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非正規酒吧長團】第一章:【隕落-逆緣】
只看該作者
#11
雖沒聽聞過男子所屬世界,但事關天道,依然有一絲冒險價值。
權衡之下,瑤之便道:「道兄,此行姑且算上小女子一份吧?」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修真......去偽存真?怪異,讓人心生惡意」常穢不知何時散去了手中黑氣,渾身上下找不到方才的威壓。

常穢看著德爾塔走上二樓,自己也找了個地方跪坐著。

隨後他看向南境天,開口問道,「鄙人『常穢』,南施主可知道酒館墬落此地的原因?」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2019-09-21, 12:57)潘二喜 提到︰ 「修真......去偽存真?怪異,讓人心生惡意」常穢不知何時散去了手中黑氣,渾身上下找不到方才的威壓。

常穢看著德爾塔走上二樓,自己也找了個地方跪坐著。

隨後他看向南境天,開口問道,「鄙人『常穢』,南施主可知道酒館墬落此地的原因?」

南境天慢慢的站了起來看向這位 高 人

「不知道...我只知道聖靈宮不久之前發生了空間破碎,我猜可能與那個有關係吧」

南境天慢慢說道

過來一段時間

德爾塔拿著3個小叮噹走了下來

他把小叮噹交到你們手上

「這個小鈴鐺可以在有需要的時候搖一搖,但是....不一定會成功」

德爾塔淡淡的說道

「好了,準備好就可以出發了,路上小心,回來之後我請你們喝一杯」

南境天摸了摸背後包扎好的傷口,點了點頭

「那幾位且隨我來吧」

說完就走出酒吧外面,在那一條勉強可以走出去外面的通道前進著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非正規酒吧長團角色卡】【隕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卡菲洛接過鈴鐺,對德爾塔老闆道謝,就靜靜的跟在南境天的後面,什麼也沒說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接過鈴鐺,掛於右腕。
左手壓著愛劍「白陽」,大致感受那方天地的氣息。
這才跟上男子步伐。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常穢將鈴鐺塞入體內,隨後站起身跟著南境天走了出去。

行進過程中他四面張望,周遭的靈氣與他熟知的靈氣有些不同。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當3人走出了森林,印入眼膜的是一片大平原

3人可以隱隱約約的感受到空間對自己的排斥

仿佛這一片天地在抗拒自己


南境天看了看四周圍,脫下了鞋子

然後用力往天上面扔了上去

南境天看了看鞋子頭指向的方向

「那就走這邊吧」


幾人走了大概幾個小時

遠遠的看到一處城鎮

終於看到有人煙的地方了

當靠近城鎮後

你們聽到了裡面傳來吵吵鬧鬧的聲音

一群人包圍著兩個小孩子

小孩子看起來髒兮兮的

一個男孩子趴在另外一個女孩子身上

四周圍的人不停往他們扔石子還有爛掉的雞蛋、爛食物等

「小妖物,滾出去」

「小秀,讓開,今天我們要打死這個小妖物」

「小秀你再不讓開我們就連你也打死」

憤怒的人群如同銅墻鐵壁一般包圍著縮成一坨的兩個小孩子

那名被稱作小秀的男孩子咬住牙,身子一動不動的把身下的小女孩盡可能的護住

眼中的淚水已然浮現,但他卻沒有流下眼淚,默默的承受著

同時嘴上也在喃喃低語著

「沒事的...沒事的....一切會變好的...別怕....別怕.....」

甚至一塊石子砸破了他的頭,流下了淡淡的鮮血,男孩也依然死死的護著女孩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非正規酒吧長團角色卡】【隕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瑤之瞧了一眼,隨後又轉回自己行進路途。
與自己毫不相干的紛爭,瑤之實在沒有介入地念想。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9
常穢看了看地上的鞋子,隱藏在面具下的臉似乎有些無奈。


喀答、喀答,蹄聲從城鎮入口傳來,轉頭望去,一個身高八尺的異形正走進城裡。

他的身上散發著詭異的氣息,彷彿是路旁的一棵樹,又像是夜晚林中的惡虎。

常穢無視眾人的目光,靠近了男孩,「愚蠢、懦弱,小子,汝難道不會反擊嗎?」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
(2019-09-21, 13:46)小南 提到︰ 小孩子看起來髒兮兮的

一個男孩子趴在另外一個女孩子身上

四周圍的人不停往他們扔石子還有爛掉的雞蛋、爛食物等

「小妖物,滾出去」

「小秀,讓開,今天我們要打死這個小妖物」

「小秀你再不讓開我們就連你也打死」

憤怒的人群如同銅墻鐵壁一般包圍著縮成一坨的兩個小孩子

那名被稱作小秀的男孩子咬住牙,身子一動不動的把身下的小女孩盡可能的護住

眼中的淚水已然浮現,但他卻沒有流下眼淚,默默的承受著

同時嘴上也在喃喃低語著

「沒事的...沒事的....一切會變好的...別怕....別怕.....」

甚至一塊石子砸破了他的頭,流下了淡淡的鮮血,男孩也依然死死的護著女孩
卡菲洛看著南境天選路的方式,眨了眨眼睛,沒有多說什麼,繼續安靜的跟著。

等到了城鎮,卡菲洛有點厭惡的看了看陽光,但是沒有真的發作,只是表情看上去有點皺著眉頭而已。

看著被圍住的小孩子,用自己的身體強行擠了進去,默默地用身體擋下了丟過去的東西,但是神情沒有任何變化,依舊散發著從骨子裡出來的冷漠氣息。

他手指沾了一下男孩的鮮血,舔掉之後嘴角動了動,疑似露出了微笑的說「勇敢之人不應該死得如此輕薄。」

不過除了這一點點的表情變化,那種冷漠的氣息依舊讓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又為什麼要幫忙擋下丟過來的東西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