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a
只看該作者
#21
溟倒了一碗粥,加了一些油條,胡椒,雞蛋什麼的就坐到自己的死黨那邊去。

「你們啊……」溟看著他們的賭局,哭笑不得的笑罵道「雖然可能性很大,但是這樣做,之後又免不了被別人說閒話了吧。」

「這樣好了,本姑娘夜觀天象,我就壓一把不可能的,皇帝得到貴人相助,平安無事的回來好了。」溟用羽扇捂著嘴巴笑了笑,拿出了一些錢,加入了賭局,隨後露出自滿的笑容「哼哼,如果贏了我也不求財,你們就給我戒賭一年就好。」

「反正你們這群傢伙逢賭必輸,我才不跟你們呢。」溟的羽扇輕輕扇了扇,歎了一口氣「好了,一邊吃早餐一邊說吧。」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誰吃飯帶羽扇啦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謝謝學姐,辛苦妳了。」映紅洗好手接過餐點,雖然對著豐富的早餐面露喜色,內心卻冒出個連學姐都比母親關心她的苦澀聲音。

她端著早點到能夠對話、不影響御離經工作的範圍,一把將火腿腸插入飯糰,捧著幾乎要跟她腦袋一樣大的飯糰啃食,她風捲殘雲般吃光手上的食物,卻像影片快轉似而非狼吞虎嚥,那是母親要她別吃沒吃相丟了家族的臉訓練出來的。

「話說⋯⋯殿下為什麼要自己溜到香港去呢?」她接著拿起燒餅油條隨口道,邊吃邊聽御離經的回答,她竊以為恩隆宮雖被打壓,但若提防好刺客,殿下要吃什麼山珍海味也不成問題,為什麼非得跑到香港不可,此外,她也擔心殿下失蹤,會影響到他們在御膳房平穩的生活,可不快點找到父親,她也不知自己能再承受母親的身心壓力多久。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2019-09-16, 18:50)絕受兵器 提到︰ 第一天的早晨,早餐的時間。

比其他在外頭的商販,恩龍宮的御膳房倒是早早就開幕。

為了所有人的精神來源:早飯,倒是花了比其他餐更多的心力準備,熱騰騰的火腿腸、雞蛋、豆漿、燒餅、油條,全都是新鮮的而且熱騰騰的自由供應,完全自助餐的風格。

一處的角落甚至有著中式飯糰與熱牛奶的存在,也有飄著天然稻米甜香的濃粥,一旁更擺著精緻的小菜:金黃的花生、醬菜、辣豆干、辣條(?)甚至酸菜和小魚乾。

要什麼吃什麼,在上班前全力把自己填飽才是重點,所幸似乎鑑於總是被壓制的小皇帝的緣故,上班時間通常都挺晚的,雖然說是九點,但其實十點出現在工作岡位便可。

零零總總的,一如往常吃飯的風景.....近乎養老院似的,不少人閒聊著、看報紙、聽收音機、滑手機、一邊吃著早餐。

甚至連供菜的御膳房的人們也加入其中,氣氛一整個鬆散又隨便,反正現在家裡沒大人而且大人也還沒來,只要不出大亂子怎樣都好。


武邢起床的狀況〉

該怎麼說,有點偏頭痛嗎?

在床上有點起不太來.....

再自行整理去餐廳的路上,一度發現自己在窗戶倒影中衣衫不整的糗樣,所幸沒人看見能夠及時整頓。

但在自己熟悉的位置上,卻令人想睡得沒有食慾,只好撐著臉在位置上放空。

該做什麼,或是想做些什麼.....?

完全沒有胃口,隨便拿了點東西墊胃。

該死......果然昨天晚上研究那東西研究了太深了.....(無論是關於星像還是八卦)

可由於自己缺乏基礎,就算研究了整個晚上也研究不出半點毛皮,可似乎在陣法上有很大的用處?

對了,講到陣法,那傢伙呢?

武邢張望著,在人群當中找尋那熟識的人影。

(2019-09-16, 20:22)一日之寒 提到︰ 溟倒了一碗粥,加了一些油條,胡椒,雞蛋什麼的就坐到自己的死黨那邊去。

「你們啊……」溟看著他們的賭局,哭笑不得的笑罵道「雖然可能性很大,但是這樣做,之後又免不了被別人說閒話了吧。」

「這樣好了,本姑娘夜觀天象,我就壓一把不可能的,皇帝得到貴人相助,平安無事的回來好了。」溟用羽扇捂著嘴巴笑了笑,拿出了一些錢,加入了賭局,隨後露出自滿的笑容「哼哼,如果贏了我也不求財,你們就給我戒賭一年就好。」

「反正你們這群傢伙逢賭必輸,我才不跟你們呢。」溟的羽扇輕輕扇了扇,歎了一口氣「好了,一邊吃早餐一邊說吧。」

立馬就在那群吃喝嫖賭四樣中至少命中一樣的人群中,找到了她的身影。

武邢走了過去,順帶打開了自己手中的扇子。

即使現在有點不在狀態,但這可阻擋不了她那專業的表演精神。

「小生昨晚也一同夜觀天象,皇帝本人會在貴人的幫助下重新回到這裡。」隨後拿起一大袋錢放在桌上「是說溟妳既然不要錢,那讓我收下如何?」
(不過雖然會回到這裡,可是否會有全然不同的影響,這就不得而知了)

隨後靠到溟的耳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2019-09-16, 20:46)ArryLow 提到︰ 立馬就在那群吃喝嫖賭四樣中平均有兩樣命中的人群中,找到了她的身影。

武邢走了過去,順帶打開了自己手中的扇子。

即使現在有點不在狀態,但這可阻擋不了她那專業的表演精神。

「小生昨晚也一同夜觀天象,皇帝本人會在貴人的幫助下重新回到這裡。」隨後拿起一大袋錢放在桌上「是說溟妳既然不要錢,那讓我收下如何?」
(不過雖然會回到這裡,可是否會有全然不同的影響,這就不得而知了)

隨後靠到溟的耳邊。
「真是的……你這樣說他們會不敢賭了啦」溟放下才要拿起來吃的粥,重新一隻手拿著羽扇,捂著嘴笑呵呵的說道「行啊,前提是贏了再說,不過我估計結果很快就會見分曉的」

「恩?」聽著武邢的話,先是露出了有點凝重的神情,隨後又沒好氣的看著自己的死黨們,羽扇遮著一邊,悄悄地和武邢說「反正皇帝應該不會出大事,就是貴人的命格似乎有點……我還以為是哪裡來的九尾狐妖要禍亂朝政呢。」

隨後溟用普通的聲音笑罵著「輸光?得了吧,到時候怕不是會四處借錢繼續賭」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2019-09-16, 20:56)一日之寒 提到︰ 「真是的……你這樣說他們會不敢賭了啦」溟放下才要拿起來吃的粥,重新一隻手拿著羽扇,捂著嘴笑呵呵的說道「行啊,前提是贏了再說,不過我估計結果很快就會見分曉的」

「恩?」聽著武邢的話,先是露出了有點凝重的神情,隨後又沒好氣的看著自己的死黨們,羽扇遮著一邊,悄悄地和武邢說「反正皇帝應該不會出大事,就是貴人的命格似乎有點……我還以為是哪裡來的九尾狐妖要禍亂朝政呢。」

隨後溟用普通的聲音笑罵著「輸光?得了吧,到時候怕不是會四處借錢繼續賭」


「哈哈哈,既然是像小生一樣,對博弈這麼有熱情的人,自然是不會因為這一點小錢就打算收手的吧?」

武邢的視線伴隨著手中的扇子,輕輕地掃過了在場的眾人。不過她相當的清楚,眼前的幾位十之八九連期望值怎麼計算都不清楚。

似笑非笑的用紙扇遮著自己的臉,繼續小小聲的說道,最後勾起一抹陰險的笑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6
幾乎形成日常的悚意嚴重刺激了華剛清空的胃,原本對小菜的考慮直接歸零。

一手按著自己的胃部,華只倒了碗濃粥和取了一碟給黯花生,打算找個能稍微遠離對話圈的位置坐下——但前提是先解決每天三餐時必發生的問題。

(2019-09-16, 20:22)一日之寒 提到︰ 溟倒了一碗粥,加了一些油條,胡椒,雞蛋什麼的就坐到自己的死黨那邊去。
「你們啊……」溟看著他們的賭局,哭笑不得的笑罵道「雖然可能性很大,但是這樣做,之後又免不了被別人說閒話了吧。」
「這樣好了,本姑娘夜觀天象,我就壓一把不可能的,皇帝得到貴人相助,平安無事的回來好了。」溟用羽扇捂著嘴巴笑了笑,拿出了一些錢,加入了賭局,隨後露出自滿的笑容「哼哼,如果贏了我也不求財,你們就給我戒賭一年就好。」
「反正你們這群傢伙逢賭必輸,我才不跟你們呢。」溟的羽扇輕輕扇了扇,歎了一口氣「好了,一邊吃早餐一邊說吧。」

「喵~~~」一道眾人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嬌嫩貓叫聲在桌旁響起,只見韻似狗兒般甩動著蓬鬆尾巴,眼神盯著幾人手中或是桌面上的食物,不用猜都能明白韻傳達的意思。

但等等?之前她的主人好像說過韻有點體重超重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7
「唉……或許確實只有重藥才可以治得了重病啊……呵呵……」溟話外有話的說著,然後苦笑了幾聲,似乎是在說面前幾個人的賭癮,又似乎是在說皇帝的狀況,然後話一轉,直接把武邢的打的壞主意說出來,還羽扇遮嘴,偷笑了一下,似乎對這樣揭穿別人的壞主意感到很愉悅的樣子「話說你把別人的錢贏走再借款給人家,賺錢也不是像你這樣賺的。」

「啊!是韻啊,華呢?」溟說完,起身拿了一點小魚乾給霞華。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8
(2019-09-16, 21:31)一日之寒 提到︰ 「唉……或許確實只有重藥才可以治得了重病啊……呵呵……」溟話外有話的說著,然後苦笑了幾聲,似乎是在說面前幾個人的賭癮,又似乎是在說皇帝的狀況,然後話一轉,直接把武邢的打的壞主意說出來,還羽扇遮嘴,偷笑了一下,似乎對這樣揭穿別人的壞主意感到很愉悅的樣子「話說你把別人的錢贏走再借款給人家,賺錢也不是像你這樣賺的。」

「啊!是韻啊,華呢?」溟說完,起身拿了一點小魚乾給霞華。

「別,別再給她任何食物了。」在胖下去遲早有天她會被韻壓垮。

華慢了幾步來到溟所在的桌旁,先是出聲阻止了溟的動作,接著一把揪住韻的後頸肉阻止她腦袋繼續湊近桌面,惹得韻發出一聲拉老長音的「咪……………」。

華和韻的舉動和日常沒什麼區別,但當華抬起頭掃過桌面時,她轉頭的弧度比起以往要大了些,那雙貌似貓瞳的眼眸此時也像在暗處時,放大且無光。


「……妳們這次又在賭什麼?」她微微嘆息道。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9
(2019-09-16, 21:31)一日之寒 提到︰ 「唉……或許確實只有重藥才可以治得了重病啊……呵呵……」溟話外有話的說著,然後苦笑了幾聲,似乎是在說面前幾個人的賭癮,又似乎是在說皇帝的狀況,然後話一轉,直接把武邢的打的壞主意說出來,還羽扇遮嘴,偷笑了一下,似乎對這樣揭穿別人的壞主意感到很愉悅的樣子「話說你把別人的錢贏走再借款給人家,賺錢也不是像你這樣賺的。」

「啊!是韻啊,華呢?」溟說完,起身拿了一點小魚乾給霞華。

武邢揮著扇子,笑了笑,她那笑容就像是包裹著微毒的糖果,輕微,相當輕微,足以無視的那種輕微,可卻輕微的令人上癮。

「別把人說的那麼惡毒好不?我只不過是給予他人改過向善的機會而已。我這邊收的利息,可遠比銀行或其他地方的高利貸還要低上很多喔?各位真有需要的時候,小生一定會相當願意幫各位姊妹這個忙的。」

她抱拳,微微的彎下身子,表示自身的低微與求好心切(誤)

(2019-09-16, 22:11)卡普耶卡 提到︰ 「別,別再給她任何食物了。」在胖下去遲早有天她會被韻壓垮。

華慢了幾步來到溟所在的桌旁,先是出聲阻止了溟的動作,接著一把揪住韻的後頸肉阻止她腦袋繼續湊近桌面,惹得韻發出一聲拉老長音的「咪……………」。

華和韻的舉動和日常沒什麼區別,但當華抬起頭掃過桌面時,她轉頭的弧度比起以往要大了些,那雙貌似貓瞳的眼眸此時也像在暗處時,放大且無光。


「……妳們這次又在賭什麼?」她微微嘆息道。

看著華那有點緊張的動作,武邢腦中大略的浮現了一張有趣的圖像。

「小生總能稍稍地想到牠站在您的身上撒嬌時的樣子呢。」

起身,用手中的紙扇輕掩住笑意。

「小生在替皇帝獻上祝福,如何?您有沒有興致。」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0
「好吧……」溟把小魚乾丟到自己的粥裡面,然後羽扇輕搖,一副很悠閒的樣子「也不是我要賭啦,你也知道,我其實很少參合的。」

「我也沒說你惡毒啊,我只是說賺錢也不是這樣賺的而已」溟臉上帶著微笑看著武邢的樣子,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好了,不要再把華妹妹牽扯進來了,人家沒有主動提出來就別問,不然小心我以教唆賭博的罪名捉妳哦。」

「雖然這樣有點以權謀私的感覺就是……」隨後溟自己也吐槽自己剛剛說的話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