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10/1~)
只看該作者
小傢伙吧喳吧喳吃完甜筒帽,正舔著手掌打算物色下個目標,然後就看到楊望蒼拉著銀鈴進來。
小紅貓嗅嗅空氣裡的味道,一下子新仇舊恨全部跑出來,軟綿綿的臉皺起怒紋:「咕努努~~!」

然後迷你貓娘踏著無聲的腳步穿過半個酒吧,一照面就往楊望蒼牽著銀鈴的那隻手大口咬下——連同一嘴巧克力痕一起。
擲骰結果

2d6 → 12[6, 6] 12死吧法莉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不知道從昏睡了多久的二樓醒來,睡得頭昏沉沉的約翰剛醒來時還有些納悶著自己到底身處何處,直到許久之後才想起來自己人正身在阿爾法酒吧。

他隨興地抓了抓自己的黑髮,試著讓被睡得太久而壓得一蹋糊塗的頭髮好看些,直到發現這只不過是徒然無功罷了後,也就像是放棄般地聳了聳肩,離開了二樓的房間並從樓梯走下樓。

酒吧一樓還是跟他當初昏睡前一樣熱鬧,充斥著快活的氣氛;約翰自個兒地走到了酒吧櫃台旁,對著櫃檯的老闆打著招呼:「嗨,老闆,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可以給我一杯啤酒來著嗎?」
SIGNATURE:
酒吧卡:約翰.威爾森,外貌年齡 26 歲、因意外而讓身體與跨界元素同化的跨維度時空旅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5, 22:37)jeffary 提到︰ 跟在夢世界姊妹組身後,楊望蒼拉著銀鈴走入酒吧並順手帶上大門,環顧酒吧,有熟面孔也有陌生人,這就是酒吧的日常吧

「話說李洱先生不在啊...」楊望蒼沒找到那位有禮的老人,畢竟向身為長輩的他報備也是應該的,不過人不在也沒辦法了

「那邊好像挺熱鬧的,我們去看看吧」楊望蒼對銀鈴說道,然後又對猴子布偶她們揮揮手並比了比加加知君那邊,示意兩人要過去,然後便帶著銀鈴湊了過去

「小加!我們回來了!最近如何啊?」楊望蒼對著加加知君打招呼道,很自然的拉著銀鈴找位子坐下「話說你們這裡人真多...額...都是生面孔啊,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加加知君的朋友楊望蒼,她是我的女友銀鈴」

銀鈴吸了吸鼻子,雖然離別的心情尚未平復,但那充斥在空氣中、各種各樣的聲音味道卻能讓她感到安心──酒精、木材、食物的香氣以及顧客們的談笑說話聲,是阿爾法酒吧的日常光景。

「嗯...」她微微點頭回應了男朋友的說話,又以手掌輕輕拍打臉頰,提醒自己要抖擻精神。

(原來,牠的名字是加加知。)

銀鈴對著加加知點頭微笑,她想起在擔任服務生期間曾與這隻白色小貓有過一面之緣,可惜當時未有機會深入交談,希望這次正是認識這位新朋友的好機會。

(2019-10-25, 22:56)隨便就好了 提到︰ 「你叫什麼名字啊?」由於剛才沒有百分百的專心去聽,於是帕克菲斯再次向眼前的新面孔問道。

「還有,那位是你女朋友喔,真好呢,要好好珍惜她喔。」在說完這句話的一瞬間,帕克菲斯的雙眼短暫的充斥了悲傷,不過也就只有零點幾秒罷了。

她轉頭望向帕克菲斯,再次禮貌地介紹:「失禮了,我是獸族的銀鈴。」

(2019-10-25, 23:53)時羽 提到︰ 「你們好,俺是時羽」喝了一口牛奶,微笑的向兩人,也就是陽望蒼和銀鈴,道出自己的名字
(2019-10-26, 00:10)Ziff 提到︰ 「凔藍是剛剛來不久的大灰狼,請多指教」
凔藍抽動耳朵,習慣性地嗅了嗅味道
(2019-10-26, 02:31)小蒼蒼 提到︰ 「我們剛剛才談到你的事呢,說你家有會飛的狼。這是凱恩洛斯、凔藍、時羽跟小咪先生,都是我的朋友喔!」他抬起前腳依序指著眾人道,接著伸長脖子嗅聞銀鈴的氣味,豎起尾巴打招呼:「妳好啊銀鈴小姐,謝謝妳替我們照顧阿蒼,妳是什麼動物呢?」

「幾位好。」銀鈴微笑著一一應對,「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容我先就座,隨後再詳細回應?」


「關於加加知先生的問題─」她想了一想,「我族雖然在某些身體特徵上與動物較為相似,但自覺並不屬於動物的一類。」銀鈴解釋時又以手指輕輕掃過自己耳尖。

「如果以例子來說明...就像是『人族』與『猴子』之間有一些相似之處,但『人族』並不會自認為與猴子是同類?」

「不過,以我的認知當中,也有不少人族視我族為動物、野獸甚至是敵人,不同的觀念會產生出不同的答案...所以...很難一概而論...」「十分抱歉...似乎未能好好回應你的問題...」她苦笑著向加加知報以抱歉的眼神。

(2019-10-26, 02:31)小蒼蒼 提到︰ 聽到凔藍的問題,他搖了搖頭,天真道:「沒有呢,我是剛學會吃飼料時出來冒險的,女朋友除了互相陪伴之外,還會做什麼呀?要怎麼選擇要當朋友還是女朋友?」
(2019-10-26, 12:14)貓a 提到︰ 然後迷你貓娘踏著無聲的腳步穿過半個酒吧,一照面就往楊望蒼牽著銀鈴的那隻手大口咬下——連同一嘴巧克力痕一起。

「除了互相陪伴之外...」銀鈴以指尖輕抵下唇,微微側頭,正在思量可以怎樣回答時,卻感受到了楊望蒼的位置飄來一陣獨特的氣味,就像某種甜點的香氣一樣?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6, 02:31)小蒼蒼 提到︰ 「阿蒼!」加加知君一躍跳上楊望蒼頭頂,用前腳撥亂他的頭髮,做了個鳥巢、繞了幾圈窩在上面,以響亮的呼嚕聲跟猛力的磨蹭歡迎他。

「我們剛剛才談到你的事呢,說你家有會飛的狼。這是凱恩洛斯、凔藍、時羽跟小咪先生,都是我的朋友喔!」他抬起前腳依序指著眾人道,接著伸長脖子嗅聞銀鈴的氣味,豎起尾巴打招呼:「妳好啊銀鈴小姐,謝謝妳替我們照顧阿蒼,妳是什麼動物呢?」

聽到凔藍的問題,他搖了搖頭,天真道:「沒有呢,我是剛學會吃飼料時出來冒險的,女朋友除了互相陪伴之外,還會做什麼呀?要怎麼選擇要當朋友還是女朋友?」

「互相陪伴很夠啦」楊望蒼笑著拍了拍腦袋上的加加知君,算是回應對方「至於怎麼區分朋友跟女友...也許有一天你就突然懂了w」

「啊,我記得你是上次點岩漿的那個大哥」楊望蒼對凱恩洛斯和小咪點點頭「額,你好,小咪這名字聽起來還挺奇特的...雖然感覺更像代號什麼的

(2019-10-26, 00:10)Ziff 提到︰ 「這裡的“人”很多嗎~?」
灰狼開玩笑地對走過來和加加知君打招呼順帶介紹自己的人說,還特意強調了某個字,尾巴也不自覺左右搖晃
「凔藍是剛剛來不久的大灰狼,請多指教」
凔藍抽動耳朵,習慣性地嗅了嗅味道

「喔喔,會說話的有翼狼☆w☆」楊望蒼眼睛發亮,家族遺傳來的被動技無意識地散發著影響「可以的話借我摸一下好嗎」


(2019-10-25, 23:53)時羽 提到︰ 將最後一口捲餅塞入嘴中,緩慢吞嚥,尾巴滿足的晃動

「嗯?」耳朵微微抖動,看向走過來的兩人,並注意到那位女性,發覺再繼續坐在地板上的話,等等或許會發生有些失禮的事,不管對方有沒有發覺

扶地起身,然後拿起牛奶杯,眼神上飄思考幾秒後,也拉了張椅子坐下,一直站著好像也怪怪的

「你們好,俺是時羽」喝了一口牛奶,微笑的向兩人,也就是陽望蒼和銀鈴,道出自己的名字

「你好...嗯?時羽你是狼族?懂劍術嗎?」楊望蒼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又看了看對方背上的劍,開口說道「下次有機會切磋一下?」

(2019-10-26, 12:14)貓a 提到︰ 小傢伙吧喳吧喳吃完甜筒帽,正舔著手掌打算物色下個目標,然後就看到楊望蒼拉著銀鈴進來。
小紅貓嗅嗅空氣裡的味道,一下子新仇舊恨全部跑出來,軟綿綿的臉皺起怒紋:「咕努努~~!」

然後迷你貓娘踏著無聲的腳步穿過半個酒吧,一照面就往楊望蒼牽著銀鈴的那隻手大口咬下——連同一嘴巧克力痕一起。

楊望蒼突然的臉色一僵,默默地舉起了牽著銀鈴的手,上面掛著一隻巴掌大小的凶巴巴貓娘

楊望蒼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上次被這樣咬的時候差點以為自己要死了,冷汗直流的他忍不住長出獸耳與尾巴(毛全都炸了起來),但是不根本敢亂來的他只能哭喪著臉請求道「貓小姐,算我求你了,鬆嘴好不好」

~~~~~~~~~~~~~~~~~~~~~~

GAN,就算我的運氣回來了一點,不代表我扛的過大成功啊
擲骰結果

2d6 → 10[5, 5] 1012點還閃毛啊
聲望留言:
伊布MING 聲望0 咬得真是nice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楊望蒼

個人版面(設定區)蒼穹的四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啊……你們好」凱恩洛斯楞了一下,隨後點頭的笑著和楊望蒼以及銀鈴打招呼。

隨後回答加加知君的問題,雖然之前他不知為何沉默了一會沒有回答「打理鱗片麼……也不算啦,就是單純地因為泡在岩漿就自然地會有光澤了,傳聞基本就是說什麼不明魔獸之類的,那些書籍沒有幾乎的很詳細呢……」

「哦……看來這邊的大家不是獸族就是和獸族有淵源的存在呢」看著楊望蒼冒出來的耳朵,掃了一下各個人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大概....是的吧?狼人」時羽自己也不太能確定自己是什麼族的,不過嘛,這次倒是輕鬆的以笑容回答

「嘛,種族這種東西.....感覺似乎是非常難以定義的呢.....」雙眼盯著手中的牛奶,自言自語道

「嗯.....大概吧,不過也只是略懂一些基礎而已......嘛,有機會的話,當然沒問題,俺的程度挺一般的,還請別見笑了」笑著抓了抓頭上的耳朵,也瞥了幾眼對方腰間掛著的劍

「嗯,楊望蒼先生也是狼....族?的嗎?」看見對方冒出來的耳朵與尾巴,如此向他問道,同時也嗅到了空氣中的香味,望向飄來香氣的地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6, 18:58)一日之寒 提到︰ 「啊……你們好」凱恩洛斯楞了一下,隨後點頭的笑著和楊望蒼以及銀鈴打招呼。

隨後回答加加知君的問題,雖然之前他不知為何沉默了一會沒有回答「打理鱗片麼……也不算啦,就是單純地因為泡在岩漿就自然地會有光澤了,傳聞基本就是說什麼不明魔獸之類的,那些書籍沒有幾乎的很詳細呢……」

「哦……看來這邊的大家不是獸族就是和獸族有淵源的存在呢」看著楊望蒼冒出來的耳朵,掃了一下各個人
「我沒有吧。」帕克菲斯正色道。

「而且我也沒有認識很多的獸族朋友,反而比較多的是被獸族黑幫追殺。」
SIGNATURE:
尋找存在意義的空虛人造人——帕克菲斯
阿法高中裏多才多藝的陰沉死宅——埃里克 克里斯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6, 18:58)一日之寒 提到︰ 「啊……你們好」凱恩洛斯楞了一下,隨後點頭的笑著和楊望蒼以及銀鈴打招呼。

隨後回答加加知君的問題,雖然之前他不知為何沉默了一會沒有回答「打理鱗片麼……也不算啦,就是單純地因為泡在岩漿就自然地會有光澤了,傳聞基本就是說什麼不明魔獸之類的,那些書籍沒有幾乎的很詳細呢……」

「哦……看來這邊的大家不是獸族就是和獸族有淵源的存在呢」看著楊望蒼冒出來的耳朵,掃了一下各個人

「啊……我也不是呢」
耕策抖了抖頭上的狐耳,然後唰地就收了起來

「我們仙狐不能算獸族呢,要說得話,比較類似神仙吧?」

耕策接著帕克菲斯之後說道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6, 02:31)小蒼蒼 提到︰ 聽到凔藍的問題,他搖了搖頭,天真道:「沒有呢,我是剛學會吃飼料時出來冒險的,女朋友除了互相陪伴之外,還會做什麼呀?要怎麼選擇要當朋友還是女朋友?」

「我來解釋吧。女友就是你會想跟她做羞羞的事情,並且只會想跟她做,不會想跟其他人做喔。」猴子布偶從楊望蒼跟銀鈴身後冒了出來,熱心的解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6, 20:34)猴子布偶 提到︰ 「我來解釋吧。女友就是你會想跟她做羞羞的事情,並且只會想跟她做,不會想跟其他人做喔。」猴子布偶從楊望蒼跟銀鈴身後冒了出來,熱心的解釋。
「等等,我不在乎你原來的意思是什麼,可是你說的話也未免太容易讓人胡思亂想了吧。」帕克菲斯趕緊制止猴子布偶繼續說下去,因為不曉得他還會說出什麼離譜的話。

「女友是指你對某個異性產生了友情以外的感情,然後便決定跟她表達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而那位異性接受了的話,就是你的女友了,基本上兩者都會相親相愛很長的一段時間。」帕克菲斯以教科書般的放式,向加加知君解釋道。

「還有,大部分人都覺得只要有另一半陪著自己就已經很幸福了,並不會特別再去做什麼。」這句話貌似是帕克菲斯從經歷的事情中,所得知的。
SIGNATURE:
尋找存在意義的空虛人造人——帕克菲斯
阿法高中裏多才多藝的陰沉死宅——埃里克 克里斯汀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