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a
只看該作者
#61
「謝謝學姊,我們喝個下午茶就好,妳也要小心別掉進桶子裡囉。」映紅進入員工休息室卸下廚娘裝扮,將麻雀錢包揣進兜裡,問完要買的東西後,一手一個挽著溟和武邢,揮手告別學姊前往市場。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原本只是想來隨便討點東西的武邢看著離經拿出的東西,稍稍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就想起這裏是御膳房,便很欣然地收下。

「多謝離經大人的好—意。」

剛拿起時,這重量還是讓武邢慌了一下,不過她還是馬上調整了重心,與負重訓練相比,這還算不上什麼的。

「我們去去就回,別太擔心.....」三條線從臉上滑落,小小聲地呢喃道「可掉進桶子裡又是怎麼一回事.....」

配合著對方,稍稍放緩了腳步,就被映紅拉著,一同前往了市場。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引用︰
〈霽霞華的狀況〉


「不要勉強自己,會和東廠的大家一樣累死的.....」柔軟熟悉的床鋪,華被輕巧的脫了鞋襪後放上了床鋪、蓋上了棉被,床頭更是被放了一大壺的水和已經裝了點水杯子。

「給我好好休息,六姐這邊就去給妳的單位請假去啊!」急匆匆如手上的弓放弦而出的箭矢、席捲的狂風,來去自如又迅速。

離去的腳步輕盈而迅速.....

「咪嗚~」跳上了床充當抱枕的韻和窩在身邊的黯,是柔軟的貓貓世界....

好好休息一下吧,看來一時半刻眼睛是沒辦法好了。

雖說是被要求好好休息………但一時間華也不怎麼想重新入睡,只是閉上眼讓看多黑白景象的眼睛休息一下。

畢竟一入睡就會做夢,而做夢——不是去『夢見』什麼,就是再體會一次那深刻銘刻在內心深處的,除了自己外什麼都保不住的無力感。

「黯……」

華輕喚,並將連結的眼暫時隔斷、重新回到無盡的黑暗。

只見黯以輕蹭回應了華,又伸長往韻腦袋拍了一記後直起身,跳入了華身旁的影子中。


(2019-09-21, 19:04)ArryLow 提到︰ 原本只是想來隨便討點東西的武邢看著離經拿出的東西,稍稍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就想起這裏是御膳房,便很欣然地收下。
「多謝離經大人的好—意。」
剛拿起時,這重量還是讓武邢慌了一下,不過她還是馬上調整了重心,與負重訓練相比,這還算不上什麼的。
「我們去去就回,別太擔心.....」三條線從臉上滑落,小小聲地呢喃道「可掉進桶子裡又是怎麼一回事.....」
配合著對方,稍稍放緩了腳步,就被映紅拉著,一同前往了市場。

黯的身影自武邢影子竄出,並輕巧的跳上對方肩膀將對方當成坐騎。
擲骰結果

1d3 → 2[2] 2出現在誰的影子?溟、武邢、映紅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2019-09-21, 20:34)卡普耶卡 提到︰ 雖說是被要求好好休息………但一時間華也不怎麼想重新入睡,只是閉上眼讓看多黑白景象的眼睛休息一下。

畢竟一入睡就會做夢,而做夢——不是去『夢見』什麼,就是再體會一次那深刻銘刻在內心深處的,除了自己外什麼都保不住的無力感。

「黯……」

華輕喚,並將連結的眼暫時隔斷、重新回到無盡的黑暗。

只見黯以輕蹭回應了華,又伸長往韻腦袋拍了一記後直起身,跳入了華身旁的影子中。



黯的身影自武邢影子竄出,並輕巧的跳上對方肩膀將對方當成坐騎。

看了眼肩上那神出鬼沒的小傢伙,武邢笑了笑,並沒有對對方擅自坐上自己的肩膀有任何特別的情緒,反倒就這麼默默地任由黯待在那邊。

或許是因為在對方的身上感受到相似的氣息也說不定,和那隻「加菲貓」相比,武邢可不討厭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
  「嗯,我會小心的,謝謝妳的忠告。」白卉向她們點點頭,便加入其他醫師的行列,開始忙碌。「下次我會去妳那邊坐坐的。」

  遵照孔雀的指示,首先是放出瘀血。由於需要用到針,白卉決定馬上打開孔雀的禮物。「真是名不虛傳,這作工真是不簡單... ...」盒子內有各種尺寸的針,每一支都在光照下發出淡淡寒光。最小的幾個尺寸看不到針頭,像是只有針柄一般,只有那道微光提示著它的存在。「不過太細的話就不能放血了,還是選大的吧。」白卉挑了大尺寸的針,再加上自己的冰針,迅速扎遍病人身上的每一道瘀痕,暗紅的血開始流出。一般來說冰會讓血液凝固,但白卉可以控制熱能的方向,所以並不會有這方面的問題。

  「我大概也沒辦法對付這麼多魔法少女,看來真的是很強的人。不過這些人都還活著,或許不是嗜殺之徒。希望他不會把這些力量用來對付無辜的人。」一邊治療,她一邊想著。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買菜組的狀況〉

上了街,馬路上頭的店家不如想像的大城市那樣忙碌或焦躁的快節奏。

可能是要近中午,店家有幾分緩慢的感覺,或著是四川就是如此?
畢竟不是真正的一線城市嘛.....

那裡又是怎樣的風景,就不得而知了。

比較有活力的仍然是路邊的攤販,叫賣鴨蛋或是魚丸、糕點或是傳統的點心的居多。

但一些賣早點的店家卻已經早早收起來,畢竟緊接著就是午飯了。

一路上的街景相當的乾淨,不是說垃圾這方面......

以往路邊會有的街友,甚至是袒露著肚子的男男女女.....


消失了

就像是不曾在這裡出現過,是一個記憶中的錯覺一般。

他們消失了


經過的住宅社區中,一棟過往還掛著貸款廣告的老舊民房社區,四天前也還在的....

如今,它也消失了

是錯覺嗎?

街上的人們......是否不如以往的熱絡或多了?

很難去理解,卻又很好去理解的矛盾感。

是想不起來?還是不願意去想起來?


還是,只是活著?

市場......

一些路邊的賣菜攤販,也消失了,只留下空蕩而堆滿垃圾的空地。

所幸有店面的商家仍然開業,甚至多了不少的客人絡繹不決....隨著深入市場商業區的深處,接近山腳下的偏僻店面,倒閉出售的店面卻也比以往的多,掛上的封條、空蕩的內裡.....

彷彿是這個國家的人們的靈魂。

「是來拿貨的吧?」在熟悉的「港口」這家食材批發商,接待的大叔仍然挺拔,但頭髮灰白了不少、手腕上的手錶也不翼而飛,露出了帶過手錶而留下的特殊曬痕。

「......」知道來訪的幾人是來拿貨的,但大叔卻是突然困擾的搓著雜亂的絡腮鬍。

「有點危險.....有一批或是快到了,但是這陣子搶劫的劫匪變多了不少,有點沒什麼希望.....畢竟魔法少女的山賊基本上一出手就是....唉.....前陣子的茅台生意又被人給趕出去了.....」

「稅金提高了、從其他城市遷移來的居民和魔法少女也多了,這陣子這樣真不知道該怎麼讓人活啊.....」


〈范白卉的狀況〉

「哎喲!」一被下針,令人慘叫的速度可以比美針尖入體同時,也近乎同時,傷患體內的瘀血竟然也同時飆了出來,不同緩慢流出的常理情況,近乎是如同潰堤的河水般不斷溢出。

傷勢內的瘀血量比想像中的還大,下手的人雖然不至於想殺人,但是八成也沒想要讓人好活。

而當診療中接觸時,透過觸摸才能發現....眼前所有人的傷勢中或多或少有幾分磨擦和偏離造成的擦傷.....

出手的人似乎不太熟練?還是其實想殺人?

在下針放血到上藥的過程中,慘叫聲不斷,流出的只是瘀血,但令人無法直視那個量和顏色。

正當范白卉診療當中,手下的一名被打成黑人似的倒楣鬼忽然舉起一手抓住范白卉的手腕。

「醫.....醫生.....」黑人(?)用著被打腫的臉頰肌肉扯動著同樣紅腫的嘴唇口齒不清的說著。

「還有一群人....她們不知道......要去攔截市場供貨......那幾個人過去了.....」
「會有更多人......受傷....快阻止....她們.....」

「噢!」正巧一針下去,額頭瘀血一放!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大叔,辛苦你了⋯⋯你知道那批貨的運送路線吧?我想過去看看,畢竟在這裡枯等,還不如去看看他們是否需要協助。」映紅柳眉微蹙,當地人逃離、外地人湧入,還有魔法少女淪為山賊,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她絞盡腦汁回憶近日可能有關的社會新聞,除了母親塞給她有關父親的情報之外,她最常看的只有食譜和美食節目。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恩……」溟一路跟著走的時候都沒有說什麼話,而是瞇起眼睛的觀察著狀況“不太尋常呢……這種氛圍也是……”

「您好。」見到大叔的時候,溟依舊很有禮貌的問好,隨後聽著他的話,稍稍皺起了眉頭「山賊麼……所以其他商家才這麼早就關門?」

溟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本筆記本,很認真的記錄著:

「最近山賊增多,提議可能需要招降或者剿滅」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9
(2019-09-22, 10:22)絕受兵器 提到︰
〈買菜組的狀況〉

上了街,馬路上頭的店家不如想像的大城市那樣忙碌或焦躁的快節奏。

可能是要近中午,店家有幾分緩慢的感覺,或著是四川就是如此?
畢竟不是真正的一線城市嘛.....

那裡又是怎樣的風景,就不得而知了。

比較有活力的仍然是路邊的攤販,叫賣鴨蛋或是魚丸、糕點或是傳統的點心的居多。

但一些賣早點的店家卻已經早早收起來,畢竟緊接著就是午飯了。

一路上的街景相當的乾淨,不是說垃圾這方面......

以往路邊會有的街友,甚至是袒露著肚子的男男女女.....


消失了

就像是不曾在這裡出現過,是一個記憶中的錯覺一般。

他們消失了


經過的住宅社區中,一棟過往還掛著貸款廣告的老舊民房社區,四天前也還在的....

如今,它也消失了

是錯覺嗎?

街上的人們......是否不如以往的熱絡或多了?

很難去理解,卻又很好去理解的矛盾感。

是想不起來?還是不願意去想起來?


還是,只是活著?

市場......

一些路邊的賣菜攤販,也消失了,只留下空蕩而堆滿垃圾的空地。

所幸有店面的商家仍然開業,甚至多了不少的客人絡繹不決....隨著深入市場商業區的深處,接近山腳下的偏僻店面,倒閉出售的店面卻也比以往的多,掛上的封條、空蕩的內裡.....

彷彿是這個國家的人們的靈魂。

「是來拿貨的吧?」在熟悉的「港口」這家食材批發商,接待的大叔仍然挺拔,但頭髮灰白了不少、手腕上的手錶也不翼而飛,露出了帶過手錶而留下的特殊曬痕。

「......」知道來訪的幾人是來拿貨的,但大叔卻是突然困擾的搓著雜亂的絡腮鬍。

「有點危險.....有一批或是快到了,但是這陣子搶劫的劫匪變多了不少,有點沒什麼希望.....畢竟魔法少女的山賊基本上一出手就是....唉.....前陣子的茅台生意又被人給趕出去了.....」

「稅金提高了、從其他城市遷移來的居民和魔法少女也多了,這陣子這樣真不知道該怎麼讓人活啊.....」

「阿.....天氣真好啊。」

武邢笑著。

一如既往的笑著。

只是雙眼當中失去了笑意罷了。

情報早就流進她的耳中了,可她卻並沒有為此多做什麼。

結果就是如此吧。

連一聲像樣的道別都沒有。

只能笑著。

一如既往的笑著。




「還真是辛苦您了。」雙手抱拳,遞上了依照對方喜好挑選了包裝與口味的麻雀餅「這是由御膳房大廚親手製造的小點心,為了慰勞您的辛勞,特請笑納。」

(2019-09-22, 10:42)小蒼蒼 提到︰ 「大叔,辛苦你了⋯⋯你知道那批貨的運送路線吧?我想過去看看,畢竟在這裡枯等,還不如去看看他們是否需要協助。」映紅柳眉微蹙,當地人逃離、外地人湧入,還有魔法少女淪為山賊,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她絞盡腦汁回憶近日可能有關的社會新聞,除了母親塞給她有關父親的情報之外,她最常看的只有食譜和美食節目。


「映紅小妹,還請稍等,貿然行事並非上策。」看向了溟的方向「小生摯愛的友人阿?既然我們正好有空,不如先給那些替姊妹們運送貨物的人們,稍微占卜占卜如何?」

當確認對方收下了禮物後,武邢打開了扇子,輕掩住了嘴「關於山賊這一事情,能否稍微和小生聊聊呢?若是能排解您的苦悶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0
『……』

黯瞇著貓瞳佇立於武邢肩上,鬍鬚隨著鼻尖聳動輕顫,尾巴時不時輕拍著對方衣領。是有將眼前景色看進眼中?還是任眼前之人話語流過耳旁?但哪怕面對面盯著黯臉色瞧也不得而知吧。

他也只是伸爪撥弄了下臉側的鬍鬚,見證著幾人的對話。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