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a
只看該作者
.
  「嗨,好久不見... ...啊不對,昨天才見過面厚。」治兒似乎過得不錯,白卉不禁為她感到慶幸,看起來外面的勢力還不足以威脅到她們的生活。「最近過得如何啊,治兒?」白卉冰涼的手輕撫治兒的頭,剛才還是悶熱的空氣在短時間內降到了可說是涼爽的溫度。不過為了不妨礙孔雀,這個效應的範圍並沒有到達她工作的地方。
  「孔雀總是很忙碌呢。你們都有好好休息嗎?」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04, 20:11)絕受兵器 提到︰
〈諸葛的場合〉

稍微比那天的屍身橫野的慘狀好了一點,至少是能動的人。
四處整理資料或送著文件的人倒是不少。

意外的是,似乎東廠並沒有對於殿下相關的事件有多餘的關心,正確的說。
知道皇帝陛下好好的回來後,這些人似乎反而壓力降低了?

「啊靠北,我就說這個已經被我一箭射死在關外了啦,誰叫他那時候不聽勸硬要往關外衝.....」學姊燕六影反而是被一群人團團包圍,變得像是在逼供似的場景意外的眼熟。

「這個?不是我,是人類方的武警開槍的,那時就說不用動武的誰知道只是個盤子就.....」

那麼,得做些什麼呢?
「恩……那個,我有點資料想要查,有誰可以來幫我一下嗎?」溟走到那一群“逼供”學姐,好像很閒的人附近,舉起羽扇,大聲的問道。

「最近發現一些有趣的事情,或者說麻煩的事情,需要找一點資料。」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睡得很好喔,學姊才是要記得睡覺,煮飯每天都可以做的嘛。」映紅一隻手摸摸離經的頭,另一隻手抽起衛生紙,高速撿取她嘴邊跟衣襟上掉落的芝麻,輕鬆告知昨夜睡前的經過,包括西廠二當家造訪,還有客人很喜歡果凍之事,總結道:「反正要論怪人,我們這邊也不落人後就是了,我也只能多加小心,再去問溟她們的調查結果了。」

場外:
我完全沒有頭緒(幹),決定等妳們那邊調查出來我再去問。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映紅的場合〉
「呼嗚.....」離經聽著映紅的話,發出了好奇的聲音。

「看樣子可有趣了呢,之後有機會我會替那個人送飯的時候也去問問看好啦~」鬆軟鬆軟的離經明顯精神不濟,不過在吃完早餐後還是重新站起來拍拍已經夠軟嫩的臉頰打起精神。

「不過在那之前,得先弄好餐點。」
「映紅想的話,可以去找他們問問沒關係喔,畢竟現在材料很少,做飯要省些人力也不用那麼多了!」似乎像是又規劃了什麼餐點,離經重新發出料理人特有的光....

對,就是那種「我認為你餓」的光。



〈諸葛的場合〉

「太好了,脫身了....」在東廠的資料藏冊間中,幾乎像是中藥店的藥櫃似的大櫃子中有各種書面資料,不知道是前人所整理的用心還是一貫如此。

「每次有人在執勤中被射死都找我,明明就不是弓箭的.....我都幾十歲的人了,什麼時候放箭我不懂嗎這.....」燕六影在書櫃間一邊抱怨一邊遊蕩著,一面從懷中拿出幾個已經蓋上「結案」的紅印章的文件,放入了櫃中推上......

大量的文件中夾雜的照片還有相連性的索引,一份接著一份,省下了辦案的查閱時間,令人十足安心....

但,有所欠缺。

所要找的「鬼谷之後」的資訊,少的詭異。
就像是被人橡皮擦擦去,或是有心人隱藏......

慕容上智的活動紀錄出奇的少,只有幾個與共產黨不同派系的人馬接觸的傳言(還只有數行字提到)、似乎藏有私軍(無證據佐證的推測).....

但是接著就有比較多點的資料了。

數年前,慕容上智與不明人士接觸,根據推測為█████。
但在接觸後約兩個月的時間,國內共產黨內派系開始不穩,屢次發生直接衝突,甚至有關係人是親屬遇害的情形發生。

之後,慕容上智再次與█████接觸,但出現情緒不穩的行徑,兩人不歡而散。

最後,大規模的局勢轉變徹底翻盤,我們無從得知誰佔優勢,但確定的是慕容上智在之後陷入精神不穩的狀態中,之後便陷入失心瘋的狀態後開始追逐某種看不見的存在.....

最後一次看見她的情形,是在兩個禮拜前出現在東瀛的情況,隨後生死不明。

不排除尋找並捕獲該不明人士,若無法捕捉便立即殺害,否則不排除此人攸關國家存亡.....

照片很明顯是搶救回來的,資料破損的很厲害......但從輪廓來看,照片中的兩人似乎都是年紀很小的魔法少女.....

但真的....看的不是很清楚.....有什麼辦法嗎.....?


武邢的場合〉

「這個嘛....目前她應該是休息,職位暫時被替換了。」新的接待人員似乎不太清楚前任的狀況,思索了片刻回應道。

但是該有的服務還是有做到,對於資料,還是俐落的申請了調閱資料庫的手續.....原本剛來西廠的時候,應該只能到層級戲稱為「C」的區域的。

就在剛才,遞交的文件通過後....得以進入重要資訊所在的「A」區。
有個學姊的優勢可真多.....

意外的齊全,但是也顯得有點不妙.....

以魔法側來說,外國的名門望族或是有堅強實力的人明顯多如繁星,相比之下中國魔法側則是年年下降,縱使共產黨對此曾經砸過錢要培養環境似乎也無效.....隨後這筆投資就被轉去給不知道哪家的大企業去炒錢去了。

列於「預定回歸地區」的蓬萊,根據資料在民間的武林上並沒有太顯著的人物,但是整體素質略高,而且情報中不排除有四宗的存在因此無法估計。

至於四宗,目前連確定位置都沒發現,只列出了試圖調查的人會遭遇不測,暫時停止搜索行動.....


英國,安定的還是有名的「親信騎士」歐若拉‧泰絲塔羅莎,這個有著一頭金髮與異色雙瞳的少女某種程度就像是集所有優點於一身,在現代再現的「完美騎士」.....

美國,時代雜誌的封面人物上囂張胡鬧的花花貴公子似的身姿,在少女的身邊徘徊著幾個奇怪的藍色發光立方體....不過算了,看到那鮮豔到閃眼的星條旗就有點頭痛了。

印度,一黑一白、一槍一弓的兩位少女背對著彼此的照片在文件上粗略的記錄著僅此一張兩人同一場合出現再一起超過半個鐘頭的合照,據說是官方要拍照才硬逼她們的,安定的感情很糟嗎?

芬蘭,奶油金的長髮隨風擺動,少女與僚機們在天空劃過,留下一行整齊的飛機雲.....

俄羅斯,揚著兇殘的笑容、嘴裡豪邁的咬著子彈、雙手各操著一把絕對重達十多公斤的突擊步槍正朝著自周撲來的某種生命體掃射、身穿紅白相間的緊身護甲的銀色短髮少女,足下更是凶殘的踩著被踩破了疑似腦袋的東西,正逐漸粉碎的某種節肢生物的軀體......

梵諦岡,金色長髮綁成的雙麻花在身後晃動,一身的銀色鎧甲與手中的旗槍在中東地區特有的沙漠都市中現身,是罕見於現代的聖人之姿....

東瀛..........

資料量多的令人忍不住停手了一瞬間。
慕容上智(最後確認匿名神弈子,為香城之役中對手智者的名諱,原因不明)在兩個禮拜前引發大規模的內部破壞和種族衝突,原本有望可以配合中國海軍突襲東瀛一舉拿下、突破第一島鏈。

但離奇的失敗了....毫無前兆的。

但在戰役中活躍的魔法少女除了資料上已經存在以久的各個高層外,最亮眼的還是在那個事件的時間點中,才剛成為魔法少女一天,就被捲入這場事件發光的超大型新人、成為了東瀛再次啟用的天皇直屬職位「將軍」的「柳生京子」,第一次成為魔法少女甚至是柳生家在魔法側的未來當家,就在此戰役中以帶兵打出優異的成績,正面衝突慕容上智所率強騎軍卻是巧制對方......

但詭異的是,根據先前調查紀錄和文獻,這個柳生京子應該沒有辦法在慕容上智當時尚未完全現身的情況下有所準備或對抗,只有軍略的話更不是老練的慕容上智的對手才是.....至少在先前打聽的民間說法,這個小姐實際上就是單純的武人而已,僅僅只對所有武術有著近乎怪物的學習天分而已。

.........不對勁。



〈白卉的場合〉

「那是當然的阿~白卉姐姐真健忘呢~還沒老可別總是這樣,偶爾要讓自己放假休息啦~!」似乎有了天然的冷氣,冶兒的活動力也上升了,只是仍然眷戀白卉身上的低溫乾脆整隻抱上去貼著冷卻冷卻舒爽舒爽著。

不過這一抱也才發現,冶兒的體溫也不是普通的高,看樣子老是在這種環境待著也對身體不好.....

「最近才會稍微忙一點,主人的朋友從國外回來了,每次回來都會給主人新的挑戰,人家主人的心情正好呢,妳聽。」正當冶兒指著孔雀的工房門口說著的時候.....

「那個該死的沒良心的東西這種時候才終於想起本小姐的天份了,真是瞎了狗眼了!」敲敲打打碰撞的聲音從工房厚重的入口傳出,以及絕對不會被蓋過去的破口大罵的聲音。
「話說回來本小姐為什麼要幫她做這做那....雖然這真的很有趣就是了....」
「但是還是改不了那傢伙混帳的事實!就算....就算再怎麼看中和稱讚本小姐,這次絕對不會再原諒她了!要從她身上狠狠刮一筆回來!絕對!」

聽起來非常憤怒的叫罵聲中....

怎麼莫名有種愉悅和得意?

至少聽起來應該不是只是朋友那麼簡單.....

「妳聽,主人很高興對吧?」似懂非懂的,冶兒看著白卉歪了一下腦袋沉思著,似乎大人的世界有很多的東西她還弄不懂的樣子。

「當然有休息呢,主人做點小東西根本不費力,前頭才做了個面具出去,現在不知道回過頭就又在弄什麼呢,一個階段快完成了就是了~~」冶兒疑惑的看著工房門口說著,拖著小腦袋思索道。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不妙......

真的是太不妙了。

雖然本來對於國內的狀況心理就有點底子,但做到這步也沒誰了。

想要拯救中國的魔法界,怕真得要神仙下凡了。

仔細記住了這些各地名人望族,可在翻至東瀛資料的瞬間.....

「神仙嗎......」

在大至掃過一遍相關的資料後,開始仔細的翻找起了任何有關於"柳生"的情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引用︰所要找的「鬼谷之後」的資訊,少的詭異。
就像是被人橡皮擦擦去,或是有心人隱藏......

慕容上智的活動紀錄出奇的少,只有幾個與共產黨不同派系的人馬接觸的傳言(還只有數行字提到)、似乎藏有私軍(無證據佐證的推測).....

但是接著就有比較多點的資料了。

數年前,慕容上智與不明人士接觸,根據推測為█████。
但在接觸後約兩個月的時間,國內共產黨內派系開始不穩,屢次發生直接衝突,甚至有關係人是親屬遇害的情形發生。

之後,慕容上智再次與█████接觸,但出現情緒不穩的行徑,兩人不歡而散。

最後,大規模的局勢轉變徹底翻盤,我們無從得知誰佔優勢,但確定的是慕容上智在之後陷入精神不穩的狀態中,之後便陷入失心瘋的狀態後開始追逐某種看不見的存在.....

最後一次看見她的情形,是在兩個禮拜前出現在東瀛的情況,隨後生死不明。

不排除尋找並捕獲該不明人士,若無法捕捉便立即殺害,否則不排除此人攸關國家存亡.....

照片很明顯是搶救回來的,資料破損的很厲害......但從輪廓來看,照片中的兩人似乎都是年紀很小的魔法少女.....

但真的....看的不是很清楚.....有什麼辦法嗎.....?
“恩……被特意掩蓋了麼,明明是東廠……”溟的神色很凝重,畢竟這種狀況更大的可能就是涉及的人有辦法讓東廠都得不到資料,雖然東廠本來就處在比較弱勢的狀態。

“慕容上智……還有東瀛的那位智者……兩人接觸過吧”看著這些資料,結合之前的東西來推論“既然慕容上智精神不穩,意味著佈局失敗,被東營的那位翻盤了吧,但是肯定不止這樣,肯定還有什麼事情發生了才會失心瘋……”

“恩……看來需要武邢那邊,來自於西廠的資料才可以結合推論出更多東西……不過既然最後大局被對方掌控,那麼有餘力銷毀資料的也是對方吧……”溟把這些資料收拾好,對燕六影行了一個禮「學姐,謝謝你,我想要把這些資料帶回去好好推理,而且我拜託了武邢從西廠那邊帶一份偏向於外國資訊的可能關聯的資料,我想要對比和他稍微確認一點東西,可以嗎?」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07, 22:29)絕受兵器 提到︰ 「妳聽,主人很高興對吧?」似懂非懂的,冶兒看著白卉歪了一下腦袋沉思著,似乎大人的世界有很多的東西她還弄不懂的樣子。

「當然有休息呢,主人做點小東西根本不費力,前頭才做了個面具出去,現在不知道回過頭就又在弄什麼呢,一個階段快完成了就是了~~」冶兒疑惑的看著工房門口說著,拖著小腦袋思索道。

  「呼嗯,很開心的樣子嗎... ...應該是吧。」所謂匠人大概就是這樣吧?白卉撐著頭說道。「啊,對了,這個給妳... ...欸?我記得我有帶出來啊... ...」白卉在包包內翻找著。「啊,找到了。」她從包包內拿出一盒附著小型木湯匙的「小霉冰淇淋」,遞給治兒。「給妳,這是冰茶的回禮喔。」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接在離經的話尾,門口又傳來熟悉至極的貓兒哼哼唧唧的聲響,接著韻那龐大身形跳過門檻、一如既往的朝離經和映紅方位輕快(?)跑去討食,絲毫不知今日菜色的淒慘程度。

倒是華晚了幾步踏入餐廳,比起昨天算好上一點的臉色在見到菜色時瞳孔流露些驚愕,但這對依舊沒很好的食慾而言影響不大,如同昨天只添了碗粥後就往映紅那桌走去。

反正這天韻估計也討不到她心心念念的味兒。


我終於回來了 mayday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好喔,那這裡就麻煩妳了學姊,有需要請隨時call我回來。」映紅抱著離經臉頰相蹭後,才踏著飛也似的步伐前去找溟。

場外:
對不起,在籌備現實的東西,沒做過壓力好大,好怕被罵。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華的場合〉

雖然正巧映紅走了,離經倒是還在。
趁著其他人吃飽上工開始清閒的時候,離經見著了華,倒是反常的伸手拿走華手上的粥。

「真是的,身體又不好了嗎?別吃這種粥....」喀的一聲豪不在意的直接把那碗在離經眼中似乎是毫無用途的廢物般倒進水槽,倒是快手快腳的走進廚房......

「來,這個給妳。」

一碗和剛剛沒什麼兩樣的粥被端了上來,除了特別熱外應該沒....
不對,有股藥香,還甚至有股甜甜的氣味.....

藥粥雖燙,但輕吹一口就迅速涼爽了起來,粥水不會很濃郁....不對,粥水反而很少,多的是湯藥嗎?
有點苦澀的味道在吃著裡面還有些形狀的粥的時候在嘴裡傳開,但湯藥和著入口卻顯得清甜,一不留神就吃了一半去了....

一股清香就從吃下的喉嚨甚至肚子裡面衝上鼻腔,讓人連深呼吸都是種慵懶清爽的享受。

「我聽說了,有特殊體質很辛苦的....還好以前有和師傅學點東西....」離經看著吃著藥粥的華輕笑著,大有一種「真的好險當時有認真學」的感覺。

「還好嗎?不舒服的話別勉強去上班喔....」一邊說著,離經一點撫摸著韻....

只是見到盤中的各種人類點心的韻露出了奇異的表情————

[圖︰ 6f82885ff65cbf2e911d2e9a56681973.JPG]



〈諸葛溟與映紅的場合〉

「哇~從西廠那邊拐資料過來,不說妳很行但是妳也太帶種了吧?」燕六影臉上的表情精彩的可以上春晚搭台飆起戲來的驚悚和敬畏外加張大著嘴像是在吶喊著什麼見鬼的東西一樣,但是說歸說,卻倒是快手快腳的拿出自己的階級證明帶著諸葛溟到櫃台......

「欸欸欸...麻煩通融一下,我們家這個有相關的資訊要分析處理的,這些可不可以稍~微給我們通融一下不要算歸還日期....」很明顯,燕六影這個死皮賴臉這招八成用過好幾次了,櫃台承辦的人臉色都變得尷尬起來了。

「欸~?不好啦六姊,這些到時候要檢查的時候漏了又沒有登記怎麼辦啊....」那臉色真的讓人很難忘掉,一整個卡在職責和一個人情八成欠很大的人.....不對,說不準不是欠。

以燕六影的行徑來說,恐怕真的交友廣闊了吧?
這種人以現代中國來說少有了.....不說關心或是除了年紀的架子外根本沒在擺,甚至沒有這方面的形象,外出出差也總是會破費帶一堆東西回來像是散財童子似的在東廠甚至其他認識的人的地方到處送的。

就連西廠那種地方,她也能悶哼不吭風風火火的走進去送,平常雙方的心結都和沒有似的。

「六姐拜託妳啦~反正這些久久才查一次,不要毀損就好了不是?」
「說是這樣說......」
「欸欸欸,妳現在是不信我們家阿溟仔就對了啊?她誰家的?諸葛家的欸,這方面比我們都小心的好不好。」順手就把諸葛溟勾了過來搭著肩膀像是第一天介紹新人似的比了幾下,反倒是馬上轉成了一副現寶神氣得要命的樣子,轉變的倒是如個性般風風火火.....

「也不是這樣....」很明顯的似乎是哭笑不得,但是似乎有退讓的契機。

「哎呀,也就一下,之前那個查稅的案子不也是晚了幾天偷塞回去還不是沒怎樣不是嗎?」
「那是要查餘款金流....」
「就當作那樣處理就好了啊,六姐我辦事妳放心,說不準又給阿溟仔挖到什麼大家準備開香檳妳說是不?
「......」完全是在逃避現實.....承辦人員兩眼一閉,接過諸葛溟手上的文件後俐落地蓋了幾個章,完全當作沒發生什麼事似的滑到諸葛溟手中....

「這不就是了嘛....阿溟仔,先謝謝人家趕快去,別讓人家被西廠的人發現什麼勾結外人什麼的難聽話,去去去....」反倒是想快走的人又是燕六影,動作迅速的推著諸葛溟像是在逃離追殺般溜出了資料間....

而映紅也在不遠處找到了被燕六影推著、抱著成堆資料的諸葛溟。


武邢的場合〉

麻煩了。

大多數「柳生」的情報都是在近期的事件才有的初步調查,似乎是國內少數的慈善家家族,也是古風極重的右派豪族之一,大多數的資料都集中顯示著柳生京子的經歷和過往,但是越看越感覺的到.....

這個人絕對沒有那方面的能耐對抗一個老手智者.....除非她們是當著面打起來的。
柳生京子透過資料顯示,在武術等各方面領域有著怪物般的學習力,有「柳生家的巴御前」的美名,在成為魔法少女後甚至不用指導下自立戰鬥都有優異的處女戰。

但是說到頭就是個武人,當上將軍頂多就是靠她做人的手腕,但論智謀絕對不可能....

但是為什麼?




〈白卉的場合〉

「太好了!」正當冶兒想直接打開小莓冰淇淋開吃當下,忽然像是想到什麼了俐落的收到屁股後的小袋子中。

「主人~白卉姐姐來了,剛帶進來喔!」看樣子還是知道該做的事情,只見冶兒對著工房門內喊著當下,孔雀倒是開始混亂起來。

「什麼!?來的也真快,家裡弄得這麼熱怎麼好意思....哎呀!」匡噹的,明顯是慌張中什麼工具掉了。
「碰!」
「呀!」聽起來很像是用小指踢到鐵製櫃子的角角的聲響?

「不能穿成這樣見人....還好還好有留一件....」
「....雖然很熱但是應該沒有什麼怪味道吧.....」

喂,女生出門真的很花時間是真的吧?

忙了一陣後,開啟工房大門出現的孔雀倒是穿著簡單,那身明顯是居家工作用的汗衫什麼的上頭也沾著一些明顯去不掉而留下的顏色和油斑,倒是身上沒有高溫產生的汗味....

不過某種松香水和其他某中香精的氣味從她身上和工房內傳來.....

「真是的,還....還真慢來....」看似是搓著腳背的動作,明顯是在緩和小指的劇痛。

死要面子就是在說孔雀這種人.....

「有收到訊息,但是也不方便多說什麼,妳也是來這邊討論詳情的吧?」拉了張簡單的凳子坐下緩過氣來,到乾脆的踢了一張凳子給白卉就地坐下。

倒是冶兒看著孔雀的行為後,立刻找了張差不多的矮凳放在一旁,飲料什麼的就放在上頭....然後明顯是想溜到哪裡涼爽的地方吃冰去了!


咪咕 好了!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