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僅限一日的魔法少女
只看該作者
【4/17 19:17】

藉著手電筒的光線一路向前,淺灰色的布幔靜靜被拉開,如落雪般的灰塵從上方的桿子處掉落。緊閉的窗戶玻璃蒙上一層灰,用鐵製的窗戶鎖簡單鎖著,假如有辦法向下扳動就能順利開窗--前提是那個鎖還未完全生鏽卡死。

時間離農曆十五號很近,夜色比室內明亮許多,地上甚至切出一道斜長的月光。稍微向外查看的話,可以看見幾乎滿月的月亮靜靜掛在空中。

小傢伙們在走廊一半的位置等候著桐欣。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勇敢向前,然後祈禱吧;
作為一個,普通的凡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上盈的月色灑下雪白月光,映在散落的灰塵之上,讓空氣變得。
或許是太久了,窗戶的鎖頭也壞了。用力扳了下,也沒什麼反應。大概真的卡死了吧?
環顧四周,感覺沒什麼異狀。剛剛的奇異生物大概只有那麼一隻吧?

「似乎……沒有什麼東西?」桐欣口中喃喃。
「走吧?似乎沒有什麼東西……怎麼了嗎?」回身看向三位小夥伴,全都停滯在走道一半的位置。
難道真有什麼東西躲在走道之間?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17 19:19】

雖然認為窗戶鎖或許早已壞掉,但稍加施力之後卻異常順利的扳開窗戶鎖。開鎖聲之後,又是一片死寂。
桐欣轉身看向後面的走廊。明亮的月光照亮大部分區域,幾乎無死角的走廊上確實空無一人。

狗狗歪著腦袋,安靜的搖了搖尾巴。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勇敢向前,然後祈禱吧;
作為一個,普通的凡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四周似乎真沒什麼東西?
大概只是自己太過神經質吧?桐欣心想。
走上前,將兩位小夥伴攬到胸前,輕拍狗兒的腦袋。
「走吧?」
或許是剛剛的經歷,桐欣踏過逃生門的腳步格外的輕盈。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17 19:22】

門後是同樣的樓梯間。

踏上通往屋頂的樓梯,稍微推開虛掩的鐵柵欄,嚴重鏽蝕的柵欄在指尖末端落下片片碎屑。桐欣一路拾級而上,短暫的樓梯過後,轉開樓梯盡頭,單薄白色門板的喇叭鎖後,涼爽的晚風立刻流入門縫,帶來一絲新鮮空氣。

左腳才剛跨過門檻,踩上屋頂的第一塊磁磚,夜幕忽焉像是被誰扯落,瞬間墜去一層繡滿星光的外衣。沒有星光,夜色更加深不可測。
環顧四週,理應不存在的高樓大廈竟早已包圍住老舊的建築。雖然這裡也是有較高的建築,但憑藉先前的記憶,這棟建築周圍並沒有如此貼近的高樓圍繞,整個景色就像是被抽換過一樣,化為繁華都市中,櫛比鱗次高樓叢林的一隅。

抬頭一望,懸於天邊的月亮也悄悄染上深沉的暗紅。幾分鐘前近乎滿月的月相,此刻變成細長的上弦月。
那血色般的月下,屋頂的邊緣處,身形單薄的半透明黃色少女靜靜站在原地。這段不遠也不近的距離,恰恰能讓人注意到她身上夢幻可愛的澎澎裙、幾乎及地的亮金色單馬尾,以及她手裡隨風飄揚的長緞帶。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勇敢向前,然後祈禱吧;
作為一個,普通的凡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又是那詭譎陰森的氛圍,本不應出現的景色映入眼簾。桐欣知道,自己再度踏入那片土地。
或者,在踏入這幢樓房之際,便已沉沉陷入。
光影交織,霓虹閃爍,一片繁華景緻,這片未曾體驗的喧囂,幾乎讓桐欣窒息。
稍稍熟悉了一片氛圍,發現那位半透明的少女似乎已站立許久。
「能與妳說話嗎?」桐欣問道,想起中午時候的經驗,不知道這場惡夢的主人能否聽懂自己所言。與此同時,一股莫名的無力感油然而生。
擲骰結果

3d6 → 13[5, 5, 3] 13人緣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17 19:24】

晚風輕拂,夾帶著都市特有的氣息,流竄在兩人之間的空地。

原先靜靜凝望夜幕的少女轉過臉,散在頰邊的金色髮絲捲起,順勢撲上白皙臉蛋。她舉起沒有抓著長緞帶的那隻手,用手背輕輕撥開頭髮。那細瘦的手上抓著一支手機,但少女看也沒看手機畫面,似是正在享受頂樓的風。

在平穩的呼吸間,桐欣漸漸注意到,這裡與中午的頂樓不同,很明顯能感覺到空氣自然的流動著,時間也沒有詭異的停滯或斷裂感。要說有什麼更明顯的不同,就是地面依然是普通磁磚,而身後的門依然維持著開啟的狀態,沒有自動關上。

少女還是站在屋頂邊緣的位置。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聽到問話呢,正在困惑不解的時候,對方終於有了其他的舉動。
她俐落優雅的旋身轉了四分之一圈,面對著桐欣的方向,「久候多時。」非常禮貌的語氣。
這距離,看不出少女的表情為何。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勇敢向前,然後祈禱吧;
作為一個,普通的凡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夜晚的涼風徐來,稍稍平熄了那股對喧鬧排斥的不適。
對於桐欣的提問,少女並沒有回答,倒是回過了身望向欄杆之外。
是沒有聽見嗎?⋯⋯又或者刻意無視?一時桐欣拿不準少女的心思。
接著,空氣陷入沈默。
雖然少女稍有動作,但桐欣完全看不出有著什麼意義。
只好拿出手機,要想客服醬詢問,此刻的情況究竟如何?
才剛剛打開手機,問道:「她也是夢魘⋯⋯?」
少女這才回過頭來,突然開口說話。

「久候多時?」
桐欣有些不解,知道自己將會來到的除了墨鏡男客服醬外還有什麼人嗎?
只好問道:「我是李桐欣,妳是?」

她不是半透明嗎?怎麼個白皙法?困惑中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17 19:26】

與中午不同,手機並未出現任何提示訊息。就連稍嫌煩人的甜膩嗓音都沒有應答。

「我是田──」少女輕快的回應,句子後半段卻被突如其來的喧囂吞沒。
「那麼,請多指教,驗收官。」少女微微欠身,單腳向後調整身體重心,半舉起手中的緞帶,「要開始了嗎?」

又眨了眨眼,總感覺少女的樣子更清楚了一些。

客服甜美的聲音忽然冒出,「為了安全以及相關規範,戰鬥時請勿超出結界範圍呦。」沒有停頓過久,那聲音繼續著,「本次的結界範圍是本建築屋頂,高空範圍限制六百公尺,還請多加注意呦。」


---------------------
半透明應該也能看到一些顏色吧(´・ω・`)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勇敢向前,然後祈禱吧;
作為一個,普通的凡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這種感覺?是殺氣嗎?
長久在森林的生活,瞬間明白這股氣息的意義。
像是被奪舍態度胚變的少女,正對著自己散發殺意。
聽見客服醬的發言,似乎全是他們所策劃的樣子。
雖然不太明白,桐欣仍下意識地開始後退,為自己隨時逃離做出準備。
「你這是做什麼?」語調中帶著一絲嚴厲與威脅,摸到皮革小包,將黃銅犬笛抓在手心。
拿著手機的那隻手則放在狗狗的頭上,安撫牠的情緒。
擲骰結果

3d6 → 10[4, 5, 1] 10人緣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