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a
只看該作者
#41
「嗯!我會跟學姊說妳很喜歡的,我不會賭啦,不過……零嘴的話另當別論。」映紅彎起眉眼笑道,一屁股坐到空位上,跟飄逸離去的溟揮手道別。

「哈哈,妳太誇張了啦!」她對武邢的詼諧話語捧腹輕笑,點頭承諾:「嗯,我們會確定妳能不能去再出發的,希望妳們那兒忙得過來。」

「辛苦了,希望韻可以代替我好好照顧華,雖然牠會絆腳、擋路、偷飯菜沒錯,但冬天也是個很棒的暖爐吧?」她雙手支著下顎勾起嘴角,兩條腿不安分地揮舞,渾圓金瞳掃視食堂一片祥和的景象。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2
美好的一天(?)開始了,那麼....今天會有什麼事情呢?

〈映紅的狀況〉

趁著映紅休息的片刻,遠處的離經清洗著雙手。

(這樣也好呢,就好好休息吧.....)看著晃著一雙短腿的映紅,離經只是只是輕笑,並躡手躡腳放輕了動作的力量做起準備來。

(畢竟等等就有的搬了,這頭只要反過來準備好甜點和前菜以及配料就可以。)
(好啦~現在稍微輕鬆做一下.....)

輕巧的,離經取出了小鍋......

劈啪的輕柔聲響,加熱豬油攪拌著醬油、砂糖、魚露的氣味傳入了映紅鼻子中,是離經經常準備的密傳醬.....說是這樣啦,但是有著好味覺和天分的映紅已經破解而且學起來了。

明顯放的輕柔的動作免得動鍋動杓的聲音嚇著映紅消化的優閒時間,離經關小了火,攪拌著逐漸要變的黏稠的醬汁數秒後就加入幾滴的花生油後讓醬汁燉煮,之後開始切起水果來了。

輕巧但有著一定速度的俐落刀工,飛快的將香蕉切片、將蘋果切成薄片狀後將兩者包上包鮮膜冷凍起來。

要做些什麼呢?

還是靜靜的享受清閒的時光?



諸葛 溟的狀況〉

通過了長長的走廊,戶外的天氣不能說是好而已,陽光意外的毒辣,甚至沒有雲氣,如果是學姊在場的話絕對會說「是個出去打獵的好日子」的。

但是到了「東廠」的辦事處現場—————


死屍遍地。


啊不是,只是一群過度打擊趴在桌上、癱軟在椅子上甚至乾脆躺在地上被一堆紙張文件活埋的「活屍」而已,面容憔悴已經不足以形容這副慘狀。

「別再罵了.....就說了只是參考用......」從文件堆中猛然伸出一隻活屍的手,在空中晃了幾下唸了一句後隨即回了紙堆中。

「已經四天沒睡了......就一下子......讓我睡一下.......一下就好......」趴在桌上連口水都流著滿桌都已經沒力氣去擦或闔上嘴更不用說。

「不要睡啊!睡了就醒不來了啊!」尚未倒下的人拉著因為睡意倒了下去,頭直接擱在敞開的冰箱內的人,恐怕是開冰箱當下的冷氣瞬間觸發了睡意了吧?

一片狼藉。

幾乎沒有完好的人在工作岡位上的慘狀。


武邢的狀況〉

另一頭的「西廠」倒是正常許多.......

維修好的兵器和箭矢彈藥等一車一車的送入,談笑自在的西廠成員結伴的走入廣大的正門上懸著的「辦異滅邪」四個大字的匾額下頭,就連外圍正替牆壁刷著油漆的人都顯得平靜而元氣飽滿。

走入場內,新人的訓練場子中,意外兇猛的飛梭聲不斷。

各種的木製暗器或箭矢、刀劍對抗的聲響如爆竹般接連不斷。

明顯的聲勢一片大好......


霽霞華的狀況〉

正吃著濃粥的華餵食著黯美味的花生,乾脆就著華的口嚼著花生好讓華保持著視野的黯像是嘆息般的哼了一聲。

「喵~喵喵~」遠處傳來韻像是在唱歌似的聲音,明顯吃完贓物的韻啪搭啪搭的溜了回來,靈巧地跳上了桌發出了碰的聲音,然後用著華的袖子滿足的擦著嘴和臉,然就乾脆側躺在華的手邊當一個靠墊似的,甩著尾巴掃著桌面,表現得像是天下太平似的。

但是,明顯的,黯死瞪著韻的後腦杓不放.....


范白卉的狀況〉

意外地不算很糟。

高達二十人的外診支援。

但是隨著照片的翻閱,傷口都令人感到怵目驚心。

不是刀劍穿刺傷,而是更令人感到離奇的。

那些是完全發黑、嚴重瘀血的.....條狀痕?

感覺有古怪.....

訊息中的描述,這二十幾個人似乎是被人襲擊的.....


咪咕! custom_ulala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3
「我先去幫學姊的忙喔。」映紅抽動鼻子享受秘傳醬的香氣,偷摸了兩下韻後回到廚房,捲起袖子洗手問道:「學姊,大家先回去報備了,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就算沒被分配工作,她也會配合學姊的動作協助,或者先把午晚餐能先做的工作準備好,畢竟現在不做晚點兒還是得趕完的。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4
(2019-09-18, 20:31)絕受兵器 提到︰
諸葛 溟的狀況〉

通過了長長的走廊,戶外的天氣不能說是好而已,陽光意外的毒辣,甚至沒有雲氣,如果是學姊在場的話絕對會說「是個出去打獵的好日子」的。

但是到了「東廠」的辦事處現場—————


死屍遍地。


啊不是,只是一群過度打擊趴在桌上、癱軟在椅子上甚至乾脆躺在地上被一堆紙張文件活埋的「活屍」而已,面容憔悴已經不足以形容這副慘狀。

「別再罵了.....就說了只是參考用......」從文件堆中猛然伸出一隻活屍的手,在空中晃了幾下唸了一句後隨即回了紙堆中。

「已經四天沒睡了......就一下子......讓我睡一下.......一下就好......」趴在桌上連口水都流著滿桌都已經沒力氣去擦或闔上嘴更不用說。

「不要睡啊!睡了就醒不來了啊!」尚未倒下的人拉著因為睡意倒了下去,頭直接擱在敞開的冰箱內的人,恐怕是開冰箱當下的冷氣瞬間觸發了睡意了吧?

一片狼藉。

幾乎沒有完好的人在工作岡位上的慘狀。
「啊……雖然早就知道了……不過也是沒有辦法的呢」溟看著這幅橫尸遍野的樣子,露出了有點困擾的笑容,隨後輕輕扇了扇羽扇,就走到自己的工作崗位,留了一張便條,說是要陪御膳房的映紅做一點事「應該不會怪罪我的,對吧。」

「唉……好像有點不太仗義,總之沒人泡一杯茶吧……」說著,溟就來來回回的泡茶,給每個人的桌子都端上了一杯才準備走人,走的時候還有點尷尬的用羽扇遮住臉「恩……我並沒有逃避,咳咳……」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5
(2019-09-18, 20:31)絕受兵器 提到︰
武邢的狀況〉

另一頭的「西廠」倒是正常許多.......

維修好的兵器和箭矢彈藥等一車一車的送入,談笑自在的西廠成員結伴的走入廣大的正門上懸著的「辦異滅邪」四個大字的匾額下頭,就連外圍正替牆壁刷著油漆的人都顯得平靜而元氣飽滿。

走入場內,新人的訓練場子中,意外兇猛的飛梭聲不斷。

各種的木製暗器或箭矢、刀劍對抗的聲響如爆竹般接連不斷。

明顯的聲勢一片大好......

武邢靈活的踩著步伐,在這看似稜亂無序的人陣中找尋著那條平安無事的「活路」。

在穿過了那群與武邢八字不太合的人群中後,她走到了西廠的櫃檯,確認自己的學姊回來了沒有,且順便留個言說要出門一趟,交流與街訪鄰居的感情。

(同時一臉大凜然理所當然的借走了一些包裝用的雜物。)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6
.
  「這些是甚麼傷口,還不只一個... ...是使用特定武器的集團嗎?」看見這些不尋常的傷口,白卉想到的是可能會有一些使用標誌性武器的集團在作亂。如果是這樣的話,對這裡很了解的豬油陳應該會知道,等等再問問她。

  雖然還有不少要知道的事,不過首要的事還是先去義診,因此白卉抱著滿腹的疑問便出門了。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7
(2019-09-18, 20:31)絕受兵器 提到︰
霽霞華的狀況〉
正吃著濃粥的華餵食著黯美味的花生,乾脆就著華的口嚼著花生好讓華保持著視野的黯像是嘆息般的哼了一聲。
「喵~喵喵~」遠處傳來韻像是在唱歌似的聲音,明顯吃完贓物的韻啪搭啪搭的溜了回來,靈巧地跳上了桌發出了碰的聲音,然後用著華的袖子滿足的擦著嘴和臉,然就乾脆側躺在華的手邊當一個靠墊似的,甩著尾巴掃著桌面,表現得像是天下太平似的。
但是,明顯的,黯死瞪著韻的後腦杓不放.....

但在黯忍不住出手前,韻突然像是被踩了貓尾般秒跳下桌面,直接在韻身旁坐定裝乖。

「……別為了這事費神。」華早在聽見韻哼哼唱唱時就一手端起碟子避免粥灑出,在那一瞬而逝的氣勢斂下後才放下手,像是拍去灰塵般輕拍幾下右肩。

只見一聲只有華與貓兒的能聽見輕哼在耳畔響起,對此韻有點委屈的咪了一聲,只是比起前頭小聲了不止一點。

華有些想笑,但明顯力不從心。

況且……

「?」在比以往緩慢許多下解決早餐,華撐起搖搖欲墜的身體時下意識的往東廠方向看去,雖不知那方發生何事但卻讓她背部隱隱發毛。

「……………」不過,也無法去確認呢。

一陣一陣的頭疼與肢體傳來的無力感壓迫著她,只能緩慢挪動步伐朝著書院走去。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8
(2019-09-19, 12:58)卡普耶卡 提到︰ 「?」在比以往緩慢許多下解決早餐,華撐起搖搖欲墜的身體時下意識的往東廠方向看去,雖不知那方發生何事但卻讓她背部隱隱發毛。

「……………」不過,也無法去確認呢。

一陣一陣的頭疼與肢體傳來的無力感壓迫著她,只能緩慢挪動步伐朝著書院走去。
溟在慢慢走到御膳房找映紅的路上,看到了好像要倒下的華,便急忙走了過去。

「喂,華妹妹,沒事吧?」溟輕輕扶著他,小聲關心著「你怎麼和東廠裡面那些橫尸遍野的人一樣,累成這個樣子。」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9
(2019-09-19, 13:22)一日之寒 提到︰ 溟在慢慢走到御膳房找映紅的路上,看到了好像要倒下的華,便急忙走了過去。

「喂,華妹妹,沒事吧?」溟輕輕扶著他,小聲關心著「你怎麼和東廠裡面那些橫尸遍野的人一樣,累成這個樣子。」

「………稱不上沒事。」明瞭自己莫名發毛的緣由,華微微扯動嘴角後抬起頭,無神的黑眸與黯一同望著人,虛弱地回應溟。

「不過我現在一半確實是疲累,另一半………要歸於一場夢境。」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0
(2019-09-19, 20:55)卡普耶卡 提到︰ 「………稱不上沒事。」明瞭自己莫名發毛的緣由,華微微扯動嘴角後抬起頭,無神的黑眸與黯一同望著人,虛弱地回應溟。

「不過我現在一半確實是疲累,另一半………要歸於一場夢境。」
「先坐下再說……」溟扶著華到一邊坐下。

「夢境?怎麼了?」溟有點凝重和好奇的詢問道。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