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a
只看該作者
#31
「……如果妳這祝福能讓咱們早點從事務中脫身,那倒也無妨。」一想到自己眼睛現狀,又想到書院那隨時都能掩埋人的書籍,華就忍不住嘆了口氣,接著抬手揉了下久看黑白而有些疲累的雙眼。

「至於撒嬌就別提…………她老在忘記自己已不是當年的小小貓兒,別說站肩上、光是窩在人腿上的重量就夠我受了。」

不知是知道華在說自己,還是認知到沒法謀求食物,只見韻發出了聲委屈的叫聲便安靜下來。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2
.
  「呼姆。」白卉揉揉惺忪的睡眼。「... ...啊,早安!」意識到豬油陳就在身邊,范白卉(反應很遲鈍的)站正並道早。似乎感到有些失禮。她穿著一套西方醫生的白袍,還掛著標誌性的聽診器,在這裡顯得有些格格不入。雖然說出生在中國,但她很早便移居海外了,接受到的教育也偏西式,雖然會一些診脈、針灸術等中醫技術,但基本上還是輔助用。
  「李嬸嗎... ...這樣很好哇,表示她還很有精神。在這種時代,保持元氣比什麼都重要。」看了看時間,似乎不算早了,范白卉在菜單上點了「饅頭、豆漿」,遞給豬油陳。「大家都能這麼有精神的話就好了。雖然我是醫生,不過我倒是希望來找我的人越少越好呢,最好讓我失業,哈哈。」

  「消夜的話,隨便熱個饅頭豆漿就好了,麻煩妳了!」想到深夜吃太油對消化好像不太好,白卉挑了個沒什麼油的菜單,和早餐一樣,她一向不太注重自己吃甚麼。
  (「官爺和匪子談事情」... ...?)雖然有些好奇,但現在的場合不太適合深談,還是等回來再問豬油陳吧。(今天也早點回來好了,好讓她放心。)范白卉如此想著。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3
(2019-09-16, 22:56)一日之寒 提到︰ 「好吧……」溟把小魚乾丟到自己的粥裡面,然後羽扇輕搖,一副很悠閒的樣子「也不是我要賭啦,你也知道,我其實很少參合的。」

「我也沒說你惡毒啊,我只是說賺錢也不是這樣賺的而已」溟臉上帶著微笑看著武邢的樣子,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好了,不要再把華妹妹牽扯進來了,人家沒有主動提出來就別問,不然小心我以教唆賭博的罪名捉妳哦。」

「雖然這樣有點以權謀私的感覺就是……」隨後溟自己也吐槽自己剛剛說的話

武刑於紙扇後扯了扯嘴角,也算是想自己為什麼會認識起這位「好友」。

(2019-09-16, 23:29)卡普耶卡 提到︰ 「……如果妳這祝福能讓咱們早點從事務中脫身,那倒也無妨。」一想到自己眼睛現狀,又想到書院那隨時都能掩埋人的書籍,華就忍不住嘆了口氣,接著抬手揉了下久看黑白而有些疲累的雙眼。

「至於撒嬌就別提…………她老在忘記自己已不是當年的小小貓兒,別說站肩上、光是窩在人腿上的重量就夠我受了。」

不知是知道華在說自己,還是認知到沒法謀求食物,只見韻發出了聲委屈的叫聲便安靜下來。

「確實,那方面是小生多想了沒錯,不過對方既然答應了,那應該就沒有問題了吧?.....可那確實辛苦您了。」

武刑充滿敬意的看了眼華後,悠閒的扇了扇扇子,似乎心情非常好的看向了那些原本開賭局的人。

「算上華小姐的『祝福』,為了能夠體現我的『誠意』,如果我的所言有所不實時,我願額外付出一半的『祝福』,沒問題嗎?」

她再度掃了遍賭徒們,絲毫不打算讓她們有收手的機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4
〈范白卉的場合〉

「欸~?這樣夠嗎?」豬油陳擺明一臉惋惜的樣子接下菜單。

「妳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正需要熱量營養還有卡洛里來成大的,小心扁奶子啊。」
「而且油脂用來保養皮膚的啊.....妳們這種做護理啦醫科的都做到那皮膚都乾巴巴的和個屍體一樣,妳看看這樣。」豬油陳說著,輕輕捏了一把范白卉的臉頰。

「喲~~都沒什麼光澤和彈性妳看看妳這這這....不管了!晚上陳姐再給妳多兩壺酥油茶和兩塊月餅,不準給我挑食或少食,女孩子瘦成這樣怎麼行!妳還學醫的怎麼這麼不會照顧自己。」豬油陳雙手插著腰,滿不高興地看著范白卉,絲毫不在意胸前的巨型陰影製造物在范白卉眼前晃動。

「妳們那死沒良心的醫師集團和孔雀那大小姐把妳這孩子丟給我照顧,怎麼能讓妳看起來活像非洲來的非洲雞一樣?真是的!等著啊!」從一旁的桌上拿起抹布,擦拭著范白卉的桌面後,豬油陳快步離開。

不一會,就能聽見大量水蒸氣的嘶嘶聲以及廚房的方向傳來的蒸熟的麵粉香味。

「哎喲!妳們幾個死孩子!不要給我離蒸籠這麼近啊!」
「去去去去去!等等陳姊給你們吃現炸的熱麻花捲兒,老實待著啊!吃什麼饅頭啊?來,吃個糖果甜一下嘴兒,多說好話啊。」

然後聽見不意外的大嗓門的罵聲,看樣子似乎又是附近的孩子被託給她了。

「諾!饅頭夾蛋和熱豆漿,大份的,不準剩啊。」清脆的聲響,大陶杯裝著滾燙冒出熱煙的豆漿和陶盤中裝著大過兩個拳頭、夾著正冒出蔥油香氣的煎蛋的雪白大饅頭。

「豬油陳!再來壺酥油茶!多點奶!」
「再來兩塊蔥油餅!」

「就來了!餓死鬼啊你們!」
「廢話!外面的店能吃嘛!」

「要忙一下了小卉,上班要加油啊....」豬油陳彎下腰輕聲說著,隨即起身急忙的奔走著

「來了!」急忙忙的來回衝刺以及取碗盤的清脆聲響,豬油陳快步的扭腰擺臀奔跑的身影,有不合乎年紀的老成,卻仍然有這個年紀該有的活力。

而當準備用餐之際,手機倒是傳來了熟悉的簡訊聲....


忙碌的一天,要開始了?

〈賭博眾與早餐眾的場合〉


「嘿~?口氣不小喔?」
「哈!這下妳們輸定了,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就是說啊!幾顆星星就能決定人的生死這世界也太沒趣了,妳們這些玩奇門遁甲的真是沒主見啊!」
「就~是麻~」起鬨的賭棍們雖然說歸說,但也明顯是看好戲的態度。

只有這個份上,她們算是一流的賭界人士,隨時保持樂觀豁達的冒險人生觀就是這類人中最優秀的特質。

「啊不管了不管了,下好離手啊?我寫起來了,這比殿下被人打死還要冷門,沒希望的啦。」
「錢我這邊就先收下啦,看消息最後決定勝負.....」在一手交錢一手確定賭資內容,熟練的很得幾人正在收錢之際———

「欸欸欸欸欸!」
「胖貓!妳給我來陰的啊!」

「咪嗚~!」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被抓準了機會,韻迅速叼走一塊火腿腸啪噠啪噠的溜了開來,引的一陣混亂。

「我靠這根本不是貓,是頭老虎啊華!」
「根本可以從妳書院的書架上跳下來砸暈人了好不!」

正當一邊因為韻引起的混亂當下。

另一頭,御離經看著騷動的方向嘆息著。

「真是的,就說不要亂餵小動物,這下都騎到人頭上來了.....」離經單手托腮無奈看著騷動的人群,卻搖搖頭後轉了過來從雪白的圍裙中抽出一條手帕擦著映紅的嘴角的食物殘渣。

「吃慢點,小心噎著....」明明比映紅矮了半個頭,卻像個母親似的.....

「好了,煮飯的人要多注意乾淨。」確定擦乾淨後,離經才滿意地說著。

「殿下去香港是因為魔法側的事情,香港回歸祖國後至今不斷發生暴亂,又經歷過什麼「鬼神對弈」的事件至今幾乎政府癱瘓的狀況,只能最低限度的運作,殿下去也是為了安撫和處理香港那邊魔法側的單位以及了解狀況,之後得在黨大會開會的時候提上報告.....」

說著,御離經卻轉動手腕,看著手上的電子錶片刻.....

「哎呀這時候....」明顯抖了一下。

「那邊的!聚賭什麼的適可而止啊!」
「要上班了!吃不完的把早餐給我來拿塑膠袋包過去,不準給我剩!否則就捐五十塊做慈善!」

對著一旁正在簽賭的人們和溜得無影無蹤的貓的方向喊著,御離經緊張地拉緊了圍裙的綁帶、重新捲起了手腕的衣袖。

「映紅先慢慢吃,這邊只要洗點菜就好,晚點看妳要不要找幾個人來找我拿錢去外頭的批發商拿貨,不急不急。」離經責罵過後,轉過頭去對映紅微笑著說著。

忙碌的一天,要開始了?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5
(2019-09-17, 15:30)絕受兵器 提到︰ 「嘿~?口氣不小喔?」
「哈!這下妳們輸定了,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就是說啊!幾顆星星就能決定人的生死這世界也太沒趣了,妳們這些玩奇門遁甲的真是沒主見啊!」
「就~是麻~」起鬨的賭棍們雖然說歸說,但也明顯是看好戲的態度。

只有這個份上,她們算是一流的賭界人士,隨時保持樂觀豁達的冒險人生觀就是這類人中最優秀的特質。

「啊不管了不管了,下好離手啊?我寫起來了,這比殿下被人打死還要冷門,沒希望的啦。」
「錢我這邊就先收下啦,看消息最後決定勝負.....」在一手交錢一手確定賭資內容,熟練的很得幾人正在收錢之際———

「欸欸欸欸欸!」
「胖貓!妳給我來陰的啊!」

「咪嗚~!」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被抓準了機會,韻迅速叼走一塊火腿腸啪噠啪噠的溜了開來,引的一陣混亂。

「我靠這根本不是貓,是頭老虎啊華!」
「根本可以從妳書院的書架上跳下來砸暈人了好不!」

正當一邊因為韻引起的混亂當下。

另一頭,御離經看著騷動的方向嘆息著。

「真是的,就說不要亂餵小動物,這下都騎到人頭上來了.....」離經單手托腮無奈看著騷動的人群,卻搖搖頭後轉了過來從雪白的圍裙中抽出一條手帕擦著映紅的嘴角的食物殘渣。

「吃慢點,小心噎著....」明明比映紅矮了半個頭,卻像個母親似的.....

「好了,煮飯的人要多注意乾淨。」確定擦乾淨後,離經才滿意地說著。

「殿下去香港是因為魔法側的事情,香港回歸祖國後至今不斷發生暴亂,又經歷過什麼「鬼神對弈」的事件至今幾乎政府癱瘓的狀況,只能最低限度的運作,殿下去也是為了安撫和處理香港那邊魔法側的單位以及了解狀況,之後得在黨大會開會的時候提上報告.....」

說著,御離經卻轉動手腕,看著手上的電子錶片刻.....

「哎呀這時候....」明顯抖了一下。

「那邊的!聚賭什麼的適可而止啊!」
「要上班了!吃不完的把早餐給我來拿塑膠袋包過去,不準給我剩!否則就捐五十塊做慈善!」

對著一旁正在簽賭的人們和溜得無影無蹤的貓的方向喊著,御離經緊張地拉緊了圍裙的綁帶、重新捲起了手腕的衣袖。

「映紅先慢慢吃,這邊只要洗點菜就好,晚點看妳要不要找幾個人來找我拿錢去外頭的批發商拿貨,不急不急。」離經責罵過後,轉過頭去對映紅微笑著說著。

忙碌的一天,要開始了?

「是不能定生死啦,但是測測吉凶還是可以的」溟羽扇輕搖,笑了笑就把羽扇掛在腰間,快速的把粥給吃完了。

「唉……真是多事之秋,還是好好地佈置一番,免得躲到家裡都不安全呢……」站起身,一邊輕輕扇著羽扇,一邊輕飄飄的走到工作的地方

「香港那邊真是的,這麼一搞啊,經濟大概就要受到重大影響了吧,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人心難測,人心難測啊」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6
「香港現下兵荒馬亂,殿下還單槍匹馬出陣,膽子也真大。」映紅害羞又開心地任年紀比自己小的學姊幫忙擦嘴,感覺心頭暖洋洋的,忍不住露出微笑,點頭一口答應:「嗯!可以走走消化吃更多美食當然好,我會替妳帶糖葫蘆回來的。」

她把燒餅油條吃得連芝麻都不剩後,以流水洗淨一大簍的菜,順便大刀闊斧將之切好收妥,等著午晚餐派上用場。

映紅用圍裙擦著手,走到賭徒們所在那桌拱手作揖,燦笑道:「早安,學姊今天用心做的早餐還合妳們胃口吧?妳們在賭什麼?怎麼不換成用甜點當籌碼呢?」

寒暄過後,她湊近華等人身邊,蹲下身手肘靠在桌上、雙手捧頰,雙目放光邀約:「妳們剛剛在聊什麼呀?學姊要我晚點找她拿錢去外頭批貨,妳們要一起出去蹓躂嗎?」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7
(2019-09-17, 16:23)小蒼蒼 提到︰ 「香港現下兵荒馬亂,殿下還單槍匹馬出陣,膽子也真大。」映紅害羞又開心地任年紀比自己小的學姊幫忙擦嘴,感覺心頭暖洋洋的,忍不住露出微笑,點頭一口答應:「嗯!可以走走消化吃更多美食當然好,我會替妳帶糖葫蘆回來的。」

她把燒餅油條吃得連芝麻都不剩後,以流水洗淨一大簍的菜,順便大刀闊斧將之切好收妥,等著午晚餐派上用場。

映紅用圍裙擦著手,走到賭徒們所在那桌拱手作揖,燦笑道:「早安,學姊今天用心做的早餐還合妳們胃口吧?妳們在賭什麼?怎麼不換成用甜點當籌碼呢?」

寒暄過後,她湊近華等人身邊,蹲下身手肘靠在桌上、雙手捧頰,雙目放光邀約:「妳們剛剛在聊什麼呀?學姊要我晚點找她拿錢去外頭批貨,妳們要一起出去蹓躂嗎?」
「恩?」溟停下腳步,回過頭,一臉悠閒的笑容「是映紅妹妹啊,我跟你說,那些人要賭基本肯定是賭錢的啦,你可不要和他們學哦,另外早餐很好吃,真是感謝了。」

「至於一起去溜達……也不是不行,不過我要先留點消息給東廠那邊的人呢」溟聽了映紅的話,稍微思考了一席,點了點頭。

「恩……總之我先去說一聲,待會見」說完,溟又輕飄飄的走了。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8
.
  「呃呃... ...好,我知道了。」拗不過豬油陳的一片好心,范白卉仍然妥協了。不知道回去會胖幾公斤呢... ...「他們都很照顧我,只是我自己胖不起來啦。」
  「啊,這個妳拿去吧!要自己吃或是打發裡面那些小孩都可以。」范白卉從包包裡掏出幾隻冰棒並遞給豬油陳。儘管沒有放在冷凍庫裡,冰棒仍然完整,沒有融化的跡象,並且奇怪的是,摸上去一點都不冰,連寒氣都沒有散發出來。「撕開包裝才會開始融化,在這之前放在爐子旁都沒關係。」她簡短的解釋完,便繼續吃早餐,不打擾豬油陳工作。


  范白卉吃完早餐,望著豬油陳忙碌的身影,心想也是時候開始工作了,正準備起身時... ...
  嗡嗡。是簡訊通知。
  (是誰呢?)白卉打開手機。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9
(2019-09-17, 16:23)小蒼蒼 提到︰ 「香港現下兵荒馬亂,殿下還單槍匹馬出陣,膽子也真大。」映紅害羞又開心地任年紀比自己小的學姊幫忙擦嘴,感覺心頭暖洋洋的,忍不住露出微笑,點頭一口答應:「嗯!可以走走消化吃更多美食當然好,我會替妳帶糖葫蘆回來的。」

她把燒餅油條吃得連芝麻都不剩後,以流水洗淨一大簍的菜,順便大刀闊斧將之切好收妥,等著午晚餐派上用場。

映紅用圍裙擦著手,走到賭徒們所在那桌拱手作揖,燦笑道:「早安,學姊今天用心做的早餐還合妳們胃口吧?妳們在賭什麼?怎麼不換成用甜點當籌碼呢?」

寒暄過後,她湊近華等人身邊,蹲下身手肘靠在桌上、雙手捧頰,雙目放光邀約:「妳們剛剛在聊什麼呀?學姊要我晚點找她拿錢去外頭批貨,妳們要一起出去蹓躂嗎?」

低著頭,思考著什麼,無語。

在計算完期望值,確認這筆錢是「可承受的損失」後,武邢才重新開始開口。

「對於小生來說的真金白銀之於映紅小妹,某種意義上來說可無異於甜點。」她扇著手中的扇子,撇了眼先行離去的溟「剛才在聊一些關於星象的問題。昨晚想這問題想得有點頭疼,小生正好想出去吹吹風,不過也得先回西場看一下,萬一我那盡忠職守的學姊回來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我卻不在,她可是會生氣的。」

重新闔起手中的扇子「如果小生來晚了,那妳就先行出門吧,不用等小生的。」不過雖然這麼說,她似乎還沒有打算這麼早就離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0
(2019-09-17, 15:30)絕受兵器 提到︰ 「欸欸欸欸欸!」
「胖貓!妳給我來陰的啊!」
「咪嗚~!」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被抓準了機會,韻迅速叼走一塊火腿腸啪噠啪噠的溜了開來,引的一陣混亂。
「我靠這根本不是貓,是頭老虎啊華!」
「根本可以從妳書院的書架上跳下來砸暈人了好不!」
正當一邊因為韻引起的混亂當下。
另一頭,御離經看著騷動的方向嘆息著。
「真是的,就說不要亂餵小動物,這下都騎到人頭上來了.....」離經單手托腮無奈看著騷動的人群,卻搖搖頭後轉了過來從雪白的圍裙中抽出一條手帕擦著映紅的嘴角的食物殘渣。
「吃慢點,小心噎著....」明明比映紅矮了半個頭,卻像個母親似的.....
「好了,煮飯的人要多注意乾淨。」確定擦乾淨後,離經才滿意地說著。
「殿下去香港是因為魔法側的事情,香港回歸祖國後至今不斷發生暴亂,又經歷過什麼「鬼神對弈」的事件至今幾乎政府癱瘓的狀況,只能最低限度的運作,殿下去也是為了安撫和處理香港那邊魔法側的單位以及了解狀況,之後得在黨大會開會的時候提上報告.....」
說著,御離經卻轉動手腕,看著手上的電子錶片刻.....
「哎呀這時候....」明顯抖了一下。
「那邊的!聚賭什麼的適可而止啊!」
「要上班了!吃不完的把早餐給我來拿塑膠袋包過去,不準給我剩!否則就捐五十塊做慈善!」
對著一旁正在簽賭的人們和溜得無影無蹤的貓的方向喊著,御離經緊張地拉緊了圍裙的綁帶、重新捲起了手腕的衣袖。
「映紅先慢慢吃,這邊只要洗點菜就好,晚點看妳要不要找幾個人來找我拿錢去外頭的批發商拿貨,不急不急。」離經責罵過後,轉過頭去對映紅微笑著說著。
忙碌的一天,要開始了?


……就只有這時候溜了的特快。

華一個沒注意就被韻給掙脫了掌控,只見韻用著和體型相反的靈巧偷走食物,一溜煙地消失在一人一貓的視線中。

「之前就說看見韻就要顧好自己的食物,結果還是一個個都疏忽了。至於書櫃……她打從滿月後就再也塞不進去,現在頂多躺地板充當路障。」偶爾還會變成擋門板。

華想起之前韻趴在門前打瞌睡,結果害人打不開書院門的事情,只差沒當場嘆氣。

(2019-09-17, 16:23)小蒼蒼 提到︰ 「香港現下兵荒馬亂,殿下還單槍匹馬出陣,膽子也真大。」映紅害羞又開心地任年紀比自己小的學姊幫忙擦嘴,感覺心頭暖洋洋的,忍不住露出微笑,點頭一口答應:「嗯!可以走走消化吃更多美食當然好,我會替妳帶糖葫蘆回來的。」
她把燒餅油條吃得連芝麻都不剩後,以流水洗淨一大簍的菜,順便大刀闊斧將之切好收妥,等著午晚餐派上用場。
映紅用圍裙擦著手,走到賭徒們所在那桌拱手作揖,燦笑道:「早安,學姊今天用心做的早餐還合妳們胃口吧?妳們在賭什麼?怎麼不換成用甜點當籌碼呢?」
寒暄過後,她湊近華等人身邊,蹲下身手肘靠在桌上、雙手捧頰,雙目放光邀約:「妳們剛剛在聊什麼呀?學姊要我晚點找她拿錢去外頭批貨,妳們要一起出去蹓躂嗎?」

「暫時不了,我今日狀態不怎麼適合出去溜達。」先不說看路問題,若韻一個不注意去擾到涼師姐就麻煩大了。

華再次揉了下自己眼睛,同時也想起自己被涼在一旁的粥,慢悠悠地回到桌前去進食去。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