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a
只看該作者
(2019-10-13, 17:30)絕受兵器 提到︰
諸葛 溟的狀況〉

對於諸葛溟的問題,長恭倒是反常地保持沉默,用微笑和郎涵天的出現帶了過去。

「太好了,不用花錢這句話都變成我最愛聽到的詞了。」聽到諸葛溟的話郎涵天完全一臉舒坦,絲毫不假。
「現在我看到什麼都像元寶啊....錢啊....一直都是問題啊....開源節流也不能一直這麼下去啊.....」

「慢著恩人?」似乎聽到這個詞,郎涵天突然上前握住長恭的手,這個動作和反射倒是讓長恭一瞬間措手不急,連塔莉娜看著也只是害怕的朝長恭身後一躲。

「謝謝謝謝!贏幀是先帝的獨生女要是有閃失就......之前和秦玉那傢伙一起安排的人竟然被拒絕後她就不見了,轉眼就跑到香港,我們也是擔心的很....
「不要緊,這份擔心可以理解。」

回應著握手,長恭低下頭回應著。

「會在成都久住一陣子,恐怕會叨擾到各位.....」
「欸~聽起來贏幀很喜歡妳,怎麼算叨擾,某種程度上不只是恩人更是朋友了吧?住下也無妨。
「不敢想。」

「......」郎涵天聽著,手上的枴杖點著地面發出了聲響。
「這年頭的小孩有妳這份謙虛就好了,一出了恩龍宮就到處是那種自以為是的小孩,看久了真的很想問候她們家長......」

「我們也只能自我要求,不是嗎?」長恭輕笑著,但笑聲明顯也對郎涵天話中的對象充滿無奈,可想而知,一路上遇到多少類似的事情了?

「所以我也是對贏幀有所要求.....畢竟先帝總是.....」說著,郎涵天卻突然轉頭看著一個方向,看著那堵牆....就像是那牆後放著什麼似的。
「在看著啊....」

「!?」似乎想起了什麼,郎涵天突然看了一下手錶的時間後,拐杖慌亂的敲著地面發出聲響。

「抱歉,還未請教?」
「啊....抱歉,小女子姓高、名長恭....」
「長恭小姐四處看看吧,還有事情.....」
「不會,工作要緊。」

在簡單的交談後,郎涵天匆匆離去。

但在離去之前....

諸葛溟,工作還是要多注意。」還是提醒著?

郎涵天離去時,綠色的蝴蝶也在後頭悠悠的飛上諸葛溟的手上,傳遞著訊息。
「好漂亮。」看著眼前諸葛溟手上的蝴蝶,長恭只是凝視著那漂亮的綠蝴蝶。

「好像是某種簡易的使魔呢。」塔莉娜探頭看著那隻蝴蝶,似乎有所疑惑。
「是的,國師大人……」溟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插嘴她和長恭的對話,畢竟這也輪不到她插嘴,只是對最後國師的提醒應了話。

“這份謙遜一樣不是偽裝出來的,當然謙遜過頭了也是一種傲慢就是了”溟雖然心事繁多,但是始終保持著一副淡淡的微笑,很有禮貌的樣子。

“唉……工作麼,指的肯定不是那些文書工作吧……”溟無聲的歎了一口氣,隨後看著長恭笑了笑「好了,我們走吧,先把行李放下,至於之後要去見陛下還是做什麼其他的事就再說吧」

「恩?」看著停在自己手上的蝴蝶,一開始沒有在意,但是隨後傳遞過來的消息,讓溟楞了一下。

「對啊,這個是我朋友的使魔,每次想要聚在一起開個小小的茶會就會用這個使魔當做邀請函呢。」不過隨後就把愣住的神情帶過,用很自然的微笑對塔莉娜說話。

「總而言之,就不要在意了,先讓我好好招待你們吧。」溟說著就繼續帶路了。

“恩……出入境的記錄,人類側也沒有記錄,換句話說是來自國外的人麼……那麼之前的推測就要推翻一部分了呢……”溟用羽扇遮住的半張臉下,是已經不在的笑容,哪怕露出來的眼睛依舊是笑瞇瞇的“國外的大家族麼……從舉動來看,不是蓬萊,就是東瀛,再不然就是高麗吧……總之就先以這三個國家為對象去調查吧……”

“話說如果真的是星象之人……”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當然沒問題,我也來幫忙,畢竟是我們借用了牠們的力量,我也想試試貓咪食譜好不好吃……魚不夠的話我可以去抓。」映紅舉起一隻手、另一隻手拍拍上臂肌肉,表現出可靠的模樣,遺憾的是掛在嘴角的口水出賣了她,透露出她想跟貓共食的企圖。

「喔?原來是訂單啊。」映紅伸出食指戳了戳綠色蝴蝶,挪開目光掩飾心虛道:「我會小心的啦……」

儘管御膳房的廚娘涉入戰鬥似乎搞錯了什麼。

她回到廚房幫離經打點給貓和武邢所訂的料理,並處理晚餐的食材。

場外:
熊貓捕魚!
可快轉謝。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龍王:巴絲特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13, 17:30)絕受兵器 提到︰ 「北邊!他們往北走!」聽著白卉的話,少女倒是直接說出了方位。
「可是.....那種地方,車輛通過運送那些東西會不會太詭異的難?」

「這樣說也是....我們還是小心一點,不然下一個不見的就換我們了。」

「醫生也是,這種事情還挺危險的....我們還是稍微躲一下比較好。」

隨著談話中,最後一人離開後,也稍微快到中午的尾了.....

不過說到中午麻......吃飯時間也差不多了。

豬油陳送來的午飯,熱騰騰的翠綠色餃子淋上紅色的辣醬,至少四十個大水餃佔的滿盤都是,還有一大杯的酸梅湯。
開罐的牛肉罐頭散發著孜然的香氣,被好好加熱過了。

似乎還怕吃不夠似的,一大盤的白飯很明顯是給人配著前面菜色下飯用的。

「吃完後收一下,晚上我會洗一洗。」豬油陳端上午餐後,卻是看著罐頭有些許的尷尬。

「最近山賊攔路截貨的多,連爸爸那邊的都被下手了,還好有被救回來一點東西.....」
「這陣子可能會稍微拮据一點,不過大概就是量的部分吧哈哈....」看樣子只對於食物的部分,豬油陳是滿滿的自信。

「不但要吃得飽,也得要好吃才可以!放心吧,祖傳的食譜多的是對應的手段!」

  「謝謝。百忙之中還麻煩妳跑過來。」范白卉連連道謝,其實她本來想自己去拿,不過事情一多自己也忘記要吃飯了。「這些已經很豐盛了,我還怕我吃不完呢。」她當然會全部吃完,畢竟這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就算她送頭牛來也會吃完。
  「最近比較亂,妳也要注意安全喔,貨沒了可以再調,人出事就麻煩了。」她用眼角餘光掃了掃一旁的山賊們。

  (往北... ...那就是劍門關那裏囉。繼續往上可以通往很多地方,不過也有可能只是運到那附近的據點,因為地形險惡易守難攻,作為基地很適合。)所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就是在描述蜀道的險惡。(總之明天先去找孔雀吧。有些事還是和他確認比較好。)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卡普的角色因為出差代管

這邊帶過後準備進入晚上的回合.....

〈映紅的狀況〉

[視頻︰ https://youtu.be/6RBYmR5GesQ]

當映紅開始釣魚甚至打算捕魚當下,貓咪們似乎像是聽得懂之前的話一樣.....
對。

就在映紅踏出去餐廳當下,馬上整群的貓咪像是湍急的河流般跟在後頭,卻連一聲貓叫都沒有。
牠們以一種像是事先埋伏好似的,每經過一處就會有一群貓從那個點跳出來,恩龍宮在不知不覺中被貓咪給滲透部屬了。

而也就這樣,當在附近自然的河川中捕魚甚至釣魚當下,那些貓竟然也跟到那頭去.....

「咪!」
「啪刷!」
是誰說貓討厭水的?
在釣魚的映紅附近遠處,貓咪們開始乾脆在水裡撲來撲去,甚至用貓掌流暢的抽打水面,試圖將魚給巴出來。

更詭異的是,還真的有那麼幾頭貓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真的有真功夫似的一掌將一條魚給打上岸來。

為何這些貓咪。

都像個。

流氓。

他們靈巧機靈又兇猛,比人還要有前途。
要抓魚,贏過貓,不能輸。

盤坐端正那坐姿,釣竿要握緊。
瞬間扯竿取魚,釣魚要耐心。

日落又晚霞,心如死灰。
還真的,輸貓,兩條。
漁獲量滿載,回神,當下。

是坦然、驚喜,滿足。

漁獲過二十有半百,肥碩而鮮美。

在映紅帶著滿簍的河魚回歸時,甩著水全身溼漉漉的貓咪們正一邊喵喵叫著,一邊晃著尾巴跟隨著映紅回去,相比映紅認真釣魚下這些貓咪根本是出遊來玩似的一派輕鬆。




諸葛 溟的狀況〉

「朋友請喝茶阿....感覺不錯呢....」長恭似乎對於諸葛溟的說法絲毫沒有感覺到問題,應該說意外俐落地接受了。
「之後帶到殿下那裡就可以了,畢竟應該會有些需要整理的....」

「原來這邊也有喝下午茶的習慣嗎?」塔莉娜探頭問著當下,卻是被長恭揉著腦袋安撫著。
「哪裡都有的,美國人只是改成咖啡而已。」

但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莫名的.......

疏離感。

表面上有所應對,但感覺就像是空心的.....

不對。

是一種刻意放空感。

為什麼?

諸葛溟將兩人找到並送到贏幀所在的廂房的時候,這種感覺卻又更強烈....就像是一種反過來的一種吸力一般,而當兩人再次對著諸葛溟行李離去當下,這種感覺雖然短暫的增強了,卻在兩人身影消失在視線內當下緩和些許了下來。



范白卉的狀況〉

當然,午餐後,診所重新恢復了平靜安穩....但是一閒下來就會開始思考剛才所聽聞的所有東西。

計畫、路線、準備和對策,比起平常被診的準備更快的充滿在腦內。

不安定與冒險....

令人莫名的期待些什麼?



武刑的狀況
工作順暢....應該是。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令人不安.....

不對,一種莫名踩空的下墜感瞬間傳出的時候,就有一種不太對的感覺。

有種下錯棋的感覺!?

意識到當下,書寫訂正文件的手用力了一點,點出很重的墨水.....



準備進入晚上的環節.....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14, 23:31)絕受兵器 提到︰
諸葛 溟的狀況〉

「朋友請喝茶阿....感覺不錯呢....」長恭似乎對於諸葛溟的說法絲毫沒有感覺到問題,應該說意外俐落地接受了。
「之後帶到殿下那裡就可以了,畢竟應該會有些需要整理的....」

「原來這邊也有喝下午茶的習慣嗎?」塔莉娜探頭問著當下,卻是被長恭揉著腦袋安撫著。
「哪裡都有的,美國人只是改成咖啡而已。」

但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莫名的.......

疏離感。

表面上有所應對,但感覺就像是空心的.....

不對。

是一種刻意放空感。

為什麼?

諸葛溟將兩人找到並送到贏幀所在的廂房的時候,這種感覺卻又更強烈....就像是一種反過來的一種吸力一般,而當兩人再次對著諸葛溟行李離去當下,這種感覺雖然短暫的增強了,卻在兩人身影消失在視線內當下緩和些許了下來。
「不要這樣說啦,你這樣說我會覺得你不信任我哦」溟一臉很無奈的樣子「總而言之,你和陛下好好聊吧,這宮中大家都是他的臣子,沒辦法真的以平等地位相待呢。」

「……唉」溟感覺到那種感覺之後,歎了一口氣,然後輕搖著羽扇輕飄飄的走了,打算去詢問一些情報。

溟走著走著就到了東廠,雖然打算先從熟人問起,也就是關於那些出名的魔法少女的稱號和相關情報。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進入夜晚的自由時間.....


夜幕低垂............
晚霞之後的鳥兒終於要歸......

「妳說什麼!?」

足以驚動在夜色籠罩,在外頭樹梢打盹的鳥兒的驚訝吼聲從恩龍宮的一角傳出。

只見在房間的一旁牆邊,塔莉娜被這一聲吼震的跳起並且緊緊抱著,就像隻八爪魚一般糾纏著自己的手腳栓死著長恭不放。
「師尊....怎麼辦....」塔莉娜一邊問著,雙手也纏得更緊了幾分。
「妳的舌頭這時候最管用了,您老人家開個金口想想辦法啊.....」膽怯的發出呻吟後,塔莉娜乾脆把自己夾在長恭和牆壁中間來把自己無限的縮小,省的被砲火波及的樣子。

「良....小聲一點。」贏幀像是怕被人知道似的,慌張的平舉著雙手在喚為良的少女面前試圖解釋著,但是很明顯因為說了什麼讓眼前的少女(雖然還沒三十歲但是已經過期啦)震怒非常。

贏幀!妳要交朋友無所謂,可是!」忽然的,良非常惱怒的伸出手指指著躲在牆旁的長恭與塔莉娜。

「沒人叫妳連香港的缽蘭街的女孩都交上吧!」完全要氣炸似的,少女額上的青筋暴跳非常....不對,連手上武人特有的肌肉都因為使勁而微微隆起,彷彿下一秒就會把這兩人給抓起來扔鐵餅似的拋出去大街上似的。

(這肌肉....)長恭看著眼前火爆的場面,卻像是沒事人甚至不干自己的事情似的看著甚至分析起來。
(使槍的,身體的肌肉勻稱但使槍的雙手與雙腿肌肉較為發達,腹肌也異常結實.....使用長槍會用到的核心肌群都有現象,很明顯。)
(嗯....保護慾很重,有使命在身.....)看著眼前在和贏幀單方面吵嘴壓制的良,長恭微微的瞇起雙眼。

「良!不是的!她們早就不是.....」
「但是也是給人碰過的.....贏幀!那種地方對妳來說太早了!太不乾淨了!」罵著罵著,良的臉卻開始微微發紅還燙了起來,說到那種地方甚至還口吃了起來。

「就說我沒去啦!長恭小姐是我在巷中....」
「人家說不定是在外頭拉客的啊!」很好,這已經不是合理的猜測,已經是抓狂的各種抹黑了。

合理,但是太偏執了。

「良!妳又來了!」
「我不管....」只見良雙手環胸,突然死盯著長恭在鐵面下的臉。

「我不會讓一個在床上賺錢的女孩子這樣接近我們家贏幀.....哪裡來的就回哪裡.....

聽著良的話,似乎是不得不,或是抓到時機的長恭微微的舉起手掌示意。

「還有什麼要說的?這裡是中國魔法界的皇宮,不是妓院!」

「很抱歉....是小女子說明不詳....」長恭欠身式歉說道。

在起身,卻是從蹲下身的塔莉娜手上接過並捧起熟悉的琴.....

「小女子並非是那種....女性....」
「小女子是俗稱的「藝妓」,只賣弄才藝以及陪客人聊天的....」

「那不就是單純只是價碼比較高而以嗎!?」
「良~我就說了長恭小姐她....」

「......良姐姐。」忽然的,長恭的語調像是飄向遠方逐漸消失的晚霞一樣柔軟而輕靈。

「要是有客人要對小女子出手....實際上的確有被抓過手腕幾次。」
「是會被在隔壁房間喝酒抽著菸待命的「朋友」請出去「聊天」的.....」

忽然的,語調直線向下,不但藏在面具下的雙眼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外,更莫名透出某些感情....
不知情的人來看,就像是已經多次親眼見到那副慘狀般哀戚。

「......」似乎是在想像那是怎樣的場景般,良抬頭看著因為燈光而顯得鵝蛋黃的天花板半倘。
「所以,妳不但價碼很貴,還被保護的好好的?」
「有客人為此付出一隻手的代價。」說著,便是語帶哀戚的闔上雙眼片刻,似乎是想迴避那血腥的瞬間與記憶....
「..........」
「是,再不得不離開前,小女子是當家的夜明珠,有錢人家的陪酒指名絡繹不決....若有不信,小女子可以請姊姊驗明正....」

「我對又挖又看女孩子的那裏沒有興趣!不用了!」叫歸叫,但是良的臉色明顯紅了起來,說是拒絕比較像是婉拒。
(這種事情都敢說的出來,看樣子果然真的是妓院的小姐....可是如果她是藝妓又這麼值錢,為什麼會能出來?)

「既然妳這麼值錢,妳怎麼能夠這樣到處跑?」
「不對.....」像是發現到什麼問題,良狐疑的瞇起雙眼。
贏幀說妳曾經是.....妳是怎麼出來的?贖身的話妳不可能有錢,有人要包的話妳的價值當家也不會放手吧?包了的話,妳更沒辦法離開才對!

良的話像是戳到什麼點,長恭忽然沉默了下來、略為的低下頭去。

「.........?」

「.....良姊姊,師尊她是有原因的,我是負責照顧她的人,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而離開。」塔莉娜此時忽然有了勇氣一般,從長恭的肩旁探出頭來說著。

「還會是什麼原因!?」
「良....別再問了,原因....」正當贏幀正要解釋當下.....

「喀。」某種東西被拿掉的聲響從贏幀身後傳出。

「長恭小姐!不行!」贏幀試圖回頭制止,但也太晚了,良也同時順勢看了過去.......


要是沒有看的話就好了———————

這個令人羞愧的想法閃過了良的腦識.....

長恭拿下了臉上的面具。

但在面具下隱藏的臉....

不對,那還是臉嗎?

正面鮮紅色的肌肉暴露在空氣中,並且在表面覆蓋著一層半透明灰色的表皮,底下的肉正因為血管的脈動和臉上的神情的肌肉顫抖而微微抽動著.......

白色的筋或脂肪、肉的紋理都伴隨著暴露在空氣瞬間開始從隙縫和肉紋中滲出的某種液體給開始潤濕,發出令人作嘔的反光....而且那一體甚至有部分是從額頭上跑了出來,額頭上的肌肉中甚至彷彿暴露出了些許白色的某種堅硬組織.........

在長恭美麗的外表以及面具覆蓋下的部分,卻是如此非人

(噁!)良雖然沒喊出來,卻還是非常失禮的想著,看著那張臉的瞬間都彷彿能反射的聞到一股腐臭味,不自覺的掩著嘴退了開來。

看著良的動作,長恭明顯的笑了。

悽慘的,笑了......

整張臉的肌肉正誇張的扭曲著甚至因此讓滲出的液體變得更多了。

「就是那個被斷手的客人所導致的.....」
「再不滿之下,他很快地再度來訪。」
「但這次,他並沒有消費....而是....」

「直闖廳廂....當著所有客人接朝著小女子的臉......潑....酸.....」語帶哽噎,長恭只是靜靜的伸手輕觸著那血肉模糊的部位,又萬分小心怕細菌感染似的抽開了手。

暴露在空氣中的眼珠上還有著眼皮,卻看起來分外噁心,在眨眼數下後,彷彿是感受到劇痛....
大量的「淚水」,混合著「體液」,從暴露的眼球中滲出....

「....」塔莉娜被這樣一搞,也不自覺低下頭去,欠身行禮後開口。

「師尊.....在那一刻,失去了美貌,能保住性命已經實屬不易。」
「但,也失去了價值。」

「要不是當家是明理人,在損失生財器具下師尊必定會被惡質的斷了手腳筋後扔到大街上等死,卻只是將我和師尊無薪遣退....因為我們不再是生財工具,只是負累。」

「很抱歉師尊對此有所隱瞞,而陛下也是在先前才得知才希望能替師尊隱瞞此點,並非是有任何不良意圖.....」塔莉娜欠身著,卻不安的不斷看向長恭。

只見長恭彷彿斷電了一般停止所有動作,連眼皮都不眨的凝望著地面,拿著面具的手也沒有動作....整個就像是被固定在原地一般。

滴答!

那不明的混合液體,低落在恩龍宮的地毯上....

「哈....哈阿阿....」良的聲音在片刻間動搖了起來。

而忽然,長恭像是突然接通了電般在拿著面具的手輕晃瞬間,良忽然上前雙手握住了長恭空著的手。

「對不起!長恭小姐!請您把面具帶回去後將剛才的對話都當沒發生過!」良幾乎是鼓起勇氣面對著長恭毀容的臉孔,努力忍著反胃感努力的說著。

「沒事的....我...我只是擔心贏幀被一些壞孩子靠近.....真是的,會主動幫助遇難的人的孩子怎麼可能是壞人呢.....」趕緊鬆開了手退了開來,良突然態度一轉,像是在掩飾尷尬般輕揮著雙手,但明顯手忙腳亂了起來。

「沒事的!就住下來吧!贏幀也是,要好好照顧人家別讓人細菌感染了喔!

「嗯....謝謝良姐姐的體諒....」長恭輕聲說著,卻輕微的吸著鼻子。
「抱歉,讓良姊姊受驚了,因為小女子的前額似乎有所受損的關係,不但腦液會偶爾滲出外,情緒也會無法控制,只能戴著面具遮醜外,也是為了間接控制情緒的一種安慰作用,對不起....小女子應該更有勇氣。」

「不不不沒關係!每個人都會有點不能說的事情是我神經太大條了!」良反而此刻成為被迫害的人一般慌張的退開,正打算離開房間中也不斷出言安慰著。

「長工小姐真對不起....贏幀!別打擾人家休息清潔什麼的!出來!

「喔!」正當贏幀跟著轉頭就逃的良的步伐要邁出房門當下。

意外的,再回頭望著長恭。
靜靜的看著她將鐵面安回了臉上後,取出一條絲巾沾著面具眼眶的洞中的眼珠溢出的液體。

「長恭小姐....對不起,家裡的人添麻煩了。」皇帝很少認錯,這是一貫的常識.....不論原因為何,帝王絕對不會認錯。

但是這個法則似乎對贏幀沒用。

「不會.....反過來說,我和師尊這種類型的反而才是麻....」

「不會!」打斷了接手擦拭著長恭的鐵面的塔莉娜的話,贏幀不知道哪裡的勇氣,發出了比平常高了幾分的聲音。
「對孤王而言,塔莉娜和長恭小姐....永遠不會麻煩!」

(絕對不會.....)

再回到四川路途,甚至因為鐵路問題而徹夜易車、甚至騎馬連夜趕路。

短短的夜晚.....

甚至被盜賊的包圍中。

率先保護著自己的長恭....

(絕對不會麻煩。)略為輕率,卻出生以來不曾如此肯定的結論,贏幀俐落而輕巧的在兩人的注目下帶上了房門



聽著贏幀離去前說的話和意外體貼的帶門動作。

「......」塔莉娜莫名陷入了沉默。

然後.....

「我突然感覺到一股威脅。」先前柔軟的語調消失無蹤,塔莉娜的語氣莫名的換上一種冰冷無情、而且有種在嘶牙咧嘴伸出獠牙的氣勢的語氣。

「.....錯覺吧,這邊感覺不到。」裝模作樣的擦了一下眼眶的洞,長恭吸了一下鼻子後忽然語調和換地說著,語氣態度變化之快令人詫異。

(人家是說另一種方面啦!這方面就是特別遲鈍笨蛋師尊!)塔莉娜暗付著,卻是不甘願的別過臉去。
(人家真的感覺到一種威脅感,那是種敵人出現的感覺啦!)
(算了!師尊就是這方面這麼笨還是趁現在轉移話題好了!)

「師...師尊,沒想到您還留著這個....」看著回頭看著自己的長恭,塔莉娜尷尬的陪笑說著。
「我教過妳....至少要兩層。」長恭話中帶話,百般無聊地坐在茶几旁撐著臉說著。

「基本上只要贏幀和那個良這種重要關聯人物看過後,底下的這層就能不用額外準備了,雖然恐怕要再戴一陣子吧......以防萬一。

「......」
(師尊這方面真是謹慎到誇張,到底是怎麼分配智商點數和技能點數的啊......)努力忍著吐槽的衝動下,塔莉娜只是捧起房內的茶壺,輕巧的在長恭手邊的翠綠色小茶杯中倒入清涼的白水。

「有心事?」看著注溢的水的走勢,長恭冷不防的開口說道。

「....只是感覺....要和師尊學的還很多呢.....」心口不一。

「......不要想變成我。」突然的,長恭撇了一眼斜視著塔莉娜。

「!?」警告,突然的.....從來沒有過的警告,是塔莉娜在這個人身邊的第一次。

「只有我自己,能夠成為我自己。」
「妳也是,妳得成為妳自己.....」
「因此對於這方面我不會、也沒辦法教妳太多。」
「但若只是武功,妳有心的話也學得很好。」

「....可是師尊也只有一直叫我練習,也沒有表現過什麼真正的....師尊的東西....」聽著,塔莉娜低下頭去說著,卻趕緊放輕了手中的力道避免灑得滿桌都是水。

「.....想看?」

「.....」塔莉娜沉默中,心思卻莫名雜亂。

莫名的,贏幀離去的身影在心頭浮現。
然後就像給了自己一巴掌似的隱遁而去。

不悅。

很少生氣的她,突然,不爽了起來。

「如果....師尊能為了我....表演我看的話就好了....」完全想隱瞞在賭氣似的壓低聲音,塔莉娜凝視著杯中的水面。

多希望能夠就這樣躲進去茶杯中就好了......

「....」完全不給塔莉娜逃避現實的依靠般,長恭拿過了茶杯,一飲而盡。

「妳如果是這麼許願的話....」喀的一聲輕巧地將茶杯放回原位,長恭用眼角餘光偷看著莫名異常的弟子。

「機會來的話,可以。」
「師尊會毫無保留,只表現給妳看。」
「......」
「怎麼,還不高興嗎?」

「不是....只是感覺....」不自覺的握緊手中捧著的茶壺,塔莉娜像是在感覺什麼未知的情緒,卻只是放棄思考似的放下茶壺。

「心裡好亂....」
「.....妳也累了一天,去睡吧。」不知是知情,還是無意,長恭卻是出口.....

不知是否是安慰,但令人感覺到一股彷彿虛幻般的溫度。

「還早,我不睏。」意外的,再次賭氣了起來,完全刻意無視腰在痠的事實。

「是嗎?我的腰在疼......想說.....」

「哎呀師尊我突然也累了!今天一起睡吧!床很大沒問題的!」突然握住了長恭的手就往客房內舒服的很的大床的方向拖了過去,塔莉娜忽然精神奕奕地猛扯著對自己而言體重和羽毛似的長工的手。

「我看妳很有精神.....」
「那裡的話!沒關係的!和師尊第一次睡在家以外的地方呢!好興奮!」
「........妳這樣睡得著嗎喂。」

「沒~問題啦!」

順勢一壓,塔莉娜率直的將長恭拋入被窩中後,隨後跳入....

但.........

「失算.....」長恭無助的在被窩中呻吟著
「這床墊.....」


「好軟.....」塔莉娜原本很有精神的聲音,馬上變的疲倦無比.....

「太好睡了.....」現在都還沒過八點。

兩人卻迅速陷入沉睡,在恩龍宮特產的普通客房都舒適的驚人的軟床上.....

夜,還很長呢。

這樣好嗎?



咪咕咪咕 準備!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晚餐.....

也是自由的時間....

飯廳內,難得的鮮魚,是映紅的戰勳。

「咪喵喵喵呼嚕嚕嚕~」

「咪~咪~」

在廚房外頭,整群的貓海發出雜亂的貓叫聲和進食的聲響,他們正陶醉地吃著離經的手製貓料理,鮮嫩的魚肉和貓用香料湊合清蒸出的鮮魚湯和肉泥,以及浸泡在其中的鮮蝦讓貓咪們發出哀號般地讚嘆叫聲。

而且這還是一部分,每隻貓至少有三菜一湯,還有大份量的貓乾糧替代白飯!

更別提還有撒上貓香料的烤雞胸以及另外的豆腐丸子!份量都是數一數二的多。

他們帶不回去,乾脆在這裡開吃辦桌了!

辦桌啦!

「咪~~!」貓群的歡呼聲,在廚房後院響起。




餐廳內,與貓咪的謝禮同樣的菜色,卻是人能吃的口味。

各種鮮魚料理,從基本的烤魚到有些花式的豆腐盛鯛魚片佐檸檬與胡椒、清爽的生魚片,到傳統的清蒸肥魚佐薑絲辣椒,什麼都有,同時最熱門的還是混合了蝦肉丸的燉煮魚肉蔥花清湯,正散出新鮮的蔥和薑的甜味。

而且晚餐意外的,有野禽的肉!

野鴨肉就算了,甚至有難得一件的鵪鶉甚至野鳥的肉品,從燒烤到煮湯也都有,甚至有很下飯的三杯處理。

「嗨~今天的野味是因為東廠的燕六影,六姊在聽到食材欠缺下,突然出去獵回來的,吃的時候要感謝她喔,之後因為六姐和當地的野獵公會團的人脈關係,我們會有很一陣子不用擔心肉類的問題,不過因為是野味還請吃不慣的人將就一點喔~」離經明顯是開了花般搓著手開心說著。

完全因為擺脫了擔心的食材問題,離經恢復成往常那個溫柔的樣子,甚至還比平常還要開朗開心許多,什麼鬼的通通拋在腦後啦!

至於.....

「幹!妳們真的很神棍欸!」完全是欲哭無淚的將大袋已經捲好算好的鈔票放在武邢前方,諸葛溟的賭棍朋友們一臉頹廢的神情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雖然晚餐很好吃,但是想到完全破財徹底歸零根本沒賺到錢的份上,味覺都有點喪失了。

「哪個不賭賭那種大爆冷門的,還是看天象看到的....」
「對啊!乾脆下次給我們報明牌就好了不是嘛!」

完全不想服輸在耍賴般的語氣,卻是軟軟的毫無任何氣人的能耐。

「算了啦!賭輸成有的事情!」
「也是啦....」
「賭輸了也有東山再起的時候,到時候加倍給他賺回來嘿!」
「對啦!就是這樣啦!人生就是豪賭的冒險不是嗎!」

「哈哈哈哈哈哈~」

幹你....這些傢伙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雖然明顯有一陣子是賭不起來也得戒賭了。

「不對!既然真的大爆冷門,阿溟欸!殿下那個恩人妳們有看清楚長什麼樣子嗎?」其中一人突然轉了話題,似乎對這個更為好奇。
「是啊,是不是一臉從好萊屋出來的動作片主角那款的肌肉棒子?」
「不對啦!香港那種四等的回歸地區亂成那樣還有魔法少女,想也知道是魔法少女,會不會是什麼出手起掌就是一條金龍的那種大俠啊?」
當說的人說到一半,卻被自己的朋友從後面巴了下去。

「妳武俠小說看太多頭殼都裝屎膩!要是那種大俠真的存在早就救完都閃了哪會讓殿下帶回來招待啊,豪氣萬千沒聽過喔!」
「那個恩人在我看能帶回來為前提,絕~對是什麼大家族的千金之類有頭有臉的那種大小姐,而且是武功超好的那種武林世家啦!」

「聽妳吹得和真的一樣,妳是看過喔!」
「啊我是不能假設膩!」

亂,不過也不能說錯?



晚上,是白卉在自己的挑選中難得清爽的晚餐時光。

不過還是被塞了兩塊盤子大的月餅和兩壺熱騰騰的酥油茶當消夜,就放在自己的房間的小桌上.....

雖然不能說很忙,但是還真是有所疲倦,莫名的。

吃著熱騰騰的清爽晚餐,得好好安排剩下的自由時光呢....

「來了來了!這次可不能賒帳啊!」
「這次錢都帶足了,不怕付!」
「你說的啊!我就從上個月開始....」

樓下絡繹不絕的餐館中,豬油陳和客人的聲音穿插著.....

是令人感到喧鬧卻令人平靜的日常.....

如微熱卻不會引起不適的夏夜的風,吹拂著後頸.....


咪咕!好了!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01:44)絕受兵器 提到︰ 「幹!妳們真的很神棍欸!」完全是欲哭無淚的將大袋已經捲好算好的鈔票放在武邢前方,諸葛溟的賭棍朋友們一臉頹廢的神情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雖然晚餐很好吃,但是想到完全破財徹底歸零根本沒賺到錢的份上,味覺都有點喪失了。

「哪個不賭賭那種大爆冷門的,還是看天象看到的....」
「對啊!乾脆下次給我們報明牌就好了不是嘛!」

完全不想服輸在耍賴般的語氣,卻是軟軟的毫無任何氣人的能耐。

「算了啦!賭輸成有的事情!」
「也是啦....」
「賭輸了也有東山再起的時候,到時候加倍給他賺回來嘿!」
「對啦!就是這樣啦!人生就是豪賭的冒險不是嗎!」

「哈哈哈哈哈哈~」

幹你....這些傢伙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雖然明顯有一陣子是賭不起來也得戒賭了。

「不對!既然真的大爆冷門,阿溟欸!殿下那個恩人妳們有看清楚長什麼樣子嗎?」其中一人突然轉了話題,似乎對這個更為好奇。
「是啊,是不是一臉從好萊屋出來的動作片主角那款的肌肉棒子?」
「不對啦!香港那種四等的回歸地區亂成那樣還有魔法少女,想也知道是魔法少女,會不會是什麼出手起掌就是一條金龍的那種大俠啊?」
當說的人說到一半,卻被自己的朋友從後面巴了下去。

「妳武俠小說看太多頭殼都裝屎膩!要是那種大俠真的存在早就救完都閃了哪會讓殿下帶回來招待啊,豪氣萬千沒聽過喔!」
「那個恩人在我看能帶回來為前提,絕~對是什麼大家族的千金之類有頭有臉的那種大小姐,而且是武功超好的那種武林世家啦!」

「聽妳吹得和真的一樣,妳是看過喔!」
「啊我是不能假設膩!」

亂,不過也不能說錯?
餐點的豐盛,讓溟的心情也變得好起來,雖然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又開始要在心中算計很多事情了,但是總歸一切安好。

「你們可別忘了我的姓氏是什麼,雖然做不到那位歷史名人的地步就是了」溟笑瞇瞇的,但是錢一分都沒有拿,畢竟他本來就不是來賭錢的,而是來賭一個承諾的「而且觀星也只能知道大勢,沒辦法知道細節啊,你們可別忘了,我賭的是毫髮無傷的回來,假設哪裡擦到碰到都算是我輸了,這個可不是夜觀天象可以知道的範疇,所以就是老天祝我嘛」

「再來呢,雖然我這個人不怎麼喜歡賭博,但是賭博就是要刺激一點,大家都賭大熱門還有什麼意思,總要有人來賭冷門的才好玩嘛」溟用羽扇捂著嘴巴,心情十分的高漲,仿佛下午的發生的事情都完全不是事情了,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愉悅到讓人生懼的氣息「美食當前,賭局大勝。人生美滿了,美滿了,呼呼呼……」

不過問起長恭的事情之後,溟又恢復了那副溫和謙遜的樣子,仿佛剛剛的樣子是幻覺來的「恩人嗎?看上去確實是千金小姐沒錯啦,儀態什麼的都像是名門望族的人,但是……應該不是國內人,問一下,最近國外有什麼很出名的魔法少女嗎?」

「而且武功應該很好沒錯,雖然看不出底細,用的還是那種爛大街的招式,但是有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呢。」溟客觀的說出自己對於長恭武功的評價「雖然我很想結交,但是為了職責,還是必須調查一下呢,拜託你們了,之後把情報整理一下送到我的房間來。」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啊,是下次也輸到脫褲的宣言呢。」映紅悠哉地在賭棍們旁邊吃邊說,咀嚼中的鼓脹腮幫子像隻倉鼠,雙手還抓著一整隻烤雉雞,她轉頭對心情大好的離經道:「不會不習慣啦,吃起來就是雞肉味,遇到六姊我會跟她道謝的。」

映紅三下五除二把雉雞吃到只剩骨架,吸吮著沾上醬汁的手指,又洗淨雙手裝了一大碗公的醋飯,鋪上牡丹花似的生魚片做成蓋飯,一屁股坐在溟身旁,扒著飯用只有對方聽得見的音量,含糊道:「情報……等一下可以告訴我們嗎?學姊要我跟妳們說:小心殿下的朋友,雖然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龍王:巴絲特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