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Savior of Summoner
只看該作者
#41

  「這房子應該沒其他人,是我幫斯提爾聯絡屋主買下的。」
  艾米莉亞搖了搖頭道:
  「我沒有鑰匙,如果真的有急事的話,可以考慮把門鎖卸掉。」

  「一般來說,進行這樣的同調時,是很忌諱他人干擾的。」
  卓恩看著沒有回應的上頭,皺了皺眉頭道:
  「以斯提爾的天賦來說,他也有可能只是深度沉浸在與召喚獸同調的狀態裡而已。」

  「唔……也是、也是有這樣的可能性……」
  同為召喚師的荷普咬著下唇,猶豫著該不該強行闖入。

  巧達趁著眾人討論的時機,卻是直接掏出了一個長梯,架到了二樓的窗檯邊。
  隨後,他伸手觸碰著大門,嘗試感應屋內的魔法反應。


  眾人感覺腳下的地面一顫,就好像輕微的地震一樣。
  然而,下一刻從巧達腳下竄出的存在卻證明了這不是自然現象。
  那是一個宛如石塊砌成的蛇形生物,一塊一塊粗糙的巨石連接成身體,最前方則是類似蛇類的頭顱,兩枚匕首長的尖牙直接往巧達大腿咬了過去。
  與正常掘地而出的生物不同,這不知名的存在彷彿可以融入大地,穿行間除了地面不明顯的晃動外,沒有其它跡象。

【請巧達進行應對檢定,難度基準為8】


  除此之外,周圍不知何時揚起了風,呼嘯著捲上先前敲擊窗戶的木雕渡鴉,伴隨著一連串撕扯的聲音,後者成了無數木頭碎塊,從空中灑落。
  支解了木雕的旋風緩緩騰起,在樓房上方勾勒出了模糊的人形。
  旋風聚成的人形揚起右手,一支無形的箭矢緊接著朝傑特破空襲來。

【請傑特進行應對檢定,難度基準為9】


  「大地風暴!這是斯提爾的召喚獸!」
  卓恩機警地向後退開,同時出聲提醒眾人。

  「怎麼回事?」
  艾米莉亞皺著眉頭,退往另一個方向,同時開始往包包裡掏防身用的鍊金物品。

  「哥哥的召喚獸?它們……怪怪的。」
  相較起訓練有素的魔法學院高材生們,荷普就顯得有些慌亂無措,她愣在原地,揮舞著法杖似乎是想嘗試感應對方。



  出來吧!大岩蛇!(誤
  這邊巧達會受到近身戰弱勢的影響哦XD

  &像這樣標記特定玩家的語法,代表的是只有那個人可以點開來看的隱密資訊哦0w0
  雖然GM沒辦法查驗,但還是請大家自律不要偷看 catA_duke
  畢竟你看了還是得裝沒看過,多累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2
傑特眼睛一定神,無形箭矢上的魔力反應就顯示了出來,傑特揮動長刀擋開飛來的木屑,下一瞬間以水之魔力形成的護盾張開在身前,擋下了這一箭

「你說它們是斯提爾的召喚獸....可真是友善呢。」他一邊說,一邊擋在了荷普身前警戒著。
擲骰結果

2d6+3 → 11[5, 6] + 3 14應對(虎落笛+妖精召喚)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3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米朵莉嚇了一大跳,並且同樣連忙退開。
受到攻擊的只有巧達和傑特……為什麼斯提爾要突然攻擊他們呢?
如果是一發現有人在就攻擊,艾米莉亞的木雕在敲窗時應該就發現了啊?因為他們是陌生人?可是她自己並沒有被針對的樣子……還是因為他們碰了建築?

「那個!用召喚術為房子設下自動防禦機制這種事情是可能的嗎?」大喊著詢問其他人,邊將手放在地面。

只見一株小芽竄出,並迅速成長為一棵沒有枝葉的小樹,米朵莉將之折下充當防身用的木棒。
SIGNATURE:
角色卡:米朵莉
頭上有朵花的精靈少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4
巧達向著旁邊閃避同時,拿出一根法杖朝著荷普一指,在荷普周遭形成了一個若隱若現的光罩保護著荷普,接著向其他人說道
「二樓有微弱的能量反應那個很可能就是斯提爾,
荷普妳和米朵莉先爬那個梯子上去看看狀況,傑特
能的話盡量別打死這兩隻召喚獸。」

投擲的部分改成神聖守護嘍
擲骰結果

2d6-2>=8 → 6[1, 5] - 2 4 → 失敗迴避
2d6 → 7[6, 1] 7強效黏著劑投擲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5
「啊,好、好的!」收到指示後慌張應答,握緊手上的木棒朝窗下跑去,看著騰在屋子上空的人形旋風,有點害怕地嚥了下口水,但還是沿木梯爬上去試圖打開窗戶。
SIGNATURE:
角色卡:米朵莉
頭上有朵花的精靈少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6

  面對襲來的風之矢,傑特以水之魔力張開了護盾,穩健地擋了下來,甚至還有餘力揮刀掃開灑落的木屑。
  另一邊,遭遇變故時率先替荷普張開神聖屏障的巧達,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他嘗試朝著側邊退開,卻力有未逮。
  不怎麼尖銳的石牙沒有直接洞穿巧達的右側大腿,卻在後者掙扎退去的時候劃出了兩道深深的豁口,湧出的鮮血向下流淌,迅速浸透了鞋襪。

  攻擊過後的岩石巨蛇向下一竄,重新沒入大地之中,只留下甩了眾人一臉沙塵的尾巴作為短暫告別的招呼。
  半空中,模糊的人形似乎高舉著雙手,呼嘯的風聲越來越響亮。

  米朵莉催生出了一柄趁手的木棒,猶豫了片刻,還是攀上梯子,朝著二樓出發。

  「命令召喚生物守護某個位置是有可能的,但長期維持召喚生物的消耗卻不是那麼簡單的,通常只有緊急狀況才會這樣做。」
  卓恩剛放下遮擋沙塵的袖子,聽了米朵莉的問話,高聲回答道。

  「我、我……我也許可以試著跟它們溝通看看,呃……還是我也上去比較好?」
  明顯沒有多少戰鬥經驗的荷普遲疑著,舉著法杖跟上了米朵莉卻一時間沒有爬上梯子。

  「拿去,受傷就好好待著,別礙事。」
  看著傷口仍不斷流血的巧達,艾米莉亞哼了一聲,從包包裡找出一捆绷帶扔了過去。

  說話間,米朵莉已經爬到了梯子頂端,伸手推了推窗戶,卻發現窗戶從裡面鎖上了。
  精靈少女的動作似乎觸動了什麼,呼嘯的風聲陡然一滯,接著就是一連串的旋風利刃朝著梯子上頭的米朵莉飛去。

【請米朵莉進行應對檢定,難度10】

  梯子下方,地面也再度開始震動,岩之蛇猙獰粗糙的頭顱再次竄出地面,直直朝著荷普撞去。

  「咿!」
  荷普身旁若隱若現的光之屏障爭取了片刻的時間,危機之下的少女似乎也被逼出了潛能,飛快地吟唱施法,在身前召喚出了一個宛如鋼鐵塔盾的存在。

  「鏗!」
  一聲巨響,岩之蛇正面撞上了塔盾,卻沒能撼動不知如何豎立在地上的鋼鐵大盾。
  受挫的岩石巨蛇晃了晃腦袋,再度潛入地下。

  「呼……哈……」
  荷普躲在鋼鐵大盾後方,心有餘悸地喘著氣。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7
回想起三人剛剛做過的行動,傑特向米朵莉叫道「快下來!然後所有人不要碰到屋子!」

「看起來斯提爾應該是跟它們下達了『攻擊所有碰到屋子的人』的指令....」傑特轉身詢問荷普「妳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把命令取消嗎?」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8
「咦!?」就算聽見傑特的呼喊,現在要下去也已經來不及了。
眼見風刃就要朝自己襲來,四下根本沒地方閃避,只好舉起木棒使勁一揮就往窗戶砸去,試圖跳入屋內躲避。
擲骰結果

2d6 → 5[4, 1] 5迴避
2d6 → 6[5, 1] 6破窗
SIGNATURE:
角色卡:米朵莉
頭上有朵花的精靈少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9
「謝謝學姐。」
巧達接過繃帶後看向米朵莉的方向
「該死,米朵莉小心!!」
巧達看著風刃飛向米朵莉後便抬手對著米朵莉釋放神聖守護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0

  面對陷入危機的夥伴,傑特高聲提醒,但緊迫的情況卻讓米朵莉難以撤離。
  巧達僅僅來得及對著精靈少女施放出一個神聖守護,米朵莉就衝進了房間,從前者的視野中消失。

  「我、我可以試看看跟它們溝通,但需要你們保護我。」
  荷普看著上方揮起木棒砸破窗戶、鑽進房間的精靈少女,咬了咬唇交代道:
  「拜託你們了。」
  隨後,她把魔杖拄地,低頭閉目開始吟唱起了某種帶有奇特韻律感的咒文。

  在荷普吟唱之際,傑特巧達發覺腳下的地面又開始微微震動……
  這一次的地動卻沒有伴隨馬上竄出的岩之蛇,反而是越來越強烈的震盪搖晃,讓人有種不安的焦慮感。

  艾米莉亞呼出一口氣,掏出了一小瓶碧藍色的不明藥劑灌了下去。
  沒帶魔杖的卓恩則皺著眉頭,兩手交握抵在額前,低聲吟誦咒語,似乎在嘗試著無杖施法。

  相比起陷入短暫空檔的樓房下方,身處梯頂的米朵莉狀況卻是險象環生。
  面對半空中襲來的風刃,精靈少女果斷地揮起木棒砸破了窗戶,隨後整個人鑽進了房間內。
  窗戶破碎的瞬間,無數玻璃碎片四下飛濺,甚至有幾片直接朝著精靈少女臉上彈射而去。
  幸好,若隱若現的光之屏障把碎片攔阻了片刻,讓米朵莉有時間避開要害,只在手臂上留下了幾道淺淺的劃痕。
  後方襲來的風刃,則在她臨機應變的決斷下避開了絕大多數,只有最中心的風刃沒能躲開,就這麼掠過少女的後背,劃開了從後背心口延伸到左肩的狹長傷口。
  值得慶幸的是,傷口雖然長,但入肉不深,只是看上去特別嚇人。


  半空中模糊的旋風人形,在米朵莉鑽進房間後顯得格外暴躁,逐漸向外擴張成漫天的狂風,再也看不到人形的輪廓。
  呼嘯的狂風轟轟作響,讓人幾乎聽不到其它的聲音,衣袍在風中颯颯飛舞,帶得人幾乎站不住腳。
  大地震動、狂風呼嘯,天災浩劫般的景象讓幾人終於明白斯提爾那「大地風暴」的稱號是從何而來的了。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