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Savior of Summoner
只看該作者
#31

  「你沒有提問的資格。」
  艾米莉亞哼了一聲,不悅地瞪了巧達一眼,仔細打量著荷普的衣著和隨身物品。

  米朵莉走上前來開口解釋,淡淡的薰衣草香氣讓氣氛稍稍緩和了些。
  聽了精靈少女的話,原本面色沉穩的卓恩眉頭卻不起眼地皺了一皺。
  相反地,艾米莉亞一直緊皺的眉頭卻是放鬆了些,她點了點頭,整了整衣服,雙眼緊盯著荷普躬身行了一個繁複的貴族禮節。
  「艾米莉亞 ‧ 卡斯德雷爾,塔灣領領主之女,向妳致意。」

  荷普先是愣了一愣,但很快反應過來,這次她沒有再尋求夥伴們的意見,直接回了一個同樣繁瑣,但風格截然不同的優雅禮節。
  「荷普 ‧ 萊昂古,白河領領主之女,向妳致意。」

  「斯提爾上次委託我調製凝神的藥劑,他會要求青竹果、苦桃,還是清心葉為基底的?」
  在互相見過禮後,艾米莉亞的表情沒有多少變化,依然注視著荷普,咄咄逼人地問道。

  「啊……哥哥的話,大概會是苦桃吧……」
  雖然看得出有些畏縮,但艾米莉亞的問題卻似乎反而讓荷普安心了點。

  在連續問了幾個問題後,艾米莉亞才點點頭,冷肅的神情緩和許多,但依然沒有太多的面部表情。
  「卓恩,你有問題要問嗎?」
  高傲的塔灣領領主之女看也沒看身旁的男子,卻還是拋出了這樣的話。

  「……不用了,荷普小姐的魔力特徵跟召喚物氣息都和斯提爾很像,應該是萊昂古家族的人沒錯。」
  名為卓恩的召喚系學生擺了擺頭,卻是解釋了自己為何沒有懷疑太多的原因。
  「斯提爾的家鄉怎麼了?另外,請問你們三位是……?」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2
「在下傑特,是荷普小姐請的護衛吧。」傑特聽著卓恩的問題,便向兩人一邊拍了拍腰間的雙刀說「不過真的很神奇呢,魔法這東西,居然可以靠肉眼就看出魔力這東西,我還真的沒有這技能。」

他接著說「我們找斯提爾只是因為領主有點私事想找他的兒子商量商量而已,沒有那麼嚴重。而這位米朵莉小姐也是中途碰上,剛巧都要找斯提爾先生所以一起上路。」

對艾米莉亞的補充傑特微笑著說「不會不會,我們可沒有這種打算。」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3
「是,是,學姐說的都沒錯,我就只是個惹禍精。」
巧達將手放在腦後隨意的回應著
(這麼說來要馬她在說謊,要馬就是
她真的不知道戰爭的事了)巧達心想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4
因為刻意觀察而注意到了卓恩微妙的表情變化,老實說出現這種反應的人不是艾米莉亞而是他,讓米朵莉有點意外,難道他對戰爭知道些什麼嗎?

「真的嗎?謝謝妳!」對於艾米莉亞說要帶路,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悅。
「聽到斯提爾先生不在學院已經一段時間的時候還以為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話說艾米莉亞小姐和卓恩先生,是斯提爾先生的朋友對吧?你們關係很好嗎?」好奇地偏頭。
SIGNATURE:
角色卡:米朵莉
頭上有朵花的精靈少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5

  「白河領領主要找斯提爾?再過一個月就是年度考核了,事情很急嗎?」
  艾米莉亞似乎有些不快,但還是擺了擺手,轉身領路並示意眾人跟上,

  「萊昂古伯爵大人的事……就派你們幾個人來嗎?」
  卓恩一面跟上腳步,一面打量著荷普等人的舉止,看了一會才搖了搖頭道:
  「要不是看起來不太像,我還真懷疑荷普是被你們挾持過來的。」

  「我跟斯提爾是合作的朋友關係,召喚系的課業很多地方需要用到鍊金藥劑,而我的鍊金課研究也需要一些特別的素材,斯提爾是個優秀的冒險者。」
  平平淡淡地,艾米莉亞道:
  「至於這傢伙,我跟他不熟。」

  卓恩聳了聳肩,沒有反駁什麼。

  一行人隨著艾米莉亞走出魔法學院的大門,往城市的外圍走去。
  一邊走,艾米莉亞一邊解釋道:
  「斯提爾的實力已經停滯好一陣子了,他在嘗試突破瓶頸,找到了王城這邊的一個位面薄弱點,打算溝通元素位面,和自己的召喚物更進一步同調。」
  簡短的說明僅止於此,她似乎不打算主動解釋得更細,只是默默在前方引路,看起來那個位置離學院有段距離。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6
「完全有聽沒有懂呢~所以斯提爾現在跑到了那個叫位面的東西裡面修行之類嗎?」傑特一邊問,一邊留意著艾米莉亞的表情跟反應。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7

  艾米莉亞聽了傑特的話,忍不住白了白眼,不耐煩地哼了口氣,似乎後者的猜測距離實際狀況相差甚遠。
  「召喚系的次席,你來說。」

  「召喚師透過和其它世界的聯繫,與契合的對象達成互助,並把它們的投影召喚到這個世界。」
  卓恩似乎已經對艾米莉亞的態度習以為常,聳了聳肩解釋:
  「召喚師的實力增長,很大程度上仰賴著能讓投影發揮出本體的多少分力量,因此,加強與對應世界的聯繫是非常重要的。」

  「一般來說,我們會用學院設置的實驗室,配合素材、儀式、藥劑加強這一點。」
  卓恩握了握拳頭,目光望向前方的艾米莉亞,語氣平淡地說道:
  「不過,在不同的地方,連接不同的世界難度也會不同,有資本的貴族,如果發現能更好聯繫自己召喚獸所在世界的地方,也可能會買下那個地點建立自己的實驗室。」

  就這樣,一面解釋一面走著,大概花了足足半個小時,一行人才抵達目的地。

  周圍的建物已經分散了許多,似乎這個區域不再屬於城市的鬧區。
  也因此,前方的雙層樓房才能獨立佔據一小塊地,沒有和其它建築緊鄰在一起。

  「就是這裡了。」
  艾米莉亞指了指前方的雙層樓房道。

  只有兩層樓的樓房結構簡單,但同樣有著王都風格的雕飾,似乎原本是屬於中產階級的住家。
  整棟樓房的窗簾都被拉上,但看得到二樓的某個房間裡面似乎亮著燈。

  鍊金系的貴族少女從包包取出一個小巧的渡鴉木雕,隨手向上一拋。
  木雕身上閃爍起光芒,似乎是觸發了某些魔法,就這樣機械式地拍打著翅膀,直接飛到了亮燈的房間外頭,一下一下撞擊起窗戶。
  然而,房間內卻沒有任何反應。

  「唔,奇怪了……」
  艾米利亞雙手抱胸,皺起了眉頭。

  卓恩仰頭看著渡鴉木雕一下又一下撞在窗戶上,不知道在想什麼。

  「怎、怎麼辦?哥哥他出事了嗎?」
  荷普不安地盯著上頭,小手緊緊攢著衣角。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8
見沒有動靜,心底升起一股不安。
「請問這間房子是?有其他人住在這裡嗎?」邊詢問邊尋找入口,想看看門有沒有上鎖。

要是行不通就直接從外部上到二樓開窗吧,米朵莉想。
SIGNATURE:
角色卡:米朵莉
頭上有朵花的精靈少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9
「原來如此,把其他世界的生物投射到自己的世界...然後根據召喚師的強度會影響投影出來的成果的意思嗎....?」傑特一邊想著,一邊看看沒有人回應的屋子。

「如果再沒有回應的話...」傑特抽出長刀對著牆壁敲了幾下「可能裡面出了什麼事。」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0
在確定裡面沒有任何反應後,巧達微微皺眉,接著
從戒指裡拿出一個長梯,調整了一下位置和高度
以後放在開著燈的那面窗戶旁邊,做完這些以後
轉頭看向其他人。
「有誰想當第一個?」
說著巧達指了指梯子同時走到大門前面
閉上眼睛將手放在門上感應著屋內的動靜

骰值應該是7+2才對忘了打+2了 custom_ulala
擲骰結果

2d6 → 7[6, 1] 7感知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