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文字互動日常】舊校聯!青春(?)校園物語
顯示全部文章
#1
一年C班的教室內,木場見空對著自己的寶貝平板進行了第11次檢查,確認自家文件與帳戶都沒有被入侵的痕跡後,鬆了一大口氣,然後才打開網路,連上阿法高中的網站

……事情得從見空將寫著“電腦部”的社團志願表交上去後開始說起,他當時只是想上學校網頁看看社團的狀況,但是當他打開網頁時,他察覺到了一絲違和感

「這裡被入侵了?」見空低聲自語著把平板裝上鍵盤,沿著痕跡找出了後門程序,花了五分鐘破解掉,鑽了進去,然而當他看過一遍刷新出來的代碼後,手速立刻爆炸,一臉見鬼的見空只花了五秒就把自己的痕跡清除,然後立刻退出了伺服器,冷汗直流的把網路切斷

他看到了什麼?簡單用一句話概括:裡面有一個大神正把某個萌新駭客按在地板上摩擦,入侵程式全被瓦解不說,還被反向駭入,估計就差底褲是什麼顏色沒被那個大神挖出來了,在人家的地盤當吃瓜觀眾?別鬧了,見空沒這麼作死,沒被對方抓到就很不錯了

「不過這樣一來就得換一個社團啦…」時間回到隔天放學後的現在,見空撐著一邊臉頰,翻閱著社團名單,估計那個大佬就是電腦部的,自己還傻乎乎跑進去根本就找死

「…遊戲同好會?看起來還不錯欸…恩?舊校舍部社聯合…舊校聯?」沒有意識到自己逃過一劫的見空翻了翻這個新社團的簡介「一年級創立的複合型社團啊…就這個好了」

把東西收好,見空背起側背包,慢悠悠的走向教職室

「不好意思,小野田老師,我想要更改社團的志願」找到了自家班導,見空說道「我想參加看看這個新開的社團,舊校聯」
聲望留言:
天宮零介 聲望0 歡迎來到地獄(說笑而已)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2019-09-03, 03:44)Heiray 提到︰ 木場見空找到了小野田老師,老師正在筆記型電腦上敲打着甚麼
當小野田注意到見空後,她停下了手指的動作

「啊啦?木場同學要參加那個新社團嗎。」
老師知道見空的想法後表現出略驚訝的態度

小野田老師打開校園網頁,仔細看着
「立花老師還真是勤勞呢,已經更新目錄了啊…」
「好吧。」

只見老師打開抽屜,從整齊的文件資料中抽出一張表格,遞給見空
「把這個入部表格填好然後交給舊校聯的顧問立花老師或者部長就可以了,她們現在應該在舊校舍活動着,去看看吧。」

「好的,謝謝老師」見空快速填完表格,向班導道謝後便離開了教職室

「舊校舍…舊校舍…」見空在平板上翻看著學校的地圖,在走了一段路後終於到達目的地

「就是這裡嗎?」見空抓抓頭,注意到了在外頭的幾人,便湊了過去

「不好意思!那個…我記得你是…」見空注意到了其中一人剛好跟自己一樣是C班,畢竟穿著白大掛辨識度很高,便對他搭話道「內原至同學對吧?我是木場見空,也是C班,請問一下,這裡是舊校聯的部活區對吧?我是想來入部的」
SIGNATURE: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2019-09-03, 21:56)夜玥 提到︰ 「不是內原至!而是二之夕戲界!看是要叫我二之夕或是戲介都沒問題。」

誇張的轉身,實驗袍隨著身體舞動,二之夕戲介打量眼前和自己搭話的人。

「我記得你是……面攤的小白臉木場見空!如你所見,現在立花老師正帶著其他人打掃他們未來三年使用的教室,而我則是順便過來把沒畫完的地圖給完成。」

「老師的話現在人就在那裏喔。」

手指著舊校舍內的某個方向,接著二之夕戲介又自顧自地開始自言自語。

「那我也該是時候趁著這個機會……回頭見。」

也不等見空回話,就衝進舊校舍內朝著樓梯一口氣爬上最頂樓。

「呀…不…那啥,=A=我不是面攤也不是小白臉……話說為啥要畫地圖啊」一臉無語的見空目送著對方遠去,看了看手上的平板,上面顯示的正是學校的地圖,連舊校舍有哪些房間都有詳細的記錄

「那個…二之夕君…?他一直都是這樣嗎…?」見空有些困惑的向一旁的天川小夜問道,接著又後知後覺的對對方點點頭「啊,重新自介一下,我是木場見空,是…天川小夜同學對吧?我這次應該沒記錯了吧?你也是舊校聯的?以後請多多指教」
SIGNATURE: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2019-09-04, 00:01)天宮零介 提到︰ 那內原自從知道我的別稱之後就是Serena前Serena後的叫我了…雖然個人覺得能接受就是,唉~」小夜對內原至的好感都不是那麼好就是了。
不過我…呀不,咳。」不過認真過後,小夜都變身了,「Serena都不清楚舊校聯要幹什麼~詳細不如問問會長?我們都是時候進去會議囉~」然後與阿空一起去舊學生會室。

「咦…那我該叫你Serena嗎?抱歉,昨天大家自我介紹的時候我有點分心了」見空露出有些困惑的微笑,“會記住你們兩的名字是因為你們異於常人的打扮和身高”這句話當然是不會說出來了

(2019-09-04, 10:22)夜玥 提到︰ 「呵呵……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如我所想的一樣,命運是站在我這邊的,『世界』又再一次地以我為中心運行著。」

不再理會壞掉的門鎖,大步踏上頂樓的戲界放聲大笑,任由風將白大褂吹的「嘩啦」作響。

「『世界力』的源頭果然就在這裡嗎?看來必須加入這裡的其中一個社團才行啊。」

「但是!」

像是王者一般掃視了下方的風景,戲界話鋒一轉,猛烈轉身將手臂用力向外伸展。

「竟然有人在我的眼底下引動了『世界』完成了竊案,簡直不可饒恕,竟然在我剛就任的期間造成了『世界力』的混亂!」

「我。以我的名義。以二之夕戲界之名受理。接受維持「世界力」穩定的職責。」

「Furu wode.」

「世界力是三小啦…」見空仰頭看了眼在天台上大喊的“二之夕”低聲吐槽,然後才跟著小夜走進舊校舍





打開了舊學生會室的門,見空立刻把門關上,不等一旁的同學提問,他強笑著再度把門打開「抱歉,我覺得我打開的方式可能有點錯誤,稍微出現了點幻覺…」

「嘶……………那個…天之川同學,我覺得我應該是看錯了,那位同學頭上的應該不是蜘蛛吧」見空說著指了指九重頭上的毛茸茸的豆腐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這個吐槽可以w
SIGNATURE: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2019-09-04, 21:29)泠音 提到︰ 什麼東西?蜘蛛絲嗎?
感覺有種東西碰在自己的額頭。
手背從頭頂向後方一揮。
彷彿拍到什麼東西,毛茸茸的。
但是在確認那是什麼東西之前,那物已經被平花撥飛出去。
「咚」彷彿石子落在落在木造地板上,平花回身去看。
但是那物體與地面的顏色相近。
實在看不出到底是什麼。
……到底是什麼?
平花上前查看。
(2019-09-04, 23:54)時羽 提到︰ 不過沒來得及,在思考完畢正準備動作時,九重一個揮手,蜘蛛便飛出去了

「唔....」只好再重新將便當收好,然後微微靠過去,果然還是不太敢看呀.......半捂著眼,從指間的縫隙往外看

九重居然還過去看了,站在一兩步遠的位置,想過去卻又不敢靠近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見空一臉無語的看著舊學生會室內的兩人,明顯一個搞不清楚狀況,一個怕的要死

「借下」見空抓過千語手上的便當盒,一個箭步踏出,拉住了把臉往豆腐上湊的平花,然後打開盒子迅速一蓋,抓住了豆腐「咳,這位同學,你等等SC的話感覺會很麻煩,還是我來吧」
聲望留言:
小咪\(little_mi\) 聲望0 英雄啊www
SIGNATURE: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2019-09-05, 01:24)泠音 提到︰ 於是平花對著他認真回答:「基本上,每個部會都各自進行。只有必須同一向學校告知的事情才由我和兩位副社長告知學校。因此,你們必須每個部社選出一位小社長,是在開會等時候必須出現。此外,因為要向學校申請經費,再確認社辦後,請向我告知缺漏物品,以及其必要程度。好讓我在申請經費時的正當性。」

「這樣的話,舊校舍有哪裡可以連網嗎,我想要在社辦裡架設電腦設備」見空小心翼翼的把蓋子滑進便當盒下方蓋好,這才站起來把裝著豆腐的盒子交給千語「這應該是有人養的寵物蛛吧,請好好交給牠的主人」

「還未自我介紹,我是…」摸出入部申請表,見空正要說明自己的來意,卻被突然響起的廣播打斷

(2019-09-05, 12:45)Heiray 提到︰
你等等,那可是學校廣播的開關!別……!
她向至靠過去,但是未有出手干預至的行為,下個瞬間——至和女生的玉音傳到全校上上下下…

「…二之……夕?嗚哇…堪稱噁心的行動力啊,超麻煩的…」見空抓抓頭,把單子塞到平花手裡「總之我是想加入舊校聯的新生,請幫我交給立花老師」

「小夜,陪我一下」見空嘴巴不停,流暢的拉走了小夜,向著新校舍走去「二之夕準備解決的事件,是在說早上的惡作劇事件吧?」

「我所知道的不多,大概的列舉出來一下,有什麼錯的或是要補充的麻煩你告訴我一下,畢竟這幾天我幾乎都沒有跟其他人交流這些,也許你了解的比我還多」見空說著摸出了平板和觸控筆,在電子筆記本上寫下自己知道的情報「
1.有人的櫃子被撬開,裡面的東西也被偷了
2.教室門有被撬過的痕跡
3.有些同學的桌椅順序不同了
4.教室中的時鐘停在了九點
SIGNATURE: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2019-09-05, 14:27)天宮零介 提到︰ 空欲拉小夜去新校舍,但她反而叫停:「呀慢著慢著,如果他真是要幹的話,我們等他來便好。有必要時我們連華生都要當的了!」

「不是,你誤會了」見空眨眨眼,扭頭望向小夜

「我並不是要阻止他或是看他解謎,當華生總不會比當福爾摩斯有趣吧w」說著見空有些興奮的笑著「你不覺得在這種狀況下大家都會來舊校舍看他的表演嗎?也許我們可以趁機去新校舍調查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SIGNATURE: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2019-09-05, 15:31)天宮零介 提到︰ 「所以是你當柯南而他當小五郎這樣?」小夜眼前這個見空,似乎越來越出人意表了,「先聽聽你的作戰。」
「誰、在哪裡、何時、怎麼做、為什麼」見空腳步再度邁開,向著新校舍走去「是所有人為事件必有的五個要素,我們能確定的只有一個,位置!」

「所以,我們先從教室或是玄關這裡找出線索,看看有沒有辦法推出其他幾項」見空在玄關停下,回頭對小夜說道「但是開始前,我先說說對其中兩項的推測吧」

「時間,我猜是昨晚9點」見空敲了敲平板上寫的"4.教室中的時鐘停在了九點",在九點上打一個圈「舊校舍的布告欄寫著,時鐘停下是因為電池被拔了,也就是說,犯人在9點時把電池拔下,犯案的時間先訂在9點...當然也不否定犯人調整時鐘時間以誤導我們的可能性,但我們暫時將其排除」

「動機,這個只是我的大膽猜想,你聽聽就好,東西被竊取只是幌子,這是一次儀式性犯案」見空抓抓頭,轉頭走到被撬過的幾個櫃子前「時鐘被停下、桌椅順序被打亂,這種沒意義的舉動,我想是為了重現某種校園怪談之類的吧...不過也有可能反過來就是了」

「...假設,假設我對動機的猜測是對的,那麼會不會明天就有另一個怪談被重現呢?」見空低下頭,仔細的檢查了一下翹痕,想看出使用甚麼器具撬開櫃子的「小夜你知道阿法高中有甚麼怪談嗎?」
SIGNATURE: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2019-09-07, 00:59)天宮零介 提到︰ 「你以為我是舊生嗎?我與你對這學校的認識大概都相差無幾吧。我們剛才都只是解決了其中一個。」小夜對見空反問自己對這學校的情報完全大感困惑。
「不過班房的兩個問題我反而覺得可以直接拼成『有人為了拿電池而移動桌子,之後又隨意放回去』這簡單的理由便是。雖然這樣還是對犯人的人物像沒很大頭緒便是。不過…」
之後小夜又提出了隱憂,
「不過當那個人在第一晚拿了一次電池之後,真是還會在第二晚再拿一次?在同一個班房?」

「有道理呢,是我想得太複雜了,這樣的話,我們其實應該想想犯人把電池用在哪裡了」見空摸了摸撬痕「...完全是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的硬撬啊,這人是第一次吧」

(2019-09-07, 00:59)天宮零介 提到︰ 然後在外邊阿至開始在外吵鬧時,小夜很悔氣的說:「我們還是先救人吧,始終是同班。」
見空看了看吵鬧起來的舊校舍,摸了摸鼻子,還是快步往那跑去「也是啦...話說這要怎麼救啊?總不會大喊一聲"有飛碟!",大家就沒發現我們把二之夕拖走了吧...話說我們到底該叫他二之夕還是內原啊?」
「...啊,我想到了,姑且,試一試吧...小夜,等等趁我引開大家注意的時候你把二之夕拖走...先說啊,我盡人事,不成的話我會先跑啊」見空好像想到了什麼,對小夜說了一句,接著便停在了人群後面
「呼...二之夕你這人情欠大了我說」等小夜就位後,見空自語了一句,深呼吸了一口氣,接著放聲大吼「老師們來啦!他們說在這裡聚集的所有人都要寫悔過書!大家趕緊跑啊!」

喊完也不看結果,扭頭就跑,不讓大家看清自己的臉的同時,也可以達到領頭羊效應,希望藉此讓大家解散
SIGNATURE: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2019-09-08, 17:50)夜玥 提到︰ 緊跟著Serena跑了過來,戲界看了下眼前的光景,興致索然的拿出手機。

「就說不會有戲份吧,不過這裡有地下室還是挺有意思的……。」

「喂喂,是警察局嗎?是這樣的,我是阿法高中的學生,名字是內原至,有一位男子正在學校拿著刀威脅我的朋友……嗯嗯,地點就在阿法高中,麻煩請盡快一點……謝謝。」

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躲到了犯人看不見的死角,畢竟要是看到有人打了110說不定犯人會突然暴走也說不定。

「你可真是...,雖然這麼做是沒錯啦」不知何時也到場的見空嘴巴嚼動著,看了看一旁的內原至,遞出手上的口香糖袋「要吃嗎?話說到底該叫你內原還是二之夕阿我說」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