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GURPS+HR】惡夢特意點-無境的四日A.D. 1923
只看該作者
「拜倫先生!?」香坂再看見拜倫回來的當下,是驚喜參半。
雖然很高興拜倫沒事,但是狼狽成這樣也太過慘烈,大有一種運氣好撈回來的感覺.....

「沒事嗎?」
「有沒有受傷?」
「我和黛莉亞小姐中途被遠版先生堵到了,復仇者很不幸地已經....」想到消散的黑影,香坂就有點愧咎,再怎麼說那也是別人的從者更是個戰力....

「之後有什麼規劃嗎?」雖然是在拜倫身邊緊張的問著,卻是凝視著約翰.......或著說漢娜。

『這邊沒事,有和黛莉亞小姐解釋過了,雖然好像還是不相信但是平穩了點....』
『但是根本不知道....人家到底做對了嗎....還是.....』
『到現在都在做錯呢....』

完全是士氣低落的念話啊....

啊,頭都垂下去了。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先確認彼此的關係吧。Assassin的御主?」拜倫抬起了頭看著香板說道:
「你會問這個問題,似乎接下來還打算要跟我們一起行動?」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總算人又都到齊了,雖然很不幸的少了一人,還真是千辛萬苦」

在旅館外警戒的偵探,重新現身在房間內
手中提著水與飯糰,看來是請旅館臨時幫忙製作的食物

「那麼照約定的,要向兩位說明一切,不過.....」

看向黛莉亞,她與香坂無意間的舉動及房間內的氣氛說明在偵探不在的時候
肯定發生了什麼,而且還絕對不是好事

「我的御主又自作主張幹了什麼對吧?」

接著聽到念話
在心中無奈地嘆氣,雖然沒想過她能當上華生,但沒想到會發展成這樣
難道自己記憶中對魔術師的定義要修改了嗎?

「不影響接下來的計畫就是了,總之接下來說的話,你們多少會不相信,但是我們這邊也沒有更進一步的證據了」

事已至此,已經不是收集情報的階段,得在敵人搶先下一步之前,先決定好計畫才行

「首先,我的職階並非Assassin,而是Foreigner,也就是所謂的EX職階」

接者補充上我的職階技能可沒有氣息消除,有的話就方便多了

「原本的話應該比較接近archer或Ruler,會被修改職階不外乎就是caster搞的鬼,而那名caster的真名則是」

想起了caster那邊也有謎團,不過目前也算是可靠的情報

「卑彌呼,既是邪馬台國的女王,也是身為鬼道始祖的巫女。雖然我也沒看過本人就是了」

從聖杯和自己的記憶中獲取而來的知識,在這島國上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接下來就是從我那御主的記憶中得來的情報,caster有著類似千里眼的未來視技能,或許是占卜吧」

「總之她看到了這場聖杯戰爭的悲慘結局,並為了改變這結局,而從未來將那邊那個魔術師抓到了這時代,並給予她召喚一個不幸英靈淌這趟混水的能力」

也就是我啦,接著偵探繼續說

「也就是說我們這邊的目標並非取得聖杯,而是保持聖杯戰爭的正常運行,排除企圖利用跟破壞正常聖杯戰爭的敵人,來達到改變caster所看到的結局」

「以上,就是我那個御主為什麼會參加聖杯戰爭的原因。不過....」

「說的好聽是這樣,但caster並未將有關聖杯戰爭的情報留給我們,造成悲劇的元凶是誰也沒講,僅僅只是在第四天將我們召喚出來而已」

「除此之外,就只有EX職階跟不定時發動的未來視能力罷了」

「不相信的話,這邊可以賭上真名或是叫那邊的御主消耗一道令咒來證實」

剩下的神社結界也不安全,就不算在內吧
偵探歇了一口氣,暫時替話題劃上句點

「回到現在,剩下的御主只剩下你跟我那邊的御主,間桐家的女性和遠坂的當家以及那位叫做霍夫曼的獨眼男了」

黛莉亞雖然還有著令咒,但先不算在內

「我們這邊的目標,最有可能的對象大概就是霍夫曼了,將連同御三家的身分都算進去,其他兩人不太可能」

「不過還是不能大意,因此從我這邊的見解來說,還是希望能保持協力關係,由那邊那位騎士獲得聖杯為前提」
SIGNATURE:
✿現し世は、夜のこそまこと✿
酒吧角色卡:神津 主人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當然!」回應著拜倫的話,香坂非常用力的快速點頭。
「就連拜倫先生都不忌嫌的讓我們也一起脫身,怎麼說都要幫忙吧!」
「我....我會加油的!」似乎很用力的繃緊身體,明顯緊張和亢奮之間的狀態。

「正好!我也是懷疑那個人....」香坂緊張的後頸發毛起來,想到一開始的小林祖以及先前狙擊的子彈....
「三大家根本不可能會想破壞聖杯戰爭,黛莉亞小姐也提到刪去法下最有嫌疑的人呢!」

「同樣用刪去法的話,archer應該就是那個獨眼男吧?那時候開槍打了saber一槍呢!漢娜,會用槍的話代表應該是近代的英靈對吧?是不是會相對比較好知道身份?」

「該怎麼辦呢....」已經緊張起來的香坂有些手足無措,只會狩獵的她腦子裡轉著的只有去追捕目標這個念頭了。

不過同時也擔憂著此刻的拜倫和黛莉亞,約翰(漢娜)也是。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拜倫,正規的Assassin都是阿薩辛教派的首領,會戴著骷髏面具遮掩真面目。」這時,一旁的黛莉亞也跟瓦倫蒂諾補充。

「呃……你怎麼也幫他們說話了。」

黛莉亞手插著腰看的美男子說道:「這不是幫他們說話,是事實。」

「唉……城堡毀了,現在也沒材料做魔術契約。」瓦倫蒂諾嘆了一口氣,鬆口說道:
「我同意繼續維持合作,今天就先住在這邊,明天白天再移動到我準備的備用陣地。至於你們說的令咒就免了,用這個當籌碼去說服遠坂和間桐吧。如果有人要破壞這次聖杯戰爭,這對御三家來說都是一樣嚴重的事情。如果說服遠坂和間桐就可以暫時停戰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看來雙方總算有共識了」

偵探點頭說道,比起自己
另一個能戰鬥的戰力總是比較保險的

「不過那邊的騎士,你認為遠坂有可能和間桐聯手嗎?」

自己所看到的未來,間桐家與遠坂家包圍神社的景象
必須要先搞清楚的間桐的立場才行
SIGNATURE:
✿現し世は、夜のこそまこと✿
酒吧角色卡:神津 主人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間桐我只在張的陣地見過一次,遠坂我到現在還沒有實際遇過。沒有辦法判斷他們是否同盟。」瓦倫蒂諾搖了搖頭說道:
「時鐘塔那邊對遠東地區的資料也很稀少。我在來日本之前,只有聽過過日本軍隊似乎對聖杯有興趣而已。黛莉亞你有什麼消息嗎?」

黛莉亞低頭思考說:「我在開戰前見過間桐家這次的代表,間桐一葉。是一個眼神已經死掉的人,似乎對這個世界沒有太多期望。只是遵照家族的指示來參加聖杯ˋ戰爭而已。」
擲骰結果

3d6 → 16[4, 6, 6] 16黛莉亞 八卦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感覺好可憐啊.....」香坂明顯有些無奈和憐憫交雜。

「.....遠坂先生剛才我和黛莉亞小姐有見過,是個腦子硬梆梆又頑固的男人呢....」想到那時候遠板先生的行徑,香坂誠有些冒出汗顏的無奈開口解釋著。

「從者是saber,一個紅衣女子,拿的是中國劍....」

「感覺這狀況也不是很樂觀呢....只能先讓黛莉亞小姐和拜倫先生多休息,擬定一下該怎麼面對他們吧?」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透過水妖有看到Saber的樣子,不過怎麼又是中國英靈。張就算了,遠坂家在搞什麼。東方的傳奇神話我完全不熟悉,根本沒有辦法知道從者的真名呀!」戰鬥的疲憊、魔力的消耗、陣地被毀各種狀況讓瓦倫蒂諾失去了早上的自信,開始用抱怨的語氣說:
「Saber看起來像是會願意接受正面挑戰的類型,Rider的魅惑能力太麻煩了,Berserker擁有狂化勉強可以抵抗,可是不知道Rider是否有更強力的魅惑手段。如果可以,我完全不想跟Rider戰鬥。」

而黛莉亞則是看像約翰,開口問道:
Foreigner小姐,你為什麼會問遠坂和間桐是否同盟呢?有什麼讓你懷疑的跡象嗎?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