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10/1~)
只看該作者
(2019-10-26, 02:31)小蒼蒼 提到︰ 「我們剛剛才談到你的事呢,說你家有會飛的狼。這是凱恩洛斯、凔藍、時羽跟小咪先生,都是我的朋友喔!」他抬起前腳依序指著眾人道
「咪?」在叫到自己的時候因為突然被提到,發出了一個意義不明的聲音,整顆頭轉了過去並把手舉了起來「嗨」
(2019-10-26, 15:32)jeffary 提到︰ 楊望蒼對凱恩洛斯和小咪點點頭「額,你好,小咪這名字聽起來還挺奇特的...雖然感覺更像代號什麼的
「欸,有嗎,可能是因為字形吧,也有人確認過是哪個字」拿出自己的學生證說道「不過就是這2個字沒錯,呵呵」接著便把學生證收了起來
(這個人直覺好準,居然猜出是代號來的)

小咪:你怎麼發現小咪不是本名的,我隱藏的這麼完美
聲望留言:
jeffary 聲望+1 聽起來就不太像真名啊www
Ziff 聲望0 比起代號我覺得更像是朋友之間的稱呼(x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可以是可以啦,閣下的女朋友不會介意嗎?」
凔藍乖巧地讓對方搓揉自己的脖子,雖然滿是老繭的手掌觸感不是很好,但在他熟練地瞄準特定部位的猛烈攻勢下,灰狼依然舒服地瞇起了眼吐出舌頭,尾巴也劇烈甩動
直到楊望蒼一臉滿足地收手後,凔藍依依不捨地用側臉磨蹭,像是要對方繼續擼自己一樣

「楊望蒼先生除了尾巴跟耳朵外其他地方也能變得毛茸茸的嗎?平時會摸自己的毛嗎?」
凔藍天真無邪地問道,好奇地戳了戳楊望蒼的尾巴
「不然怎麼這麼熟練~?」
-----------------------------------------------------------
又到了O色相簿的季節,你怎麼這麼熟練啊?!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JOJO的白色相簿。
SIGNATURE:
角色卡:凔藍
我不說話不是因為討厭或看不起誰,只是因為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保守秘密的最佳方式就是遺忘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6, 20:55)隨便就好了 提到︰ 「等等,我不在乎你原來的意思是什麼,可是你說的話也未免太容易讓人胡思亂想了吧。」帕克菲斯趕緊制止猴子布偶繼續說下去,因為不曉得他還會說出什麼離譜的話。

「女友是指你對某個異性產生了友情以外的感情,然後便決定跟她表達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而那位異性接受了的話,就是你的女友了,基本上兩者都會相親相愛很長的一段時間。」帕克菲斯以教科書般的放式,向加加知君解釋道。

「還有,大部分人都覺得只要有另一半陪著自己就已經很幸福了,並不會特別再去做什麼。」這句話貌似是帕克菲斯從經歷的事情中,所得知的。

猴子布偶聳聳肩,對帕克菲斯的話不置可否。

「那樣說也對,但是通常你還是會想對你的女朋友做羞羞的事啦。」她聳聳肩,又強調了一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哎呀楊他們終於回來了…不知道是不是這裡時間比較特殊,似乎過了有段時間)

亞特拉走向楊所在的地方打招呼

[你們回來拉,怎樣這次的旅行有發生什麼嗎]

亞特拉微笑的問到

--------------

場外:姨母笑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6, 21:25)只是個月月 提到︰ (哎呀楊他們終於回來了…不知道是不是這裡時間比較特殊,似乎過了有段時間)

亞特拉走向楊所在的地方打招呼

[你們回來拉,怎樣這次的旅行有發生什麼嗎]

亞特拉微笑的問到


卡蕾特一邊啃著手上的甜筒一邊饒有興致的看著那邊逐漸增加的人數與好像越來越不妙的話題。

最後卡蕾特一口吃掉剩餘一點的甜筒,起身走到亞特拉身旁後說著「這件事我可以告訴你,他們這小倆口在那個世界一個多月還是處於拉拉手親親嘴的程度而已,旁觀的人都快被急死了。」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6, 12:14)貓a 提到︰ 一照面就往楊望蒼牽著銀鈴的那隻手大口咬下

楊望蒼反應雖快但還是快不過小紅貓的偷襲,小紅貓成功咬住楊望蒼的手吊在半空中,並感受到楊望蒼手上傳來想用力揮走、但又不敢真的這樣幹下去的緊張顫抖。另一方面,開始狼化的楊望蒼嗅覺變得靈敏,察覺到小紅貓嘴巴那圈黑黑的痕跡原來是巧克力。先不論這對小紅貓來說是不是毒,這對半狼的楊望蒼來說又有沒有危險呢?

(2019-10-26, 13:19)Ronin 提到︰ 約翰自個兒地走到了酒吧櫃台旁,對著櫃檯的老闆打著招呼:「嗨,老闆,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可以給我一杯啤酒來著嗎?」

「當然可以!來!」賽塔熟練地倒滿一大杯冰凍啤酒,削走多餘的泡沫後送到約翰面前。「想找樂子的話你來晚了呢~不久前有人來委託,但是已經帶著熱心的冒險者們離開了。」
現在樓面沒什麼事要做,賽塔又替自己盛了一杯啤酒和約翰對飲。
「你是比較喜歡湊熱鬧,還是在一旁看戲的人?」賽塔暗指聚在酒吧另一邊的動物陣營問道。那邊剛剛有一隻小貓娘突然躥出來,咬著另一個半狼人的手不放。
SIGNATURE:
本月GM:ttk12345、藍刺蝟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7, 00:09)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楊望蒼反應雖快但還是快不過小紅貓的偷襲,小紅貓成功咬住楊望蒼的手吊在半空中,並感受到楊望蒼手上傳來想用力揮走、但又不敢真的這樣幹下去的緊張顫抖。另一方面,開始狼化的楊望蒼嗅覺變得靈敏,察覺到小紅貓嘴巴那圈黑黑的痕跡原來是巧克力。先不論這對小紅貓來說是不是毒,這對半狼的楊望蒼來說又有沒有危險呢?

「哇~是貓小姐!」銀鈴看著眼前的情況,也似乎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阿蒼他...是不是有什麼行為令你感覺不滿意呢?可是這樣...被咬著的人會感到很痛喔...?」

「對了,貓小姐的嘴角附近似乎沾上了一些味道香甜的泥巴,如果不介意的話,就由我為你拭擦乾淨吧?可以嗎?」她把一塊看起來潔白柔軟的獸皮手帕鋪墊在掌心之上,然後在小紅貓的落點位置擺起了承托的手勢,耐心溫柔地向小小貓娘作出勸導。

(2019-10-26, 21:24)猴子布偶 提到︰ 「那樣說也對,但是通常你還是會想對你的女朋友做羞羞的事啦。」她聳聳肩,又強調了一次。

「原、原來是這樣呢...那麼,阿蒼也會想對女朋友做羞羞的事嗎?」銀鈴忙於應付小小貓娘,不禁顯得有點分神,此時她為了分散男朋友對於痛楚的注意力,沒經細想就將大家的談話內容幾乎一字不改的向對方再問一次。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獸族是什麼獸呢?你們有不同的耳朵嗎?」加加知君鍥而不捨追問銀鈴,瞇眼被楊望蒼拍得彎下貓耳。聽見凱恩洛斯泡的是岩漿,牠想到高溫打了個哆嗦,隨口道:「我比較喜歡在溫泉裡游泳呢,要是能泡到別的世界的溫泉就好了。」

「才不會見笑,時羽先生很厲害,他用劍術滅火了喔!亞特拉先生也不停替我們治療傷口,保護了我們。」加加知君比手畫腳述說前者如何揮舞被水流包覆的刀劍、後者如何在千鈞一髮之際,將金色霧氣注入他們體內,最後牠從納戒中喚出直立漂浮的古劍,雙掌夾著劍柄高舉過頭,像勇者般說道:「鏘鏘!這是我在旅途中得到的新寶物喔,雖然我不懂劍術,都跟尾巴一起亂揮罷了。」

「是狐狸!」加加知君不帶對神仙或宗教的輕蔑,只是依循本能無邪脫口而出,瞳孔圓睜撲向動起來的狐耳,軟綿綿地趴在耕策頭上。牠依序望向底下跟身旁的生面孔打招呼,折下一隻耳朵、歪著小腦袋道:「你們好,我是加加知君,你們是誰呢?羞羞的事又是什麼?」

場外:
有沒有抓到讓耕策決定,不會痛。
去看赤紅團我懶(乾)。
注入 custom_asu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呃...你好?」向突然出現的猴子布偶打了個招呼

「啊哈哈....每個人對於女友或者是另一半的定義和對待方式多多少少都會有些不同啦......」雖然時羽沒交過女朋友,不過也對於愛情這件事有一定的認識,用有些尷尬的笑容說著

「例如那啥....柏拉..圖式愛情?之類的....」時羽回想了一下以前曾於書籍中看見的詞彙,有些不確定的說

「嗯?.....呲w」眼神移到楊望蒼手上,看見了那位小貓娘,然後又聽見了銀鈴問楊望蒼的問題,忍不住小小的笑出聲,不知為何,這種情況下從女友口中親耳聽見這個問題,感覺有些微妙呢

「是嗎....還是謝謝了,不過加加知君也是很厲害的呢」聽見加加知君的話,時羽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頭,然後也稍稍補述了加加知君使用水靈氣喚出了驟雨浪濤,以及如何揮舞古劍與尾巴的事情

「嘛w......羞羞的事情啊.....」撓耳思考了一下要怎麼解釋

「就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對彼此做一些會讓雙方感到羞澀但又會有與平時不同的愉悅的事情吧?」他微微輕笑,不知是不是認真的向加加知君解釋道

「稱為羞羞的事可能是因為部分人對於這樣的事情感到有些難以明說吧......」然後又補充了這一句,同時瞄向楊望蒼,期待他對銀鈴那個問題的回答,感覺會十分有趣的樣子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7, 01:07)小蒼蒼 提到︰ 「是狐狸!」加加知君不帶對神仙或宗教的輕蔑,只是依循本能無邪脫口而出,瞳孔圓睜撲向動起來的狐耳,軟綿綿地趴在耕策頭上。牠依序望向底下跟身旁的生面孔打招呼,折下一隻耳朵、歪著小腦袋道:「你們好,我是加加知君,你們是誰呢?羞羞的事又是什麼?」

「猴子布偶,超級英雄。」她瞥了銀鈴跟楊望蒼後又補充了一句:「姑且算是這小倆口目前的監護人吧。」

(2019-10-27, 08:20)時羽 提到︰ 「呃...你好?」向突然出現的猴子布偶打了個招呼

(略)

「嘛w......羞羞的事情啊.....」撓耳思考了一下要怎麼解釋

「就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對彼此做一些會讓雙方感到羞澀但又會有與平時不同的愉悅的事情吧?」他微微輕笑,不知是不是認真的向加加知君解釋道

「稱為羞羞的事可能是因為部分人對於這樣的事情感到有些難以明說吧......」然後又補充了這一句,同時瞄向楊望蒼,期待他對銀鈴那個問題的回答,感覺會十分有趣的樣子

「哈囉。」向主動朝自己打招呼的少年揮了揮手,同時眨眨眼。

聽到加加之君的問題她思考了一下,手指在下巴摩娑著說道:「差不多就像這位少年說的。雖然我不確定這裡的分級制度能讓我講到什麼程度.........不過一言以蔽之,就是做生小孩的事情哦。雖然不一定真的要生啦。」她毫不避諱的、直截了當的解答了加加之君的問題。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