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a
只看該作者
「好冷!控制一點啊!」孔雀完全沒去看白卉的行動,手上連忙扔了兩顆同樣會噴出白色果凍狀物體的球體當下,突然一隻蒼白並佈滿血絲的手拉住了孔雀丟出球體的手———

「Don't!」孔雀突然扯起被抓住的手後,再抓住她的那個生物進身、要直接撲咬她的瞬間一腿踢中那生物兩腿之間的位置,但只見那個生物並沒有倒下,卻明顯僵硬頓住了大約兩秒的時間才開始轉頭。

但已經太遲了。

「Touch me!」

「碰!」只見孔雀尚未變身,卻是俐落的轉身一個肘擊槌上那個低頭的生物太陽穴(如果有的話)的位置———
「啪嘰!」緊接著就是一聲彈簧觸發的聲響當下,三根尖銳而且有白卉的小臂長的鐵針從那個生物的頭顱穿了出來,龐大的身軀隨即倒地發出巨響。

「好痛!這傢伙腦袋好硬!」孔雀吃痛的抱著撞疼的手肘哀號著退開當下,卻看見....

山一樣大的......

「.......」雖然這時機不應該停留的,但孔雀還是花了一到兩秒的時間不斷來回看著眼前的巨物和白卉的臉。

「我以為.....我們是....」然後就哭喪著臉卻仍然靈巧的接過白卉手上結冰的劍,乖巧的跳進白卉懷中————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極高速帶起的冷風、白卉奔馳之中在地上解冰的冰霜氣息,讓這個血肉地獄完全是一片冰寒。
無視後方四肢並用奔跑追擊的生物群,孔雀的尖叫點是極速奔馳中好幾度逼近的牆壁或在周圍的鐵管或電纜,絕對不是現在離她最近的兩團....

「我出去後!」

「一定要去殺了做這儀裝的那個傢伙!絕對!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孔雀發出了奇怪的宣言,在白卉下一個急轉彎後再次叫了起來。

「右邊!直走!」白卉當下壓低身子右傾,迅速滑過一個明顯不是通道卻莫名空出一個地方的空路,隨即跳了起來,足下空氣凝結出冰霜的冰橋,在空中滑行越過了此刻在足下可謂深淵的巨大空洞,在下頭卻傳出驚人的腐臭與血氣....

往下一看,在深淵深處....各種腐爛的屍體、人頭、腐敗的衣物甚至是裸露的內臟都堆置在此,就像垃圾般被棄置在一個巨坑中。
要是繼續放置著,也恐怕就是徹底爛成一灘屍水吧?




「等等....你們聽到什麼了嗎?」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夜幕低垂....

回到了位於山寨的軍營,剛下車的士兵正準備將這次的「貨物」送下車之際。

聽見來自山洞的深處,傳來了不明的尖銳摩擦聲。
散發著各色光芒的白卉正抱著雙目死絕、像是被玩壞的洋娃娃與剛死沒多久的屍體似的孔雀,正急速地衝出山洞瞬間.....

不準動!

原本是要這麼喊的。

但帶隊的少女,瞳孔卻急速收縮....偏移的目光。

在白卉的後方,成群的「生物」正追逐著白卉奔馳而出—————

在白卉與軍營的士兵與幾位少女擦身而過當下,只聽得見....

「發出警戒!」
「瘟獸逃逸!別讓他們跑了!」

隨後,是術式運作的聲響,伴隨著迅速無比、毫無遲疑的槍聲....

但很快的,慘叫聲就在白卉耳邊竄過,被拋到了夜色之中.....


「哈....哈....」雙目死絕的孔雀已經一臉「她媽的我無所謂了生無可戀」的放棄眼神,正抱著結冰的詭異的劍、臉枕在白卉的....恩....我們都懂的東西,上頭。

「晚上了嗎....還是我瞎了....阿算了,應該是晚上了....」孔雀舉起左手,手腕上的手錶發出螢光的顯示著此刻是七點鐘以後....

「回家吧....今天住我那....好可怕....」無力的拍了一下白卉的肩膀,手卻冰涼而且徹底脫力,無比柔軟,而另一手捏了幾下不斷翻轉的魔術方塊狀物體幾次後,視線也恢復了正常。

「今天真是太恐怖了....不過也不是沒看到什麼。」收起方塊、端詳著白卉拿來的劍,孔雀瞇起眼觀察著那樸素端莊的奇怪的劍。

「這東西就這麼供在那種地方,一定有問題....」


夜晚的時間快開始囉 等等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四人的回合〉

夜幕低垂,忙了各自一天的事情後,卻是美好的晚餐後。

蘭州拉麵

被離經切削並弄得細細長長的麵條,伴隨著自從某個日子開始就很難吃到的豬肉以及熬煮的高湯,點綴著清脆的香蔥、胡椒、海帶、豆皮與蛋絲、切花的紅蘿蔔,在夜風之下都不見得寒冷。

很暖和的料理....

小菜有辣豆干、花生、豆腐、水煮蛋,甚至有炸出來的油炸銀絲卷與炸饅頭的炸物,正在燈光下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芒....

晚餐中,令人放鬆愜意的時刻。

晚上後的計畫.....又是怎麼樣呢?


〈白卉的場合〉

孔雀的家,一如當初的輝煌。

偌大的浴室、同樣偌大而以檜木質地的浴池令人感覺到一股不同石造地面的溫柔,特意去引的溫泉足以令肌膚溫暖甚至光滑起來,大概可以了解剛才逃難中所感受在手上來自孔雀的軟嫩如豆腐般的滑溜觸感是怎麼來的了,連洗髮精和沐浴乳都明顯挑了一下.....

還是別翻過去看瓶身的價格好了,感覺不太妙。

在洗浴中,一旁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頭的四川風景,以及遠處閃爍的城市....甚至看的見同樣輝煌,卻因距離有所模糊的恩龍宮。

熟悉的客房、光戳一下就知道多貴多軟的床組,身上的浴袍無比柔軟又有著很淡的薰香香氣,令人在方才那陣可怕的陣仗中緊繃的精神稍稍安穩下來。

晚餐.....
不意外的,沒有肉。

白嫩豆腐上放著薑絲與青蔥的熱豆腐,淋上意外回甘的醬油,再佐以切成細條排在上頭的鮮甜彩椒。
煙燻鮭魚切成大小剛好的片狀,配上新鮮的山葵泥與白蘿蔔,又有著鮪魚與金槍魚的陪襯。

熟悉的白米,有著兩色芝麻的陪襯,似乎在烹飪的時候放入了些許橄欖油,有一種淡淡的苦味與香氣,也使的嘴裡的米飯感覺不到過度的黏膩,甚至清爽了起來。

在晚餐中,冶兒不安的在孔雀懷中坐著,雖然安定了下來但臉色卻仍然很難看的孔雀只是邊安撫著冶兒一邊餵食,兩人如往常般吃著晚飯...

但是之後呢?怎麼辦?

夜色降臨,外頭的世界卻有那種東西.....?


夜晚的回合,開始囉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呼……真是幸福啊,真希望這樣的日子能夠永遠不要停……」吃著拉麵,溟的眼睛開心地瞇了起來,仿佛白天發生的事情什麼都不是一樣。

借出來的資料已經完好的還回去了,免得落了把柄在別人手中,讓溟能夠暫時安心下來。

「說起來……要不要把學姐叫來,問問她出去時有沒有什麼不尋常的事情呢……」溟好像是在自言自語,但是聲音又明顯有給身邊的人聽到的意思,就這樣端著拉麵,走到戶外某個階梯坐下,吹著晚風享受佳餚。

「還是說……」一邊吃麵,一邊看著天空,魔力運轉起來,眼睛時不時有青綠色的光芒閃過,天空中的點點繁星在她眼裡,出現了線條連接彼此,雲層和月光的干擾也被排除了。
擲骰結果

5d6 → 15[1, 4, 2, 2, 6] 15魔法觀星眼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引用︰「我出去後!」

「一定要去殺了做這儀裝的那個傢伙!絕對!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右邊!直走!」白卉當下壓低身子右傾,迅速滑過一個明顯不是通道卻莫名空出一個地方的空路,隨即跳了起來,足下空氣凝結出冰霜的冰橋,在空中滑行越過了此刻在足下可謂深淵的巨大空洞,在下頭卻傳出驚人的腐臭與血氣....

往下一看,在深淵深處....各種腐爛的屍體、人頭、腐敗的衣物甚至是裸露的內臟都堆置在此,就像垃圾般被棄置在一個巨坑中。
要是繼續放置著,也恐怕就是徹底爛成一灘屍水吧?

  白卉緊盯著前方,但仍用餘光掃過下方的異象──或許她的決定是對的。要是她因為看得太清楚影響到平衡的控制可能兩人都要摔下去了。或許自己也理解這點,因此她不時和孔雀說話以轉移過高的注意力。
  「嗯嗯?為甚麼呢?我覺得這套儀裝運動起來很舒適啊。」

引用︰在晚餐中,冶兒不安的在孔雀懷中坐著,雖然安定了下來但臉色卻仍然很難看的孔雀只是邊安撫著冶兒一邊餵食,兩人如往常般吃著晚飯...

但是之後呢?怎麼辦?

夜色降臨,外頭的世界卻有那種東西.....?

  雖然白卉看過的屍體可能都能坐滿一間小體育館(在今天之後這比喻不是誇飾了),但她也受到了不少驚嚇。畢竟看過屍體和看過會跑的屍體是兩回事。關於今晚的事白卉還有很多事想弄清楚,尤其是關於那把可疑的劍。不過大家都累了,就等好好休息過後再談吧。「謝謝招待。」
  「明天我想再打擾一天可以嗎?我想看看我們帶出來的東西。」可能是怕影響食慾,在用餐途中,她都沒有再提起剛才的事情。直到大家都用完晚餐後,她才開口。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學姊,別忙了,趁熱吃吧。」映紅招呼學姊一同用餐後,一屁股坐到溟的身邊,吸溜吸溜吃著拉麵,用日本的規矩稱讚離經的手藝。她轉頭盯著溟綠光閃爍的雙眼,也把所思所想直接道出:「我想問問顯天小姐呢,不曉得能不能直接用蒸籠把她請過來。」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武刑漫步著,走到了餐廳。看了看今天的菜色,真不愧是離經學姊。

「如果需要找人,通知小生一聲不就好了?直接用蒸籠的話會嚇到人吧。」

拿著自己的餐碗坐了下來,等帶著溟的結果的同時,問道。

「雖然有很多的猜測,但小生這沒有多少頭緒呢,兩位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誰知道呢,你可以去試試看,不過說話要小心點。」歎了一口氣,繼續看著星象。

「我敢說這個長恭小姐絕對是假身份……而且八成是來自東瀛的……」因為要集中注意力,所以暫時沒有說太多。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咪——————!」

還是老樣子,在華踏進餐廳後室內頓時響起韻歡喜的喵聲,龐大身軀毫不客氣往離經那兒跑去,一如既往的向人討食。

已經習慣到連無奈都很少顯現在臉上,華再次讚嘆了下離經的手藝,端著碗盤坐到了幾人身旁的位置,卻有些微妙的隔開一小段距離。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