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Savior of Summoner
只看該作者

  傑特備好餐具後,米朵莉也把完成的料理端上桌。
  清爽可口的馬鈴薯沙拉,以及看上去非常美味、香氣四溢的肉排,讓大半天沒吃飯的兩人再度感受到飢餓的侵襲。
  除了強烈的食慾之外,也不知道是不是餓昏了頭,想起樓上呼呼大睡的巧達,精靈少女也開始感到有些泛睏。

  魔法實驗室中,卓恩似乎仍在進行最後的檢查。

  客房中,巧達依然酣睡。



  吃飯的部分可以直接描述帶過~
  如果沒其它要做的事,接下來就繼續推進下一部分的劇情了哦0v0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正躺在床上的巧達,像是感受到了什麼鼻子微微的
抽動著,接著抓起被子翻了個身繼續睡。

繼續躺在床上(混)睡覺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很香呢....那我就不客氣啦!」傑特馬上坐在座位上吃起他自己的餐點來。

「不要光站著了,有什麼事也好,先填飽肚子之後再說。」傑特一邊吃一邊向旁邊的荷普說。


不要一邊吃飯一邊說話啦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猶豫了一會還是不忍心吵醒巧達,於是自己也坐下來,雙手合十像是在祈禱似的,然後才開使用起餐。
SIGNATURE:
角色卡:米朵莉
頭上有朵花的精靈少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巧達仍在房內沉睡。
  即便在睡夢之中,他依然可以感覺到傷口結痂時的微微發癢,這讓他睡得不是很安穩。

  魔法實驗室內,不時會傳出淡淡的魔力光芒,似乎卓恩正在忙著確認先前的工作成果。

  餐桌上,傑特和荷普先是嚐了嚐馬鈴薯沙拉,後者驚訝地稱讚道:
  「米朵莉小姐的手藝真好!我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沙拉!」

  然而,方才從低落中強打起的精神和笑容,很快被放入口中的肉排擊潰。
  「嗚……」
  貴族少女僅僅咀嚼了兩下,就下意識拿起手邊的餐巾,猶豫了片刻後,還是放下餐巾,灌了一大口水強行嚥下肉排。
  她並未對肉排給出任何評價,但除了剛開始切下的那一小塊肉之外,再也沒有碰過肉排。

  傑特米朵莉也嚐到了肉排的味道:
  香氣四溢的不知名肉類一放入口中,沖擊而來的就是濃郁過頭的鹹腥味,咀嚼幾下後,粗韌的肉質讓人兩頰發痠。
  更令人難以承受的,是那肉汁中帶有的淡淡甜味,不但沒有緩和腥味和鹹味,反而更加襯托出了那股氣味。
  這是一道讓人試過之後就不會再想吃第二口的料理。

  用餐過後,卓恩從魔法實驗室中走出,手裡還拿著一塊乾硬的粗黑麵包。
  雖然逃過了恐怖的肉排,但看他用上全力才把麵包撕扯成小塊,似乎他的伙食也沒有好上多少。

  他看著荷普僅僅動過一口的肉排,徵求同意後接手了消滅這道料理的工作。
  他用乾硬的麵包配著肉塊,面色如常地吃完了剩下的肉排,就好像吃的是正常的牛排一樣。
  不過,從他咀嚼的力道可以清楚感受到,他正在吃的的確是幾人剛剛試過的那道料理。

  解決了晚餐後,卓恩讓幾人協助把斯提爾抬到魔法實驗室,並且激發了籌備許久的魔法儀式。
  銘刻在牆上地上的紋路一一亮起,閃爍的光芒互相映照,形成了極光般的炫麗光帶,在房間內飄動著。

  隨著卓恩的施術,魔法光帶輕輕飄落到斯提爾身上,將他包裹成木乃伊的模樣。
  大地開始搖晃,從窗外可以看見岩之蛇搖搖晃晃地竄出地面,卻像是喝醉了一樣,動作緩慢而不穩。
  屋內突然掀起風來,旋風勾勒出的人型輪廓模糊不清,本該銳利的風之矢也變得像粗糙的短棍一樣,圓鈍的前端毫無殺傷力可言。

  大地風暴的景象重演,卻再沒有先前那樣令人感到威脅。
  短暫掙扎了十幾分鐘後,岩之蛇和風之人形才徹底潰散消失。

  確定召喚物已經被遣散後,卓恩這才撤去絢麗的光帶,讓魔法實驗室逐漸恢復到一開始的狀態。
  先前那些填充到銘文內的晶體粉末,卻是都變成了灰燼一般的狀態,卓恩捻了一把後,嘆了口氣,似乎有些心疼。

  「卓恩先生,這部分的支……」
  似乎察覺到了對方的心情,荷普開口想要說些什麼,但才剛說一半,就窘迫地停了下來。

  「沒什麼,這部分我想應該可以申請學校補助的。」
  可能是察覺了少女的窘境,召喚系的次席生擺了擺手道:
  「我先休息了。」
  他的臉色在儀式過後顯得有些蒼白,沒有多說什麼,很快在走廊找了一間空臥房進屋休息。

  「啊……嗯,好的,卓恩先生,辛苦你了。」
  荷普看了看卓恩,又看著依然沒有醒轉的兄長,抿了抿唇,望向米朵莉傑特有些低落地說道:
  「哥哥的召喚物……希望被強行遣散之後不會影響太大。」

  「明天……艾米莉亞小姐那邊,我該代替哥哥承諾不介入戰爭嗎?可是……」
  來到王城後明顯沒有在酒吧那麼應對自如的荷普,再一次陷入糾結。

  斯提爾的狀況已經沒有原先那麼危急,但餘下的問題依然不少。
  除了他受傷昏迷的具體原因之外,要讓斯提爾撐到專業的解毒治療師回歸,需要的毒性緩和劑,卻得仰賴來自魔法之都的貴族少女艾米莉亞。
  一連串支離破碎的線索,串不起清晰的思路。

  忙了一整天的米朵莉傑特,感覺自己的腦袋運轉得有些遲滯,睡意和疲憊逐漸襲來……

  「還、還是大家先休息好了,也許明天哥哥就醒了。」
  荷普的狀態看起來還好一點,但似乎也覺得累了,逃避性地拋出了這樣的提議。



  現在場內時間大概晚上十點~
  如果要睡的話,可以直接描述到進房上床睡覺w

  &巧達恢復1點生命值。
  回到半血了呢XD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一咬向肉排,傑特的表情瞬間僵硬起來(@¥#+&~!?%)先是皺眉然後是臉色慘白,在掙扎一番後他還是把口中的肉吞下。

接著他再看著眼前剩下的肉塊,思考一下之後,決定把水杯裡的水全部淋上去,都不管有沒有效,馬上旋風掃落葉一般把它塞進嘴裡,彷彿不用咀嚼的把它吞進胃裡後,從傑特口中好像聽到「開始想念酒吧的食物呢....」的低語。


在儀式結束後,傑特打了個呵欠跟荷普說「等斯提爾醒了親自表態吧,我相信會更有效果。現在先好好休息。」說著便找了個空房間,直接躺在床上睡著了。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嗯、嗯!麻煩大家了。」
  聽了傑特的話,荷普又躬了躬身,請傑特幫忙把斯提爾送回臥房後,自己也找了個房間休息。

  入夜後的郊外樓房熄燈後幾乎沒有任何光亮,屋內一片闃黑,只有窗外隱隱透入的月光讓人能夠看見傢俱的輪廓。
  屋外聒噪的蟲鳴在這樣的環境下顯得格外響亮,但疲憊的傑特米朵莉卻是剛躺上床就幾乎被襲來的睡意擊垮。

  早早入睡的巧達,仍深深沉浸在夢鄉之中。

  一切,都是如此安祥平和。
  ……直到凌晨時分,夜色深沉之際。

【請所有玩家進行一個感知相關的檢定,以決定角色能否警覺地醒來。】




  檢定難度:
  巧達7、米朵莉&傑特9
  醒來的人如果去叫其他人起床,被叫的人就算檢定沒通過也可以醒來~

  &所有人恢復一點生命值,現在場內時間大概半夜一、兩點。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因為一整天的疲憊而陷入深深沉睡的米朵莉蜷縮在棉被裡,頭上緊閉的花苞似乎暫時沒有再次舒展綻放的跡象。
擲骰結果

2d6 → 6[3, 3] 6感知
SIGNATURE:
角色卡:米朵莉
頭上有朵花的精靈少女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