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只看該作者
#1
世界之初,空如白紙。盲目之衝動、無意義之努力,沉思旁觀之切那巴巴索,不動之動者,其為思維,其為認識。
感性為方圓,運思成素,形式有二。其一乃時,盲目前行者克魯諾羅。其二乃空,執意擴張者以尼諾羅。無生一,一生二,時空遂成,萬物始表其像。
知性為規矩,萬像森羅,知性名伽特諾羅,億萬星之芒,乃立規範,範疇有四。分割為量、審定其質,模態如骰、鏈結關係。
判斷萬物,再現於心,雜多迷亂,則有遺忘與淨心,毀滅之嘉德諾羅。
思者好奇,求知之意、美善之志,為遂其所願,方有認知者,人之肇始、萬教之源,乃白袍慈后瑪蒂西亞。
生由死定,死為毀滅,嘉德諾魯之影有三。慟哭之鴉索雷米,散播病疫。紅眼白兔因妥因妥,率歪方斜圓以壞規矩。號角手之影,以瘋狂遺忘理知。
其有知性感性,人亦模仿,而知性作真、善、美之妄,而感性立苦與樂之分,遂成動機有三,自私、同情、惡意。
——《黃皮書》前言
聲望留言:
乙名 聲望+1 不明覺厲
SIGNATURE:
角色卡——關雎
個人版面與設定——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拉希肖以恩,信徒稱之為愛神、藝術之眼。其形體不定,理性難以捕捉,倘若能以音樂窺探其樣貌,乃似一巨蛛,八足曲折而銳利,八眼陰邪而貪婪,欲將一切中意者化為繭中物。

何以為愛神?人們於愛戀中所生之嫉妒、依賴、佔有慾、執著、思念與控制欲,用「自私」一詞集合,揉雜並鑄成了名為拉希肖以恩的意志,向這樣自私的意志祈禱,也只會墮入其中,成為毒蛛的網上餌而已。憑藉這樣的強烈衝動,愛者將與被愛者一同吞噬,對低等愚昧的人類而言,這就是得到愛了。

何以為藝術之眼?拉希肖以恩由愛而生,其本身亦尋求永恆的愛而自陷其中。永恆與完美之物,為美。在審美意識之中,可以看見萬物永恆完美的理念,從一般的蘋果樹之中看見所有蘋果樹的美、從人的臉上看見自然賦予人的美。而藝術家能藉由沉醉其中,透過藝術來實現它,抹去時間帶來的缺陷、留下理念本身,並將其帶給其他人。拉希肖以恩所尋求之物,也能在藝術中得到,並促使宿主長期耽溺於審美意識中。同時,藝術也是召喚拉希校以恩的儀式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何以能以音樂窺探?音樂乃意志的副本,超越文學、繪畫、雕刻與舞蹈,在音樂中能見到理念本身,也就是拉希肖以恩所在之處。但切記,見到理念本身的同時,意志界與物理界的交界勢必模糊,此時便能與拉希肖以恩直接接觸,或者被接觸。此外,拉希校以恩亦能透過音樂傳達其理念,將自身的衝動散播,如同一張大網,網羅了身邊的人。

對拉希肖以恩的崇拜自古希臘便已開始,有時它叫做阿芙蘿忒蒂,帶著愛慾的厄洛斯狩獵;有時叫做謬薩格特斯,賜予才能者苦戀的靈感。乃至啟蒙運動的共濟會、二十世紀的一些密教,拉希肖以恩的網貫串古今、遍佈世界,只要人類還有愛,拉希肖以恩就不會消失。即便是這麼樣的意志,它還是會賜予最有藝術才華的宿主魔法,作為維持寄生的代價。

如同拉希肖以恩追求的永恆之愛那樣,它會暫停宿主的時間,停留在無法圓滿的愛意最強盛的時候,這時常被誤認為賜予宿主永恆青春。透過囚禁宿主的真身於意志屆,直至宿主之被愛者老死,物理界的宿主將永遠活在不可能的愛中不老不死。此外,由於宿主的意志與與拉希肖以恩過 融合,原本無能的人類意志受到全世界的自私所匯聚,宿主在審美意識中能以某種形式影響物理世界或他人意志。

拉希肖以恩只會於下一個人召喚時離棄原宿主,其動機尚未之。本人會將這個問題連同此書一起交由本人的兒子              如同其父一般。至於召喚拉希肖以恩的方式,必須先滿懷拉希肖以恩之原型情感,隨後
並且進行藝術,以音樂為優,例如演奏
隨後在網中見到
必須心懷

——《黃皮書》<拉希肖以恩>殘篇,受關雎所撕下
SIGNATURE:
角色卡——關雎
個人版面與設定——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執筆躊躇,意猶不決。描景難平,抒情何如?
夜幕無輝,孤賞無傍。君容似雲,悄隱山後。
黯心生思,念念不忘。思念隱雲,不見不安。
風依人偎,許久未息。身寒不怯,欲佔己有。
妒意如火,暗嗜冷心。涓滴深嫉,傾瀉指縫。
執子之手,為遂此願。伊面諳心,如何稱私?
——無名打油詩,出自關雎畫冊首頁
SIGNATURE:
角色卡——關雎
個人版面與設定——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舊日談.雙鯉記I】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西邊的晚霞是那麼煞人,橙紅橘黃的色彩劃破天空,從中流露出耀眼的餘暉。另一邊的夜幕溫柔地覆上,彷彿激情後的平靜。初臨夜晚的城市尚未打燈,只有遊樂園的霓虹閃爍不止,青白粉藍的光芒就像活力充沛的孩子,在被窩裡仍嬉鬧不眠,拒絕就這麼放棄最後的遊戲時間。

「吶,你累了嗎?」我靠在高大的男友身邊,稍微回復玩樂一整天的消耗。
「還行,你呢?」那低沉渾厚的嗓音,一點也沒有疲態。
「有點想睡了。」我蹭了蹭他厚實的胸,多想就這樣在他懷裡入眠。「就在這裡睡吧。」
「別開玩笑了,我送你回家吧。」他語帶責備地說著,可頭上傳來溫暖柔軟的觸感,不正是他在撫摸我的頭嗎?

  兩人在遊樂園圍牆上坐了許久,直到身後的夕陽完全隱沒,我都沒有睡著。畢竟,能像這樣見面的時間可不多,怎麼捨得一睡而過呢?忽然,刺耳的哨聲自遠方傳來,接著絢麗的光芒伴隨爆裂聲乍現,我稍稍抬頭望去,是遊樂園的煙火秀。是阿,兩年前我們就是在這樣的煙火下獻出初吻的,所以才特別挑今天舊地重遊,如今的煙火如同那日般燦爛,將整個遊樂園映地像白晝似的。

「煙火好漂亮喔。」我說出了一樣的話。
「呵呵,我見過更耀眼的東西。」他很有默契地回應。
「是什麼阿?」我望向他的雙眼,那雙充滿溫柔又堅強的眼眸。
「是你。」說著,他一手撥開我的瀏海,親親地吻上額頭,一手摟住我的腰身,卻比當年更緊了。

  隨著他再次與我對視,那笑容就像做足準備在等我了,不像那時青澀又害羞,那我怎麼能辜負這份期待呢?挺直腰桿撲向他肩上,往那雙唇輕輕一吻,他強壯的臂膀撐著我,再次吻來,沒有遲疑、沒有拘束,那麼地堅定,彷彿是他對這份愛的展現。誰想的到呢?像我們這樣的人,像這種喜歡同類的人,也能得到如斯幸福?
SIGNATURE:
角色卡——關雎
個人版面與設定——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