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僅限一日的魔法少女
只看該作者
#51
【4/17 12:40】

拉不拉多的身影藏在暗處,但妳依然可以感覺到,狗狗搖了搖尾巴。

就在困惑的當下,桐欣已經取下了桌巾。那已經稱不上是塊布,更像是數條髒污的布條,萎靡的散在手中。暴露在燈光下的圓桌,是熟悉的木製桌面,如同教室中的桌子。穿透布料的字跡與刀痕佈滿木桌。

顫抖的聲音吐出話語,「妳是誰。」
水滴落的頻率增加,匯聚成明顯的水流聲。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明知不能相見,卻渴望著相見。
單向透鏡結局,你的故事將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2
霸凌,抑或是……自己做的?
桐欣無法完全確定這個答案。
這時女子突然問道。桐欣發現這時她的聲音不再那麼平板而尖銳。
同樣的聲音,略帶些微的顫抖,她在害怕嗎?

她是誰?是誰?誰?桐欣不斷在腦海中尋找這個聲音的主人。
在此同時,桐欣用含蓄的語調自我介紹。
「我是……二年信班的李桐欣。對不起,闖入了妳的夢境,但是可以的話請跟我說說發生什麼事了?也許我可……」
說到這裡,桐欣停頓了話語。

立即改口道:「我想……說出來會比較好的。」
擲骰結果

3d6 → 10[4, 3, 3] 10人緣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3
【4/17 12:43】

搜索枯腸依然記不起聲音的主人,或許那並非對方原本的聲音。
但至少,從圓桌看來,確實是這間學校的學生。

低喃的女聲開口,「價值是,」破舊的皇冠跌落,沒入地面就像沉入水中,「什麼呢。」
未等你回應,附近忽然發出機械運作聲,左手邊的地方亮起燈,轉眼架起一個巨大的城堡看板。簡陋的蠟筆筆跡繪出大門、窗戶、陽台,歪歪斜斜的紙板大門敞開,音樂盒的聲音響起,緩慢又尖銳刺耳。

搖搖晃晃走出的撲克牌士兵從門後列隊而出。
「妳來了,就留下。」高亢的女聲恢復了一絲生氣。
撲克牌士兵高舉手中的武器,瞄準。隨後,利器劃破空氣,「永遠的。」


【請使用合理特徵進行對抗】


擲骰結果

2d6 → 6[4, 2] 6【紙牌士兵】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明知不能相見,卻渴望著相見。
單向透鏡結局,你的故事將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4
突如其來的士兵圍繞在身周。不得已掏出犬笛,用力吹響。
從剛剛的經驗,這隻犬笛大概就是魔法少女故事中的武器吧?
只不過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功能。

只見黑色的拉不拉多從紙牌後方躍起,穿過薔薇叢停在桐欣面前。
桐欣抱住牠的脖子,輕輕一躍上,騎上牠的背部。
若有人從一旁看見,想必畫面十分……有趣。
拉不拉多飛快奔馳,躲入黑暗。

「價值是,什麼呢?」桐欣確實聽見她的問話。

價值是……」

是啊!
父母車禍雙亡,從此行動不便。……價值是,什麼呢?
和弟弟感情不合,與家人關係遠離。……價值是,什麼呢?
害怕與人接觸,恐懼外來刺激。……價值是什麼呢?

將自己放上天秤,這種事……
「……毫無意義。」桐欣口中呢喃。
擲骰結果

4d6 → 16[5, 3, 5, 3] 16呼喚野獸
4d6 → 11[3, 1, 2, 5] 11呼喚野獸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5
【4/17 12:45】

尖銳的長茅擦過耳邊,拉不拉多靈活的閃開所有攻擊。
桐欣與狗在稍遠的地方停下,回頭看去,撲克牌士兵依然高舉武器,展開新一波的攻擊。
甜膩的聲音在進入結界後,第一次出聲了,「不打死夢魘主的話,是醒不來的呦。」客服輕快隨意的語氣,像是說著今天天氣很好,而非奪去他人的什麼。

「為什麼。」死板的女聲問著,卻不像問句,「都走了。
高跟鞋用力踏上地面,長髮披散的女王站起身,使勁推開椅子,「永遠的。」
看不見她的面容,也猜不出她的表情。流水聲越來越近,腳下開始有了濕濡的感覺,卻摸不到水。

清亮又無憂無慮的啁啾聲冒出,小小胖胖的物體踩在桐欣頭頂,那小東西很快蹦跳躍起,撲翅降落到桐欣伸出的雙手裡,是隻麻雀。


【請使用合理特徵進行對抗】


擲骰結果

1d6 → 6[6] 6【紙牌士兵】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明知不能相見,卻渴望著相見。
單向透鏡結局,你的故事將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6
客服醬輕佻散漫的態度令桐欣默默升起一股厭惡。

回想起那張桌布,就算滿布的謾罵與裂痕是無法完全消除的,……卻能被修補。

此刻,桐欣聽見的卻是一昧的破壞。
在她看來僅僅只是逃避與卸責。
又或者,魔法少女只是一而再的進行着這種奪取他人的事情?
若是如此,將令桐欣感到深深厭惡。

「……就算是惡夢、也沒有人可以剝奪。」
「難道、沒有其他方式嗎?」
桐欣淡淡說道。

這時一隻麻雀飛來,停在她的指尖。發出啁啾鳥鳴。

沒有要溝通了喔!因為GM大大逆改文。
擲骰結果

3d6 → 8[4, 1, 3] 8溝通動物
4d6 → 14[3, 4, 3, 4] 14呼喚野獸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7
【4/17 12:47】

看著襲來的攻擊,身邊的拉不拉多忽然用力蹭了蹭桐欣的小腿,就在桐欣蹲下身子靠近狗狗的瞬間,長茅從耳邊高速掠過。

清脆的碎裂聲從城堡佈景前傳出,轉頭一看,面容僵硬的撲克牌士兵動作凝止,全身變成淺黑或是殷紅的玻璃材質。劈哩啪啦數聲雜音後,如蛛網般的裂痕在士兵身上恣意蔓開,最終,紛紛化為地上的碎玻璃。

那女人旋身,快步走向佈景前,蹲下身子拾起一塊晶瑩透亮如紅石榴石的碎塊,俐落的切面在光線下閃閃發光。即使距離遙遠,桐欣依然可以看到深紅色的液體畫過那蒼白美麗的臉頰。
那液體如細小的血河,源源不絕。滑過破爛的華服,落到地板上蜿蜒爬行,在女人周圍畫出繁複難解的圖樣,宛若迷宮。大把大把的鮮紅薔薇衝破木地板,掩住女人的身影,在暗室中絕美盛大的鋪張綻放。

拉不拉多犬稍微退了幾步,發出不安的哀鳴。總是吵鬧的麻雀亦沉默靜止。
滿是棘刺的迷宮散著血腥的鐵鏽味,狹窄的入口就在幾步遠的地方。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明知不能相見,卻渴望著相見。
單向透鏡結局,你的故事將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8
「沒事的,我們走吧?」安撫牠們的同時,也是對自己說話。
……嗯,沒事的。
露出一絲微笑,雖然怎麼看來,也就是強顏歡笑。
不過,已經足夠了。
踩踏著輕盈的步伐,步入前方一片未知。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9
【4/17 12:50】

踏入花叢中,麻雀是唯一跟上的夥伴。

穿行在濃密的花海中,周圍是極度艷麗的紅。赤足踩上地面,黏膩的感覺瞬間襲來,低下視線,暗紅色的不明物沾染在腳上。盛開的薔薇在桐欣經過後紛紛褪淡、凋零,花瓣在地上散成星星點點的血跡,一路向後延伸。

好不容易,身邊的景色開始改變。
嬌貴的鮮花漸漸被精雕細琢的紅寶石薔薇取代,但若仔細觀察,會發現那只不過是偽裝良好的暗紅色玻璃雕花,雜亂的黑色汙點混在其中。迷宮內部的路線也越來越沒有邏輯,弔詭的分岔點,看似死路卻在角落鑽開一個大洞,迂迴的圓環路徑,時間似乎也慢了下來。

不知道多久,或許一分鐘,或許十分鐘,或許半小時。
打破死寂的是紙牌劃破空氣的聲音,確實無誤的來自迷宮中心。


【請使用合理特徵進行對抗】


擲骰結果

2d6 → 3[1, 2] 3【迷宮】
2d6 → 9[5, 4] 9【紙牌女王】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明知不能相見,卻渴望著相見。
單向透鏡結局,你的故事將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0
黑色的拉布拉多犬最終沒有跟上,這是牠的選擇,桐欣沒有感到任何不悅,因為牠終究是前來幫忙的「朋友」。

整齊的花叢,漸漸的改變。
紅寶石薔薇……或者是廉價彩繪玻璃雕花。
尖銳、卻又孤高,但是沒有價值……。

咦?
沒有價值?
桐欣拍了拍自己的臉頰,道:「不行,怎麼能說這種話呢?」

重新環顧周圍,或許是因為看見這樣的變化,桐欣知道自己又再次接近了她的身周。
這時傳來聲音劃破的聲響。

又發生了什麼?
跟著麻雀,桐欣快步前往。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