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10/1~1/4)
顯示全部文章
#1
(2019-10-25, 22:37)jeffary 提到︰ 跟在夢世界姊妹組身後,楊望蒼拉著銀鈴走入酒吧並順手帶上大門,環顧酒吧,有熟面孔也有陌生人,這就是酒吧的日常吧

「話說李洱先生不在啊...」楊望蒼沒找到那位有禮的老人,畢竟向身為長輩的他報備也是應該的,不過人不在也沒辦法了

「那邊好像挺熱鬧的,我們去看看吧」楊望蒼對銀鈴說道,然後又對猴子布偶她們揮揮手並比了比加加知君那邊,示意兩人要過去,然後便帶著銀鈴湊了過去

「小加!我們回來了!最近如何啊?」楊望蒼對著加加知君打招呼道,很自然的拉著銀鈴找位子坐下「話說你們這裡人真多...額...都是生面孔啊,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加加知君的朋友楊望蒼,她是我的女友銀鈴」

銀鈴吸了吸鼻子,雖然離別的心情尚未平復,但那充斥在空氣中、各種各樣的聲音味道卻能讓她感到安心──酒精、木材、食物的香氣以及顧客們的談笑說話聲,是阿爾法酒吧的日常光景。

「嗯...」她微微點頭回應了男朋友的說話,又以手掌輕輕拍打臉頰,提醒自己要抖擻精神。

(原來,牠的名字是加加知。)

銀鈴對著加加知點頭微笑,她想起在擔任服務生期間曾與這隻白色小貓有過一面之緣,可惜當時未有機會深入交談,希望這次正是認識這位新朋友的好機會。

(2019-10-25, 22:56)隨便就好了 提到︰ 「你叫什麼名字啊?」由於剛才沒有百分百的專心去聽,於是帕克菲斯再次向眼前的新面孔問道。

「還有,那位是你女朋友喔,真好呢,要好好珍惜她喔。」在說完這句話的一瞬間,帕克菲斯的雙眼短暫的充斥了悲傷,不過也就只有零點幾秒罷了。

她轉頭望向帕克菲斯,再次禮貌地介紹:「失禮了,我是獸族的銀鈴。」

(2019-10-25, 23:53)時羽 提到︰ 「你們好,俺是時羽」喝了一口牛奶,微笑的向兩人,也就是陽望蒼和銀鈴,道出自己的名字
(2019-10-26, 00:10)Ziff 提到︰ 「凔藍是剛剛來不久的大灰狼,請多指教」
凔藍抽動耳朵,習慣性地嗅了嗅味道
(2019-10-26, 02:31)小蒼蒼 提到︰ 「我們剛剛才談到你的事呢,說你家有會飛的狼。這是凱恩洛斯、凔藍、時羽跟小咪先生,都是我的朋友喔!」他抬起前腳依序指著眾人道,接著伸長脖子嗅聞銀鈴的氣味,豎起尾巴打招呼:「妳好啊銀鈴小姐,謝謝妳替我們照顧阿蒼,妳是什麼動物呢?」

「幾位好。」銀鈴微笑著一一應對,「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容我先就座,隨後再詳細回應?」


「關於加加知先生的問題─」她想了一想,「我族雖然在某些身體特徵上與動物較為相似,但自覺並不屬於動物的一類。」銀鈴解釋時又以手指輕輕掃過自己耳尖。

「如果以例子來說明...就像是『人族』與『猴子』之間有一些相似之處,但『人族』並不會自認為與猴子是同類?」

「不過,以我的認知當中,也有不少人族視我族為動物、野獸甚至是敵人,不同的觀念會產生出不同的答案...所以...很難一概而論...」「十分抱歉...似乎未能好好回應你的問題...」她苦笑著向加加知報以抱歉的眼神。

(2019-10-26, 02:31)小蒼蒼 提到︰ 聽到凔藍的問題,他搖了搖頭,天真道:「沒有呢,我是剛學會吃飼料時出來冒險的,女朋友除了互相陪伴之外,還會做什麼呀?要怎麼選擇要當朋友還是女朋友?」
(2019-10-26, 12:14)貓a 提到︰ 然後迷你貓娘踏著無聲的腳步穿過半個酒吧,一照面就往楊望蒼牽著銀鈴的那隻手大口咬下——連同一嘴巧克力痕一起。

「除了互相陪伴之外...」銀鈴以指尖輕抵下唇,微微側頭,正在思量可以怎樣回答時,卻感受到了楊望蒼的位置飄來一陣獨特的氣味,就像某種甜點的香氣一樣?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顯示全部文章
#2
(2019-10-27, 00:09)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楊望蒼反應雖快但還是快不過小紅貓的偷襲,小紅貓成功咬住楊望蒼的手吊在半空中,並感受到楊望蒼手上傳來想用力揮走、但又不敢真的這樣幹下去的緊張顫抖。另一方面,開始狼化的楊望蒼嗅覺變得靈敏,察覺到小紅貓嘴巴那圈黑黑的痕跡原來是巧克力。先不論這對小紅貓來說是不是毒,這對半狼的楊望蒼來說又有沒有危險呢?

「哇~是貓小姐!」銀鈴看著眼前的情況,也似乎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阿蒼他...是不是有什麼行為令你感覺不滿意呢?可是這樣...被咬著的人會感到很痛喔...?」

「對了,貓小姐的嘴角附近似乎沾上了一些味道香甜的泥巴,如果不介意的話,就由我為你拭擦乾淨吧?可以嗎?」她把一塊看起來潔白柔軟的獸皮手帕鋪墊在掌心之上,然後在小紅貓的落點位置擺起了承托的手勢,耐心溫柔地向小小貓娘作出勸導。

(2019-10-26, 21:24)猴子布偶 提到︰ 「那樣說也對,但是通常你還是會想對你的女朋友做羞羞的事啦。」她聳聳肩,又強調了一次。

「原、原來是這樣呢...那麼,阿蒼也會想對女朋友做羞羞的事嗎?」銀鈴忙於應付小小貓娘,不禁顯得有點分神,此時她為了分散男朋友對於痛楚的注意力,沒經細想就將大家的談話內容幾乎一字不改的向對方再問一次。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顯示全部文章
#3
(2019-10-27, 16:42)只是個月月 提到︰ 亞特拉默默的走到銀鈴附近,他在心靈上傳達了一段訊

息給她


眼前的一堆亂事,並未能影響銀鈴沉醉在回憶之中,雖然大膽的計劃可能會為戀人惹來不少麻煩,但若能再次感受當初告白時、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似乎...未嘗不可?

銀髮少女思量片刻後,最終首肯。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顯示全部文章
#4
(2019-10-28, 23:15)貓a 提到︰ 小紅貓坐在地板上暈糊糊的搖頭晃腦,呆毛咕嚕嚕的轉啊轉啊。
然後小傢伙就委屈的抽抽噎噎哭了起來:「咪呀~」髒兮兮的手在臉上抹來抹去把臉也抹成小花貓臉了。
(2019-10-28, 23:31)隨便就好了 提到︰ 「哎呦,怎麼了啦?」見到哭泣的小紅貓,帕克菲斯馬上就以快速的身法來到小紅貓身邊慰問,連與約翰正在進行的對話也顧不上了。

「要糖嗎?」從之前小紅貓的表現來看,她大概很喜歡糖果,於是帕克菲斯就順手拿了一顆糖果來安慰她。

「不哭、不哭~」銀鈴連忙安慰坐在地上哭泣的小紅貓,「貓小姐有那裡受傷嗎?能站起來嗎?」她本來想以手帕印乾小紅貓的眼淚,卻發現會令對方的臉上越塗越污。

銀鈴唯有先將小小貓娘抱起,讓她坐在椅上,又趁著另一位熱心客人過來協助的期間,向酒吧職員點了一杯清水。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顯示全部文章
#5
(2019-11-02, 18:33)貓a 提到︰ 小紅貓聞到銀鈴的味道,就抱著她的手不肯放開,抽抽噎噎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咪呀咪呀的跟銀鈴哭訴一堆聽不懂的話。
(2019-10-28, 23:31)隨便就好了 提到︰ 「哎呦,怎麼了啦?」見到哭泣的小紅貓,帕克菲斯馬上就以快速的身法來到小紅貓身邊慰問,連與約翰正在進行的對話也顧不上了。

「要糖嗎?」從之前小紅貓的表現來看,她大概很喜歡糖果,於是帕克菲斯就順手拿了一顆糖果來安慰她。

即使言語不通,但銀鈴依然能夠感受到小紅貓說話時的委屈,她耐心待到小小貓娘盡吐苦水,才笑著安慰:「嗯~我不會離開你的~」
「還有這位熱心的先生,剛才他聽一到貓小姐哭泣的聲音就立即趕過來慰問,所以不再需要感到害怕了。」說後,銀鈴又簡單地向帕克菲斯點一點頭以示禮貌。

「臉上黏糊糊的應該很不舒服吧?待清水送來後,我再為貓小姐你清洗一下?」銀鈴以指尖輕柔的為小紅貓掃背,一邊回想每次小紅貓與楊望蒼相遇的情況,嘗試歸納出雙方衝突的原因。

(會是...性格不合的關係嗎?)

她想了一想,掩嘴嘻笑的看向了楊望蒼,又對小紅貓輕聲訴說:「阿蒼他,有時候會表現得相當害羞呢......而且...他也似乎不太擅長應付像貓小姐這類型的、熱情開朗的女孩子,如果相處時有令你感覺不愉快,還請多多包涵他~」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顯示全部文章
#6
(2019-11-03, 16:07)隨便就好了 提到︰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這小傢伙為什麼要咬剛剛那位先生欸...」帕克菲斯以左手食指指著小紅貓苦笑著說道。

「請問銀鈴小姐知道嗎?」帕克菲斯習慣性的抓了抓頭,禮貌的向銀鈴發問。

「抱歉...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呢,估計是...性格不合的原故...?」銀鈴臉露歉意的回應了對方提問。

(2019-11-03, 18:44)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阿爾法蹲在銀鈴身旁,無表情地用哨子吹奏一段輕快的拍子吸引小紅貓注意,然後把乾淨如新、從來沒被生物使用過的精緻鐵哨子送到小紅貓面前,等待她拿起、並希望她能透過這新玩具重拾高興快樂。
(2019-11-03, 21:42)貓a 提到︰ 小紅貓毫不懈怠的朝著楊望蒼兇巴巴的哈氣,尾巴澎的像松鼠一樣。

見爾法爾法號要送她禮物,小傢伙又想拿又不肯放開銀鈴,又著急又委屈的壓平耳朵:「嗚~」眼淚又要掉下來了。

「哇,這應該是送給貓小姐的禮物?真漂亮呢~」她回望一下小紅貓,看見對方生氣過後又著急想要的模樣,忍不住笑著說:「請不用擔心,禮物是不會突然消失的~」

銀鈴為避免將自己的指紋印在金屬哨子的表面上,她特意用爪子輕輕將哨子夾起並拿近小紅貓一些,只要小小貓娘願意,隨時都可以用嘴巴銜往哨子,吹響美妙的節拍。

「說到禮物...」銀鈴像是想到什麼有趣話題一樣,耳朵豎了起來、抖動幾下:「阿蒼他也在早前送予我一份禮物,那是個可以自動演奏樂曲的盒子,音色清脆悅耳,也許...也許可以配合貓小姐的哨子聲一同演奏?」

(2019-11-03, 19:11)jeffary 提到︰ 楊望蒼尷尬的一笑,面對哭泣的小紅貓,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鬼知道她怎麼會仇視自己啊

「阿蒼~」她對戀人報以甜美的笑容,柔聲呼叫對方的名字。

「可以替我把音弩取出來嗎?拜託了~」銀鈴此時正忙著照顧小紅貓,並未能空出手來取物,不過她仍然不忘向小紅貓叮囑說道:「阿蒼他可不是壞人喔,還請貓小姐口下留情?」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顯示全部文章
#7
(2019-11-05, 00:32)貓a 提到︰ 小紅貓盯著嘴前的大大哨子看,然後張開嘴巴。
正當銀鈴以為小傢伙要吹哨子的時候,迷你貓娘突然開始喀哩喀哩的啃起金屬板,當成固齒器咬得不亦樂乎。

「咦...?」銀鈴預想中的哨子聲並沒有吹響,卻反而傳來了喀哩喀哩的怪音。

「啊,這樣的話...對牙齒不太好呢......」「不過,只要貓小姐恢復活力就好了?」她臉露笑容的對著小紅貓搖搖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顯示全部文章
#8
(2019-11-06, 23:28)jeffary 提到︰ 楊望蒼替銀鈴從腰後抽出狹長的音樂盒,並放在小紅貓身旁,看著小紅貓的樣子不由得愣了一下「嗚哇,貓小姐等等該不會把哨子吃下去吧...」

銀鈴趁著楊望蒼走近的時候,親親他的臉頰,又在耳邊說了一聲「謝謝~」與對方相視而笑。

「啊!是我考慮不周了...還好阿蒼細心,不然讓小貓姐噎到那就──」她感嘆一聲,正要轉頭回望小紅貓的情況,卻看到對方像一溜煙一樣跑走。

「貓小姐真是充滿活力、來去如風呢~」

(2019-11-06, 21:48)隨便就好了 提到︰ 「剛才銀鈴小姐你說過你有一個音弩放在你的男朋友身上對吧?能不能讓我拿來看看?」因為銀鈴之前所說的話,令帕克菲斯的蔚藍色雙眼露出了強烈的好奇心。

「先生所指的,是這個嗎?」銀鈴拿起剛才的長型盒子,以雙手捧住,展示在帕克菲斯的面前。

「雖然音弩有著樂器的功能,但本質上還是一把武器...」她一邊解說,並將發條鑰匙插進盒子側面的小孔之中、逆時針轉動幾圈,在齒輪轉動的聲音結束之後,悠揚樂聲隨之響起。

「所以,還請注意安全~」她微笑著把音弩遞上。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顯示全部文章
#9
(2019-11-08, 22:06)隨便就好了 提到︰ 「這可不是普通的音樂盒喔。」帕克菲斯興奮的說道。

「雖然說是音弩,但是我卻完全無法用來進行射擊,說明了製作這個道具的工匠擁有高超的技巧,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手法,可能是生命感測器吧。」帕克菲斯頓了頓,繼續熱情如火的說下去:「而且這個音樂盒發射的,應該不是普通的箭矢,貌似是魔法超音波攻擊之類的,而在我的世界裏,很少有人能夠鑄造出如此優秀的傑作。」
(2019-11-08, 22:15)小咪(little_mi) 提到︰ 「完全不用拆解就可以看出這些東西,你也是蠻厲害的?不會眼睛裡面有偷裝什麼偵測器吧」以半開玩笑的語氣說道,不過就算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大概也不會太意外「也就是說這是可以在幹掉敵人的時候順便幫他演奏喪曲…啊我是說可以拿來當成是暗器的一種物品吧?」

銀鈴微笑著安靜聆聽二人分析,似乎是覺得關於工藝的話題十分有趣而沒有出言打擾,不過她的心裹對於楊望蒼贈予自己如此珍貴的禮物又多了幾分感激。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顯示全部文章
#10
(2019-11-10, 17:42)隨便就好了 提到︰ 「那個...」帕克菲斯放下了手中的音弩,看向銀鈴說道:「所以可以介紹製作者給我認識嗎?我想請教一下他呢。帕克菲斯笑着說,然後把音弩還給了銀鈴。

銀鈴用雙手接過了音弩,臉有難色的說道:「真是抱歉,雖然音弩是按照我的意願來製作,但在整個過程之中都是依靠阿蒼代為向工匠們轉述、交涉,所以...所以我也不清楚這位製作者是誰呢......」

此時,銀髮少女輕輕牽動了戀人的手,似乎在請求對方的幫忙。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