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心得】 【Risus+房規】 魔法少女.魔影籠佈死都,倫敦 心得
只看該作者
#1
這次一如以往,為了交代劇中後續而有所耽擱心得等詳細,還請海涵。

魔法少女第二團,以英國霧都為背景的一次以GM腦部休息與寵愛玩家為目的的娛樂團也終於在一年又半載的時間中來到尾聲,離別是惋惜,卻也令人期待下一團的人們會有何種表現。

也在此,重新感謝持續關注與參與跑團的所有玩家。

願這份愛,能在戲裡戲外萌芽。

願這份愛,能在往後更進一步。

十分感謝諸位的參與,小女子在此下台一鞠躬......


劇情上由於是gm腦部休閒團兼玩家寵愛團,因此劇情上只能說勉強勉強,如果能替PC的角色的人生多些正面的影響就好了。

目前的心得也大多數是以角色為主。


芙爾媞莉:

算是個人開放最大的角色,因為除了本身非常有梗外還能使角色特性調整到剛剛好、甚至讓GM能在應對上還有演出上最大效果的把握能力而不破壞到世界觀(遊走在灰色地帶),一方面是這次的劇本的通融度高也是如此,可以說是開場到最後都是活著的角色。

基本上整場都是隊友的強力後盾,多次凱瑞全場直接扭轉要全體玩家防禦或是會死人的狀況(角色設定上的強度還真的可以做到),後期更是攻防一體就不用說,不過有點被其他人疏忽到了,GM的劇情表現在中期也有出現這個狀況,因此在後期不斷嘗試修正。


潔斯琪:

中規中矩但是行動上各種善於搞笑突破的角色,前期各種添亂帶出劇情背景的一些不重要但屬於詳細的小細節,中期的爆衣拳也屬正常範圍(實際上做得到的程度),而中後期在地底下甚至後期的戰鬥,那怕到結尾,都有種終於投入扮演的,真正活動的角色的感覺。

而背景自然也可以在後期多出些許背景的支援,實際上要不是潔斯琪的背景,要在取得物資裝備是很難的事情。


庫亞羅亞:

一度不好處理劇情演出,有時候不好掌握角色的動向,因此要設計出出乎意外的場景或是應對(不過都在演算能承擔範圍,甚至會想要弄得更好)也是劇情上多次接觸到各種生死交關和關鍵談判人的角色。

在地底下的戰鬥不但精彩,也有符合和發揮角色的天賦,不過很可惜在中間森林考試的時候人有在場就好了(第二更能發揮特性的場地)

而在地底下的表現也符合期待,直接衝撞祈光是最佳解,基本上和該玩家的契合度也不低,甚至在某方面有共鳴的情況發生。


薇薇安:

一度刺激到GM文采和相關知識的角色和玩家,實際上,早期對於劇情安排和設定有很多為了薇薇安設置的特殊劇情解法,以及為了她設計的完整的降靈系統,當時已經列出了完整的靈魂名單給予的外掛加成(因為薇薇安的角色屬性明顯不利戰鬥,都得靠靈界的朋友幫忙)

而預言等特性也有助GM利用和展開,但是中間就毫無預警的中離,以及後頭有出沒卻不再回應與聞問這點......


塔莉愛爾:

共鳴度高的角色與PC之一,在PL的方針下出現的背景和資料完整的可以做出變化和延伸,也是在芙爾媞莉後另一個可以做出大量延展的協力者之一,也是這次劇本中角色演出生命力最高的一個。

也是資訊取得、分析和討論最多的PC與PL,知道的資料量和世界觀其實很龐大,也在扮演上對應相當熟練。

不過中後期有精神不穩定的狀況,再加上後期的爆破下一度崩潰邊緣也是給人一種危險感,但在最後是所幸在這條灰暗的真實結局中少數得到救贖,以及堅持到最後最後的幸福角色,得到全面的成長以及心靈的自由,剩下的就交給時間沖淡吧。

雖然無意間玩家猜到了部分的真相,不過事情比想像中的更意外,而且更為扭曲.....


至於在這一年期間,為了劇情的演出、氣氛引導等,不論是戲內GM扮演的主要角色NPC,還是在戲外討論玩鬧,實際上GM一直分裂成多個身分處理。

戲內GM外還得擔當劇中人的多個重要角色,在演角色的思考模式與動態(配合動作),柳生影、亞絲娜、祈光、希茲卡、歐若拉這幾個較為重要的角色在中後期更是不斷來會切換和扮演,一人四到五角這樣長期演了一年以上。

戲外的共同玩家陣線(非GM)以及提供資訊的GM角色,換句話說,在戲外除了提供資訊,本身是屬於與玩家一同遊玩的「多出來的PL
」,畢竟不是很喜歡真正的因為身分和玩家有隔閡感,我也是想一起玩還有享受劇情的,當然也為了本身劇情的伏筆和引導,也在戲外分裂演出長達一年以上。


不過只要玩家能滿意,以後有個能拿出去吹噓一輩子的跑團紀錄與體驗的話,就可以了。

能夠增加這種體驗,才是最重要的。

非常謝謝你們的付出,小女子無以回饋.....




那麼,新番預告!




新番組!

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A!


夜中時分、鬼將先行、左右搖擺、腳踏七星!

四鬼扛轎、陰氣逼人、將軍出巡、擋者天誅!

「天地玄黃,萬氣本宗。」

朗朗詩號,竄身樹林之中!

「判罪陰陽,神鬼皆通!」

「將軍出巡,擋者天誅!」

樹叢飛身而出的,是一名渾身澄黃衣裝、手持卷宗之人,面帶猴譜、抓耳撓腮。

「將軍聖諭,生靈接旨!」

見此奇形怪狀之陣仗,鬼氣逼人,一名華服少女急忙後退,卻直撞上一棵榕樹,陰陰榕鬚,宛如絞繩!

「你....你們是什麼東西!」

卻在當下迅速拉開卷宗,朗朗上口。

「奉天承運,將軍詔曰。」

「今據娑婆世界,中四川,知縣袁平,自持私刑,殺百姓數千、滅不忘村、奪家產千萬,瀆將軍聖威,宣刑。」

「咒封肉軀、萬刀刮肉,直至斷氣、刑不可停!」

「荒謬!裝神弄鬼!」

正當少女被眼前的陣仗與穿越時代的降罪詔書一驚,破口大罵之際隨即抽身而退之際————

手足,毫無反應。

咒文金縛,竟然從榕樹根上綁上少女手腳!

「啊!?」

「行刑者————聖名」猴譜之人宣詔到一半,忽然飛身往旁一閃。

同時,鐵面鬼卒放下的大轎前頭左右開路的黑白鬼將忽然恭敬作揖,猛然往兩旁滑開!


「半生戎馬。」
「無敵將軍。」


「咸使聞知!」

猴譜之人空中翻旋中宣判當下!

大轎入口,忽起一陣陰風!

「颼———!」

布幔衝擊飛揚之聲,忽見一物箭步飛出!

左踏右晃、踏足陰陽。

「咻啪!」

頂上翎毛、囂狂甩搖。

身著將衣、殊異裝扮。

頭一抬—————

非人非鬼、陰陽詭面、各據黑白。

太陰少陽、鼻樑人中、畫置一符。

勒令!罰惡奪命!

詭異臉譜形象驟然模糊,竟是頭一甩的直接踏出腳步,宛如京劇步伐擺盪、舞足、晃手、架姿,怪誕非常。

「哈.....啊......」正當少女氣塞當下———

甩動頭上翎毛的「將軍」.....

猛然朝少女猛衝!

「啊————————!」

接連不斷,破空哀聲。

「噗!」
「擦!」
「啾!」

數十陣刀刃剖肉、刮骨、卸軀之身不斷,血液飛濺聲響連環!

慘嚎聲中,不斷求饒話語是真,卻未聞行刑者應聲,直至———哀聲不再!

「碰!」

少女茫然的雙眼瞪視著星空。

倒落在地上的軀體......

在頸部以下,只剩白骨。

遍地冥紙、罪狀掛胸!

「刑已發!」

「聖駕回程—————!」

鬼氣再起、布幔飛舞.....

一手順起頂上沾染鮮血而沉重下垂的翎毛,詭異披甲人影旋轉身體一瞬,飄然飛入敞開布幔的大轎之中,宛若神佛、不可一世!

鐵面鬼卒四人扛起沉重的大轎,卻輕如棉絮一般,足部莊重卻意外輕盈,一跳一踏之下,將軍聖駕,再次啟程,黑白鬼將,再行開道。

忽聞,前方猴譜人在出聲!

「將軍出巡,閒人迴避!」
「凶近三步、罪人跪伏!」
「進退無路、下跪哭訴!」



聲望留言:
伊布MING 聲望+1 齁,終於結束了ˊ3ˋ
夜玥 聲望+1 我終於可以寫心得惹
流星之中 聲望+1 完團灑花咪咕!
潘二喜 聲望+1 終於下班惹(鼓掌
卡普耶卡 聲望+1 寫完發現忘記灑花w恭喜完結//✿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後日談》
接續,庫亞羅雅——

坐在鄰窗的木製桌椅的座位上,庫亞羅雅百般無聊的划著手機。

在那天的宣告之後,就像是理所當然的,庫亞羅雅脫離了魔法少女的生活回到了普通人的日常。

不會有每一屆都換老師的資源班,也不會有每次出校外活動一定會出意外的問題老師。

像是個正常的國中生一樣和同學打招呼,像是個國中生一樣和同學討論著最近的話題,像是個國中生一樣嚮往著成為魔法少女。

「嗯。」

無意義的笑聲,結果原本應該交出去的信直到最後也沒有交出去,一直收在存放著珍貴回憶的櫃子底層。

「奇蹟……能這麼說嗎?」

看著手機上的內容,是收到亞絲娜生還的訊息。

嘴角難得一見的微微上揚,自從入新學校後,庫亞羅雅就盡量將自己塑造成不太說話的乖乖女。

「如果是她的話,也沒那麼奇怪。」

腦中浮現出分道揚鑣時的情景,那是「庫亞羅雅」做的最後一件事,為了無聊的自我滿足,也為了下定決心。

「無所謂,反正我已經不是魔法少女了,究竟是不是奇蹟跟我也沒關係。」

收起手機,庫亞羅雅起身離開座位,和周圍的朋友聊起了新的話題。

至於信,已經不打算送出去了。
Fin  


《團後心得》

時隔了一年,從入團到完團總計花費了十分長久的時間,而我也不打算再打些無聊的祝賀或是恭喜來表示自己的祝福。
這次,我會著重在我在團中感覺感受到的內容直白的寫在我的心得。其中一定有些地方不盡人意,但是即使如此我還是對能參與這次的跑團感到高興,希望不要因為我下面的內容而產生誤會。
我已經做好被檢舉然後被管管禁言的心理準備了。
整整一年的團,不是每個人都能順利的跑完,不論有沒有從頭跑到結束,在此向本團的GM和其他團員致上最高的感謝。

《關於劇本:》

老實講,我個人而言並不喜歡這次的劇情。
我可以肯定絕受的想法和努力,但我必須承認我並不喜歡劇本內大多數的安排。
在我個人的感受中,就像是GM想要拍出一部充滿起承轉合的超強大作,但是從頭到尾成本都嚴重不足的感覺。

主要明顯的幾個缺點:

1.長到爆炸的遊戲時數

我不相信其他團員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疲憊跟煩躁的感覺,一個遊戲或多或少會出現無聊跟煩躁感是可以理解跟接受的。
但是,絕受你的劇本長度會非常嚴重的讓這項缺點凸顯出來。
我必須說,在第一次服完兵役的那段期間,我是曾經認真想過要提出退團的要求。
這也不是你第一次帶團出現脫隊者了,我想你應該也有察覺出這點。
有鑑於你的劇本長度,我會建議可以試著做分割,分成兩團我想會對玩家跟gm都有幫助。

2.玩家在團中幾乎沒有什麼能夠做的事

或許有人會反駁,但我在跑團中感受到,並不是什麼魔法少女用著魔法拯救世界的愉悅感。
而是每次發生狗屎爛事的時候,我只能看著團中的角色什麼都做不到任由事情發展,最後再強打精神的繼續補救。
庫亞羅雅曾經對塔莉說過:
引用︰「什麼都做不到,什麼都無法改變什麼的......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唯有真正重要的選擇要自己決定。」

摘自https://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182&pid=60103#pid60103
媽蛋,在遊戲裡面還要自我安慰簡直是有自虐傾向,當然是要能夠做到什麼才會去做才是正確的吧!
如果能夠做到,能夠讓事情變好,我瘋了才會在這邊自找麻煩,早就招呼大家一起往敵人幹下去了。

3.極為嚴重的模仿跟捏她

這個項目有待商權,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討厭捏她或者對優秀作品的模仿,甚至有的人會因為看到熟悉的東西而感到高興。
很遺憾的,我不屬於這一類人,充滿既視感的場景跟劇情讓我的尷尬症瘋狂發作。
魔豬有股fgo泳裝活動的既視感。
學院考試有股殺老師的既視感。
魔霧事件又有股跟fgo第四章很像的既視感。
最終戰的boss我怎麼看都像是fgo終章的劇情,拜託我閉著眼睛都能猜到老師接下來有九成九死定了好ㄇ。
更不用提偶而穿插在內文的小貝啦師匠啦所羅門啦......我想玩的並不是把各種有趣精彩的劇情拼湊出來的低成本超長史詩級劇本。
我更想玩的是全心全意,內容或許不多,沒那麼精采,但是至少是充滿著個人風格的劇本,不論長短。

個人最喜歡的橋段:(一個團長到能跑一年,那就不可能只有缺點,也會有能夠用玩家感受愉悅跟舒服的地方。)
地下水道篇,庫亞羅雅的成長幾乎都在那裏,老實說我覺得祈光才有打最終boss的快感。
把魔力幾乎用盡的緊迫感超爽,至少沒有像打小小影那樣根本劇情殺的絕望感。

《關於主要NPC:》

幾乎沒有什麼要挑剔的地方,至少我應該沒辦法做的比絕受更好,在多人角色的神韻和神情的描寫上一直是我的弱項,而擅長寫打戲的GM我認為在這方面處理的挺優秀的。
硬要說的話我不太喜歡的也只有用了超多捏她的老師的部分,其他我都覺得挺不賴的。
(PS:老師給我的印象超級詭異,腦袋中只有刀劍神域亞絲娜跟驚爆危機的泰絲塔羅莎融合版,更不用說之後還加上了符文師匠跟所羅門的形象,讓我根本沒辦法認真地喜歡上這個角色。)

《關於其他玩家的角色們…:》

想了想,還是用最主觀的方式,我對其他角色的關注度來按照順序寫好了。

夜玥—庫亞羅雅:

其實我一開始根本沒有想要很認真的想要塑造這個角色,我的最開始的想法就只有「病弱+中二+搗蛋鬼=萌」這幾個詞構成了庫亞羅雅這個角色的核心。
而在我心中的庫亞羅雅真正誕生的時刻,是在我第一階段當完兵回來,心中開始有著退團想法時候的事。
那時候其實對我來說是挺孤躁的,角色跟玩家都不太清楚接下來該做什麼,主線模糊不清,跟重要角色—亞絲娜也關係不合。
那個時候我還在想惡墮線有望,接下來就走黑暗路線的結局。
結果庫亞羅雅的角色卻突然鮮明了起來打碎了這個計畫,契機是,當老師失控時,塔莉卻呆愣在原地什麼都不做的看著。
我從沒想過病弱的設定竟然可以衍伸出這麼多鬼東西,也就是從這時候開始,我重新替庫亞羅雅這個角色的背景做近一步描寫,才算是真正參與到本團的劇本裡。

庫亞羅雅在團中曾做出許多莫名其妙的舉動,而我當時並沒有替庫亞羅雅的行為做出任何解釋,只說了這和她的「夢想」有關。
她夢想,在這個世界做出能夠被人記住的事。她許願,是希望自己的人生並非是毫無意義的。
那只不過都是折衷之後的願望罷了,庫亞羅雅從一開始的願望就只有一個。
『希望自己能夠繼續活下去。』管他其他人怎麼樣,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就夠了。
所以,當成為了魔法少女,夢想希望能被人記住的這個願望被實現了之後,庫亞羅雅就決定好了。
不再扮演「庫亞羅雅」不再成為「創造奇蹟的魔法少女」而是「等待著被人拯救的普通人」。

卡普耶卡—塔莉愛爾:

應該是本次跑團中庫亞羅雅最好的朋友,兩個人會湊在一起絕對是七大不可思議等級的事。
卡普曾經說庫亞跟塔莉就像是在照鏡子一樣,但我反而覺得庫亞跟影才是在照鏡子。
很有意思的是,塔莉曾說了自己很嚮往庫亞羅雅,卻不知道庫亞也嚮往著塔莉愛爾。
塔莉愛爾不可能知道,她被老師給拯救這件事,對庫亞羅雅是多大的救贖。
庫亞羅雅做不到的事,塔莉愛爾卻可以完成。
庫亞羅雅沒有那種魔法,但是塔莉愛爾擁有著可以拯救他人的魔法。
「庫亞羅雅」辦不到的理想中的英雄,塔莉愛爾在被老師拯救之後踏上了那樣的道路。
羨慕到幾乎要變成忌妒,所以庫亞羅雅在塔莉什麼都不做的時候才會感到憤怒。
庫亞羅雅一直都深信,只要塔莉愛爾踏出了那一步,那就一定可以抵達「願望」的終點。

庫亞羅雅:「所以只要我先踏出第一步,就算會讓塔莉生氣,塔莉生著氣也會跟上來,這樣的話就沒問題了。」

潘二喜—潔絲琪:

乍看之下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笨蛋,但是實際上是個謀而後動的頭腦派?(想多了,潔斯琪就只是個單純的變態而已)
雖然常常做出看似未經大腦的舉動和發言,但是卻可以看得出實際上是有在思考後才做出的舉動。
和也是行動派的庫亞羅雅相比,潔斯琪的舉止更加成熟在思想上也更加穩重,果然傭兵跟普通人還是有差。
就我個人而言,這種不擅長隱藏內心想法的角色是挺喜歡的。

庫亞羅雅:「一直以來都令人放心,不必因為害怕被討厭而顧忌什麼,只是變態這點估計這輩子都改不了了。」

雪紀—芙爾緹莉:

老實說在跑團時基本上都搞不太清楚芙爾提莉這個角色心中到底在想什麼,就好像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在意一樣。
雖然在戰鬥的時候非常可靠,但在平常推劇情的時候就會像是個沒有感情的機器人一樣做些自己的事。
印象最深刻的只有無限大招的大招轟炸,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任何交流。

庫亞羅雅:「有時候,真的無法理解芙爾緹莉到底在想什麼。」

艾芙—薇薇安:

在中途無預警退團這點有點不好,但在扮演上是個很稱職的劇情推手和寡言占卜師。

柳生影—亞絲娜.泰絲塔羅莎:

庫亞羅雅不喜歡老師,但是更討厭柳生影。
和柳生影的討厭是同類相斥,和亞絲娜的討厭是個性的不合。
在庫亞的心中,亞絲娜.泰絲塔羅莎這個人已經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死了,就算擁有了相同的記憶和感情,庫亞羅雅也不會承認「柳生影」是自己的老師。
自己的老師是亞絲娜.泰絲塔羅莎,而不是國際通緝犯柳生影。
所以,那封信是不可能再交出去了。

庫亞羅雅:「因為是她,所以能夠明白。是最自私最惡劣的那種,連自己都可以欺騙的人。」


《總結》

想寫的都寫得差不多,花了這麼長時間總算也讓角色做了一個收尾,感謝的話我也不再多說,最後依然照慣例用簡潔的一句話當作本團完團的結語。
結語:庫亞羅雅從不搞事,慫恿別人怎麼能說是搞事呢?
SIGNATURE:
阿爾法酒吧夜玥
舊校聯!青春校園物語:內原至(二之夕戲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後日談──

先附上關於【塔莉愛爾·約拿·羅伯特】這人最初的隨筆,也是我在接近結尾時寫出的她的【最初】,以及並不確定,但我如此希望的未來。



自事件塵埃落定後,塔莉愛爾這人在不知不覺中自學校內消失了,比起還有和團長表明退學的庫亞羅亞,她連行李乾脆拋棄在宿舍內就當場失蹤。

直到她的父親來到學校幫忙收拾行李並轉達,才知道她回家了一趟拿走護照與必要文件後,留下一張『我去散心』的紙條就不見蹤影。


過了不知多久......同學們與在事件中認識的人們都收到一封沒有署名的信件,裡面是一名穿著藏族服飾、在沙丘上起舞的,並笑得開懷的少女。



【團後心得】

跑了一年四個多月團終於完結了......人生中第一次跑長團(雖然團務是寫中等),但整團吐槽吐太多反而結團後不知道說什麼好。

………那就感謝這團的GM─絕受兵器與團員夜玥、雪紀、潘二喜、艾芙幾人這段時間的陪伴。

如果沒有你們,就沒有這精采的團。(鞠躬


【關於劇本】

夜玥已經吐光了缺點我也懶得說(喂

主要也是本人對劇本要求不高與習慣去「契合」劇本,比起這些更注重GM敘述細節與解釋能力。

................只是沒想這團成為目前我和角色契合度最高,也是自爆次數最高的團(汗)。前前後後因為事件大崩潰了五次有,也和塔莉吵了好幾次的假和彼此經歷與觀念爭執,真夠累了(抹臉)。


【關於NPC】

每個NPC個性都非常鮮明,連玩家自設的NPC也描寫相對完善.......只是有一大半的角色梗真的完全看不懂(望天)

大場面戰鬥與個人對戰描寫......也不太懂,但真的很強就是了(武戲苦手表示)

亞絲娜.泰絲塔羅莎:
雖然結尾揭開了真實身份,但以角色觀點來看還是分開說比較好。

總而言之……就是一個直接拿炸彈炸掉房門後把塔莉愛爾拖出去的存在,將塔莉愛爾逼近死亡的心靈拯救回來,同時也讓她傲嬌頻繁發作到PC自己都想踹人的地步(望天)


另外,前期一個瞎猜還真讓我猜中她怎麼隱藏身份的(汗


柳生影:
除了嘴欠外各方面都和塔莉愛爾超合拍的,但也讓人感到非常莫名其妙,明明毫無關係、明明只是偽裝,卻對學生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只因為這些人值得?

無論PC還是PL都無法理解的,但也都感到喜歡的存在。

……或者說會很想跟她一起去搞事。


柳生祈光:
不知是PL設定導致的反感,還是文中祈光表現出來的姿態過度強硬,真的從頭到尾都無法喜歡這名角色,甚至討厭透頂了!!

尤其是地下那段將學生作為誘餌引誘亞絲娜出現的那段,在嚇掉PC和PL的膽子時,也把好感度徹底破壞殆盡。

哪怕結尾揭示這角色的苦衷也改變不了!!!


希茲卡·克里斯沃:
運氣好到天際的魯蛇(#
被自己學生給嚴重鄙視的……反正不管怎樣死不了。


蓋提雅:
全場被塔莉當成影的偽貨,同時評價也很低。

更多的是,覺得蓋提雅……若自己沒有遇見亞絲娜,在遙遠的未來沒有死去,那或許——自己變成成為類似於她的模樣。這種想法在夢境中曾狠狠給了塔莉一記重擊。

但到了結局,剩下的感想就只有『可悲、可憐的孩子』。



【關於團員角色】

庫亞羅亞:
一開始的印象是病弱少女,中二且橫衝直撞到經常讓塔莉愛爾氣到不行,然後幫忙補足計劃或收尾。(場外也大罵很多次wwwwwwwwww)

我完全不知道一隻喜鵲和一隻貓怎麼變成好朋友……一開始只是表現只是一起蓋人布袋的好同學,越往後面越察覺這兩個人友誼深厚到難以理解。

直到結尾看到庫亞羅亞的願望才終於能理解。(因為塔莉這傢伙一聽到相關問題就顧左右而言他,或乾脆裝死)

都羨慕著彼此,都相信對方比自己更多一點。

如果、亞絲娜不曾出現在塔莉愛爾生命中,那成為她的救贖者必然會是庫亞羅亞。


——但是從頭到尾都沒討論過到底怎麼變成這樣啊喂?!


芙爾媞莉:
整團最冷靜最能放心把背後交給她的角色,全程用火力壓制一切的存在,虧芙爾的福大部分戰鬥都不怎麼需要防禦……

但也是個冷面笑匠,發言和行動常常讓角色忍不住大吐槽(PC則是場外大爆笑)。

在描述上伏筆也多到一時間發現不了(甘拜下風)

至於PC方面完全能跟絕受拼誰的梗最多,多到每一次攻擊都能演成大絕招………


潔斯琪:
百合色胚。

一開始就是覺得自己同學很欠揍,超級會破壞自己計劃兼說些莫名奇妙的話,中間真的忍不住差點和自己同學PVP去。

但在地下的那段對話間,讓PC方面對潔絲琪這角色開始改觀——開始覺得這角色有了自己生命,而不是單純的演戲。

只是那個爆衣拳你真的來亂的吧!!!!!(咆哮


薇薇安:
一開始給人可愛呆呆的感覺,但是一開口就發覺吐槽超級犀利的,但整體而言至……跟旁邊幾個老在搞事的傢伙們相比真的很正常好多啊啊啊啊(掩面

設定上的降靈與預言也非常特別,可惜中途中退了沒能表現出更特別的場面。

塔莉愛爾:
……場外說的太多反而這裡很難統合。

總之原本設定是在第一團結尾時和絕受討論出的天賦,加上某種懶惰(?)下把自己個性刪刪改改而形成的,連特徵都是覺得「這樣有點少」而加進去。

一開始呈現吃貨、嘲諷、好惡作劇的吐槽役,誰知道團文第二天就被亞絲娜一個爆破給撬開口子。

一年下來從一個因為天賦導致厭世、喜好惡作劇的少女,變成了被救贖並成功掙脫自我枷鎖的『活生生』—— 一個會跟我吵架、爭辯、鬧彆扭、對著我吶喊咆哮甚至崩潰哭泣的……真實的人。


在這一年多我與塔莉一同經歷情緒起伏,數次將自己打碎重組又站起,然後現在……輪到我放手了。


總結:(晚點再來上色)
人生第一次跑到這種場內場外都在扮演討論的團,論壇和私聊的扮演討論量都快要持平了……也不意外得到超越其他人的情報量。

雖然整理出來的情報總匯沒人給我看你們這些傢伙(# ゚Д゚)


……算了,反正可能之後想到會回來補充一下東西。



那就。

再次謝謝你們。

特別是絕受,如果不是妳帶來這個團,我也不會遇到塔莉愛爾、與她一同經歷這段旅程。

作為一名PC與角色的母親,真的非常感謝妳(鞠躬)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青梅竹馬一定會輸給天降系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後日談---
邊境,一名少女咬著肉乾,身旁槍砲直指敵方陣地。
將最後一口肉乾吞下肚,少女打算回家後要煮一些好吃的慰勞自己。
右手握拳朝天,一道赤雷逆飛,穿破戰場上層疊的陰雲。

「盡心扣動板機、盡力刺穿敵人,用完所有力量之前不準倒下!!」

「小的們!讓他們見識魔王直傳的戰法!!!」



「紅塵極樂天魔群舞!!!!!」


邊境的晴空之下,戰士們發出怒吼。

少女率先衝鋒,宛如記憶中的那個身影。

這裡是不做筆記同時渾身怠惰的潘喜,以下是萬惡的心得。

※心得內容可能有雷,請看過團文再來※

(゚Д゚)σ━OOOOOOOOOOOOOO━●分隔光殺砲!!

關於劇本:

這次是我第一次參予絕受主辦的魔法少女團,我當初十分害怕會出現頭腦戰的場景,實際進行後才發現這次的劇本其實在不思考的情況下也能很開心,而想要動腦的人也可以盡情發揮思考能力,不過跑團時間真的有點長,偶爾還要翻前文找線索,著實有些累人。

可以總結為幾個字:去看夜玥的(棒讀)

【關於npc】

亞絲娜。泰斯塔羅莎/柳生 影
「世界太過醜陋,所以我將成為最醜惡的人,支撐世界。」
大部分的吐槽我都放在團文裡,這裡大概做個總結。
一個徹頭徹尾的悲劇主義者、一個自以為是的臭小鬼、一個不分敵我的傻廚師、一個有自殘癖好的老師。
恩,大概還是個不完全的好人。

柳生祈光
「法無二律,說吧,妳要入獄還是去死。」
怎麼說呢......有點模板化的感覺,看起來像是「阿,冷面法官應該會這麼做」
不過結尾那邊倒是讓我微微驚訝,具體理由我也說不出,所以請跳過......

希茲卡
「我才不是笨蛋!我是你們的校ㄓ...咳喝!(吐血)」
藍色的笨蛋,有心無力的笨蛋,本以為是本命的笨蛋,意外能幫忙的笨蛋。
總結,是個笨蛋。

其他人(恩?)
魔豬:經驗包,可憐
飛龍:唯一一個差點拿下一血的新手怪,結果被劇情殺,可憐。
某個海上救出來的蘿莉:因為即視感太強始終沒辦法記住她的名字,聽說和救命恩人成為朋友了。
某個蘿莉的親人:結果遇上魔王法官惹,可憐。
吃了我女兒咖哩的那群傭兵:咖哩成為最後一頓飯,可憐。
記者:他們人生的高峰大概是泳裝天使的報導
某英靈:就像我倉庫裡的卡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同學們:在最終決戰消失,就像是畢業後的好友一樣,大概只會在求救時出現吧。
女武神隊:( ˊ ˇˋ )安定的軟綿綿,不過腦子有洞。

【關於團員角色】

因為我要去睡了,所以明天再說 custom_ulala
想要看嗎?!















你幫我寫阿!!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愛娜有來庫亞家玩喔。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阿法高中的辣個新生──二宮 伊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在無數個戰場的最前線,
身纏雷光的機甲締造的奇蹟時不時的傳入坊間耳中。

那本是不可能成為重要戰力的魔裝系能力,在魔法少女的奇蹟之下獲得了最大的補足。
                                         奇蹟
合金裝備芙爾緹莉遵照自己的情報出現在各重要區域進行輔助、掃蕩,不以一介傭兵而以魔法少女的形式出現。

時隔數年,雖然曾經出現魔豬的海岸已被觀測避免再度發生一樣的危機,但是這一次魔豬來襲當觀測所的警戒軍隊到達現場時,
並沒有看到傳說中的泳裝天使,而看到了轟天的雷光將魔豬殲滅的場景。

在破空的水花中機甲散熱的蒸發雜音不絕於耳,在散去的煙霧中看見的是身纏雷光的機甲回頭看著軍隊的,閃爍著綠色雙眼的背影。




恭喜完團,應該這麼說嗎?

說團後心得的話我其實就不怎麼擅長,畢竟你瞧要真摯的說出心得那多少都有喜歡跟不喜歡的部分,
講喜歡的部分姑且不談,講不喜歡的部分還挺尷尬的是不?

如果要講自己的人物的話那還可以。
就說說看這個人ˋ物的初始吧.....
嗯,終究是無。

我後來想了一下我這種做法世界上很多人都是這麼做的,
那就是連載作品。
連載作品多的是初期設定只設定大概,中後期劇情轉變各種突如其來各種堆疊各種補足....

實際上芙爾緹莉的能力"原本"我預設是只能作出武裝類的。
但隨著劇情推進芙爾緹莉的能力使用上隨演出變寬的時候,
我也覺得這個能力其實不用局限於製作武裝,可以更廣泛的成為一種創造系,
雖然聽起來很爛強不過說到底在系統上也只是個3d6,雖然我得到了更靈活的扮演彈性,
但即使今天我沒有這個能力想必我還是能以最大火力進行這團吧。

芙爾緹莉一開始或許曾經構想過成為一種"其實都是這個世界不懂我啦 我們家哪有那麼爛"之類的中二病,
不過隨開場劇情推演這個狀況就去掉了。
芙爾緹莉一開始或許曾經構想過成為一種"我好努力才能勉強跟著你們,可惡我一定要更強"之類的中二病,
不過隨開場劇情推演這個狀況就去掉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非戰鬥時沒事就在玩自己的能力,沒事就在刷補給,沒事就在四處埋以後能用的機構,
沒事就在騎賽格威但是你又不知道他到底心裡在盤算甚麼的人。

這個人物有很明顯的空洞性,我不確定是不是背景沒有實際寫上這個家族還有幾個活人又是怎麼組成,
又或許只是不需要,所以整個劇本其實很像這個家系早就死光了只剩下芙爾緹莉這個人。

但最可怕的不是"喔你家的人居然都死光了"
而是"你家的人居然都死光了"是在某種時刻下能夠直接安上這個人物的背景設定之。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覺得奇怪,難道背景不是開場就寫好以後就不能亂動的東西嗎?
"安上去"是怎麼一回事?

那是因為,這個人物的誕生不是由我,
而是由現在正在看這篇文章的其他團員以及GM共同創造的。

這個人物如果會變成這樣這樣,那一定是因為團務的推展是那樣那樣。
這個人物如果不會變成這樣這樣,那也一定是因為團務的推展不是那樣那樣。

我自己並不是沒有寫過一個完整的人物表去進行團務,
但是我發現一個空白的人物,隨著劇情演出扮演演出即時性的補上自己身上的空缺,
成為一個完整的人物時,那個完整度比我自己先寫好還來的完整。

這並不意味著我的人物變成一個一下子是死全家一下子又大家都活得好好的詭異人物,
而是說如果劇情中有個契機讓芙爾緹莉當下必須由自己的扮演去解說這個家族狀況,
在那一瞬間他決定怎麼解說,就決定了那個家族的現況,從那個時間點開始這個設定就鎖死了。
(除非GM開了GM力世界修正或是甚麼NPC超級神通廣大騙過了角色)

芙爾緹莉是空洞的嗎?是的
但是如果有那個契機,這個角色只會越來越充實,最終將能真正的完成一個人物應當經歷的旅程。

不過這邊要解釋一下,不清楚芙爾緹莉到底在想甚麼並不是空洞的體現,
很大幅度是我原本就預設保留這個人物的神祕性,神秘性自然不會出現在時常告訴別人自己想做甚麼也不會出現在解說役身上。


或許這個時候我真正應該說的是

"謝謝有這麼一個團讓芙爾緹莉能好好的活著,發現、挖掘自己的能力。"

雖然或許這個名字以後有可能出現在其他地方,
但沒有意外的話,那個身著盔甲在前線守護世界的存在,就可能只會出現在這種世界觀裡面了。
這種人人(PC)都能抱持夢想往前走的世界。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給心得聲望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