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文字互動日常】舊校聯!青春(?)校園物語
只看該作者
引用︰臨近小賣部,可以看見小賣部已經提前關店了,也許是因為今天發生的種種吧
不過,店口前依然等着三個人影

其中兩名森羅有印象,在剛才自稱二之夕戲界的同學演講時他們有出現過,森羅知道那名女裝的男生名字是花棠夭
最後一名少女沒有穿着校服,她有着顏色很淺的藍髮,通身散發出莫名的氣質

森羅只見花棠夭一臉笑嘻嘻,而少女的臉色不是很好,似乎在交談甚麼
接着的,花棠夭用手推了少女一把,對方連忙後退了幾步,在常人眼中這可不是友善的行為

之後花棠夭轉身從森羅身側穿過離開,再回頭時森羅已經看不見花棠夭的身影了
「那個男的,到底是什麼來頭...」皺著眉頭看著離開的花棠夭,森羅連忙走到被推的女生面前

「小姐,你沒事吧?看你不像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呢,請問你是?」


場外:有種莫名想把那個花棠夭XXOO再OOXX的衝動 meme_doge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佑子大姐姐…失禮了。」
雖然真是非出自真心,但對事情涉足太多的小夜,還是先合掌禮,然後從背包拿出電光棒走了下去露宿者與“佑子”的空間。

在藍光的陪襯下,這兒的荒涼表露無違。
[會不會有記錄呢?]
雖然最真實的記錄已經隨警車的警笛聲遠去,但說不定還有什麼殘留品。

說起來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如此努力?可能是覺得自己多角度輸了給那女裝男吧?
所以,小夜這次很用心的搜。
「兩位~叫什麼呢忘了問,有沒有發現?」
她這樣問在內的德絲與映雪。


嘛近來的電光棒不多不少蠻亮的而且能轉色。作為粉絲這是必需品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盧蒼牙點了個頭,站在書記的辦公桌前,報告舊校聯眾人意外的收獲:「書記學姐好,咱們在舊學生會地下室發現了一個蓬頭垢面的男人,似乎就是他假冒七大不可思議,偷竊校內的物資跟金錢躲在那裡。他堅持那兒是屬於他跟佑子的地方,想請教妳是否知道名為佑子的學姊。」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存在過....什麼東西,或是某種殘留嗎?」德絲思索著,順著感覺尋找著。

同時,卻從身上拿出棉線和銅板,俐落的將它們綁再一起垂吊著————最為一個現成的靈擺。

延伸著自己的感覺,總感覺有那麼不尋常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先走了,『世界』已經到誤差的容許範圍,明天見……『Yellow the Hierophant』同學。」

戲界對著同班同學(見空?)道別,離開舊校舍回教室拿自己的背包準備放學。


取了綽號,我們就是朋友了(X
SIGNATURE:
阿爾法酒吧夜玥
舊校聯!青春校園物語:內原至(二之夕戲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0, 15:44)絕受兵器 提到︰ 「存在過....什麼東西,或是某種殘留嗎?」德絲思索著,順著感覺尋找著。

同時,卻從身上拿出棉線和銅板,俐落的將它們綁再一起垂吊著————最為一個現成的靈擺。

延伸著自己的感覺,總感覺有那麼不尋常
「喲,德絲醬在幹什麼啊,該不會是要找靈體什麼的吧,因為這種行為一般來說都很危險呢。」埃里克突然出現在德絲身後笑著說道。

「不過我怎麼可以讓一個弱女子做這種事呢,就讓我和你一起找找看靈體吧,我對於靈異事件其實也挺有興趣的。」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0, 14:36)天宮零介 提到︰ 「佑子大姐姐…失禮了。」
雖然真是非出自真心,但對事情涉足太多的小夜,還是先合掌禮,然後從背包拿出電光棒走了下去露宿者與“佑子”的空間。

在藍光的陪襯下,這兒的荒涼表露無違。
[會不會有記錄呢?]
雖然最真實的記錄已經隨警車的警笛聲遠去,但說不定還有什麼殘留品。

說起來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如此努力?可能是覺得自己多角度輸了給那女裝男吧?
所以,小夜這次很用心的搜。
「兩位~叫什麼呢忘了問,有沒有發現?」
她這樣問在內的德絲與映雪。


嘛近來的電光棒不多不少蠻亮的而且能轉色。作為粉絲這是必需品


德絲‧芙達曼特‧蒂芬妮倫......叫德絲.....就好」雖然沒有因為突如其來的問話驚嚇到,恐怕是有保持距離的緣故吧?

德絲搜索著,輕聲說著。

「有查覺到異常的....另一種的感覺,似乎有什麼殘留.....」不是很確定,也避免嚇到人,德絲意外體貼的修正了資訊。


(2019-09-10, 16:15)隨便就好了 提到︰ 「喲,德絲醬在幹什麼啊,該不會是要找靈體什麼的吧,因為這種行為一般來說都很危險呢。」埃里克突然出現在德絲身後笑著說道。

「不過我怎麼可以讓一個弱女子做這種事呢,就讓我和你一起找找看靈體吧,我對於靈異事件其實也挺有興趣的。」


「哈嗯!?」身後突然出現不太熟識的其他人的搭話,讓德絲發出極為微弱的驚叫聲,只差沒有跳了起來。

只見德絲一個轉身,在察覺身後的人是先前搭話的埃里克後,似乎還有一點驚魂未定的喘息著持續了幾秒後,呼吸心跳才逐漸平穩下來,德絲也輕撫著胸口狀似緩過來。

雖然沒有穿著兜帽,但依然是有著固有的習慣,羞怯地低下頭試圖掩蓋自己的面貌,但又為了禮節上的原因只好雙眼偶爾上吊不安的看著埃里克的臉。

兩手嗖的藏到身後輕微的彎了點腰故作平靜,卻似乎保持著玲百的搜尋動作。

「沒......沒有......」似乎有點刻意迴避被發現的風險,有些不安。

「.....可能還有什麼在這邊沒被發現的東西....吧....」
對於注視他人的臉(除了沙羅和森羅外)感到羞怯地別過眼,已經不是怕生可以解釋的領域了吧。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0, 16:32)絕受兵器 提到︰ 「哈嗯!?」身後突然出現不太熟識的其他人的搭話,讓德絲發出極為微弱的驚叫聲,只差沒有跳了起來。

只見德絲一個轉身,在察覺身後的人是先前搭話的埃里克後,似乎還有一點驚魂未定的喘息著持續了幾秒後,呼吸心跳才逐漸平穩下來,德絲也輕撫著胸口狀似緩過來。

雖然沒有穿著兜帽,但依然是有著固有的習慣,羞怯地低下頭試圖掩蓋自己的面貌,但又為了禮節上的原因只好雙眼偶爾上吊不安的看著埃里克的臉。

兩手嗖的藏到身後輕微的彎了點腰故作平靜,卻似乎保持著玲百的搜尋動作。

「沒......沒有......」似乎有點刻意迴避被發現的風險,有些不安。

「.....可能還有什麼在這邊沒被發現的東西....吧....」
對於注視他人的臉(除了沙羅和森羅外)感到羞怯地別過眼,已經不是怕生可以解釋的領域了吧。
「可是,如果不是想找靈體之類的異常事物,那你藏在身後,手上的那個東東是用來幹嘛的。」見到德絲竟然想騙自己,埃里克便沒好氣的提醒了一下眼前的女生她的騙人技巧有多不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0, 16:55)隨便就好了 提到︰ 「可是,如果不是想找靈體之類的異常事物,那你藏在身後,手上的那個東東是用來幹嘛的。」見到德絲竟然想騙自己,埃里克便沒好氣的提醒了一下眼前的女生她的騙人技巧有多不行。

「也不是找靈體會用....」德絲楞著,拿出身上的簡易靈擺說著。

「靈擺的用途不只是找那樣的東西,只要有搜索的必要,那怕是找地脈、地下水還是埋藏的東西都會用到....不過這受限靈擺的效果和個人感覺而定.....」

德絲有些緊張,不過緊張地點似乎不是騙人技巧不行,而是對方似乎誤會了什麼。

畢竟她都還沒確定是什麼東西,斷言是靈體有點不太好。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小羅?」沙羅有點漫不經心的拿著手機繞了一圈,接著順著德絲的聲音回到妹妹身旁,見妹妹身邊不知不覺多了幾個人稍微挑起眉。

「還好嗎?沒『感覺』或『看到』什麼吧?這裡的味道都快比那些東西都還噁心了………」但沙羅馬上把人給撇一邊,先擔心起自己妹妹的狀況。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