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暫停中】 【扮演體驗】永恆曆.眾神的復甦-月下禁區
只看該作者
涅墨亞點了點頭,再看了眼這片遼闊的大海,牠想把蒼喵之星在牠腦中叨叨絮絮的,關於進化論和被推翻的事告訴休希,但她睡得很熟,不想吵醒她。

牠在人類上車前,繞著車走了一圈、查看車內車底,沒事才載著他們返回,想跟陸會合。

場外:
想要路上有事。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吾?吾只是在救世的路上漫步而已」陸擺手說道,臉上的表情很明顯地表達出對這話題的沒興趣,「"月氏"嗎?雖然說眷屬一族大多不會故意暴露......不過吾還真沒聽說過月氏呢。」
陸優雅地往空氣一握拳,兩三根血色的長樁緩緩從指骨前端冒出,「不過之前的事姑且不論......」
「小子,解釋一下你為甚麼在褻瀆死者吧?吾會視情況決定汝等之後的下場。」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混血(精靈x矮人) 職業-匠
 遙遙夢夜碎片的晨曦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呵,更高級?」陸轉著手走向老者,血刺如同被牽引一般始終和陸的拳頭保持相同距離,「吾可不知道有哪種高等生命是肉體腐爛、精神渙散甚至是受人操縱的形態。」,他說著話的同時有單薄血霧從陸腳下升起,橙色的長髮悖逆重力自行飄起。

話音才落,陸直接伸手指向對方的鼻子,「更何況,你的神不是吾的神。」,此時陸手腕邊的血刺瞬間飛出,帶著呼嘯的風聲攻向幾公尺之外的老者。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在喪屍又啃下一兩口之間,好幾個念頭閃過涅墨亞的腦海:為什麼它們不先咬死再吃,可能會被反擊豈不是很不方便?喪屍有進食的必要嗎?雖然一個人被吃掉根本無關痛癢,甚至感到萬物之靈也有今日狼狽的痛快,但休希要是睜開眼,看見他們見死不救,這是牠想傳達給她的嗎?

「另一個神使或許還想要一個信徒吧,能不能長回來我就不知道了。」
涅墨亞雙腳一前一後下蹲,右手貼上路面,屍群底下猛然竄出一大片石筍,攔腰捅穿它們腐爛的腦殼或身軀,被穿刺在半空中難以動彈。與此同時,柏油封住了男人像是被橫切下來的腰,使血液不再繼續外流。

「咬牙忍著。」
牠扛起半死不活的男人,安置在副駕駛座上,若無其事載著幾人回去。

場外:
撿回去,掛掉就埋路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正值陸還在跟月氏老者對峙,一旁的屍群中衝出涅墨亞所駕的四人車,這裡一圈都沒有喪屍接近,牠們紛紛繞在周邊

「神使!」
喬納森見陸便喊道,推門下車又打開副駕的門
「救救他!」

休希幽幽走出車門,副駕座上是失去下半身、流着血的半截男人,已經翻白眼沒有意識

「他在路上撿回來的呢。」
潔西卡打開車窗,指指涅墨亞說着

月之神使下車後茫然抬頭,看着月光
「欸啊?」
老者發出一聲疑惑,慢慢走近休希,確認了她的身份
「月影神明的神使!你在這裡幹什麼!」老者話中帶着怒音

月之神使被拉回思緒,緩緩轉頭看向勞克斯
「是你,月氏的長老。」

「不去宣揚神明的恩賜在這裡鬼混甚麼!這個廢物!」
隨着休希給予反應,老者一拳揍向她,但是夜裡的攻擊在休希身上皆為無力

「…」
「神明的恩賜…」休希嘴裡嚷着「我的使命…」
「對了…我必須去,毀滅人類文明…。」
月之神使眼睛睜大,想起來自己的使命



若兩位要救這半截人,希光要求有偏厲害的演出或合理的設定補完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混血(精靈x矮人) 職業-匠
 遙遙夢夜碎片的晨曦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喔?」見老者和休希起了衝突,陸一邊舉著手一邊後退遠離了這不知底細的妖異老人。
「時隔幾百年才有人求吾救人阿......你們這群後生總算想起來吾的職權了?」他緩步移動到半身人一側,才看了一眼便不禁挑起眉頭,「是誰把他下身用焦油和石子封住的?不怕傷口進石子嗎?!」,陸手指輕劃,半身人與瀝青相連的血肉立刻脫落,缺氧而有些暗淡的傷口再次裸露出來。

「吾不救沒信仰之人,等他自己哭嚎再說吧,還有,獸之神使,那個老小子會使用和月之神使類似的防禦能力。」,陸一邊在半身人身上敲打一邊說道,不多時,與半身人血液構成相同的物質包覆住了傷口,「說起來還要讓他能自循環呢。」陸呢喃一聲,這狀況讓他想起多年前陪後生們玩遊戲的狀況,並不磅礡的神力浮現,一條條懸空而立的經絡在半身人上方浮現,「吶,對接吧。」,話落,那浮空的經絡直接刺入半身人的傷口,讓經絡代替了腿部的血管,「總之吊著吧.......接下來.......老小子呢?」,陸看向月之神使和老者,倒是沒有接近的打算。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在陸的"手術"下,半身男人雖然命懸一線,但總算維持着氣息
過程中不乏有痛苦的表情和叫聲,不過他依然沒有要蘇醒的跡象

獸的神使失去了神的關注,一時與動力源斷開
正值這時,口中一直唸着甚麼的休希,頭部突然扭轉180度看回來,那猛禽的視線投向剛被施救的半死男人上
「毀滅…人類文明…」
「毀滅…人類…」
少女身子轉過來,她披着的衣服失去韌性和彈力,脆化然後剝落
她一步一步走近你們,或者說走向你們陣營中的三名人類

老者在她後方放聲
「對了!就是那樣!不要忘了月影神明的使命了!沒用的東西!」
似乎月之神使讓老者十分激動的樣子

見狀,陸能從他的話中讀到一絲違和,勞克斯口中唸道的神明是月影之神
然而休希的身上和其施展的神蹟中,陸從沒有感到一絲與影相關的氣息或特性



回憶起來,意識消失前的畫面逐個浮現,拼湊出當時的情境︰

街道中只有月光照耀着,永眠使者的四足傳來無力感,甚至聲音都發不出來,這個情況你們熟知——
沉眠

你們失去動力的神造之軀跌倒在地,眼中映着慢慢走近的休希和月亮,她的影子延伸到你們那頭
『人類啊…』
休希的微弱聲音傳入涅墨亞和陸,以及鄰上的喬納森夫婦耳裡,但那絕非眼前的休希的聲音

『請為祂們提供保存設施』
『為了,人類和神明的未來』



休希毫不費功夫的奪去醫者和研究者的生命,老者在後方滿意的點點頭︰「走了,月影神明的人偶。」
少女轉身跟隨老者離去

施展在喬納森、潔西卡的幻象解開,兩人沒有受傷,被神秘神力所救,騙過敵人
「沒事吧!老婆!」
「看來要帶祂們回醫院呢,親愛的,運神使上車吧。」
「…,是。」

你們永眠使者的沉重眼皮也緩緩合上,意識逐漸遠去…
『要是再醒來的話…』
『來月氏一族的研究室…』



月下禁區失去太多神明的關注暫先步入永恆曆,新舊玩家若有繼續/重啟的意思可以找Heiray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混血(精靈x矮人) 職業-匠
 遙遙夢夜碎片的晨曦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