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僅限一日的魔法少女
只看該作者
#41
【4/17 12:30】

劃破空氣的聲音敲擊在附近地面,回神一看,是張撲克牌,深黑的油墨在牌面上綴出三個梅花圖案。
即使沒有回頭,也可以想見後方的地上肯定也佈滿了銳利的紙牌。

身邊的樹影如湧泉般開始延展,灰影漸漸蔓延到跌在地上的桐欣附近。灰黑的影子表面泛起漣漪,數秒後停止了延展,轉而開始鼓噪,表面咕嚕咕嚕的冒著黏膩的泡沫,接著慢慢隆起,拔高,從泥水般的影子中,出現了立體的不明物體。
那東西大約拔高六十公分左右之後,就不再增高。覆於外側的灰影褪去,漸漸能夠辨認影中物體的雛型。

桐欣眨了眨眼,灰影轉趨濃郁,變成漆黑的毛髮。淡紅的舌頭從頭部吐出,那是一隻從影子中憑空誕生的狗。一對黑亮的雙眼溫暖的盯著桐欣,那雙眼眸驅散妳心中所有的不安與恐懼。

黑色的拉不拉多犬靜靜搖著尾巴,低下頭用溼答答的舌頭舔了舔少女的臉頰,留下黏膩的口水痕。
不知為何,總感覺能夠與這隻狗狗心靈相通。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2
環抱住那隻拉布拉多的脖子,濕漉漉的舌頭舔在臉頰。
柔軟的毛髮貼在身上令桐欣覺得有點癢,卻又不會感到不適。
「謝謝你,不過我還有一個忙需要你的協助。」扶著那隻拉布拉多犬的臉頰,四眼交接,正色道:「請你帶我到『她』那裡。」
擲骰結果

3d6 → 10[4, 3, 3] 10溝通動物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3
【4/17 12:32】

拉不拉多犬搖了搖尾巴,又輕輕蹭了蹭桐欣的頸窩後,稍微後退幾步,掉轉身子朝林中走去。
雖然是完全相反的方向,但那雙黑亮的眼神卻滿是忠誠,訴說著信任。

掙扎著轉身回望空地,卻徒留一地銳利的彩色玻璃片。淡紅、亮橘、鵝黃、翠綠、水藍、淺紫,繽紛五彩的碎片散落一地,眼角餘光瞥見的梅花三,也化為美麗的淺綠色碎片。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生物。

像是錯覺一樣,凝止的時空裡,瞬間空無一人。
古怪的樹林間,依然能聽見狗狗的吠叫聲。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4
回望一眼,那片天地已全然不同。
乓啷—
散落一地的碎片紅橙黃綠藍拼貼成一幅彩繪玻璃。
桌子消失了、女人也消失了。
彷彿什麼都未曾存在過。

這就是魔法少女的世界嗎?
為什麼會有人渴望著這種東西?

依稀憶起,客服醬剛剛說了什麼?但是桐欣就連自己的問題都忘記了,無法再次詢問。
踮起腳尖,快步跟上漸漸走遠的那隻拉布拉多。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5
【4/17 12:35】

身邊的枝幹從稀疏漸趨密集,原本還能輕鬆穿行在樹幹間的小路,然而,小路逐漸縮成空隙,再往後更是需要以手推開較細的小樹,才能勉強前進。領頭在前的狗狗卻毫無困難的一路向前,時不時會貼心的慢下腳步,在視線可及之處等待。

感覺花了比之前走來更久的時間,最後終於停在一片糾纏成樹牆的地方。
後方是濃密蓊鬱的詭譎樹林,無風卻帶著生硬的樹葉摩娑聲,越聽越像是塑膠袋彼此摩擦時,發出的聲音。這裡同樣嗅不到花香或是土壤的氣味,腳下的草地仍舊是大理石的觸感。

桐欣眨了眨眼,忽然看不到拉不拉多的身影。
下一秒,樹枝斷裂的啪擦聲傳出,困惑的少女失去身體重心,開始墜落--



莫約三秒後,雙足再度踏上地面。有什麼東西在腳邊蹭著,低下視線,是剛才的拉不拉多。
但這裡不若剛才,光線明顯微弱許多,只能模糊看到物體的輪廓。

遠方,由上照下一道光,像是劇場的聚光燈,成為此地唯一的光源。
刺眼的燈下,是熟悉的圓桌與午茶用品,加上一把空椅子。

空椅子?揉了揉眼睛,紅黑的身影又出現在椅上。
依然沒有茶香,鳥鳴亦沉寂。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6
突然的墜落感,令桐欣發出一聲驚呼。
不過旋即又發現自己實際上是站在地面之上。
昏暗的光線下只有圓桌與一張空椅。
不對,她又出現了。

看向身旁的拉布拉多犬,所幸牠並未消失。
輕拍牠的頭部,道:「在這裡等我一下,如果發生什麼請帶我離開。」
接著,獨自走向那道宛如聚光燈的唯一光源。
雖有些畏懼,但不知道為什麼?桐欣想與她說一些話。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7
【4/17 12:37】

像是黑盒子般的空間內,所有聲響都被無限放大。
拉不拉多犬靜靜端坐在原地,雙目盯著你離去的身影。

就在靠近的時候,腳尖忽然踢到木製的台階。
低沉的聲響在周圍迴盪,抬起頭,正前方數公分處,打下一道聚光燈。原本端放在桌上的空瓷杯,不知何時在眼前憑空出現、墜落,清脆的破裂聲傳出,地上綻放出大量的純白薔薇,轉瞬間又變得嫣紅。

圓桌就在薔薇後方五公尺。
幽微的哭泣聲傳出。起先是斷斷續續,搔刮耳膜如幻聽,接著越來越清楚,蔓延至周圍的所有角落。
炫目的聚光燈熄滅,重新亮起的時候,只照亮鮮紅薔薇後面的空圓桌。

椅子與女人都消失了,啜泣漸漸大聲。
閉上眼集中精神,能發現那聲音,確實來自前方。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8
淒絕的哭泣聲在這片黑屋中無限放大。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哭得如此……孤獨

前方的去路被薔薇所阻擋,尖利的藤蔓與如火綻放的花瓣,桐欣想起剛剛那散落一地的彩繪玻璃。
……簡直一模一樣。
築起一道拒馬,
封閉外界、封閉心靈、封閉自我……。

夢魘……夢魘……夢……夢……
甜美嗓音在腦海響起……。
是惡夢喔!
桐欣想起那時候錯漏的答覆。

「既然是夢……那麼總要睡醒的……」桐欣如此說道。
忍者刺傷的痛翻閱薔薇花叢。
最終,站到圓桌邊。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9
【4/17 12:38】

指尖觸及薔薇的瞬間,血紅的花瓣散落,於空中旋轉舞動,跌墜至地面,化作零星的血跡。
掙脫了棘刺的阻礙,緩步向前走到桌邊。聚光燈照在身上,稍微感到有些熱。

桌上的點心架空蕩蕩的,裂痕滿布盤中,架上沾染著黏膩的腥紅污漬。純白的桌巾上,塗滿了黑色的字跡,是嘲弄,是謾罵,是沒理由的人身攻擊,是最低俗難聽的粗話。一道道銳利的刀痕劃開了柔軟高級的桌巾,墨水暈開,染灰圓桌。
頃刻間,啜泣聲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滴水聲,似遠又近。

「散會了。」壓抑的女高音低喃,轉頭看向旁邊,背對著自己的,是那女人的身影。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0
指尖拂過桌巾上一條條割痕。
滿是謾罵、污穢的字詞,油墨渲染了整塊潔白布料。

那瞬間,桐欣的心如同被狠狠扎了一針,有股不可名狀的情緒淡淡地浮現。

將桌上的點心架放置在地面,把整張桌布取下。
並對著黑色的拉不拉多招招手,道:「如果可以,請幫我找一根縫線過來?」

不知道牠能否完成這個任務,也不知道牠到底能不能聽懂?但是桐欣總有一種感覺,在變身之後,自己與動物之間的靈犀一點又加深了幾分。
擲骰結果

3d6 → 9[1, 3, 5] 9溝通動物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