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書房裡的神明
只看該作者
#11
前言

所謂故事,就是有人把他想出來,並且將它化為文字圖像,讓其存在被人知曉

而每一篇故事,其被產生理由也不盡相同
有的只是在一瞬的吉光片羽間產生的隨心之作,有的則是為了警告世人用童話包裝的寓言,甚至有的是聚集作家的一切而產生的心血

而「他們」的世界,「他們」的一切,他們的「物語」,都將從一個少年身上開始——

                   
                         
序章 「一如往常」

在昏暗的房間裡,手機鈴聲的聲音打破了寧靜,在不斷閃爍的手機螢幕上,寫著「早上5:50分」
而在棉被上昏迷的人,被那災厄的鐘聲叫醒腦袋之後,十分不滿的嘟囔著按下了「停止」的紅色按鈕
揉著眼睛打開電燈,在床上是散亂的衣物跟棉被,不愛整理的人房間應該都是這樣才是

換好運動服,整理好書包,拔掉插頭的充電線放進手提袋裡,走出房門映入他眼裡的是在幫弟弟煎蛋的媽媽,以及放在桌上的四片吐司以及草莓果醬
「早安……」"早"
他無力的道早安,而對方也毫不在意的回覆
「為甚麼禮拜六還要上課啦……」因為還沒完全清醒的關係,他的聲音還帶點沙啞
"每次這時候你都嘛這樣說……還不是都去了"媽媽有點語帶調侃的說著
「……當人真的是,是為了受苦的阿」他嘆了一口氣,放下書包,走向浴室開始盥洗
經過冰水的沖洗,他的神色好了不少,走向餐桌,開始拿起湯匙,幫吐司抹上專屬於他們的果醬

吃完早餐,,已經是6:25分,他穿好外套,提醒自己的媽媽:「要出發了~」
"知道了"
媽媽很快的戴好口罩,穿上外套,帶著自己出去公寓外準備騎摩托車載自己去搭校車
在便利商店下站之後,他接過媽媽給他的手提袋跟餐袋
「我走搂」
"好,掰掰"
兩人道別之後,少年踏上校車,然後看著車外的風景閉上眼睛,再次沉入夢境——

7:15

等意識再次回歸時,已經是校車到了學校的時候,走下校車,與其他學生們一同走入校園
他不會特地去看學生們的打扮,因為對他而言他們只是路人,連撇一眼的想法都沒有
因此每次家人問他學校的服儀規範時,他總是答不出來,說著「下次不會再犯」,也完全不是這樣

踏上三層樓梯,走進自己的教室,裡面只有依稀早到的同學們玩手機或閒聊的畫面,自己除了玩手機跟趴下睡覺以外,好像也沒其他事好做
如果自己也有跟他們一樣可以互相屁話、每天笑鬧的朋友該有多好,有時他都會產生這種想法

但他發現一件事情,人際這種事情,就跟沾水塑型的石粉油土一樣,一旦時間過了,就會風乾硬化,變成無法插入的結界
他跟國中不一樣了,但這次沒有在圈圈定型之前嘗試,才會導致自己又失去了增加朋友的機會了吧
想到這裡,鬱悶的情緒再次渲染他的心,讓他決定放空睡覺,忘掉現在的事情

被同學叫起來後,才注意到桌上有被發下來的考卷,幸好是自己擅長的科目,不然他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
早自修的小考結束後,接著就是7節的授課時間,而今天,理科佔得數量特別多
他面對數學就已經是苦苦硬撐的狀態了,物理跟化學的追擊更讓他無所適從
令人不解的是,這樣的他,選擇了自然組
若不是因為他的夢想所需的路,他肯定不會這樣折磨自己的吧……

但是即使是這樣,他在那兩科課堂上依舊沒有認真,一直處於半懂半不懂的地方
到最後,他決定2選1,他放棄了化學
因此每到化學科,除了講義,他也會拿出他那白色的繪圖冊,在裡面繼續創造他想像力的結晶

他的畫圖技術,只能說中下
連骨架是甚麼都不知道,身材比例全靠感覺,每個人除了髮型臉都長一樣。大概唯一能稱讚的,就是小細節的設計了吧
武器、魔法陣、衣服的小裝飾,施展魔法的聲光,他在畫那些東西時總是特別陶醉,彷彿自己就是那名魔法使一樣
他也時不時得把作品給社群網站的朋友看,但大部分的人都在提醒他身材與骨架的問題
的確,比起那些譁眾取寵的東西,把最重要的身體畫好才是最重要的
這麼想的他,到今天依舊沒有去看任何相關的教學

學習處於偏科,日常自理更是處於無能的狀態
衣服不會整理,只會煮普通的水餃,完完全全的家裡蹲

他痛恨這樣的自己,但他甚麼都沒做。而他更痛恨知道這件事情卻依舊如此的自己
能消解他這樣的情緒的,大概剩下電玩、畫圖跟與學校中少數的朋友閒聊了吧

11:50

他原本想著要去複習數學跟其他科目的,但打開電腦後時間就流逝就到這時候了
知道自己又再次沉淪的他抱頭哀號,然後沮喪的關燈躺在床上

「……這樣的我,一定是個很糟糕的人吧」他望著電燈喃喃說著,接著關上房間的燈
他心中默默祈禱著這樣廢物的自己有一天能夠做好事情,成為讓大家放心的人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第二章 Self - evasion

少年常常會做一個夢,在那個夢裡,他身處一間書房,抬頭望去是無限延伸的書櫃,彷彿沒有盡頭。
在那個夢哩,他常常跟一個穿著執事服的小人有說有笑的
每天討論著要寫甚麼,看著小人津津有味地讀著比他大不少的書本,像小孩子一樣的跟自己發表讀書心得,然後聽不懂的自己點頭是道

但即使那個夢裡他們的關係如何之好,每次夢醒,總是無法想起那個小人的名字
要是那樣的朋友在學校也有很多,自己肯定是很幸福的人吧
但,夢歸夢,人依舊要回到殘酷的現實,讓時間的大河推著自己前進

今天,他又收到了重補修的單子,上面重補修的科目寫著「數學」跟「化學」
明明早就知道了自己不擅長這些科目,那為甚麼還要選自然組阿......?
這樣的想法常常會在這種時候散佚出來,但同時自己也很清楚一件事情
「就算不擅長,應該也是可以努力到及格分才是」

他討厭的就是這種知道自己的情況卻又不做事的狀況
原因他也大概理解不少,應該說,之前沉淪然後事後後悔反覆無數次之後他也察覺到了
那就是——他害怕努力沒有結果
與其犧牲掉自己在這緊湊的時代僅有的緩慢悠閒,換取那不知有沒有機會的成功
他倒不如就這樣沉淪,把現在能放鬆玩的東西都好好玩過,開心就好

他的父母跟任科老師都很明確地提醒過自己了,他不是笨,只是不願動腦
但自己不努力的結果換來的爛分數,只是讓他為了逃避更相信自己天理科爛這件事情

所以他每次上那些課時都會拿出筆記本來發揮。
活在只屬於自己的想像的世界裡,比待在枯燥的現實好多了
所以他才喜歡畫畫,因為繪筆上浮現的,是一個自己無法企及的世界

可以加上任何自己喜歡的要素,可以讓裡面的腳色填上各種自己中意的人設
全部的全部,都是為了自己而存在的東西

雖然他編故事的能力還不到很好,但他也很努力地想要去呈現自己畫出來的人物所存在的世界
他也常常會把自己的東西放到社群軟體給人看,他想要自己覺得美好的世界也被他人認同

為了做到這件事情,他已經有點走火入魔了,課業也不管,人際也不管,一切的一切他都不想管了
他只想要,活在那個不需要煩惱那些事情的世界裡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第三章  夢醒

「唔嗯......」我發出沙啞的聲音在桌上回復意識
「我又,睡著了阿?」

恩,而且這次還一邊做著奇怪的表情和說著奇怪的夢話,老實說剛剛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叫你起來呢,耶爾文」
一道聲音響起,轉頭一看,那個穿著執事服的小人坐在書桌邊緣闔上了書本,面露無奈地看著自己

「阿哈哈~抱歉,小管。明明知道你看書很不喜歡被打擾的」
「不過,耶爾文......嗎?」
自己突然對這個用了不知道多久的名字感到陌生

「好久沒看過你露出這樣的表情了呢......怎麼了?」
自己的表情似乎也讓那個叫小管的小人注意到了異常,合起書來走向自己

「恩,怎麼說呢?我又夢到了,以前,在那邊的事情」
「......原來如此,你是說你還沒給遇見我和給自己取了耶爾文這個名字的時候嗎?吳——
「等等等等等等,我說過了吧!我的真正名字只會讓你知道,但我不希望你說出來,就這點我懇切地拜託你了……」
我很明顯的浮現了焦躁與慌張的情緒,趕緊阻止他開口

「耶爾文果然是個很奇怪的人呢,你就這麼討厭自己的名字?」
「不是,那個,那是有更深的的意思在的……」
因為叫那個名字的人已經死掉了阿,這個名字永遠只能存在於那邊認識「原本的我」的人的記憶裡了
自己,已經無法在繼續用那個名字了。

但至少,這個名字、這份記憶,這唯一代表自己與那邊聯繫的東西,好好留著是可以允許的吧
把他們好好地像寶石一樣放在記憶的珠寶盒,某天打開時,還能回想起自己曾有這樣的身分的東西。

……

「對了,『番外篇個體』的狀況現在如何?」
我彷彿是要避開繼續討論這個話題一般,換了一種語氣詢問小管
「斯洛克嗎?嗯……先是跟一隻長翅膀的狼對打,跑到伽馬島上發現了島嶼的異常,現在正在勘察順便採集資源中喔」
小管拿出了一本紅色的書,緩緩地翻動書頁,然後喊出了口號
「play」
書開始發出藍光,投影出大量的螢幕,裡面是自己的孩子(作品)——斯洛克在那名叫阿爾法酒吧的神祕干涉空間所經歷的事情

「原來如此……不過我都送了那樣的禮物給他了,我希望他能好好使用阿~」
看著螢幕上的畫面,我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一邊惋惜著沒有出現他使用自己那所謂「禮物」的畫面
「你覺得那種看起來像是最終決戰會用到的限定能力,他會隨便放出來嗎?」
「也是拉……阿哈哈,沒考慮到他所結下的緣聯繫到的人物,結果現在審視一下好像看來強過頭了呢~dehe✩」
唉,你這樣已經準備打破自己所謂不做破格角色的原則了喔,這下要怎麼處理?」

「再次收回來也很奇怪啊,就不能當作是因為番外篇放置他嗎~?都說過「本傳」的角色能力跟進步歷程我會認真仔細想過了……」
「反正你都為了觀察這個干涉空間還把現在的本傳分離出番外篇發展了,就隨你便吧」
「還有,我最近觀測到「水」之概念的穩定度開始極度下降,你最近消失是因為這個嗎?」
「嗯,畢竟那是完全不能大意,一失去穩定就要全力制壓的存在阿,不然……」
「現在進行的本傳記錄會被毀滅的」
那些東西,是作為斯洛克的世界的底基,被自己創造出來的「草稿」。同時也是威脅性凌駕所有故事人物的存在——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第四章 不成熟的神所造的孽

「草稿」——那是我……耶爾文這個神在創造出自己腦海中那些孩子們存活著的世界的過程中,被當作基底設計出來的東西。
草稿誕生之後,他逐漸把大範圍的資料庫編織成精細的資料
之後被設計完成的世界裡,人物,種族,世界觀……所有一切都是以他們為基底無限分支出來的結果,所以他們也可以稱為——「世界之源」或者是「概念」


但他卻太小看了自己的力量所創造出的世界造成的影響


原本這些草稿就像是主伺服器一樣的存在,沒有任何感情,如同機器一般擔任支撐世界運作的存在
但自從耶爾文決定重複上演並改寫無數遍的那些孩子——「騎士團」的物語時
他們在物語裡所交織產生成的情感,不管是希望,絕望,友情,愛情,憎恨,厭惡,所有的感情
像是被風傳遞的花粉般,雖然變化不大,但確確實實的影響著那名為「草稿」們的花……


不斷撒下花粉所結出來的果,就是讓他們也出現了情感的變化
一開始,他們以此為榮,能成為世界的始祖,這種至高無上的榮譽讓他們很是開心


但後來,開心的感覺逐漸消失,他們開始覺得悲傷
因為自己永遠只能以「根基」的身分存在於這個世界裡,而這世界的人連他們的存在都不知道
沒有盡頭的永恆和觀察者的身分已經讓他們感到厭煩


從那無數故事裡散逸的感情也讓它們開始擁有想要以「故事裡面的人物」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想法
於是,他們做出了嘗試,嘗試逃離職位的束縛,去見見那所謂的世界


其結果是,世界瀕臨毀滅,耶爾文趕緊強制將世界的運作完全停止,著急的對想要離開「根基」職位的草稿們進行勸說
但他當時也無法給它們一個既能滿足他們願望又能維持世界穩定的方案
對於自己的創造主感到失望以及累積已久的願望已經壓抑到像是準備裂開的水杯一般


他們第一次反抗了自己的「父親」,而耶爾文花了一天的時間用上全力將全部的草稿鎮壓並且封印
這次反抗被耶爾文以「叛逆的草章」這種奇怪但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字記錄了下來


但事情並沒有結束,耶爾文發現只要讓世界運作一段時間,其散逸出的記憶感情就會讓被封印們的草稿慢慢被解封
而只要一被解封,他們就會開始嘗試逃離而導致世界又再次瀕臨毀滅
而經歷了無數次的交戰與封印,它們漸漸對「父親」產生了「憎恨」

而到了現在,這件事情依舊是耶爾文最大的傷口,他從沒想過會被自己創造出來的孩子怨恨
而自己的世界是在某些人的痛苦下被構築成的
要結束這一切,只能選擇停止這個物語,確保不會再有感情碎片從物語裡再次散逸影響它們


這件事對他來說就是放棄作品,他辦不到


因此他決定,就算要用無數的時間面對他們,聽著他們吐出憎恨自己的話語,承受如雨般朝自己襲來的攻擊
也要讓這個世界繼續運行,衍伸出更多故事


那些話語,那些傷口,都是為了提醒他自己不成熟所造下的孽去特地承受的東西
他覺得至少這樣會讓自己有贖罪的感覺,但要真正要贖罪,還是得想辦法實現他們的願望才行


所以他依舊,在斬開憤怒的孩子們的身體時,一邊思考這個問題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第五章 日記:與水之概念--阿葵萊西亞的第100001次封印戰(上)
                                                    

我一邊翻閱著從腦海中讀去記憶之後再現出來的書,一邊走向目標的所在地
今天看的書是「鐵人兵團」,是一個小藍貓與他的朋友們一起冒險的其中一個篇章
在有點模糊的記憶裡,自己被帶到外婆家之後,一吃完晚餐,就會迫不及待的跑上樓上的書櫃翻閱阿姨的藏書來看
雖然常常看到一樣的集數,但是對自己而言都無所謂,透過眼睛接收到的文字以及色彩圖像所帶給我的趣味總是毫無消退
到最後,阿姨看我很喜歡這些書,就叫我挑了一些帶回去了

不知道在那邊有沒有新的作品可以看呢?
但就算想了這個問題也不可能會有解答,因為自己連那裏都沒辦法觀測
說起來還真可笑,原來神也有辦不到的事情,連只是去看比自己下位的人類的世界都不行
還是這是曾為人所造下的孽呢?給我冠上「神」的職位的更高位者怕我留戀那邊,所以斷絕了我與那世界的聯繫

問這個問題也重複過幾百遍了,在夢中看到家人的臉,醒來後鼻子總是會有點酸
一開始還會哭出來,但現在已經有辦法控制了,這代表我已經漸漸麻痺了吧

......

看來已經到了,沒想到只是低頭看書跟回憶過去就走了這麼長的距離
周圍濃到不見五指的霧以及不斷在臉上凝結又滑落的水珠說明了那孩子已經在不遠處
如果再放任他下去,這世界的海和河川一下子全都會爆走,毀滅其波瀾所接觸的到的東西吧

抹掉臉上的水之後,我打開了操作面板把自己與這個世界隔離開來
簡單來說,只要這麼一調整,這個世界發生的事情都不會對我造成影響,原本連腳都看不清的霧現在也彷彿消失了一樣,眼前一片清晰

繼續走向前,突然天空下起了大雨,這個是他的專有能力「水之主」
只要是水,他就可以用它做出無限的可能,甚至做出一般不可能會存在的性質的水也不是難事

大量的雨滴落了下來,地面瞬間像是被什麼重物用力撞下一樣,開始跑出大大小小的坑
每一滴雨,威力都跟子彈相差無幾,但這些都跟我無關
因為剛剛的調整,所以雨滴就這樣直接穿過的身體,繼續摧殘著大地

接著眼前的是狂暴的湍流以及兇猛的魚群,但依舊對我產生不了影響
我突然很慶幸我有所謂「創造模式」可以供我調整,不然基本上光是走到一個概念前我就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吧了

在這旅途的終點,是一個巨大的池子,而池子的中心,水被聚集起來塑成如同蛇身的形狀,抬頭一望,可以占滿我視線的巨大異獸正雙手舉高,繼續揮灑他的能力

該來辦正事了
所有能力調整到最高,痛覺無效調整到70%,最後則是深呼吸,做好心理準備
「嗨,我又來了喔,阿葵萊西亞」
對方一聽到我的聲音,組成身體的水迅速的流動,他用幾乎肉眼看不見的速度讓頭的位置調整到我可以直接跟他面對面,眼對眼

耶耶耶耶耶耶耶爾爾爾爾爾耳耳文」.
身體既然是水組成,那頭也不例外,只不過與其湛藍的水組成的身軀相反的是,他的眼睛,是與身體極為不對稱的寶石紅
他的眼睛閃著詭異的光芒,用著破碎的聲音回答

「你應該知道我來這裡要幹嘛對吧?」
懲懲罰罰壞壞壞壞孩子抓抓抓抓壞壞壞孩孩子子子子回回去,我我我我不不是是」
「窩我我想想跟跟爾爾文文世界的人做做PPPㄥㄥㄥㄆ ㄥ友」

「那你知道你一出來,你想交朋友的人會全部死光嗎?」
「騙騙騙騙子子子,Ya耳聞討厭我們們們,所以騙我們們們,不會再被騙了了了」
「耶爾ㄦ文ㄣ是壞孩子子ㄗㄗㄗwwww」

他這麼用著像是雜訊般的笑聲說著
不斷的被封印還有願望在實現前一刻就被自己打回原點的絕望感,以及對於身為創世神的我沒有完成他們願望方法,覺得不公所產生的憎恨讓他們的人格逐漸瘋狂
讓他變成這樣,身為沒有周慮思考就創造這個世界的我要負最大的責任

「在二選一之間放棄了你們,讓你們承受了極大痛苦的我絕對是壞人沒錯」
我抬起了我的手,天空的雲開始糾纏旋轉,雷聲隆隆
「但現在還不到我要被懲罰的時候——」
「神器召喚,代碼01『編世者』」
隨著彷彿要把耳朵震聾一樣的雷鳴,一道巨大的閃電打在兩人之間,在光芒消失之後,一把造型奇特的巨劍發出金色的光芒將地面插出裂縫,等待著他的主人

「那麼」
我拔起了劍,架好姿勢
「就讓我當一次主角吧」

待續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第六章 日記:與水之概念——阿葵萊希亞的第100001次封印戰(下)


我在設計好這個世界之後,因為無聊,開始想了一件事「如果我進了這個世界,那身為創世神應該要有特別的待遇吧?」
像是「處理世界危機的大英雄」的那種感覺,小管聽到這件事還吐槽我「除了正史裡面可能會毀滅世界的大魔王以外也沒什麼例外的危機可以給你處理吧」
但因為開始進入暴走的妄想,我開始下筆寫下屬於我自己的「特權」

特權除了在我的世界裡我的能力值是可以任意調整,狀態也是可以自行設定的「創造模式」以外,再來就是「專用神器」

其實在斯洛克故事裡,我也有下派幾個神器,分別分布在不同大陸或者是不同種族的領地內,但這次設計的,是不存在於故事裡的神器,沒有取得途徑也沒有相關記載,只屬於創世神的裝備

我一下子太興奮就做出了一百多種的神器,但十分尷尬的是,到後來我發現我實際常用的不到二十種
感覺有點做了東西就束之高閣的感覺,讓我覺得有點對不起他們

介紹一下我的第一把專屬神器「編世者」好了,雖然外型是「劍」,但其真正的型態是我用來寫出這個世界的「筆」,其能力很簡單,有兩個,一是創造任何事物,二是抹消任何事物,既然這支筆編寫了世界,那抹消世界也是輕而易舉。

但與概念戰鬥的時候,使用「抹消」的權能時要十分小心,要是抹消掉了概念的「核」,其存在會完全消失,失去根基支撐的世界也會毀滅
所以我也只能用來消除對方對我使用的攻擊還有其守護核心的防備——
「來比比筆彼賽賽賽塞吧八888,來來來比誰先把對方弄弄弄弄壞壞!!!」
他一邊用著瘋狂的笑聲說著,一邊在空中製造大量水珠,變成大量水柱沖向我
「權限代碼002啟動——『抹滅者』!」
我握起了劍朝前方揮去,接著空間被撕裂,劃出了一個大洞,吸入了所有的水柱之後關閉消散
接著我開始握劍奔馳

「這次我要速攻解決了!神器召喚,代碼03——「建造者」!」
隨著我的呼喚一個綠色的大方塊出現在我的手上
「建造模式!選擇消除A1與B1之間10000立方公尺的空間!」
綠色的方塊瞬間發出光芒,我的身體瞬間移動到了阿葵萊西亞的身體前

「核」在哪裡……?我掃視它水構成的身體上核心的位置,一瞬間我看到了它的身影,但下一秒它便飛快地飛去其他地方
「可惡,我忘記概念可以不斷變換核的位置了……!」
下一秒大量的水柱就沖在我身上,一瞬間我的身體就被開出了好幾的洞
雖然說因為我的再生速度已經調到最高的關係,這種傷一瞬間就會完全被治好,但身體被開洞的那種痛楚就算減輕70%,也可不像摔倒那樣可以唉呦一聲就了事

「嘖,既然如此也還是得這樣了,透過給予極大的痛苦使其運作速度變慢……」
"警告,感知到不明來源侵入,被侵入部分為10%"
同時麻煩的一點就是,要是被他們攻擊到,我的權限就會開始被侵入,變成互搶東西的狀態

「才10%而已嗎,那還好,小管應該會在外面協助我處理掉才對,現在最要緊的是……!」
我把劍插入了它的身體,既然由水生成當然不會痛,但我目的不是這個
「權限代碼001「創造者」啟動,金,銀,鐵,『擴散』!」
在我喊出來的同時,劍身發出了光芒,接著它透明的身體中瞬間多出了大量的金銀鐵棒,在裡面不斷的漂浮

「神之雷阿,聽從我的呼喚,將敵人連同靈魂一起轟散吧!」
「『主神的懲戒』!!」
天上跑出了巨大且重重堆疊的黃色魔法陣,將我連同它一起用刺眼的光與閃電籠罩,我現在有「雷無效」的狀態所以沒事,但它可就不一樣了
阿阿R阿ㄚ阿阿阿阿RRㄚㄚRR!!!!!!!!!?????」
阿葵萊西亞被雷擊打得痛苦不堪,不斷地顫抖著,並且失控般地朝四周胡亂發出攻擊
這下應該不會核的移動速度應該不會那麼快才對……得趕緊找出來……
「權限代碼095『神鷹之眼』啟動,搜尋目標A000003!」
神鷹之眼,它是只要能指定目標不管多遠都能找到對方的權能
在這個權能輔助下,我很快找到了它的核

「Hacking start!」
伸手穿過他的身體觸碰核心,我開始侵入它的意識,但是它似乎沒這麼快要放棄的樣子,它一邊大叫一邊加速了身體的流動速度
在強力水流沖刷下,我的手瞬間被切斷又馬上再生,在這疼痛下我也是咬牙忍著眼淚硬撐

在漫長的一分鐘後,我完全的獲得了它的控制權
「駭入完成 ! 現在強制停止所有行動以及任何思考判斷!」
聽到我的命令,它停止了所有動作,天空也逐漸放晴,它就那樣呆呆地矗立在那裏,眼睛那詭異的光彩消失
現在的他,跟當初設計出來的樣子毫無差別,只是單純維持世界運作的主機之一而已

「你這下真的是折騰死我了......」
對方毫無反應,這也對,畢竟我已經停止它的一切思考了
「......因為我而發生的這種鬧劇,到底要重複幾遍才夠......」
我靠在了它的身體上,冰冰涼涼的水身體讓我的腦袋被沖涼,身體也放鬆了下來

要怎麼實現他們的願望又不會影響世界進行......
一邊執行將阿葵萊西亞送回原本它該待的地方的程序時我一邊想著這件問題

一定有辦法創造出大家都可以幸福的世界,對吧.....?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第七章 兩人的夜行(上)

「我回來了~哈阿,累死了......」 從我的作品的世界裡回來之後,我打著哈欠
「辛苦了,耶爾文,因為你剛剛運動完,先給你運動飲料緩一下好了,『再現』」
小管從衣服胸口上的口袋掏出我送給他的十分華麗的羽毛筆,畫出了一瓶罐裝飲料的外型。接著圖案漸漸化為實體,以藍綠色為主體,有著輕柔長髮女性跑步的logo的飲料落在他手上.
接著他放下書把飲料遞了過來

「這次又在看甚麼書了......咳咳咳!?幹,這樣也可以嗆到....咳咳」
喝了半口,難受的感覺一下子衝進喉嚨,我一邊咳嗽一邊痛罵著

「專心喝完在說好不好......?恩,這次是以專門替死囚作最後一餐的廚師為主題的內容」
原來是那本阿......自己當初好像沒把整系列買完全,沒辦法湊齊全部的數字總覺得不太愉快
「雖然說我擁有所有人界書籍的資訊,但觀看其中文章所產生的想法,空有知識沒辦法是得知的」
「那你現在觀感如何?」
「等我看完再說,我喜歡一次總結」
他再次拿起書,頭也不抬的說著

「......」
我走向了他,然後站在他的後方,用我的手指用力地將書的兩側關上
「幹嘛拉......才看到一半而已欸」
他有點生氣地抬頭看ˊ著我
「陪我去走走,剛好有個地方想讓你看看」
我皺了皺眉頭,如此回覆
「你是發生甚麼事情.....算了,難得能看到這房間以外的景色,就睜隻眼閉隻眼吧」
他用無奈的表情放下書,然後微笑看著我

「所以,你在作品裡又設計了新地圖?」
「不是在那裏,在這裡,room」
我喊出口號,我面前的書櫃開始騷動,接著發出光芒,在中間跑出了一道門
我拎起他小小的身體放到我的肩膀上,走了進去

進去門裡,一片純白,越往裡面走去,就越會產生自己沒有前進的錯覺,只有背後那逐漸遠去的門可以證明自己是有在移動的事實
「......差不多到這裡效果應該可以最好,那麼.....」
我拿出一本小小的燙金藍紫色小書,然後打開了他
「記憶再現,全域展開」
「.....!?」
書中飛散出大量的文字,充斥著我們的視野,連小管都目不轉睛

文字逐漸消失後,在眼前呈現的,是長長的高速公路,以及在其兩側對稱不斷延伸,宛如金色水流般的電燈
「我以為你會給我看一些自然景觀的說」
「我就真的很庸俗咩.....你要一個90%家裡蹲給你看甚麼自然美景.....」
聽到小管的回答,我苦笑著回他

雖然我也真的看過不少大自然的美妙,但這種近在身邊的東西我反而更喜歡
「不過,這樣子也很好看,叫高速公路是吧?」
「恩,你喜歡就好,不過這樣還沒結束喔」
「诶?」
這裡是我特地記下來,可以往某個地方去的交叉點

「陪我散步一下吧,順便聊天如何?」
「你這樣子我真的很不習慣欸,既然如此,我也改回原本的說話方式可以吧......」
「隨你便~」
「那主人,請等我一下喔,「外觀變更」」
小管的身體被大量綠色的屏幕籠罩,接著在屏幕消失之後,一個穿著管家服的15歲少年出現在他眼前
「感覺,用這個主人送給我的外貌,會比較適合這一趟呢」
「是嗎,那我們就出發吧」

兩人一同,往無盡延伸的金色大河身處走去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第七章 兩人的夜行

我們兩個在彷彿永遠走不完的高速公路上漫步著,與此同時,我開口了
「小管」
「恩?」
「......你覺得我是怎樣的人?」
「诶!?痾,那個,恩......這邊就用『朋友模式』來說吧」
他深吸了一口氣,接著眼神死的看著自己
「有點糟糕呢,知道自己錯在哪卻又懶得改,然後事後又在那邊痛恨自己,說到底你到底想幹嘛?想要改變的話就行動阿,不然乾脆放棄就好,幹嘛一直這樣傷害自己......」
「你也沒有認真看待自己的事情,能拖就拖,結果最後又在急的火燒屁股,還會不斷貶低自己看起來跟裝可憐一樣」

呃.....雖然已經有預感了但結果還是會心絞痛阿,這個
「青澀不成熟這件事情就不能當作青少年的特權嗎.....」
這句話很沒道理,但是我覺得不講點什麼我真的會過意不去
「我看你也沒做好長大之後就擺脫這些壞習慣的準備阿......」

「......的確呢,要是沒有死掉來到這裡的話,我也沒有可以將自己的夢想,不,幻想變成真實的能力」
「雖然設計的世界跟角色常常會暴走就是了呢,世界觀跟拼貼美術一樣角色設計出來之後才再慢慢補上去,角色背景跟戰力也常常很奇怪,一開始說不想要太超過的戰力,但現在設計出來的樣子——」

「喔咳咳咳咳咳.....」
幹,說到痛處了,感覺再讓他說下去自己一定會先心臟病發的,雖然神不會生病啦
「果然太超過了嗎,對一個青少年來講刺激過大?還是只是你承受力太薄弱?」
「嗚嗚......」
完全無力反駁!我幹嘛這樣沒事挖坑給自己跳啊!?

小管看見我臉色鐵青的樣子之後,他嘆了一口氣,然後語氣轉回原來的樣子

「但就算是這樣,你還是我最喜歡的人,也是唯一的朋友喔,主人」
「......?」
我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畢竟我的存在意義就是你啊,當初主人跟我說「不要叫我主人」的時候我還很衝擊呢,原本以為你不需要我的說」
「結果後來在跟你一起度過的時光裡我才知道,主人自己一一個人在這裡度過很長的時間,孤獨了很久,想要一個能夠不管身分,平等的對待彼此的存在」

「『為甚麼不跟斯洛克他們交流就好,創世神不一定要在高處看著自己的世界啊?』我這樣問你的時候,你回答我『我曾經嘗試過這麼做,但每當想起他們全都是自己的造物之後,就覺得隔閡瞬間變大了,大到觸手不及的地步』,所以身為作品以外存在的我出現時,你才想要讓我當你的朋友」

「朋友就是互相吐槽也不生氣,在一起就會有輕鬆快樂的感覺,可以分享彼此喜愛的事物,訴說著平日的雞毛小事,可近可遠的東西,你是這樣告訴我的,所以我想要成為這樣的人,才有了朋友模式這種東西,不管是跟著你零距離觀察斯洛克他們的日常,還是安靜在那間書房裡看著彼此的書,對我而言都是最珍貴的時光」

「呼~早就該說這些了.......那個,主人?」
他吐了一口氣,然後面露擔心神色地看著我
他好像,對我的表情變化感到很擔心的樣子

「.......感想想說的太多了,但是總歸一句話——」
我摸著他的頭,這讓我想起了家裡那個已經國一但是身高依舊在我腰的弟弟

「謝謝你」
「......嗯」

我抬起頭,那個「家」就在不遠處,那個曾經有我生活記憶的地方......

「我回來了~雖然說是根據記憶再現出來的啦」
「主人你之前是有錢人嗎,可以買下整棟公寓?」
小管看著大樓,突然說出小孩子一樣充滿美好想像的發言

「額,不是,我的家是裡面其中一間啦,等等喔」
我的手變出了一把鑰匙,那是家人打給我的專用鑰匙,連之前出去旅遊時買來綁在上面的琉璃珠都再現出來了,逼真度過高到令人有點討厭的地步

感應大門感應器進去之後,打開了家裡的門....

「那麼,歡迎我們的小管先生來到創世神的前居所~」
我一邊說著一邊招手讓他進來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