優秀的禮儀師甚至可以包辦其中多項,選擇一到三種工作內容,或者擲骰從下表中隨機決定你做為藝人的專業。
d8 專業
1. 遺體修復師
2. 遺體化妝師
3. 喪樂樂手
4. 入殮師
5. 臨終諮商師
6. 遺囑保管者
7. 安葬禮儀師
8. 葬禮司儀

建議特質
禮儀師不是一份受歡迎的工作,當一個人見慣了死者的下場與喪家的悲傷後,性格通常也會大變。他們通常看淡生死,且擁有一套來自前輩或教會的價值觀。
d8 個性
1. 我經常想像死者生前的樣子和他們的為人,幻想自己能不能跟他們成為朋友。
2. 我很好奇人死後會去哪、會發生什麼事。
3. 我不覺得死亡值得害怕,那不過是人生的必然之一。
4. 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哭的這麼淒慘,不就是死了一個人嗎?
5. 我不擅於跟別人交流,與死者獨處反而更令我輕鬆。
6. 我覺得死亡有種獨特的魅力,死者蒼白的面孔讓我心醉神迷。
7. 我看過很多死狀悽慘、發臭腐爛的屍體,我很害怕有一天我會變得跟他們一樣。
8. 我總是在想像身邊的人死去時,我該怎麼處理他們。

d6 理念
1. 安慰。失去至親之痛幾乎每個人都曉得,但我希望我是最後一個獨自振作的人。(善良)
2. 結束。所有恩怨情仇,所有的正邪善惡都在心跳停止的那一刻一筆勾消。(中立)
3. 快樂。他人的悲傷就是我的快樂,看這些人臨終前的恐懼是我最大的興趣。(邪惡)
4. 錢。每個人都會死,死的人是誰不重要,只要有報酬就能安穩踏上最後一程。(混亂)
5. 傳統。這些繁複的儀式不是沒有理由的,如果沒有按部就班完成一切,死者的怨氣將會糾纏活人。(守序)
6. 崇高。這份工作並不可怖或低下,我以我能做到的改變為榮。(任意)

d6 羈絆
1. 一個邪惡的盜匪殺了我所有的家人、奪走我的一切,我很期待有一天能親手下葬他。
2. 我的至親與我因為一場意外而分隔千里,即使生死有別,我依然期待能見到有關他的事情。
3. 我不小心搞砸了某個權貴父母的葬禮,現在他很希望能主持我的葬禮。
4. 我愛人的父母畏懼且厭惡我的身分,為了不讓我的愛人沾上晦氣,我只好選擇離開。
5. 我敬重前輩的名聲被他服務的喪家的世仇給毀了,我會找他們討回這筆帳。
6. 我曾經服務過的某個往生者的屍體,在葬禮的當天神秘地消失了,我必須把這件事一探究竟。

d6 缺點
1. 我會詛咒任何招惹我的人早死,有時甚至會直接脫口而出。
2. 我會說服神智不清臨終者的讓他把遺產留給我。
3. 有時我情不自禁想自己製造業績。
4. 我管不住自己的嘴巴,經常把往生者跟喪家的八卦到處傳。
5. 我有一個極為羞恥的秘密,如果不幫所有知情者入殮,我晚上就睡不好。
6. 當我幫死者整理遺物時,總是會把其中幾樣放到自己的口袋。

法醫(仵作)

技能熟練:調查, 醫藥 或 自然 或 觀察
工具熟練:一種工匠工具, 一種遊戲套組
裝備:一套工匠工具(自選一種)、一個附蓋提燈、一套尋常服裝、一本記錄你過去經手過的案件的筆記本和一個裝有15gp的囊袋

特性:亡魂之口Mouth of the Dead
死人不能靠自己說話,必須要由你來替它們發聲。執法單位會歡迎你的到來,並積極提供你所需的服務;犯罪者會想賄絡你,請你幫他們製造偽證;喪家會哀求你,幫他們的親人伸張正義。

特色
對一個好的法醫而言,會說話的不只是屍體,凡是命案現場的一切都充滿著細語,要靠法醫的鑑識才能夠編織出真相,選擇一到三種研究領域,或者擲骰從下表中隨機決定你做為法醫的專業。
d8 專業
1. 昆蟲
2. 毒物
3. 病理
4. 解剖
5. 動物
6. 植物
7. 奧術
8. 天氣

建議特質
法醫的專業領域通常也顯示了他們所重視的事物,進而關係到他們傳達訊息的方式,甚至有的法醫跟屍體相處的都比跟活人多,他們不像城市守衛那樣只做不學,也沒有學者這麼閉門造車,而是在做與學並行的道路中追求真理。
d8 個性
1. 我熱愛那些看起來新奇古怪的死法,它們總是勾起我的好勝心。
2. 我在活人面前謙恭有禮,但只有死人才知道我真實的一面,所幸他們不會真的講話。
3. 我一看到肉就想起工作,所以我吃素。
4. 我討厭跟別人交流,還是安安靜靜的死人最讓我輕鬆。
5. 我總是迫不及待跟別人分享我調查到的結果。
6. 我始終不敢與屍體四目交接,甚至血流的太多我都會腿軟。
7. 我覺得這樣很不好,但一見到屍體,我就覺得興奮。
8. 我走在路上都在思考,從我身邊經過的人解剖起來是什麼手感。

d6 理念
1. 真相。這裡有太多未知會跟著死者離開,必須有人守著這些事物。(守序)
2. 正義。罪惡可以隱藏一時,但受害者就算化成白骨都認的出他們。(善良)
3. 權力。身為唯一一個能替死人發聲的人,我的話語就是真相本身。(混亂)
4. 推理。從一具屍體到一個兇手,這中間的推敲過程令我深深著迷。(中立)
5. 愉悅。把人活生生地切開是犯法的,但真相何嘗不是最好的名目?(邪惡)
6. 工作。我讀了那麼多的書,結果唯一找到能謀生的工作是這玩意?(任意)

d6 羈絆
1. 我的老師教會我一切,讓我得以從老師身上找到那個兇手的線索。
2. 我與犯罪組織有良好的互動,這讓我得到一份額外收入。
3. 某個法官忽視我提供的證據胡亂審判,我將會在最好的時機揭發他的愚蠢。
4. 我的愛人遭人謀殺,我卻無法破解這背後的謎題。
5. 我很肯定自己從未出錯,我將要因此名傳千里。
6. 我致力於維護我故鄉的安全與正義

d6 缺點
1. 我生性懶惰,一但遇到什麼麻煩事就開始隨便起來。
2. 我曾遇到一裝離奇的殺人案,最後我找到了指證兇手的證據,卻遭到黑道的追殺。
3. 我指控腐敗的法庭湮滅證據,現在背後的龐大勢力正盯著我出錯來攻訐我。
4. 我總是非常驕傲,我絕對是正確的。
5. 或許我很聰明,但我的手藝慘不忍睹,由我經手過的屍體沒一具保留完屍的。
6. 為了得到真相,我會不擇手段。

改革者(遊說者)

技能熟練:說服, 歷史
語言:自選一種
工具熟練:一種遊戲套組
裝備:一套旅行者服裝、一套你所熟練的遊戲套組、一本記錄你理念的書本、一個代表你同盟的徽章和一個裝有10gp的囊袋

特性:意見領袖Opinion leader
那些與你立場相同的人視你為他們的喉舌,你的聲音代表了他們的立場,地方首長與鄉紳不得不接見你,以平息騷動的群眾。當你來到一個與你有相同哲學理念或政治立場的地方,人們會熱烈歡迎你,隨著他們受到的壓迫與排擠,他們對你的協助會越發積極,甚至可能願意付出性命。那些有權有勢的人願意與你會面,不論是為了自己的名望、裝作清高或單純不讓自己被推翻,但作為保守派的上層階級,他們可能沒那麼有意願協助你。

特色
這個社會上充斥著許多不公,只有被壓迫者對於壓迫才有敏感度,為了對抗保守派的權威,通常改革者會與各種不同議題的改革派聯手,共同進行抗爭,選擇一到三種社會議題,或者擲骰從下表中隨機決定你做為改革者重視的面向。
d8 議題
1. 性別
2. 職業
3. 種族
4. 階級
5. 殘障
6. 獨居老人/孤兒
7. 貧富
8. 宗教

建議特質
使用《玩家手冊》中貴族的表格做為你特質和動機的基礎,並在適當的時候修改條目以使其符合你做為改革者的身分。
你的羈絆幾乎確定會涉及你所要對抗的強權,或者與你共同奮鬥的其他人,甚至是促使你踏上這條路的某個受欺凌的弱勢。你的理念則會與你所期待的社會圖景有關,以及你認為你的行動究竟有什麼價值。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數值方面一律DC討論,我不進行審核,看下來是沒什麼問題,除了最後一個我有想改名叫立委的衝動之外(?
小控 聲望0 修正完成,已核准!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城鎮、名人、歷史事件神祇與組織投稿

死城——埃斯普拉亞德Espraiad

陣營:混亂邪惡
人口:約50人(40%人類、30%精靈、20%哥布林、10%狗頭人)
地理:埃斯普拉亞德位於托特米大平原之上,與紫岩鎮和新中王國村相隔小馬蹄山相望,除了一條已廢棄的山路能從這座山上與新中王國村相通之外,沒有其他更便利的方式可以到達這裡。
政治:自從嶄新之晝事件後,這裡已經失去了政權,少數不願離開家鄉的倖存者仍在這裡苟延殘喘,奉賽姆賽為他們的領導,但這裡並沒有實際的政治運作。
歷史:埃斯普拉亞德曾被稱為「溫光暖熙之鎮」,是一個以農牧業為主要產業與收入來源的小鎮,它與紫岩鎮的歷史並行發展,直到「嶄新之日」到來,據說從蛛網城就能看到那祥和的白光在遠方降臨,自那之後,熱鬧又充滿人情味的溫光暖熙之鎮死去了,只留下寧靜的死城。

「那一日,太陽如常升起,拂曉之光灑落在城市中,母雞高啼、鳥兒輕吟,一切是那麼的正常。
直到第一個醒來的人發現,今日的晨光遠比往日更加蒼白耀眼,更加的……死氣沉沉。那道毫無生機的光芒由東至西橫掃過整座城市,轉眼間,他們消失了,在安穩祥和的睡夢中,一點痛覺與恐懼也沒有地,化作細緻柔軟的塵埃,迎風飛舞直至無跡可尋。
當我踏出家門,跑往最近的鐘樓上眺望一切,那一幕時至今日都令我難忘,原本應該充滿朝氣與忙碌的小鎮,此刻竟悄然無聲、幽靜死寂,這是多麼的……多麼的美麗啊!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當繁榮殞落時……當興盛衰敗時……當恩怨情仇、希望與理想全在一瞬間泯滅,好像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毫無意義時,那樣的美麗有多麼地震撼人心。當這一切僅存在於回憶裡,它們變得更加珍貴,也因此,每當我回想起這一切被剝奪的那天,那份痛心……那種美感才更加亙古難忘。」——賽姆賽

名人——賽姆賽.伊吉訥斯Semsaih Eginess
人類,混亂邪惡陣營,女性
力量8 敏捷14 體質12 智力10 感知16 魅力16
牧師(光明領域)等級不明

「嶄新之日」的倖存者之一,年齡未知,但她看起來不過二、三十歲,有著一頭蒼白的髮絲與瞳孔,她的衣服與皮膚皆透著淒涼的慘白。
她崇拜著那日湮滅一切的耀眼白晝,並以它的名義成立了凌曉教會,自己則成為教主。
據說她一直都居住在早已荒廢的小鎮中,透過她的教徒供養來存活,城中其他不屬於教徒的倖存者、流亡者與旅人則畏懼著她。每當太陽升起十,唯有她與她的教徒站上陽台欣賞一切,而其他人則恐懼著毀滅再次到來。

歷史事件——嶄新之日
距今大約十幾二十年,一道特別蒼白冰冷的光芒在破曉時刺穿灰雲,降臨到埃斯普拉亞德之上,轉瞬之間,一座上千上萬人的大城隨風而逝,徒留建築、馬車、噴水池與熱騰騰的麵包,以及幾十個恰好醒著的居民們,面對說毀滅就毀滅的世界,陷入恐慌、絕望與……讚嘆之中。
沒有人知道原因,是某個邪惡的法師實驗法術下的犧牲品嗎?是某條遠古巨龍難得的呼吸嗎?還是某個邪惡王國在殺雞儆猴?據那位名叫賽姆賽的女孩說,這是凌曉之神在展現祂的恩澤,將如此嶄新的美景帶到世人眼中。

神祇——凌曉之神.黑波士Hapers
信仰地區:艾格大陸
聖輝:白底黑線的圓圈
陣營:混亂邪惡
領域:光明、死亡、秩序
別稱:湮滅之光、嶄新之日

光是一切的基礎,光帶來的色彩與知識,光使我們看見一切並帶來溫暖。
可這世界上卻有一道光芒,祂帶走生命、抹殺記憶與未來,在人未睜眼知曉之前,祂便將這些經驗者輾成齏粉,以睜開眼的人方能目睹祂的道來。
沒有人知道祂為何要這麼做,或許祂只是來自某個位面恰好經過的風暴,或許是星界生物不經意的一瞥,又或只是其他某個光明神祇的失手一劃。唯一被拿來信仰解釋的是,在力量、信奉者與美好未來之上,還有更有價值的事物,比如美感。

組織——凌曉教會
陣營:混亂邪惡
根據地:埃斯普拉亞德

在嶄新之日到來時,有些人說這是天譴,也有說是命運無常,但一個女孩說,這是一種榮耀。
作為其中的遺民,他們對於凌曉之神充滿感恩,能夠成為第一座見識滅絕之美的城市,是作為一個生命所能看到的絕美之景,他們熱切邀請其它城市加入他們的行列,與他們一同見證所有生命消失的安寧世界,想方設法地試圖再次召喚凌曉之神再顧這片大陸。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已採用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