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哇
只看該作者
#11
看見南佑天,謝米抱手沉思

她發現他人其實挺親切的,想起之前被救的經過覺得自己是否欠了對方甚麼

謝米走前一步,指了指南佑天身上的傷勢

「你身上的傷是怎麼了?我可以幫你治療看看。」

「如果按你們說的,我們有那個叫法則的東西的話應該可以幫你解除掉身上的侵蝕才對。」
擲骰結果

2d6+1 → 5[4, 1] + 1 6分析傷勢(洞悉)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舊校聯!學生名單  直至希望盡頭的星晨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確實理論上能夠用更多的力量啦……」感受著自己可以調動的魔力,凱恩洛斯皺起了眉頭「不過……算了,應該不影響戰鬥就是了」

「不管怎樣,上次雖然險象環生,但是終歸是欠下了你的人情,而且既然都接受委託過來了,有什麼事就直說吧」凱恩洛斯翻了翻手中的書,似乎在書中找著什麼。

「而且……我和加加知君兩個似乎也不太適合在外人面前出現太久呢……」看著自己的和加加知君「雖然我已經變換外形,但是氣息總歸是騙不了人的,加加知君就更不用說了」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2019-07-15, 05:17)廚月 提到︰ 「真的很感謝先生您的幫助,不然當時會死在那裡呢。」
「不過我們還是回來了。」

「最主要我還是想要回來揍陸冥先生一拳。」
「....幫助你們擊退聖族反倒是次要的。」
「不過,如果能打倒就好了。」

正別華說道。

「我們身上的法則怎麼了嗎?」
「不過您的傷勢看起來是治不好的那種....」
(2019-07-15, 07:30)小蒼蒼 提到︰ 「我只是很高興看到白初月小姐平安無事嘛。」加加知君並沒有硬是突破白衣女子的阻攔,只是尾巴拍打地面望向傑特,彷彿嘟起嘴佯裝不滿的男孩,接著又替南境天說好話:「南境天先生一年內就攀上天階又會迷陣很厲害呢,我也想跟你們學習。」

走在宮殿中時,加加知君禁不住仰頭張望,聯想到了故鄉中的赤崁樓,並在南佑天訓誡南境天時,壓低上半身鞠躬道:「好久不見南佑天先生,你身上的法則是怎麼一回事?叛軍也請來異界的人了嗎?我們要怎麼協助你解咒?」
(2019-07-15, 08:27)流星之中 提到︰ 「好的好的」傑特笑著抱起加加知君,讓牠坐在自己肩膀上,然後便跟著白初月等人前進

到了宮殿,傑特看著南佑天身上的傷臉色一沉,接著他稍微轉頭看了下四周問道「說起來沒有看到龍傲月那傢伙呢,不會是在那場戰鬥死掉了吧?」

「這...是空間法則的排斥」

南佑天淡淡的說道,然後舉起一隻手

「如果我不去鞏固這一股力量,它就會這樣」

一瞬間,南佑天的手,消失了

南佑天皺了皺眉頭,手又忽然冒了出來

「嚴格來說,這也算福禍相依吧」

「我不得不無時無刻抵抗著空間法則的侵食,但是如果我熬過了甚至掌握了」

南佑天淡淡的笑了笑

「說不定就有幸踏入仙階了」

「龍傲月....不參耳聞,或許....正隨龍刀門在邊境殺敵吧
(2019-07-15, 09:31)Heiray 提到︰ 看見南佑天,謝米抱手沉思

她發現他人其實挺親切的,想起之前被救的經過覺得自己是否欠了對方甚麼

謝米走前一步,指了指南佑天身上的傷勢

「你身上的傷是怎麼了?我可以幫你治療看看。」

「如果按你們說的,我們有那個叫法則的東西的話應該可以幫你解除掉身上的侵蝕才對。」

「你們身上的法則,跟這個完全不一樣」

南佑天停了一下,思索了一下

「大概就是,那個法則是在保護著你們,恐怕只有可以擊穿這道法則才可以真正的殺死你們」
(2019-07-15, 12:34)一日之寒 提到︰ 「確實理論上能夠用更多的力量啦……」感受著自己可以調動的魔力,凱恩洛斯皺起了眉頭「不過……算了,應該不影響戰鬥就是了」

「不管怎樣,上次雖然險象環生,但是終歸是欠下了你的人情,而且既然都接受委託過來了,有什麼事就直說吧」凱恩洛斯翻了翻手中的書,似乎在書中找著什麼。

「而且……我和加加知君兩個似乎也不太適合在外人面前出現太久呢……」看著自己的和加加知君「雖然我已經變換外形,但是氣息總歸是騙不了人的,加加知君就更不用說了」
「足夠了,目前來說,天階應該也看不穿你們身上的迷陣了」

南佑天咳了咳

「該說點正事了,白門補好了空間陣法了嗎?」

白初月點了點頭

「隨時都可以出發了」

「嗯,那好吧」

南佑天點了點頭

「讓你們幫忙,總不能讓你們空手而歸...這樣吧」

「我這裡有一套合擊陣法,可以教于汝等」

「如果對陣法沒什麼興趣,我還有五行道法」

南佑天調整了一下坐姿說道

「不知幾位想要學哪一款呢?對了,時間不太夠,教會其中一套可能都很勉強」

南佑天淡淡的解釋道

南佑天【帝階】【同盟角色】

HP:16(重傷)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非正規酒吧長團角色卡】【隕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啊哈哈……有時是太過放鬆忘了身上的迷陣,有時是相當信任迷陣卻破壞了它。」加加知君乾笑幾聲回應凱恩洛斯,舔溼前腳抹臉掩飾尷尬,聽見南佑天談起正事,牠也在傑特肩上正襟危坐,鄭重其事道:「如果有我們幫得上忙的事,請不吝告訴我們,希望能讓我們協助你到達仙階。請問陣法和五行道法有什麼不同呢?」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龍王:巴絲特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五行道法是怎樣的陣呢?」
正別華問道。

「如果能夠附在我的塑膠刀上就好了。」
「不過感覺合作就是力量,或許我們能夠連攜攻擊」
想起來玩 為什麼的鍊金術師 的經。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嗯?那就算了。」
打消為對方治療的意途,謝米繼續聽

「合擊聽起來很遜的樣子,五行又是甚麼?」

「陣法和道法有甚麼不同?」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舊校聯!學生名單  直至希望盡頭的星晨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聽起來像是某種以少打多的技能」凱恩洛斯雖然不太知道陣法是什麼,但是還是大概猜測了一下。

「不管怎麼樣,既然時間緊迫,就意味著不管學沒學會,到了時候就得馬上出發對吧?」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嘖,沒死嗎.....」傑特轉過頭悄悄的抱怨道。

接著他向謝米說道「雖然不知道這邊南前輩說的合擊是那一種,不過可不要小看連攜攻擊的威力。」

「每個人天生都會有自然的動作規律的,這樣就自然會在攻擊時形成破綻,雖然可以靠指導去令破綻隱藏起來,可是有些破綻可是連本人都不知道,那麼在戰鬥中如果被對手發現了的話,那可是很危險的一件事,」他伸出兩隻手指繼續說「那,如果有一個人,可以在你攻擊的時候為你擋住身體的破綻的同時,又能夠跟你同時攻擊的話,那對手除了要應付你的攻擊外,還要再加上你的同伴的攻擊,這樣子既可以防止了被趁機反擊外,更可以令攻擊更成功。」

「嘛,這當然要經過長時間的訓練才能達到互相的默契十足的,所以我很好奇南前輩說的合擊是什麼一回事了。」傑特看著南佑天問道。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9
「合擊陣法,又名五合劍決」

「為主陣者結陣,其他人入陣為主陣者提供額外匯聚的力量」

「此陣法2人為下限,5人為上限,也只能匯聚5人之力」

「原因無他,陣旗位只有4個,外加一個陣眼,因此只能匯聚5人之力」

「而主陣者則可在陣成時控制結陣時順帶產生的幻劍攻擊」

南佑天停了一下,喝了一口茶水又開口說道

「五行道法,則是比較此界的道法,我也會順帶教導靈氣的修煉方法」

「五行之力,其實只是金木水火土5個屬性的靈氣變化」

「金,常用於鍛造金屬,修補材質所用」

「木,常作為治療的手段」

「水,則是偏向防禦」

「火,狂暴,暴躁,殺傷性大的靈氣」

「土,為固化,建造為主」

「但是,上面那些只是普通的應用而已,譬如我就是擅長土靈氣,但是殺傷力一樣不低」

「當然,這些只是最為基本與普通的五行道法,基本上每個開始修行的人都會掌握至少一種」

「像境天,他掌握的是星辰之力,與五行毫無關係,但也是從修行來就自己掌握了」

「如果汝等有興趣修習,我可教導汝等五行的入門」

(2019-07-16, 11:47)一日之寒 提到︰ 「聽起來像是某種以少打多的技能」凱恩洛斯雖然不太知道陣法是什麼,但是還是大概猜測了一下。

「不管怎麼樣,既然時間緊迫,就意味著不管學沒學會,到了時候就得馬上出發對吧?」

「這陣法與道法也不是什麼難學之物,相信汝等是可以的」

南佑天淡淡一笑

靜待你們的選擇

沒錯,這團是先發獎勵後幹活

╰(⊙Д⊙)╮佛心公司╭(⊙Д⊙)╯佛心公司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非正規酒吧長團角色卡】【隕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
「那,我這樣算可以把五行都學學看嗎?」傑特說著,數隻手指上分別凝聚著不同屬性的魔力,接著他手一揮,魔力便隨之散去。

「我不喜歡呆在原地看伙伴戰鬥,也不想因為自己而令其他人受不必要的危險,所以陣法就免了。」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