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驅逐異獸
顯示全部文章
#1
走過無數荒野,卻沒走過如此死寂之地
聽過無數風聲,卻沒聽過如此絕響之聲
這是夏綠蒂第二次見證……
世界的終末已然告響。

輕輕搖響鐘聲。
咚——咚——
深遠悠長的聲響,成為這片大地的唯一聲響,在這片荒漠亙古綿延。

雖然芽說了那就是異獸,對於沒有視覺的夏綠蒂而言根本沒有意義。
辨別牠的型態與「氣息」是她第一件要做的事情。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2019-07-26, 17:38)潘二喜 提到︰ 點了點頭,潘喜確認了眼前異獸的數量,隨後他轉身瀟灑地離去,說真的,誰上誰傻。

他走回眾人所在之地,大喇喇地走到眾人中央。

「有好消息和壞消息,好消息是我確認一群敵人的所在和數量了,壞消息是它們共有七體」

「然後八成沒有引開的辦法,還有,我覺得時間不多」

說著說著,潘喜從護臂中拿出枝枒,他從剛才開始就覺得不對了,直接確認枝枒狀態後他確認了,這次委託有時間限制。

「所以有人有好辦法嗎?」
「請等我一下,我覺得它們有些怪異。」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型態各異卻擁有相同的氣息。
甚至比起分裂複製更要完美。

夏綠蒂簡略的推測一番……所有個體皆具有同源嗎?
或者說是由一個核心所操縱的?

不過,還有另一項更令人在意的事情……一股強大的力量,潛藏在某處。
「這是……根源嗎?」

或許這與異獸肆虐有所關聯……夏綠蒂凝聚心神,向內探索。

目標改為探索根源
擲骰結果

2d6+1 → 7[3, 4] + 1 8探索異獸根源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當心神進入到根源之處,還沒能看清真相,就被一股強大力量拒絕。
只能遠遠望著,卻無法再靠近一步。
無奈之下,只好退出。

只好搖搖頭,對著小咪與潘喜說道:「那些異獸,似乎有個本源,但是沒辦法再更近一步了。有一股力量正拒絕著我的探訪。」

說完,臉龐微微轉向芽的方向,停頓幾秒。用其他人無法聽見的音量問道……。
「先去找找倖存者吧!」贊同潘喜的說法,先一步向著那座死寂孤聊的城鎮前進。

手殘按錯,又木有意識到按錯骰了
擲骰結果

1d10>=9 → 3[3] 3 → 失敗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夏綠蒂思考了半會,走到芽的身邊問道:「如果接觸你的身體,你……能將力量轉移一小部分給我嗎?」
接著在門的周圍粗略打量這塊門的大小。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2019-07-27, 00:32)卡普耶卡 提到︰ 「……無須顧慮咱,孩子。」芽再次睜開眼,「咱知道………且咱在前往之前…已注視這………許久了。」

「去吧……時間……也確實不多了…」

他抬起手輕退了下夏綠蒂,示意對方趕緊出發。

「這樣嗎?我知道了。」
夏綠蒂默默回答。拾起牧羊人杖,回身離去。

重新審視,芽給夏綠蒂看見的……。
這段記憶……似乎有些怪異。
不過,罷了……。
對我們這種人來說,「他們」的事情是不能理解、也無法打探的。

打散心頭的萬縷思緒。
夏綠蒂知道此刻的唯一任務只有一個……消滅異獸。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從潘喜的描述說來,似乎每個個體皆有感應,攻擊一隻,其他個體便同樣會攻擊上來。
十分符合夏綠蒂所說,具有本源的概念。
只差在……到底這群異獸會不會攻擊他人。

思考許久還是小心為上,現在的自己並不是孤身一人。
摘下銅鐘收入亞空間內。
輕巧跟著潘喜的腳步。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慢慢從城牆缺口處走進城鎮。
感覺這座城鎮已許久未曾有人居住,簡單辨認此處最高的樓房。
輕巧的踏上屋頂,聆聽各處傳來的聲響。
雖然,找到倖存者的機會渺茫。
擲骰結果

2d6 → 8[6, 2] 8探索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小綠先是遲疑了半秒。
隨即又回復到平時的狀態。
僅僅一隻的威脅,還遠不及前幾日被灰狼襲擊。
只要……

與異獸碰撞的瞬間,夏綠蒂連同異獸一起傳送走。
不知道這次牠還能剩下多少部分?

11-2=9
擲骰結果

2d6+1 → 10[6, 4] + 1 11時空旅行
2d6 → 4[3, 1] 4異獸剩下的部分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本應被時空粉碎的異獸竟熬過橫渡虛空時必經的撕裂,留下完整的兩片殘骸。
而且,依然保留著原初時的生命力。

熟練的抽出掛在腰後獵刀。
一踏、二躍。
精準的朝著異獸的腦門刺穿。
這回應該死透了吧?

生命力、本源、分裂與這個世界……彼此到底有著什麼關係?
為什麼祂什麼也不願提起?
擲骰結果

2d6 → 6[4, 2] 6對抗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或許是因為剛剛那番打鬥,傾圮的城牆再也承受不住力量應聲倒下。迴避著倒下的城牆,卻沒注意到潛伏在一旁的異獸。
異獸們張開獠牙,直接咬在夏綠蒂的右臂之上。
擲骰結果

2d6 → 4[3, 1] 4對抗
2d6 → 4[1, 3] 4對抗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