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a
只看該作者
#51
(2019-09-19, 21:32)一日之寒 提到︰ 「先坐下再說……」溟扶著華到一邊坐下。

「夢境?怎麼了?」溟有點凝重和好奇的詢問道。

「昨晚,我『看見』了……箭矢、與火焰。」華緩緩閉上眼,述說起自己夢見的那場景。

「我能確定那並不是一般的夢境,而是『未來』。」她無光的眼眸重新睜開望著溟,手指輕按著眼眶,「因我已付出代價。」

「……只是,那些我熟悉或不認識的人、事、物究竟代表什麼,還尚未明瞭。」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2
(2019-09-19, 21:50)卡普耶卡 提到︰
「我能確定那並不是一般的夢境,而是『未來』。」她無光的眼眸重新睜開望著溟,手指輕按著眼眶,「因我已付出代價。」

「……只是,那些我熟悉或不認識的人、事、物究竟代表什麼,還尚未明瞭。」
「恩……」溟聽完之後,閉上眼睛思索,羽扇輕輕的扇動著,這個是溟習慣性的思考動作「預知夢麼……考慮到你有守護神在身,這事不能忽略,看來是真的要好好做準備了……」

「但看來你的人身安全沒有問題,最後應該是你師姐保護了你,至於火焰和箭矢麼……看來不出意外的話,宮中會有大變啊……」溟睜開眼,神情變得嚴肅,羽扇遮著半張臉,似乎在盤算著什麼的樣子,當然,這也是因為面前的人可以信任的關係「總之謝謝你和我說這些,沒有急事的話我先送你去休息吧。」

被羽扇遮著的半張臉下面,嘴唇抿了起來“九尾現,天下亂麼……還有不認識的人,應該不是宮中之人,但是既然和大變有關的話,想必不久後就會見面了吧……”

隨後就準備扶華回房間休息。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3

〈映紅的狀況〉

「啊哈哈......果然還是沒辦法瞞過去呢.......」離經抓著臉有些害臊的說著,卻是推過了簡單的水果墊板和小把的水果刀。

「只是弄點點心的準備以及正餐的預備而已,等之後你們弄回材料後就可以直接料理組合了。」俐落的處理水果中一邊看著醬汁的狀況,離經輕聲細語的說著。

一直以來,就像是怕驚動到小動物似的輕柔。

「對了~可以替我準備好臻果焦糖片嗎?其中一個甜點會用上的.....很簡單,但是要一直顧著火不太能分神呢....」離經看著在爐子邊放著的器具和空鍋,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眼神

「很簡單的,只要將糖乾鍋下去煮成糖漿狀轉道金黃色的時候,撒上肉桂粉和大量臻果冷卻,再撥下來拿去冷藏就好。」

「但是量很多,會很熱外別燙到喔。」

提醒著映紅用火的危險性,離經在處理過水果後,卻開始準備弄起酥皮來了!?

分外努力的擀著薄博的麵皮,使起了很大的力氣。

看樣子在其他人回來前,有事情可以做了!

(製作料理,難度因為料理簡易而相當低,過5即可)


溟與華的狀況〉

正當華的回應之中,黯突然聳起毛來。
一股感受的到野性的氣息,正從溟身後傳來————

「怎麼了怎麼了?東廠發生什麼事了?」從後方來的人,是從恩隆宮的城牆上近乎「飛」下來的,輕盈無比,那身黑袍隨著狂風拍動,再兜帽下的臉孔布滿了傷痕以及顯眼的獸性圖騰。

黑髮、褐膚,體格也精實,在東廠之中也是少數強壯的女孩.....

「喂!這不是華嗎!?發生什麼了讓六姐看看。」快手快腳卻不影響到華不舒服的身體,來人飛快的從溟手上接過了華,凝神觀看著華的臉色。

「氣色有夠差.....心神不穩、有點冷汗,眼睛怎麼看不見了!?」
「不行不行!看這副樣子是想拖病上班,溟!六姊送去她的的單位報告一下狀況,就別讓她去上班了。

雖然不清楚狀況,但是眼前從溟手上接手華的少女很明顯就是溟的學姊。

從那身服裝還有藏在背後的弓來看,八成就是那個塞北出身的神射手.......燕六影,在東廠雖然有不錯的官職卻不常用官職壓人或稱呼.....不過倒是個人發言相對比較喜歡用年紀壓人,所以也都讓人稱呼為「六姊」,無意中似乎在職場上給人的親近感十足。


武邢的狀況〉

「來,還好西廠不是很常送禮,買來的包裝總是沒用到堆灰塵。」明顯年紀和自己差不多,卻只是因為身體欠佳、魔力的迴路數量和資質不夠,只能淪落到坐櫃台天天陪笑的地步.....該說還有點臉皮可以靠是萬幸吧?

眼前矮了武刑一大節的少女掩著嘴咳嗽著,將已經去塵的包裝材料與容器交到了武刑手上。

「對了......如果今天沒有意外的話,也許有空的訓練場給武刑進行久違的實戰.....」正當少女有些羨慕的眼光看著武刑訴說當下,卻在下一秒臉開始發白了起來.....

不是她的什麼痼疾發了,而是。

看到了什麼東西接近.......

被嚇得毫無血色的白臉......

「呼~~」大白天的,艷陽高照。

卻突然下降了劇烈的溫差般,一股寒氣、伴隨著薄如利刃的,一股鋒利的氣息從武刑的背後掃了下去。

絲毫感覺不到炎熱了......

「馬....馬大人.....」眼前的少女明顯是在迴避某種東西低下頭去,語氣卻是比往常虛弱的樣子更小了幾分,那低頭的動作更有種隨時可以接受被砍下腦袋,自己卻不會有太大的疼痛或多餘的驚嚇瞬間死去的心理準備吧。
「您回來了.....」

「嗯。」回應話語的聲音,出現的位置意外的近。

記憶中的那身薄衣白袍在風中拍打的聲音也都能在耳邊再現了.....

西廠二當家。

薄蟬飛螢————馬淨良。

熟悉的寒氣與殺氣,籠罩著武刑的全身,卻絲毫不傷.....恐怕是沒有針對任何人,但是那個感覺,卻讓周遭的人避之惟恐不急,要不是櫃檯的工作就是不管誰都要接待陪笑,恐怕眼前的少女不是逃走就是瞬間掏出小刀自盡了吧。

「武......武刑只是來拿點東西,接....接下來.....」
少女的聲音懺抖著,害怕的咬著下唇、接待手勢的雙手握的死緊。

「沒有....什麼行程.....」最後一句話,卻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氣。

只是希望瞞住什麼。

「......」銳利的目光從武刑頭頂看了過去,卻是使少女直接停止呼吸,深怕再多吐出一口氣————

「嗯。」沙啞的嗓音輕聲應著。

「刑.....既然沒事也沒工作,妳就去休息找朋友吧。」沒回頭更看不見回來的人的樣子,腦海卻能浮現往常的模樣....很熟悉的態度。
「晚上,幫我洗衣服......回來途中被醉漢纏上,肩膀有些油汙.....」

輕若彷彿落羽的微聲,影子與熟悉的寒氣,遠離了武刑的身邊。

「.......」而接待的少女,全身的汗水和眼淚,都在櫃檯桌面和地上留下了水窪.....

「請.....慢走。」慢了好幾拍,鞠躬朝著不再此地的人行禮。




范白卉的狀況〉

到了現場,迎面而來的卻是熟悉但意外的人。

白卉姐姐~」青綠色的童服身影從視角下方抱緊了白卉的腰,小腳輕輕跳著。

迎面的,是熟悉如雄孔雀般的色彩,青藍雜綠、黃中透紅、紅裡現黑,複雜的色彩遍佈一身的長洋裝、打著一張號稱可以隔絕紫外線的黑傘,盤起的黑髮上插著一隻龍形髻。

鳳眼、紅丹,不用化妝就藤體現美麗,熟悉的大小姐.....

孔雀。

卉,久不見了,還是這麼冒冒失失的嗎?」說歸說,但意外的阻礙了范白卉的去路。
「多注意一點,妳好歹也是淑女......不過這趟不能和妳說多久,拿去。」送到范白卉手上的,是冰涼的白色鐵盒。

「寒鐵針,特別幫妳把尖端弄得尖銳一些,算是順路看妳幫妳帶上的,畢竟妳這頭很多東西都缺吧?」
孔雀說歸說.....

卻明顯擋住了范白卉的視線?

所能看見的,在孔雀身後搭起了臨時的急救站......也確實有著非常龐大.....

慢著,明顯當時的簡訊傷患數量謊報!

至少四十來人以上的人,大多數人是魔法少女外,更有少部分的壯丁男子都在其中,無一例外的,就是他們的全身甚至臀部、臉上,都有著如照片中兇殘的瘀青,甚至有人都快被打到強制轉換種族,成了個黑人!

「......」查覺到范白卉的目光,孔雀卻突然上前一步,完全遮去了范白卉的視線。

「沒什麼.....這裡的情況這次妳就不用了....」明顯是在嫌棄什麼髒東西入了眼似的,孔雀撇了一眼身後的景象。

「東西拿了就回去休息吧,這裡也有幾個醫師能夠處理.....」

「是啊是啊~主人說了應該就沒事了~」單純的笑容、鬆軟的拉著范白卉的下襬,雖然曾經有所誤會,如今卻友善的狠的冶兒輕聲說著。

但從語氣來看,八成隱瞞了什麼。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4
「啊……?這樣的話,就拜託你咯,六姐」溟鬆開了手,然六影能夠帶華去請假「不過你小心一點,華妹妹的身體應該沒辦法承受太大的顛簸。」

「東廠那邊的話……純粹是累壞了,然後我和映紅有約,要和他處理一點事情,所以就請假先走了」溟隨後回答六影那問東廠怎麼了的問題。

「總而言之,請慢走,之後再和六姐好好的聊一聊」溟行了一個禮,就轉身繼續輕飄飄的走了。

一轉身,溟的神情就變得很凝重,羽扇繼續遮著半張臉,不讓別人看到他的表情“先等殿下回來吧……”


其實溟是偷偷用輕功走路,所以沒有腳步聲又輕飄飄的。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5
「好喲,學姊要做哪些甜點呢?」映紅接過水果刀跟墊板,心想還是大把的好使,但也沒浪費魔力叫出大型水果刀。

映紅按照學姊的指示,把糖倒入鍋中攪拌,熬出金黃如蜜的焦糖,因為自己偏愛榛果之故,她撒入了適量的肉桂粉和一大把免錢似的榛果,還順手吃了幾顆,才戴上手套撥下焦糖片,放入冰箱中冷藏。
擲骰結果

3d6 → 12[4, 6, 2] 12饕餮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6
(2019-09-19, 22:44)絕受兵器 提到︰
武邢的狀況〉

「來,還好西廠不是很常送禮,買來的包裝總是沒用到堆灰塵。」明顯年紀和自己差不多,卻只是因為身體欠佳、魔力的迴路數量和資質不夠,只能淪落到坐櫃台天天陪笑的地步.....該說還有點臉皮可以靠是萬幸吧?

眼前矮了武刑一大節的少女掩著嘴咳嗽著,將已經去塵的包裝材料與容器交到了武刑手上。

「對了......如果今天沒有意外的話,也許有空的訓練場給武刑進行久違的實戰.....」正當少女有些羨慕的眼光看著武刑訴說當下,卻在下一秒臉開始發白了起來.....

不是她的什麼痼疾發了,而是。

看到了什麼東西接近.......

被嚇得毫無血色的白臉......

「呼~~」大白天的,艷陽高照。

卻突然下降了劇烈的溫差般,一股寒氣、伴隨著薄如利刃的,一股鋒利的氣息從武刑的背後掃了下去。

絲毫感覺不到炎熱了......

「馬....馬大人.....」眼前的少女明顯是在迴避某種東西低下頭去,語氣卻是比往常虛弱的樣子更小了幾分,那低頭的動作更有種隨時可以接受被砍下腦袋,自己卻不會有太大的疼痛或多餘的驚嚇瞬間死去的心理準備吧。
「您回來了.....」

「嗯。」回應話語的聲音,出現的位置意外的近。

記憶中的那身薄衣白袍在風中拍打的聲音也都能在耳邊再現了.....

西廠二當家。

薄蟬飛螢————馬淨良。

熟悉的寒氣與殺氣,籠罩著武刑的全身,卻絲毫不傷.....恐怕是沒有針對任何人,但是那個感覺,卻讓周遭的人避之惟恐不急,要不是櫃檯的工作就是不管誰都要接待陪笑,恐怕眼前的少女不是逃走就是瞬間掏出小刀自盡了吧。

「武......武刑只是來拿點東西,接....接下來.....」
少女的聲音懺抖著,害怕的咬著下唇、接待手勢的雙手握的死緊。

「沒有....什麼行程.....」最後一句話,卻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氣。

只是希望瞞住什麼。

「......」銳利的目光從武刑頭頂看了過去,卻是使少女直接停止呼吸,深怕再多吐出一口氣————

「嗯。」沙啞的嗓音輕聲應著。

「刑.....既然沒事也沒工作,妳就去休息找朋友吧。」沒回頭更看不見回來的人的樣子,腦海卻能浮現往常的模樣....很熟悉的態度。
「晚上,幫我洗衣服......回來途中被醉漢纏上,肩膀有些油汙.....」

輕若彷彿落羽的微聲,影子與熟悉的寒氣,遠離了武刑的身邊。

「.......」而接待的少女,全身的汗水和眼淚,都在櫃檯桌面和地上留下了水窪.....

「請.....慢走。」慢了好幾拍,鞠躬朝著不再此地的人行禮。


武邢也朝著那不在此地之人抱拳行禮「遵命。」

隨後滿是擔心的上前攙扶那位櫃台小姐「汝沒事吧?雖然本就聽說過汝身體欠佳,可沒有想到既然會突然間如此糟糕,要不先去休息休息?小生知曉一帖密藏的中藥,對改善體質、滋補強身都相當有效的,本人我每個月至少也會熬一次來喝呢。等等就給你捎一份回來。」

毫無任何惡意,純粹的貼心與關懷所構成的笑容,卻遠勝於刀劍的寒冷。


「誰叫我們是朋友,對吧?」




「好的....如果可以.....」櫃台小姐以些斷斷續續的答覆道。
「.....人家....怕苦....」掩著嘴,似乎在忍吐。

「吃苦當吃補。」武邢單純的微笑著,將一個塑膠袋交至她手中,隨後轉身準備離去。

扇了扇手中的紙扇子「可以用言語來解決的事情,小生可不喜歡用到刀刃。」不知是在和誰說的話語,隨著風飄散而去。




可在離開西廠的範圍後,武邢馬上找了個沒人的角落,鬆了口大氣。

......總感覺自己心臟快要跳出來了。

她其實不喜歡這樣子。

可以的話,她可希望能夠找個沒有人的角落,閒適自得且安分守己地度過一生。

可她卻比什麼都還要明白,說話是自己的天分。

短暫的休息後,小女孩恢復成了那個「武邢」。

拿著包裝用的雜物,踏入了御膳房。

「冒昧打擾了,不知妳們這有沒有多餘的點心餅乾好給在下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7
還未來得及組織好回應溟的話,就先被來人給截斷。

「嗯…………麻煩六姊了。」對於六姊的連珠砲灰,還真的存了回到書院心思的華只能摸摸鼻子,況且她現在虛弱到隨便來個人都能隨手撈走的地步,掙扎也毫無用處。

而追在六姐之後耳畔響起的一聲噴氣聲,讓華更沒法解釋什麼,在和溟擺手道謝後就任人帶去請假。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8
(2019-09-19, 22:44)絕受兵器 提到︰ 「......」查覺到范白卉的目光,孔雀卻突然上前一步,完全遮去了范白卉的視線。

「沒什麼.....這裡的情況這次妳就不用了....」明顯是在嫌棄什麼髒東西入了眼似的,孔雀撇了一眼身後的景象。

「東西拿了就回去休息吧,這裡也有幾個醫師能夠處理.....」

「是啊是啊~主人說了應該就沒事了~」單純的笑容、鬆軟的拉著范白卉的下襬,雖然曾經有所誤會,如今卻友善的狠的冶兒輕聲說著。

但從語氣來看,八成隱瞞了什麼。

  「謝謝妳為我做的工具... ...」范白卉先是為孔雀的餽贈道謝,「也謝謝妳們為我著想。」然後是為她們的體貼。
  「不過妳們也知道我是為何而來的吧。」她完全沒有回去的意思,反而開始做看診的準備。「這附近應該沒那麼多魔法少女,有部分是山賊吧。不過這不影響甚麼,沒關係的。」

  「雖然在帳棚外我也會拿起武器對抗她們,但只要進了這個帳篷就是我的患者,所以讓我進去吧。」白卉表明了自己的立場,但也沒有表現的太過強硬。「可以的話,我也想知道這些人身上發生了甚麼事。魔法少女都會被傷成這樣,那平民一定更加危險,如果妳知道的話能告訴我就更好了。」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9

〈映紅的狀況〉

手腳俐落、分量豪奢,原本應該是薄片的椹果焦糖脆片變成了有點厚度的厚片,奢侈的美味,冰鎮過後甚至發出了濃郁的甜香和肉桂點綴而出的椹果油的清香,恐怕是要拿來當什麼甜點的裝飾配料了。

在此時,這個放大桶的畫面也被武邢、諸葛溟撞個正著........

只見離經快手快腳的備料和冷卻醬汁後,開始準備起了熟悉的大桶————要煮飲料了!
那個桶子大的可以裝進好幾十個人,根本是個大水缸,就這麼碰的一聲放在相比之下小的可憐的爐子上,開始裝進清水煮沸,同時開始撒入砂糖和方糖開始做底.......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拿來長梯的站在上頭攪拌水的離經大有一種隨時會抓不乖的魔法少女丟進去煮的感覺,生動的童話故事的巫婆形象都出現了。

「啊!來了嗎?」攪拌到一個程度後,離經看著已經到來的人說著,俐落的爬了下來。

「映紅,這裡是菜錢,如果有多的就和其他人買點東西吃喝,但是別吃太多,午餐晚餐還沒吃呢!」說著,離經交給映紅一個肥肥的錢包,紅通通的又做的像是麻雀的造型,可愛的很。

「妳們幾個,路上都要小心,知道嘛!」撐著腰,準備爬上長梯準備和飲料對抗的離經認真的交代著。

「點心的話.....等等!」對於武邢的要求,離經思索了片刻.......

拿上來的卻是非常可愛的點心。

大量被烤的香脆的奶油餅乾,以一種肥嘟嘟的麻雀的造型被塞滿在盒子中,並不是靠著盒子本身的重量,而是一當武邢再包好所有餅乾拿起來當下就被餅乾本身的重量壓的手腕直接下降,令腰都的得稍微用力的地步,份量紮實的很。

口味有很多種,奶油口味、紅色的草莓口味、綠色的抹茶、黃色的香蕉。

御膳房隱藏名產,離經牌麻雀香酥脆餅。

是你熬夜工作、下午茶點、中午點心被人偷走各種時刻的好選擇,也是在熬夜拼考試的人們最適合的心靈食糧喔。

每日限量不等,售完為止。

「就是這樣了,今天我會弄得比較多,先把頭幾盒給妳拿去吧~」搓著手明顯已經先下手至少十盒的離經似乎對餅乾很受歡迎這點有點高興。

「雖然說因為很紮實所以不用擔心碰撞弄碎,但是還是要小心喔~」


〈霽霞華的狀況〉


「不要勉強自己,會和東廠的大家一樣累死的.....」柔軟熟悉的床鋪,華被輕巧的脫了鞋襪後放上了床鋪、蓋上了棉被,床頭更是被放了一大壺的水和已經裝了點水杯子。

「給我好好休息,六姐這邊就去給妳的單位請假去啊!」急匆匆如手上的弓放弦而出的箭矢、席捲的狂風,來去自如又迅速。

離去的腳步輕盈而迅速.....

「咪嗚~」跳上了床充當抱枕的韻和窩在身邊的黯,是柔軟的貓貓世界....

好好休息一下吧,看來一時半刻眼睛是沒辦法好了。


〈范白卉的狀況〉

「還真是擋不住.....」不悅的轉了轉手上的傘,孔雀倒是完全一臉沒法的表情。
「還真是被你猜對了,我的確有好好的問過所有的人......」

「主人真的一個一個抓起來問喔!」
「冶兒,碎嘴。」
「嘻嘻.....」正當冶兒吐舌當下,孔雀倒是將白卉稍微帶到一處角落去。

「這些傢伙如妳所猜,不是部分.....全都是四川附近龍虎山寨的山賊,今天就算死在路邊都算活該的那種,我也差點被搶過材料和要送出的貨差點釀成大禍,所以才說妳也別治了,好了死的也是其他的人,更別提只是被揍到瘀傷。」

「我稍微看過他們身上的傷勢,這才可怕.....通通不是致命傷,而是用鈍器毆打造成,按照傷勢形狀....」孔雀說到一半突然有些尷尬,像是感覺不太可能發生的荒謬言論。

「恐怕是被總長至少百公分長的鐵尺或是劍所傷,因為傷勢都是拍打或是抽人所造成的鞭傷或打擊傷勢,不過力道很沉.....有傷到筋脈,至少要安養個半來個月才會好轉,使兵器的人恐怕不但兵器技術好,恐怕內修也不錯,才能在那些短暫的過招中瞬間打出這麼多的傷勢。」

「主人說是高手喔!」
「冶兒,這只是猜測。」
「看起來也像嘛!」
「也不能完全保證.....」

孔雀責備了一下冶兒後,看了一下四周後繼續說了下去。

「我問的所有人都給我一至的情報,她們的口徑一至,是遇上了三個人,卻被其中一個人單人殲滅.......想也知道是想搶劫人家踢到鐵板了,至少可以確定兇手是三個人而且其中一個還是魔法少女中的高手了。」

「妳也注意一下,因為我總感覺哪裡有問題....」孔雀說著,卻陷入沉思片刻。

「不管了,你看你要怎麼做吧,治療方式先交給妳.....」孔雀說著,抽出小筆記本書寫著幾段後撕下來交給范白卉。

「她們的傷勢還熱著,得再降溫導致出血凝固前先用三菱針放出毒血,之後才可以用藥治療,雖然只是簡單的皮外傷但是非常麻煩,傷的地方和人太多了。」不悅的掐指算著可能用上的醫療資源,孔雀的臉色倒是顯得非常難看。

手一擺,倒是打算乾脆放生。

「我得去拿材料了,妳自己多小心,山賊我只能肯定不是好人。」

「冶兒,走了!」
「嗯!」

只見孔雀牽著矮小的冶兒離去的身影倒是溫馨,但,卻也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對了....」沒有轉身,卻還是打著傘的背影,傳來了些許暖意的消息。
「有空來家裡坐坐吃點東西或過夜什麼的,冶兒很喜歡妳。」

「多小心了。」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0
「當然,多謝關心」溟很有禮貌的行了一個禮,就跟在映紅身後,笑盈盈的走了。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