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Savior of Summoner
只看該作者
#61
再次感應到無形的風之箭,傑特正打算轉身抵擋,可是在魔力消失的一瞬間,箭矢進入了左眼的死角。
「嘖!」傑特只好把長刀架在身前,試圖擋住這一箭。

而在同一時間,傑特用另一隻手往上方的大石頭一揮,一隻藍色的妖精從他的項鍊中飛出,接著妖精張開一個魔法陣,一個跟傑特之前用過的水盾從中出現,擋在了石頭面前。
擲骰結果

2d6+1 → 7[2, 5] + 1 8應對風之箭
2d6+3-2 → 8[2, 6] + 3 - 2 9應對石頭(第二次應對-2)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傑特小心!」
巧達看著傑特要擋下兩個攻擊,便下意識的對著傑特用出神聖守護
「既然是石頭那這東西應該管用。」
說著巧達從腰包裡拿出一瓶消融藥劑,瞄準了一下後
朝著大石頭丟了過去

我按太快了,那個骰應該是丟藥劑的才對 mayday
擲骰結果

2d6 → 6[5, 1] 6防禦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樓房前的空地中央,短髮的眼鏡少女單膝跪地,雙手拄著法杖閉目吟誦著咒文。
  相較起遇事時猶豫不決的踟躕,真的打定主意時,荷普卻顯得堅定而專注。
  少女的聲音穿透了呼嘯的狂風,響徹了整個戰場。

  護衛著少女的傑特轉身架刀,堪堪擋住了被神聖屏障阻了片刻的風之矢。
  在他身後的巧達無暇顧及仍隱隱作疼的腿傷,對準了飛來的巨石拋出了消融藥劑。

  隨著巨石逐漸接近,眾人終於可以看清它逐漸變大的過程:
  令人不安的褐色能量如電流般在石塊表面閃爍,每閃爍一次光芒,巨石就憑空向外膨脹一小圈。

  巧達的消融藥劑砸在石塊正面,將它侵蝕出一個凹陷,但隨著能量光流閃爍,坑洞又一點一點被填充起來。
  面對即將迎來的碰撞,守護在荷普身前的傑特終究放出了藍色的妖精,並在身前張開了碧藍的魔法水盾……






  碧藍的魔法水盾接觸到了巨大的神祕石塊。
  令人不安的電光瞬間綻開,閃電般的強光佔據了整個視野。
  傑特巧達最後僅僅來得及瞥見一個模糊的畫面:

  暴起的電光比起先前密集數倍,流竄在巨石和水之護盾、神聖屏障之間,而先前乍看之下彷彿實質的石塊,卻是詭異地凝滯在半空中。
  在視野僅存一色的潔白之前,兩人彷彿看見了崩解炸開的巨石。

  下一刻,劇烈的爆炸帶動強大的衝擊波襲來,其中似乎還夾雜了無數碎石沙塵。
  巨響甚至短暫地蓋過了荷普的吟唱,呼嘯的狂風被爆炸的衝擊驅散,岩石巨蛇穿行的地動也平緩了幾分。

【請巧達、傑特、荷普進行應對檢定,難度基準為10】

【荷普的應對檢定基準值為7,玩家可選擇以合理的方式代為應對,或協助其應對】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幾乎是在看到艾米莉亞飛過來的那一瞬間就做出了決定,因為手原本就貼於地面的緣故,蘑菇立刻從地裡冒了出來。

得保護她才行!

蘑菇越來越大,菇傘朝艾米莉亞的方向傾斜,此時也注意到同時往牆壁飛過來的包包。

不夠快,還不夠快,得再大一點……!

拜託,一定要趕上!


非常短暫的時間但感覺像過了好幾秒
擲骰結果

2d6 → 7[5, 2] 7接住學姊和包包啊啊!
SIGNATURE:
角色卡:米朵莉
頭上有朵花的精靈少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傑特被巧達幫忙擋下了風之矢,便轉頭向他說「幫大忙了。」

之後他皺眉看著更巨型的石頭,傑特直接把另一把刀都抽出來警戒著。

「見鬼了!」為了抵擋衝擊,傑特召回了水妖精回到自己身前,一起張開魔力牆,同時他第四次放出魔力,在仍然念著咒語的荷普面前張開水盾。
擲骰結果

2d6+1 → 8[6, 2] + 1 9自我應對
2d6+2 → 5[1, 4] + 2 7協助荷普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艾米莉亞抱頭蹲下,蜷縮著身體護住要害,被爆炸的衝擊波掀飛起來,朝著樓房撞去。
  正在門邊打量外頭狀況的米朵莉連忙從土壤中催生出蘑菇,巨大而柔軟的菇傘朝著艾米莉亞傾斜。

  覆蓋著冰晶的人體衝撞在菇傘上,緩去了不少力道,但衝勁依然直接撞斷了新生的巨大蘑菇。
  幸好,不知道是什麼原理構成的冰晶鱗片很好地保護了鍊金系的貴族少女,除了撞得有些暈眩之外,倒是連擦傷都沒有。
  頂在身前的包包,整個嵌入了蘑菇之中,但拔出來後似乎沒有損壞太多內容物。

  「唔……斯提爾、那邊怎麼樣?」
  一手扶著額頭,艾米莉亞晃了晃腦袋,踉蹌著起身問道。



  傑特巧達道謝後,抽出刀來戒備著,同時在荷普身前設置了魔力護盾。
  然而,炸開的大小石塊混雜在強風跟沙塵之中,縱使是傑特這樣的武者也沒能完全擋下,被一塊碎石穿過防禦正中胸口。
  幸好石頭撞擊胸口的地方並不尖銳,只是讓他呼吸一滯,傷處隱隱作疼。

  水妖精構築的護盾僅僅支撐了片刻就潰散開來,擋在前方的傑特攔下了較大的石塊,卻沒能阻擋所有的細碎砂石。
  單膝跪地的眼鏡少女沒有分神抵擋,任由碎石撲來,沒多久在臉頰、手臂等處就出現了細小的刮傷。

  身為魔法師的巧達,在這次攻擊下成了最倒楣的受害者:一塊足球大的石頭直接撞上了他的小腹。
  強大的衝擊力讓他不得不弓起身來,四肢一軟就往地上倒去,劇烈的疼痛和嘔吐的衝動一股股湧來,使他幾乎難以專注施法或做出太耗力廢神的行動。

【巧達當前生命值歸0,恢復前無法進行主動擲骰行動。】

  爆炸的強風颳過之後,戰局中央陷入了短暫的平靜。
  先前化作風暴的人形在半空中重新凝聚出模糊的形體,緩緩朝著二樓飄去。
  大地的震動也趨向和緩,岩之蛇的頭顱浮出大地,位置在距離三人幾公尺外的前方,看上去體型似乎小了一圈。

  「呼……嗚、它們、它們好像稍微冷靜一點了……」
  荷普喘著氣,有些虛弱地起身說道:




  唔唔唔,傑特這邊的協助啊,如果要用「虎落笛 ‧ 領域」,那就是給予護盾而不是協助哦~
  如果是場內描述為魔力盾的協助,那就是單純的2D6沒有加值哦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戰鬥似乎終於告一段落,顯得有些萎靡的岩之蛇鑽出地面,昂著腦袋在前方注視著幾人。
  模糊的風之人形則是飄上二樓,懸浮在倒地的斯提爾身旁。

  「咳……結、結束了嗎?狀況如何?」
  踉踉蹌蹌地,解除了肉蚯蚓球守護的卓恩不知從哪走了回來,扶著牆就往樓房內走去。

  「我去看看斯提爾。」
  艾米莉亞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沒有繼續等待米朵莉的回應,就往上頭走去。

  「唔……我覺得它們的狀況有點奇怪。」
  先前的戰地中,荷普站起身來,用衣擺內側擦了擦沾滿塵土的眼鏡後,握著法杖走上前去。
  她來到岩之蛇前方,把法杖舉在身前搖擺著,同時專注地盯著岩之蛇呢喃起咒文。

  過了一會,萊昂古家的少女疑惑地自語道:
  「果然,它們比平常還要虛弱……」

  岩之蛇與短髮的眼鏡少女對視了片刻後,一甩頭就重新沒入大地之中,不過似乎已經沒有繼續攻擊的打算了。

  少女抓了抓頭髮,回過頭來才注意到巧達的狀態似乎有些不對。
  「咿!你沒事吧?」
  她快步上前,緊張地看了看魔法師蒼白的臉龐,又回過頭望向始終守在身前的武者問道。
  「巧達先生、傑特先生,你們還好嗎?」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看到艾米莉亞沒事,米朵莉頓時鬆了一口氣。
「啊,斯提爾先生他……」想起他腳上的異狀,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結果對方也不等她回答就走掉了。
「那個,他在那邊!」越過艾米莉亞,想走在兩人前面帶路。
SIGNATURE:
角色卡:米朵莉
頭上有朵花的精靈少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9
「開玩笑吧,這個樣子還算是比平常虛弱...」傑特一邊扶起受了不少傷的巧達一邊說「不過這也代表召喚者的狀況應該都沒有好到那裡去吧。」

「我們趕緊讓巧達先好好休息一下,進去吧。」說完傑特便扶著巧達走進木屋中。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0
巧達站起來時吐了一口鮮血後說
「咳咳,我沒事只是需要休息一下而已。」
說完從腰包裡拿出一瓶橘紅色的藥劑仰頭就喝了下去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