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系列先行團-聖門之滅
只看該作者
安覺律微微挑起眉頭,這火堆升起的速度讓他想起一些法術的效果,但是這方靈氣枯竭的土地怎麼可能有法術的出現。
帶著些許不安,安覺律緩緩退到火光陰影中躍上房頂,由上往下俯視著儀式的進行。
而在確認肉眼難以看穿面具以及白布後,安覺律緩緩擴大了靈識的籠罩範圍,打算一探白布底下祭品的狀況並從參與儀式者當中找出赫天籍。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06-08, 22:24)潘二喜 提到︰ 安覺律微微挑起眉頭,這火堆升起的速度讓他想起一些法術的效果,但是這方靈氣枯竭的土地怎麼可能有法術的出現。
帶著些許不安,安覺律緩緩退到火光陰影中躍上房頂,由上往下俯視著儀式的進行。
而在確認肉眼難以看穿面具以及白布後,安覺律緩緩擴大了靈識的籠罩範圍,打算一探白布底下祭品的狀況並從參與儀式者當中找出赫天籍。
在村長的注視下,安覺律忽然一躍而起的跳到了屋頂上

村長藏在面具下的眼睛微微一縮,正在準備的動作也停住了

安覺律正在掃視的時候,火焰已經熄滅只剩下了一堆木灰

風雪輕輕吹過,木灰迎風而起,暴露出了一個裸體的人

此人不正是赫天藉嗎

只見他躺在木灰之中,呼吸均衡而深沉,似是在沉睡著

安覺律剛反應過來,大地便開始顫抖了

村莊四周圍有巨大的觸手破土而出,卷起一棟棟房屋與村民

然後直接從觸手上的血盆大孔吞噬了被卷起的村民

村長見狀先是呆滯,後是疑惑的喃喃低語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村民們大驚失色,不知為何會惹怒了【海神】

四周的村民紛紛跪伏在地上禱告希望得到原諒,只有一個身影直直往著村外逃去

安覺律忙於躲避巨大的觸手,定睛一看,這些東西充滿著變異生物的特征

血肉模糊,外貌讓人生不出喜感

而且看起來這些只是靈力的投影,這東西的本體並不在此處

而且這東西的靈力正在快速的減弱,看來四周圍缺乏靈氣的環境讓它無法維持著這姿態

一條觸手拍襲而來打斷了安覺律的思考

躲過攻擊後立刻在木灰中拉出沉睡中的赫天藉,然後在一個村民一分為二的軀體上拿走了他的衣服

隨後安覺律帶著赫天藉一個閃身就退出了村莊的範圍

幫赫天藉套上了衣服後,安覺律看向在村莊肆虐中的觸手

不知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此時,赫天藉也幽幽的睜開了眼睛......

此時,三道戴著兜帽身影站在一處風雪平原之中

感受到了大地的顫抖

左右兩人看了下遙遠的山谷方向,然後便看向中間的人

只見中間那人拉下了兜帽,看了看半空中的風雪

冷冰冰的說道

「繼續趕路」

「是」

這領頭之人,竟是失蹤已久的蝶瑕

變異觸手投影物

靈力:100

【缺乏靈力的投影物】
此單位每輪會失去1dx+20的靈力(x為當前靈力值)

赫天藉陷入【迷魂】的狀態

靈魂被強制【獻祭】了一部分,因為不是心甘情願的自主獻祭

所以靈魂的完整性得到了保障,但如果不能奪回被獻祭的那一部分靈魂

將讓靈力無法順暢的使用

【團內表現為技能判定-10】
擲骰結果

--[暗骰]--哈哈胖狗
--[暗骰]--哈哈胖狗2
--[暗骰]--哈哈胖狗3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聖門之滅角色卡】聖門之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06-09, 12:15)小南 提到︰ 在村長的注視下,安覺律忽然一躍而起的跳到了屋頂上

村長藏在面具下的眼睛微微一縮,正在準備的動作也停住了

安覺律正在掃視的時候,火焰已經熄滅只剩下了一堆木灰

風雪輕輕吹過,木灰迎風而起,暴露出了一個裸體的人

此人不正是赫天藉嗎

只見他躺在木灰之中,呼吸均衡而深沉,似是在沉睡著

安覺律剛反應過來,大地便開始顫抖了

村莊四周圍有巨大的觸手破土而出,卷起一棟棟房屋與村民

然後直接從觸手上的血盆大孔吞噬了被卷起的村民

村長見狀先是呆滯,後是疑惑的喃喃低語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村民們大驚失色,不知為何會惹怒了【海神】

四周的村民紛紛跪伏在地上禱告希望得到原諒,只有一個身影直直往著村外逃去

安覺律忙於躲避巨大的觸手,定睛一看,這些東西充滿著變異生物的特征

血肉模糊,外貌讓人生不出喜感

而且看起來這些只是靈力的投影,這東西的本體並不在此處

而且這東西的靈力正在快速的減弱,看來四周圍缺乏靈氣的環境讓它無法維持著這姿態

一條觸手拍襲而來打斷了安覺律的思考

躲過攻擊後立刻在木灰中拉出沉睡中的赫天藉,然後在一個村民一分為二的軀體上拿走了他的衣服

隨後安覺律帶著赫天藉一個閃身就退出了村莊的範圍

幫赫天藉套上了衣服後,安覺律看向在村莊肆虐中的觸手

不知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此時,赫天藉也幽幽的睜開了眼睛......
「....恩...唔.....我、我是怎麼了,好想吐.....嘔.....」
或許是那時候被氣氛影響狂灌酒的結果吧,赫天籍雖然意識清醒了卻有種宿醉的感覺
「......思考阿,思考阿赫天籍.......好像因為那時候氣氛很嗨的關係就不自覺忘我的塞了一堆他們給的食物,然後......我」
想不起來,自己到底怎麼了,而且身體總覺得好奇怪,有種被人分成兩半的感覺,自己應該還沒死才對啊?
在不斷思考的過程中赫天籍眼睛往上看了一下,就看到村莊中有許多觸手在大肆破壞,還有看著此景發呆的安覺律
「怎麼回事......村長他們呢?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一下子就有過多的情報被接收,赫天籍現在有點轉不太過來,茫然地問著安覺律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安覺律看了赫天籍一眼,滿臉寫著嫌棄二字,「你被人當豬殺了都沒感覺不成。」,他伸手指向不遠處的觸手,那恐怖穢邪的外貌讓人想起繪本裡的妖魔,「你九成是被村民當成祭品獻給那怪物了,還是用火焰燒化的形式呢。」,他擺了擺手,內心對於這個小了一百多歲的"年輕人"算是服氣了。
「以我們的戰鬥能力打不過那妖魔,走了。」,安覺律不問赫天籍的想法就將對方扛起帶走,有著靈力加持的安覺律扛起赫天籍竟還是健步如飛。在枝葉第三次彈在赫天籍手臂上後,安覺律說:「村民裡面有個傢伙行動不一樣,他有問題,你也得一起跟過來看著。」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06-10, 22:30)潘二喜 提到︰ 安覺律看了赫天籍一眼,滿臉寫著嫌棄二字,「你被人當豬殺了都沒感覺不成。」,他伸手指向不遠處的觸手,那恐怖穢邪的外貌讓人想起繪本裡的妖魔,「你九成是被村民當成祭品獻給那怪物了,還是用火焰燒化的形式呢。」,他擺了擺手,內心對於這個小了一百多歲的"年輕人"算是服氣了。
「以我們的戰鬥能力打不過那妖魔,走了。」,安覺律不問赫天籍的想法就將對方扛起帶走,有著靈力加持的安覺律扛起赫天籍竟還是健步如飛。在枝葉第三次彈在赫天籍手臂上後,安覺律說:「村民裡面有個傢伙行動不一樣,他有問題,你也得一起跟過來看著。」
在恢復力量的安覺律追蹤下,不到三息便看到了目標

一個逃跑中的白袍人

但是他臉上依然戴著面具,不知到底是誰

他好像沒注意到後面的安覺律,只顧著在風雪森林中逃竄

中間還不忘改變軌跡來試著擺脫追蹤者

看起來對逃跑很有經驗

擒拿這個目標不需判定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聖門之滅角色卡】聖門之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06-10, 22:30)潘二喜 提到︰ 安覺律看了赫天籍一眼,滿臉寫著嫌棄二字,「你被人當豬殺了都沒感覺不成。」,他伸手指向不遠處的觸手,那恐怖穢邪的外貌讓人想起繪本裡的妖魔,「你九成是被村民當成祭品獻給那怪物了,還是用火焰燒化的形式呢。」,他擺了擺手,內心對於這個小了一百多歲的"年輕人"算是服氣了。
「以我們的戰鬥能力打不過那妖魔,走了。」,安覺律不問赫天籍的想法就將對方扛起帶走,有著靈力加持的安覺律扛起赫天籍竟還是健步如飛。在枝葉第三次彈在赫天籍手臂上後,安覺律說:「村民裡面有個傢伙行動不一樣,他有問題,你也得一起跟過來看著。」
「是、麻煩您了非常對不起.......」
赫天籍自知現在自己的立場也說不了甚麼,這時候乖乖認命道歉比較實在
雖然枝葉打在他身上時候他還是因為疼痛稍微唉了幾聲
「......應該不是獵戶,就是村長了吧......雖然我希望見到的是獵戶就是」
回想起當時獵戶跟村長對看的畫面,赫天籍不由得生出其實獵戶應該有點反對把自己當祭品的想法
「......還有,總覺得身體裡....少了什麼,該怎麼說,像是部分的自己被抽走了一樣」
「突然說這些奇怪的話你也沒辦法理解吧,抱歉。」
盯著不斷變化的白色雪地,赫天籍的語氣帶點愧疚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你好像產生了什麼錯覺?」,安覺律如獵鷹一般在樹冠騰挪,臂彎中的赫天籍倒是被很穩定地扣著,「本人不確定你是怎麼修煉至金丹境界,但讓本人說說一些見解吧。」,話音未落,安覺律突然開始加速,他對這場白色大地的追逐感到厭煩了。

「其一,修真者的靈覺比五感更好用,你認為是錯覺的東西九成是真的,你體內某種東西被奪走了。」
樹枝上白雪被踢落,安覺律猛地沖向半空。

「其二,大男人不要整天道歉,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哪來的受氣小姑娘。」
雪與風打在赫天籍臉上,兩人如夜梟飛撲向白袍人,在白袍人反應過來之前安覺律就帶著巨力重重落在對方身上,五隻用來按笛子氣孔的修長手指緊緊扣住白袍人後頸。

「最後,修真者即使失去力量也不能失去警覺,很多前輩都是醉酒時被殺的。」,安覺律鬆開懷中赫天籍,一邊將白袍人往雪裡壓一邊悠哉說道:「當然,把肝練成百毒不侵也是不錯的選擇......十秒內不說出身分就會被壓進土裡的白袍小子,你怎麼看?」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