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10/1~1/4)
顯示全部文章
#1
不知道從昏睡了多久的二樓醒來,睡得頭昏沉沉的約翰剛醒來時還有些納悶著自己到底身處何處,直到許久之後才想起來自己人正身在阿爾法酒吧。

他隨興地抓了抓自己的黑髮,試著讓被睡得太久而壓得一蹋糊塗的頭髮好看些,直到發現這只不過是徒然無功罷了後,也就像是放棄般地聳了聳肩,離開了二樓的房間並從樓梯走下樓。

酒吧一樓還是跟他當初昏睡前一樣熱鬧,充斥著快活的氣氛;約翰自個兒地走到了酒吧櫃台旁,對著櫃檯的老闆打著招呼:「嗨,老闆,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可以給我一杯啤酒來著嗎?」
SIGNATURE:
酒吧卡:約翰.威爾森,外貌年齡 26 歲、因意外而讓身體與跨界元素同化的跨維度時空旅人
顯示全部文章
#2
(2019-10-27, 00:09)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當然可以!來!」賽塔熟練地倒滿一大杯冰凍啤酒,削走多餘的泡沫後送到約翰面前。

「想找樂子的話你來晚了呢~不久前有人來委託,但是已經帶著熱心的冒險者們離開了。」

現在樓面沒什麼事要做,賽塔又替自己盛了一杯啤酒和約翰對飲。

  「哦?是嗎,前些時間都在二樓昏睡著呢。」約翰聽了之後,心中有些可惜,他還是挺喜歡出門走走的,況且認識一些新朋友,總是不會糟到哪裡去。他靦腆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他那頭因睡得太久而被壓得扁塌的黑髮:「大概是太勞累了吧,睡得都不知道何年何月去了,真希望我睡著的時候沒有打鼾什麼的才是,哈哈哈哈哈--」

  見著對方也替自己盛了一杯啤酒,似乎是想與自己對飲的意思,約翰也就在對方替自己盛好後從桌上接過了啤酒;啤酒是個在盛的時候挺有技巧的有趣飲品,看著手上這杯啤酒完美的泡沫和金黃的自然色澤,他忍不住的觀賞了一番,然後才暢飲了起來。

  那冰涼的口感最適合在這種溫暖的酒館內飲用,充滿氣泡的風味讓人深感舒暢,而啤酒中最常被人為所詬病的苦澀又在冰鎮的效果之下被冰封了起來,有的只有濃郁的麥香與點到為止的酒精,不愧著實稱得上是最適合大口暢飲的酒精飲料。

  那杯啤酒沒有多久便見底了,約翰將酒杯放回了吧檯上,喉頭忍不住地發出了飲用氣泡飲品後的那種獨特換氣聲,大力地讚賞起這杯啤酒:「天吶,這啤酒真棒,不管是冰鎮的溫度又或是麥釀的味道......真的太棒了,還能再給我一杯嗎。」

(2019-10-27, 00:09)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你是比較喜歡湊熱鬧,還是在一旁看戲的人?」賽塔暗指聚在酒吧另一邊的動物陣營問道。那邊剛剛有一隻小貓娘突然躥出來,咬著另一個半狼人的手不放。

  約翰順著對方示意的方向看了過去,那是一桌熱鬧的客人,外貌、衣著也各有不同,像是來自各種異域的人似的。憑藉著過去在時間與空間之中不停交錯旅行的經驗,約翰也沒有對這些人的外貌有太大的訝異或疑惑,反倒是相當自然地猜想到或許也是來自不同時空的人們也不一定。

  「熱鬧嗎,是挺喜歡的,不過嘛......。」約翰轉過頭來,又是一貫的靦腆笑容:「我真的有些怕生,不太擅長認識新朋友吶。」
SIGNATURE:
酒吧卡:約翰.威爾森,外貌年齡 26 歲、因意外而讓身體與跨界元素同化的跨維度時空旅人
顯示全部文章
#3
(2019-10-27, 22:49)隨便就好了 提到︰ 「這位先生,你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很特殊的魔力氣息呢。」帕克菲斯察覺到了約翰身上的不可思議之力,於是便主動過來跟他交涉。
「這樣看來,你應該是某種神性或特異點存在,那麼,你知道存在為何意義嗎?」帕克菲斯決定提出這個問題,作為交涉的第一步。

  聽見了別人的聲音,約翰自然地轉過頭瞧了瞧那方向。那是個年輕的少年,大概十七、十八歲吧?然而舉手投足之間卻透漏著一種更為成熟的感覺,不知道那是源自於他那成熟的穿著黑色系皮革穿著,又或是他搭話的話題過於充滿哲學效果。

  魔力氣息嗎?約翰看著少年,心中多少有些訝異對方居然能感受出自己的「本質」。

  約翰之所以喜歡這間酒吧,莫過於他向來能感受到這酒吧中央那座大理石雕像的力量,若有似無地讓自己感到身上的跨界元素總會因此而變得穩定。雖然已經對控制跨界元素這種事情駕輕就熟,但是那座大理石的力量讓他能變得更加輕鬆、不用太專注在自己身上--最大的優點大概就是能讓自己暢飲各類酒品吧?總有種就算喝到失去意識,也不會在這兒直接潰滅的感覺。

  然而即使在這樣的狀況下對方還是能感受到跨界元素?或許對方是個相當高強的人呢。是來自其他時空世界的高強法師之類的嗎?如果是了話,看起來可是相當年輕--不知道是年輕的天才,還是替自己下了什麼神秘咒語來永駐青春呢?約翰心中這麼想著。

  「啊,想必是感受到我身上的『跨界元素』了吧。別看我這樣子,其實我的身體跟一般人不太相同,是由一種名為『跨界元素』的元素體所組成的--簡潔來說,大概就像是水蒸氣這種仿若無形的東西、也可以凝結成冰塊這種實體的概念吧?」

  約翰對著對方笑了笑,在這種地方他可不需要小心翼翼地隱藏自己的秘密,至少在這兒可不會有人把他當成怪物、吵著要綁上火刑架來做紅燒約翰吧。

  「神性或是特異點什麼的,我就沒有涉略太多了,不過你說存在的意義嗎......?」約翰尋思了一會,然後語出驚人的說著:「或許是毫無意義的吧?」

  「『存在』是世間萬物共有的特性,即使是以萬物存在的意義不盡相同為前提來討論好了,細思之下就會發現有些存在的意義確實不明。」他特地放慢了說話的速度,希望讓這段較為學術的對談不會因為自己的語速而讓對方感到負擔:「舉例來說,路邊小石頭存在的意義是?空中灰塵所存在的意義又是為何?害蟲、疾病、天災、貧窮、戰亂、飢餓、厭惡、憤怒......這些都是存在的,那麼他們的存在意義與價值又在何處?」

  「我不是什麼虔信者,所以我能歸納的結論大概就是--不是什麼東西都有存在的意義。那如果有事物的存在是毫無意義的,那我們又該怎麼推論我們自己的存在不是毫無意義的呢?」

  「所以,我才會說,或許存在是沒有意義的--」

  約翰頓了頓,然後又笑了笑。

  「然而真是如此嗎?又或是我們愚蠢的無法參透所謂的『存在』意義為何、而便輕易斷言存在毫無意義呢?碎石真的毫無意義嗎?空中灰塵的意義又由誰說了算?害蟲、疾病、天災、貧窮、戰亂、飢餓、厭惡、憤怒......如果他們都有著崇高的存在意義,是我們過於愚昧而無法參透呢?」

  「所以,我想這個問題,無論正、反雙方都沒有辦法提供證明,所以存在的意義究竟為何?要輕易斷言,或許仍言之甚早。科學家、魔法家、哲學家、神學家......在時間與空間的洪流之中,我看過各式各樣的人們汲汲營營的尋找著這問題的真正答案。」

  「或許還看不出『存在』這件事情的意義究竟為何,但是對這些試著參透『存在意義』的人們而言,哪怕是最終發現了『存在』毫無意義,他們也在『追求存在的意義』這件事情的過程中,幫自己定義出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存在意義』呢。」

  約翰停了下來,過了一許之後,才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有些慌張地對著少年伸出手來:「啊、啊,太久沒遇到能這樣談論學術問題的人了,一個不注意就講了一堆、卻連自我介紹都還沒向你介紹--你好,我是威爾森,約翰.威爾森,請多指教。」
SIGNATURE:
酒吧卡:約翰.威爾森,外貌年齡 26 歲、因意外而讓身體與跨界元素同化的跨維度時空旅人
顯示全部文章
#4
(2019-10-28, 07:36)隨便就好了 提到︰ 「你好,威爾森先生。」帕克菲斯伸出戴著手套的右手跟約翰握手。

「你的答案意外的有意思呢。我呢,一直都覺得存在意義是要自己發現的,不過很遺憾,我最重視的事物已經在一百年前失去了,現在旅行的目的就是想知道能不能再找到我能為他或她而死的事物。」帕克菲斯的語氣帶著某種悲傷與對過去回憶的懷念。

  對方禮貌地伸出了手與約翰握手寒暄,但約翰仍然很難不注意到對方並沒有打算自報名號的意思。有所顧慮嗎?老實說,約翰心中有些些微的失落,畢竟他可是好端端地交代好了自己跨界元素的事情,沒想到對方倒是連個姓名都不願提嗎?雖說如此,但是約翰轉念又是一想,畢竟是自己一開始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就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堆,或許是對方因此對約翰自己的禮儀感到有些感冒也不一定。

  聽著對方報上自己曾經在一百年前失去了重視的事物,約翰忍不住沉思了一會兒。

  果然,能在這酒吧環境裏頭感知到跨界元素的都不是什麼簡單人物呢,這樣的外貌居然已經有一百多年的記憶了嗎--不對、不對,對方只不過是說一百多年前失去,或許是像是敘述歷史那樣講述著自己人生以外的時間也不一定。

  即使是沉思了好一會兒,約翰還是無法參透這名少年的身分與背景。雖然說約翰的能力跨越時間與空間的維度,這讓他有辦法去在當下的時空維度,僅用視覺去查看一個人過往的時空、並進而了解這個人的故事,然而這個動作不僅有些費神,也是種讓約翰深深感到反感的行為,畢竟這就像是窺伺人家不想自行提起的故事似的。

  雖然很好奇,但是奉行著「尊重不語之語」這項哲學的約翰,最終也沒有提出任何問題,只是輕輕的露出撫慰式的微笑,和少年說著:「原來如此嗎?真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樣的經歷。或許失去的事物難以恢復,但我相信未來的路上,你還是能尋找到自己的生存意義......嗯?」

  像是聽出了自己語中的一絲違和,約翰雙手在胸前盤了起來、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習慣性地露出了自己的安撫動作。

  「尋找自己的生存意義......嗎?」突然之間,約翰像是豁然開朗似地一掃方才的沉思之貌,笑著和少年說著:「既然如此,不如現階段就讓自己『為了ˊ尋找自己生存意義』而活,不知道這樣、你覺得如何呢?」
SIGNATURE:
酒吧卡:約翰.威爾森,外貌年齡 26 歲、因意外而讓身體與跨界元素同化的跨維度時空旅人
顯示全部文章
#5
(2019-10-28, 22:47)隨便就好了 提到︰ 「正是如此。」帕克菲斯簡單的回應道。
「目前我正在以旅行者的身份於各地旅行,而在這個酒吧的目的就是去更遙遠的地方。」
「嘛,都忘記報上名字了,我叫帕克菲斯。」帕克菲斯突然想起來要報上名字,於是便趕緊重新說了自己的名字。

  「帕克菲斯嗎?還請多指教了。」

  聽見對方終於報上了姓名,原本還在思考是不是對方有所顧慮而不願自報姓名的約翰倒是開心了些。

  「旅行嗎?我也算是個旅行者呢,如果有機會了話,希望能交換一下彼此的旅行故事。」

(2019-10-28, 23:31)隨便就好了 提到︰ 「哎呦,怎麼了啦?」見到哭泣的小紅貓,帕克菲斯馬上就以快速的身法來到小紅貓身邊慰問,連與約翰正在進行的對話也顧不上了。
「要糖嗎?」從之前小紅貓的表現來看,她大概很喜歡糖果,於是帕克菲斯就順手拿了一顆糖果來安慰她。

  酒吧內一隻小小的奇妙生物似乎引起了對方的注意力,對方迅速地轉身過去、像是在安撫什麼似地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了糖果來安撫那生物。那是個大約巴掌大小的生物,帶了點人形的姿態,頭上甚至帶了個貓耳的造型,也不知道是配件或是真的耳朵。

  獸耳族在約翰過去時空的旅行之中並不罕見,但是這麼小隻、堪稱迷你的獸耳族,卻也是頭一次見到。那可愛的模樣就像是創造這奇妙生物的神祇只在乎可愛這一點似的,或許以嚴苛的生存適性來說確實不像是正常尺寸的生ˋ物那樣強大,但是可愛不就足夠了嗎?可愛不就是正義嗎?約翰的心中這麼想著。

  看著可愛的小紅貓,約翰忍不住也跟著注意了過來,在旁邊靜靜看著帕克菲斯與小紅貓的互動。
SIGNATURE:
酒吧卡:約翰.威爾森,外貌年齡 26 歲、因意外而讓身體與跨界元素同化的跨維度時空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