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團錄】 【DND5e 阿法世界觀】SBC巴德的奇妙冒險
只看該作者
#1
長團團錄,一樓留做電梯用
論壇團務區
試算表團務區
跑團區 (TRPG網頁版房號:25214,密碼:alpha)

season 0
[吳徜導入]
season 1
[第一次跑團]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 吳徜導入 ==

GM : 今天,拉帕爾城的上方晴空萬里,各處都有快樂的人在唱歌跳舞,這是盛大的巴德大賽舉辦城鎮,然而參加這個活動卻不是吳徜的主要目的。

GM : 吳徜避開人潮來到一間空民樓,他在追尋著黑羽守衛的標記來到此處,這是他最後的試煉,只要通過,就能成為一名合格的黑羽了。

GM : 吳徜站在這間空屋子前面,屋子的門上用白色粉筆畫著模糊的標誌,無人的四周顯得有點陰暗,彷彿有什麼東西潛藏在角落裡。 //輪你行動

吳徜 : 吳徜站在門前,仔細琢磨著門上的記號,然而陰暗的環境加重了的警覺,畢竟城市的暗巷內總有不太光明的事情,只好拿出三分心力來注意周圍,直到進了屋子。

GM : //請骰一個調察(智力)
吳徜擲骰: 1D20 + 1 @調查(INT)
[1D20:8 => 8] + 1 => 9

GM : 吳徜努力觀察記號,然而記號太過昏花,吳徜並沒有觀察出什麼有用的訊息。

GM : 而路邊陰暗的角落竄出一隻老鼠,看來是多慮了。

GM : 吳徜打開房門,一個昏暗腐朽的門廳出現在你眼前,通向黑暗的深處,一條紅色的地毯在你腳前迎接著你。

GM : //換你

吳徜:「這麼隆重?」吳徜低聲自語,舉步踏上地毯,一手拿著飛鏢,集中精神戒備黑暗中的動靜。

GM : 踏上地毯的那一刻,地毯突然動了起來,一條繩索從地毯下拉扯上來,準備要勾住吳徜的腳。 //吳徜請做敏捷豁免(DC12

吳徜擲骰: 1D20 + 2 + 2 @Save @Proficiency @DEX
[1D20:6 => 6] + 2 + 2 => 10

GM : 吳徜被倒吊勾了上去,倒掛在天花板上。                                     //換你

吳徜:「呃……!」突如其來的陷阱讓吳徜猝不及防,小小地發出聲驚嘆。「該死的。」以及咒罵。 兩根手指緊捏著飛鏢,吳徜打算把繩索射斷。

GM : //你可以直接射斷它,然後跳下來

吳徜 : 飛鏢劃斷了繩索,吳徜利索地回身落地,難以想像如果是生物發起突擊的話會有多難應對,拿起數枚飛鏢朝黑暗中試探性地灑去。

GM:「哈哈哈,看來你還差了一點。」 一名黑衣老者從黑暗處走出來,他身披黑羽斗篷,手中抓著一枚吳徜的飛鏢。

GM:「阿徜啊,外面的標記不是清清楚楚的叫你不要踩地毯了嗎?」 老人笑吟吟的說著。
GM : //可以自由發言
GM : //踩→踩地毯

吳徜:「唉……清楚也是不知道多久以前才清楚。」吳徜無奈笑著,「吳某還新的很就讓大爺看笑話了,這還怎麼入會阿?」

GM:「別擔心,那只是我的一點小心思罷了。」老者從袖子中摸出一枚徽章,上面描繪著一根黑色的羽毛。

GM:「找到這個地方就是你的最終任務了,來,這是屬於你的證明。」 「歡迎加入黑羽守衛,準備好接受你的第一個任務了嗎?」

GM : //換你

吳徜:「多謝大爺賞識。」吳徜苦笑著,接下老者手中的徽章仔細端詳,隨後小心翼翼地揣進口袋。 「當然,萬分期待。」語畢,吳徜的雙眼中透露著自信,站定身子以表認真的態度。

GM:「叫我黑烏鴉,外面那個標誌有我的專屬符號,你等等出去後去記清楚了。」 黑烏鴉邊說著話,一邊走入黑暗,黑暗中是一道階梯,通往二樓。 「跟上,我帶你去看個東西。」 //換你

吳徜:「謹遵黑烏鴉教誨。」吳徜微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快步跟上黑烏鴉的腳步。

黑烏鴉:「最近的巴德大賽相信你有聽說過吧?」

吳徜:「當然,外頭可熱鬧的很。」

黑烏鴉 : 來到二樓的一個窗戶前,黑烏鴉停下,示意吳徜往外看。

吳徜 : 吳徜隨意地往外頭一瞥。

黑烏鴉:「看那邊。」 黑烏鴉指向窗戶下的街道,一名凶神惡煞的蒙面男抓著一把匕首,正在威脅一名半身人旅人。

黑烏鴉:「隨著巴德大賽的展開,這些地痞流氓似乎也越來越猖狂了。」 「兩者看似沒有什麼太大的關聯,但是我們注意到這些流氓似乎專挑攜帶樂器的人下手。」

吳徜:「高品質的樂器可不比珠寶便宜,這個我很清楚。」吳徜撇嘴笑道,「不過要做個大膽的推測的話,也可以說有人試圖干預比賽。」

吳徜:「雖然沒有證據,但我猜就是這樣。」回過頭來,吳徜對老烏鴉咧嘴笑著。「什麼沒自信有背景的隊伍啦,外圍賭盤想贏錢啦,或是對主辦方有意見啦。可能性可多了。」

黑烏鴉: 「沒錯,這是可能發生的事,畢竟主辦方對於這方面的規則和秩序幾乎是沒有。」黑烏鴉看向吳徜。

黑烏鴉: 「這個比賽本身就很有可疑之處,你想想,一個大陸範圍的超大型比賽,為期一年,又限制只有吟遊詩人能夠參加。」

吳徜:「他們真的只想考驗吟遊詩人的歌舞能力嗎?這是在煉蠱吧?」吳徜嘻笑著,「我不認為陰謀算計是吟遊詩人的正當技能。」

黑烏鴉:「我們覺得這個比賽後面有貓膩。」黑烏鴉哼了一聲。

黑烏鴉:「阿徜啊,這就是我們交給你的第一個任務,你必須以吟遊詩人的身份參加這個比賽。」

吳徜:「呵呵……真讓人感到意外阿……」吳徜一邊笑著一邊搖著頭,「要找吟遊詩人,您可找對了。但是要找個娛眾的吟遊詩人,我恐怕還不夠格當他們的目標呢……」

吳徜:「不過,黑烏鴉欽授的任務,我吳徜定竭心完成。」

黑烏鴉:「我相信你可以的。」黑烏鴉笑笑:「你口舌的技藝早就名聞全組織,加上你今天所展現的身手,沒人會起疑的。」

黑烏鴉 : (重新看向底下的兩人),「你要從中為我們蒐集情報,如果有人來找你麻煩,去跟他們周旋,套出有用的資訊。」

吳徜:「哈哈,虛名而已。」吳徜看著下面慘無人道的搶劫,心中毫無波瀾。「蒙您青睞萬分榮幸,不過這比賽似乎要有三個人才能成行,可還有其他同伴嗎?」

黑烏鴉 : 「問得好,我們接獲情報,就在我們聊天的時候,有兩個年輕的巴德正在趕往這裡的路上。」

黑烏鴉 : 「你應該去說服他們帶上你,也許這對你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學習機會。」 (說完話,往地上撒下一把灰,只見黑烏鴉的身影逐漸消失。

吳徜:「沒有其他黑羽夥伴照應嗎?」吳徜臉上的笑意不止,只是眉頭輕輕挑了一下。「也罷,只希望他們能接受吳家的曲風,呵呵……」 看著黑烏鴉消失的身影,吳徜站在窗前觀望了一陣子才掉頭回去。

GM : 一張紙片飄入無徜的右手中,上面寫著: 「遇上困難,畫下符號,烏鴉相助」

吳徜 : 吳徜看著紙條,哼笑一聲便塞進包裡。那麼,剛剛的搶劫不知道進行的怎麼樣了,去看一眼吧?

GM : 無徜繞到了那條街道,半身人面朝下趴在地上瑟瑟發抖,而蒙面人則蹲在他旁邊耍著手中的匕首。

強盜 : 「知道吧,違背了老闆的意思,可不是開玩笑的。」

GM:「嗚嗚嗚,求求你放過我吧。」半身人趴在地上苦苦哀求著。

吳徜:「真難看阿。」吳徜用街角隱蔽自己,冷笑著看著蒙面人的威脅,這就是野外流氓的品味嗎?

吳徜擲骰: 1D20 + 2 + 2 @Proficiency @隱匿(DEX)
[1D20:2 => 2] + 2 + 2 => 6

強盜 : 「誰躲在那裡,出來!」

GM : 強盜發現了吳徜,緊戒地站起身,匕首指向吳徜的位置叫到。

吳徜:「呿。」吳徜蹙了下眉頭,隨後帶上微笑現身。 「我打擾了大爺雅興嗎?」

強盜 : 「這邊沒你的事,還不快走!」 (強盜雌牙裂嘴的威嚇到

GM : 無徜可以看見半身人灰頭土臉的看著你,淚眼汪汪。

吳徜:「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吳徜原本親切的微笑瞬間陰沉下來,話語中混雜著不協調的音律衝擊強盜的腦子。//噪音暗語!

GM擲了一個秘密骰
GM擲骰: 1D20 @WIS
[1D20:4 => 4] => 4
吳徜擲骰: [email protected]噪音暗語
[3d6:3,4,6 => 13] => 13

強盜 : 「啊啊!」

GM : 強盜抱頭慘叫,血液從眼眶和鼻孔中流出,不一會兒,他就倒在地上抽蓄。

GM : 半身人爬了起來,躲到吳徜的身後。 「他......他死了嗎?」

吳徜:「呃……失手了嗎……」吳徜的嘴角微微抽搐,真的是兇起來連自己都嚇到。 「或許吧?就這麼放著不管也遲早會死。」回過頭向那個半身人笑道,表情之親切難以與剛剛的兇光聯想在一起。「你叫什麼名字?你的樂器還好嗎?」

GM:「我是布朗尼,是個樂器師傅。」 半身人拍拍身上的灰。「我想你說的沒錯,這種惡棍死一兩個在街上也沒什麼關係。」

布朗尼:「我的樂器沒事,這些是要賣給那些來參加比賽的詩人的。」

布朗尼:「大哥你怎麼稱呼?」

吳徜:「是麼?那就好。」吳徜點點頭,眼珠子轉了一圈。「叫我阿徜就好,我也是來參加比賽的詩人。」 「是說,為什麼強盜要去搶一個樂器師傅?」

布朗尼:「詩人呀!」布朗尼眼睛亮了起來,「想不到這個時間點還有詩人留在巷子裡,幾乎所有的詩人都已經離開拉帕爾城前往其他城鎮了呢!」

布朗尼:「啊,話說回來我也該走了,不然趕不上下一班往蛛網城的百足列車!」

GM : 布朗尼急急忙忙地跑了起來,不忘回頭向吳徜喊到:「阿徜兄我們有緣再見,你以後來蛛網城記得找我的樂器店,我會給你謝禮的!」

吳徜:「嗯?已經開始了嗎?」一個愣住後,布朗尼已經跑遠,吳徜只好輕輕嘆口氣,來到倒下的強盜身邊,把他拖到一處暗巷,一邊搜身一邊問道。「還活著嗎?」

GM : 這個傢伙只剩下微弱的氣息,放著不管的話肯定會死的吧,無徜在他身上發現了10枚銅幣,還有一張紙片,紙片上寫著:
「威脅布朗尼,他不答應的話把他宰了」

吳徜:「嘖,把他送回吳家莊不知道要多久,等到了恐怕叔父的死者溝通術也不能用了。」吳徜把銅幣塞進兜裡,拿幾紙片細細端詳,也一併放進包裡,隨後拉下強盜的面罩記下他的臉孔,隨後就把他丟在這裡,一個人往比賽報名處走了。

=END=
聲望留言:
Ernest 聲望+1 非了好幾骰後終於歐了一次(然後就把想拷問的強盜打死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 第一次跑團 ==

GM : 歡迎來到拉帕爾城,這是商業與藝術之都,人們在這裡交易著各國的奇珍異寶,也交換著詩歌與傳說。

GM : 咪和玥-兩個新手吟遊詩人千里迢迢的來到了這個夢幻之城,他們即將參加阿法大陸史上最盛大的吟遊詩人競賽「第一屆超級巴德冠軍杯SBC」。

GM : 然而年輕的二人在離開家鄉後,卻被家鄉外的花花世界沖昏了頭,在前往拉帕爾城的路上走馬看花,一邊玩樂一邊龜速前進。 等到他們注意到時,距離報名截止日期已經只剩下一天了,咪和玥大清早便匆匆忙忙趕到城市,在城門打開時第一個擠進了門內,嚇了檢查的衛兵一跳。

衛兵 : 「哇喔!」衛兵雙手揮動著,試圖攔下你們。「孩子們,冷靜點,一大早匆匆忙忙地幹什麼?」

咪 : 咪穿得衣衫不整,像個布偶被玥拉來扯去,雖然知道要去比賽,但宿醉的腦袋還沒醒過來,只是呆愣地舉起手,對衛兵說了一聲:「早安。」

玥 : 「比比比比賽!!!」 玥慌慌張張地拉著咪並指著城內著急地說。 「我們要報名比賽!!!」

玥 : 看見咪一臉昏昏沉沉的,玥拉住他的衣領。 「醒醒!醒醒阿咪!!!」

咪 : 咪摀著嘴粗魯地一把推開玥,低頭彎腰扶著牆壁,淅瀝呼嚕把晚餐、消夜跟早餐全吐了出來。

玥 : 「呀——!!!」 咪突然的舉動把玥下的不輕,連忙躲到警衛後面。

衛兵 : 「早......早安。」

衛兵 : 「參加比賽嗎,難不成是......哇嗚!」正在思索的衛兵被咪突如其來的噴了一身。

衛兵 : 「我的天哪!」 「我老婆早上才幫我燙好的制服!」衛兵大聲地叫著。

咪 : 咪抹掉嘴角的髒汙,豎起拇指道:「對,我們可是要成為巴德王的男人啊。」

衛兵 : 「混帳!」

玥 : 「對不起衛兵先生!我我我馬上就幫你……」 玥立刻用魔法技倆將衛兵身上的污漬都去除掉。

衛兵 : 衛兵看著身上的嘔吐物少掉了不少(但仍有一些殘留著),他嘆了一口氣。「算了,拉帕爾的大門永遠為詩人們而開。」

衛兵 :「超級巴德杯是嗎」畢竟巴德大賽是城裡重要的大型比賽,任何拉帕爾城的居民都知道相關訊息。「沒有這條大路直直走下去,碰到岔路右轉會看到一間白色大理石大宅,那就是吟遊詩人交流協會,也就是報名地點。」

咪 : 咪本來想用法師之手幫衛兵抹掉嘔吐物,但想想越弄越髒就不好了。術業有專攻,這種事還是交給玥來吧。

玥 : 「真的嗎!謝謝你衛兵先生!」 聽見衛兵告知路線,玥對著他大力誇張的欠身後就轉身再度拉著咪。 「走了走了!!在那兒!」 接著便一溜煙的往該處跑去。

咪 : 「謝了兄弟,歡迎來聆聽我們美妙的演奏。」

咪 : 他豎起食指跟中指揮了揮,自認瀟灑地跟衛兵道別,不敢再說什麼放肆的話語,免得還沒到達會場就被打得七零八落。

衛兵 : 「這幾天聽了很多啊,有這麼多著名的吟遊詩人聚集,你們兩個會有......」眼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衛兵這才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欸等等,巴德盃不是要三個人報名嗎?」

換場

GM : 你們順著衛兵的指引,很快便來到第三大廣場,與充斥攤商與市集的第一、第二廣場不同,位於領主城堡前面的第三大廣場主要是各個公會的辦公區域,各種神廟及公會林立在廣場的周圍。

GM : 你們很快地便發現了衛兵所說的白色大理石建築,也就是吟遊詩人交流協會,在建築物的前面擺放著一尊雕像,那是協會的首任會長,雕像的手指向遠方,另一隻手抱著他著名的魯特琴,三個有如小精靈的東西被栩栩如生的雕刻在他的身邊。 你們知道,這就是阿法大陸的三名音樂之神,高音之神、中音之神及低音之神。

咪 : 咪吹了聲口哨,用手肘戳著玥的腰際,自信滿滿道:「想好妳的雕像放在這裡時,要是什麼樣子了嗎?」

GM : 除此之外,你們一路上注意到有一些紙片和彩帶的碎屑掉落在地上無人清理,也有一些人東倒西歪的睡在路邊,彷彿整座城市剛剛經過一場徹夜的宴會一班。

玥 : 「嗯?哦!我要旁邊都圍著其他美女雕像喲~~~」 雖然硬是拉著咪往前走,但聽見他的發問後還是忍不住瞇起眼做起白日夢來,臉頰甚至有些泛紅。

玥 : 「耶嘿嘿嘿嘿嘿嘿……」 玥突然遮著臉發笑(?

咪 : 「怎麼可以這樣!」

玥 : 「為什麼不可以~~~♫」

咪 : 咪氣急敗壞怒喝,雙手握拳續道:「我也要!」

玥 : 「獲得優勝後一定會聲名大噪的吧!到那時候我一定要……耶嘿嘿嘿嘿!」

玥 : 玥幾乎要忘記報名這件事了,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內心小世界裡。

咪 : 咪迫不及待把交流協會當成酒店衝了進去,往櫃台桌上一拍道:「我們來報名啦!」

玥 : 遮著臉持續發春(?)的玥很自動的跟在咪後面,她依然在傻笑著。

玥 : 「每天換一個~~♪ 」

櫃台人員 : 「哇喔!」櫃台人員發出跟衛兵類似的驚訝聲。「歡......歡迎來到吟遊詩人交流協會,我們為詩人們提供各種服務,請問今天需要什麼協助嗎?」 櫃台人員很快便回復鎮定,並且帶著專業的笑容向你們打招呼。

咪 : 「怎麼每個人都這樣問?當然是巴德盃啊巴德盃。」

玥 : 聽見櫃員的聲音後,玥才終於恢復正常,雖然仍是泛紅著的臉。 「我~~我們要報名巴德杯喲!♫,搭拉拉~」

玥 : 她趴在櫃台上抬著左腳不斷晃動。

櫃台人員 : 「巴德盃?」櫃台人員先是有點困惑,然後瞪大了眼睛。「啊是,今天還沒過截止。」

玥 : 「恩亨♬?」

咪 : 咪湊在櫃台人員面前,來回指著自己跟玥,道:「對啊,所以我跟她要報名。」

櫃台人員 : 「抱歉,我以為所有參賽者在兩天前就已經報名完成了。」櫃台人員從一疊皺巴巴的紙下翻出一張全新,但同樣皺巴巴的紙,這是一份報名表。「兩位是新手詩人吧,你們的導師或是前輩在哪裡呢?」

玥 : 「嗯?為什麼要問這個呢?」 玥歪著頭問櫃員。

咪 : 「哼,能來到這裡,當然是獨當一面的詩人,還需要老師做啥?」 他接過報名表,把紙壓在櫃檯上,用手掌努力地想撫平它。

櫃台人員 : 「超級巴德盃的參賽人數下限是三人喔。」櫃台人員指著報名表上的一處規則講到:「而且你們是新手詩人,最好有一名有經驗的夥伴同行,在路上會比較安全。」 「只有兩人的團體是不能報名參賽的。」

玥 : 「嗯——哼?三個人?三……個……」 聽著櫃員的解釋,玥的呆呆的笑著看著咪,再看看櫃員,又往咪那看過去,最後又看往櫃員,全身上下包括衣服似乎再漸漸變成純白色? 「三個人!?」 持續了數秒,玥才驚慌地喊著。

咪 : 咪瞪著那條規則,抬起頭抗議:「這根本是歧視邊緣人啊!小姐,要跟我們去參賽嗎?」 危機就是轉機,他直接邀請櫃台人員參賽順便搭訕。

櫃台人員 : 「我只是個普通人。」櫃台人員聳聳肩。

咪 : 咪雙手搭在對方肩上,面具後的炙熱黑眸凝視著他,中氣十足道:「妳不相信自己沒關係,但妳要相信我們所相信的那個妳啊!」

吳徜 : 吳徜倚在牆邊觀察來往的詩人們,尋找黑烏鴉口中的兩位參賽者,而眼前張揚的兩人幾乎讓他不需要判斷就能認出。

玥 : 「不不不不可以!!不能參參參賽的話!!我的後宮!!!」 突然有些歇斯底里的玥,原本整齊的長髮似乎一瞬間翹起了不少呆毛。 「求!!求你了小姐!!我們會教你樂器的!!!」 她整個半身都趴在櫃台上了,一臉哭喪的看著櫃員。

玥 : 「咪說的沒錯!!!」

吳徜 : 「您……好。」才剛走到櫃檯旁就被兩人的氣勢所震攝。」

櫃台人員 : 「請不要這樣小姐。」櫃台人員面露為難的表情,接著她看向吳徜。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馬上就為您服務。」

玥 : 「唔?」 隨著耳邊傳出陌生的聲音,玥用泛著無數淚光的眼神望向該處。

咪 : 咪被一聲怯怯的呼喊所吸引,轉過頭打量著吳徜,高深莫測道:「你是敵人還是朋友?」

吳徜 : 「……請問這裡是大賽報名處嗎?」他雖是在跟櫃台人員說話,雙眼仍打量似的看著兩人。「如果您在忙的話我可以等等再來。」

櫃台人員 : 「不!」櫃台人員嘗試甩開咪搭在肩膀上的手。
櫃台人員擲骰: [email protected]櫃台人員力量檢定
[1D20:5 => 5] => 5
咪擲骰: 1D20
[1D20:10 => 10] => 10

咪 : 咪沒有多做糾纏,直接拿開了手,轉身面對吳徜,在想要用音樂還是武力打敗對方。

玥 : 「嗚……嗚……」 一臉無助的看著走來的陌生人。

櫃台人員 : 突然被放開的櫃台人員鬆了一口氣,繼續對吳徜說:「請問您也是要參加巴德盃的人嗎?」

吳徜 : 「是的。」吳徜收起驚異的神情,擺出和善的笑容。

吳徜 : 面對身旁投來的兩股視線,吳徜的內心嘆了口氣。「希望能成為朋友。」

櫃台人員 : 「這位先生您冷靜。」櫃台人員伸手抓住咪的衣角,試圖安撫他。 「您可以邀請他加入您的隊伍,他看起來挺善良的不是嗎?」

玥 : 「朋……朋友?」 玥還正在從絕望的深淵中慢慢復甦過來。

咪 : 咪只能讓到一旁乾瞪著眼,心想要是在這裡擊敗他,就少了一個對手,轉念一想也不對,要是鬧事被轟了出去,就無法擊敗之後千千萬萬個對手成就巴德之王了。 正當他抿唇像是忍受著痛苦的便意時,櫃台人員給出了建議,他回神怔怔對吳徜道:「咦?你也是邊緣人嗎?」

吳徜 : 看著男性人類變幻莫測的表情,吳徜的眉頭微不可查地輕皺。 「阿,嗯,是阿。」來回一陣子,吳徜只能給出這個回應。

咪 : 咪喜出望外,沒控制力道拍了拍吳徜的後背,道:「早說嘛,既然成為一個team,我們就是朋友了。櫃台小姐妳真的不來嗎?這麼難得的機會。」
咪擲骰: 1D20
[1D20:14 => 14] => 14

玥 : 「拜~~託~~你了!」 玥迅速的從櫃檯上起身衝到陌生人面前,其速度之快讓人懷疑她使用了迷霧步…… 「跟……跟我們組隊吧!」 她雙手握住對方的手並不會上下揮動,哭哭啼啼的說著。

吳徜 : 「咳,咳嗯。是阿。」被咪大力拍疼後背,吳徜乾笑著回應。「沒想到居然能在最後一天遇到人組隊,這一定是命中註定的緣分。」

咪 : 咪拉過兩人跟櫃台人員的手疊在一起,最後再疊上自己的大掌一把握住。 雖然現在缺了櫃檯人員也沒差,但俗話說數大便是美,多了一人b box或敲響板跟木魚,可能都有奇效產生。 他露出堅定的神色直視著她,宛如浩瀚宇宙擺在眼前,卻只想把她納入眼底,彷彿告白道:「這是一生僅此一次的機會,妳甘心坐在這裡,目送別人飛上枝頭嗎?加入吧,雖然我們這隊伍可能一起走過大江南北,但此時此刻的我們,跟以後的我們絕對是不一樣的啊!」 他口沫橫飛勸說著,連他講到最後,也不知自己在攻殺小。

櫃台人員 : 「嗯......這個......」櫃台人員面紅耳赤,有點害羞的樣子。「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我真的沒有辦法啦。」 她似乎被咪奇異的魅力給吸引住了。

玥 : 「真的嗎!!!」 聽見對方的回答,玥喜出望外的破啼微笑,而在咪驚心動魄感人肺腑(?)的演講後,玥也附和般地說道。 「那那那!就我們四個!!可以的!」

吳徜 : 什麼?四個?吳徜依然保持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容,依稀可以見到幾個問號漂浮在他的臉旁。

玥 : 「對!四個!!」

玥 : 「這……這樣的話……我的後宮~~♫」

咪 : 嘿,好像有屁用欸。咪心想這似乎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最接近告白成功的時刻了,維持著傻楞楞張嘴的笑容在桌上找筆,想把大家的名字填進去。

櫃台人員 : 「我真的不能參加你們啦。」 「這樣吧,我可以提供你們一些情報,相信對你們會有幫助的。」 「然後......我的票會投給你們。」 櫃台人員羞紅著臉。

玥 : 「诶——真的不要嗎?」 玥似乎很失望地看著櫃員。

咪 : 「耶嘶!有妳這票,我們贏定了。」 他三心二意地把邀請櫃檯人員的事拋諸腦後,彎下腰上半身壓在櫃檯,問道:「是什麼情報啊?」

吳徜 : 見到櫃台小姐的承諾,莫非她不知道什麼內幕嗎?吳徜環顧周圍,如果有人要鎖定參賽的詩人,報名處是最有可能出眼線的地方。

櫃台人員 : 「我們的會長-埃拉米爾經常在『白銀酒杯』跟客人們鬼混,他最喜歡年輕的新手詩人了。」 「你們去找他,跟他說你們要參加巴德大賽,相信他一定會給你們不錯的禮物。」

櫃台人員 : 「那麼,這是報名表,請你們三位填寫。」將皺巴巴的紙再次遞給你們。

咪 : 「好喔。」 咪摩拳擦掌提筆填寫,用左手一次次壓平報名表,寫到一半才想起有事忘了問,扭頭對吳徜問道:「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

玥 : 「嗚……好……好吧……」 雖然少了一個隊友,但總算是能夠報名了,玥心裏還是鬆了一口氣。

吳徜 : 「我叫……吳徜,叫我阿徜就好了。」吳徜猶疑了一下才把真名講出來,畢竟要是跟家裡勾搭上的話只怕任務會變麻煩。

櫃台人員 : 「好的,謝謝你們......『3D』隊?」櫃台人員收下你們的報名表後,看著你們的資料然後有點驚訝地說著。 「3D?」

咪 : 咪再度豎起拇指,不知羞恥道:「我臨時想……不,這是天意。」

玥 : 「要我玥就好了哦。」 聽見對方開始自我介紹,玥也轉換成畢恭畢敬、清新脫俗的樣子向對方欠身,絲毫沒有方才失序託線的樣子。

櫃台人員 : 「好的,玥小姐、咪先生和吳徜先生。」 櫃台人員蹲下從旁邊的櫃子裡取東西出來,那是一顆金色的小球。

櫃台人員 : 「這是你們的參賽道具,金探子,請好好保存它。」 她遞給咪。

咪 : 「別裝了啦,妳的簡寫就是dirty了,看妳剛剛對櫃台小姐流口水的樣子。」 他戳了下玥的腰部,接過金色的小球轉動審視,心想當掉不知能換多少錢,瞪大了眼問道:「這個參賽時怎麼用啊?」

咪 : 改:妳就是dirty的縮寫了

GM : 咪在金探子上面看見一個雕刻精緻的文字,寫著"3D"。 就在咪審視時,這顆小球突然長出兩根翅膀,像個小妖精一般在你們三人的周圍旋轉飛舞。

玥 : 「嗯—?你在說什麼我全—不都不知道哦~」 無視掉咪的舉動,玥維持著嫺美高雅的微笑轉身看著他。 「你才是想要偷偷做些什麼壞事吧?例如把手中的……」

咪 : 「我才沒有想把這顆金球換成大麻來吸哩!」 只是上台前能吸一點壯壯膽也是不錯。 他盯著飛舞旋繞的小球,不知欣賞道:「這個要怎麼用啊?會幫我們打節拍嗎?」

金探子 : 「掃描完成,3D目前粉絲數:1」

玥 : 「你已經講出來了哦?」 小聲地碎念後,玥再度將視線轉往無徜。 「那阿徜有擅長什麼樂器嗎?」

櫃台人員 : 只見櫃台人員有點害羞地指著自己。

櫃台人員 : 「每當你們在一座城鎮進行演出時,金探子便會自動幫你們紀錄粉絲數量。」

咪 : 「頭號粉絲!」 咪不吝給出吵死人的掌聲,以防萬一問道:「做了什麼會被取消資格?」

櫃台人員 : 「你們累積的粉絲將會決定一年後,你們在巴德盃的名次,粉絲最多的團體將會成為年度冠軍。」

吳徜 : 「原來有這種功能阿……要是可以用在死……」看著金探子的通知,吳徜本想用來探測死人,差點就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櫃台人員 : 櫃台人員笑著回應咪:「不會的,我們考慮到這是一場全大陸的精采冒險,因此我們允許參賽者們進行各式各樣的活動。」 「不論如何,只要大家吸引到的粉絲夠多,對吟遊詩人交流協會而言都是好事一樁。」

櫃台人員 : 「不過有個情況的確會喪失資格。」櫃台人員嚴肅地說到:「假如你們冒險過程中,隊伍人數低於下限一周的話,金探子會直接回報並撤銷該隊的參賽資格。」

咪 : 「哇,我還以為幾天或幾個月淘汰賽就完事了。」 很明顯咪完全忘了比賽規則,挑眉道:「死什麼?我通常都吹嗩吶,能吹的大同小異啦,應該都沒問題,我也沒帶其它樂器出門。」

咪 : 「所以我們不能有人死嗎?原來阿徜是這個意思。」

吳徜 : 「嗯?我擅長的樂器阿……」吳徜嘴角勾起不知名的笑容。「二胡是最拿手的,也略通月琴跟蕭。」

吳徜 : 「兩位呢?」

玥 : 「這樣啊……」 玥輕輕的將手指襯在唇辮下,似乎在思索什麼。 「鋼琴是主要喲,但豎琴和小提琴也是可以,嗯——中西合併呢?」

櫃台人員 : 「喔對,金探子只會紀錄類人生物的粉絲,其他的生物類型可不算數。」

咪 : 「我就叫妳背出來了,一出場就能震撼全場的說。」 咪分心聽著櫃檯人員的說明,忍不住轉頭口無遮攔道:「哇,又一個歧視,還是科技不夠有力?」

櫃台人員 : 「很抱歉,這是協會制定的規則。」接著,遞給咪一張卷軸,「這是阿法大陸地圖,阿法大陸上的各級鄉鎮城市都是你們可以旅行並表演的地點。」

櫃台人員 : 看著你們很認真地討論,櫃台人員笑著說:「你們的報名已經完成了,不如你們移動到酒館去繼續討論吧。」

玥 : 「你倒是想辦法把鋼琴帶出來啊!」 玥不滿地說道,要是能夠帶鋼琴出來的話肯定會吸引大眾的!可惜似乎不太可能……

櫃台人員 : 「我記得白銀啤酒有一台不錯的鋼琴的說。」

吳徜 : 「哈哈,要鋼琴的話,應該有辦法在不小的鄉鎮租到吧?」

櫃台人員 : 「是的,一些城鎮的酒館也會有開放大家使用的鋼琴。」

咪 : 咪抓起飛來飛去的金探子,跟地圖一起胡亂塞進包裡,開懷道:「去喝一杯順便演奏當然好啦,要是會長也成為我們的粉絲就出運了。」

玥 : 「嗯——兩位的建議我會記住的,感謝大家。」 彷彿方才的激動都是假的般,玥的談吐舉止都變得非常優雅。

吳徜 : 「要直接在會長面前表演嗎?」吳徜搔搔頭,聳肩道:「也行 。」

玥 : 「沒有問題的喲~」

轉場

GM : 你們來到白銀啤酒,這是一間樸素吵雜,但不失風雅的小酒館,一些客人們吱吱喳喳的交換著八卦,而一台白色鋼琴則放置在無人的舞台旁邊。

GM : 一群矮人和地侏坐在一旁大聲嚷嚷,幾名旅者低著頭安靜地吃著飯,還有許多來來去去的旅客。

GM : 吧檯是一名半身人男性,他正快活的招呼各位。

咪 : 「上啊美女!」 咪又無禮的用手肘戳著玥的纖腰,拉著她的手臂走向吧檯道:「嗨,可以借鋼琴演奏嗎?」

半身人老闆 : 「你想演奏嗎,當然好啊。」 「不過我得告訴你,這裡的人品味可是很高的喔。」

吳徜 : 看著同伴去到吧檯旁,吳徜默默地晃到客人桌邊想聽些花邊小道。

半身人老闆 : 「畢竟,這裡是吟遊詩人之都拉帕爾,全世界著名的吟遊詩人都來過這裡呢。」
吳徜擲骰: 1D20 + 1 @觀察(WIS)
[1D20:9 => 9] + 1 => 10

咪 : 「小事一樁,吹完全場一個一個收作粉絲。」 咪沒有體諒到吳徜要偷聽的心,吆喝道:「來囉,有沒有我們三個都會的?小星星變奏曲?」
吳徜擲骰: 1D8
[1D8:2 => 2] => 2

GM : 因為咪的干擾,吳徜並沒有聽到太多資訊,然而有一件事傳入他的耳中: 「最近的小偷越來越有組織性,希望慶典過去後會好些。」一名村民嘆息著。

玥 : 「殺了你喲╬。」 被咪這麼一拉而破壞掉原本的姿態,玥彷彿額部發黑的小聲對著咪說著。 「您好,還請讓小女獻醜。」 她雙手交疊在前方緩緩向鋼琴那走去,並擺出『可以』的笑容。

吳徜 : 「嗯?要開始了嗎?」吳徜回頭朝向兩人,「可……以。」

咪 : 咪深吸口氣踏上舞台,噗地一聲吹響嗩吶吸引全場的目光,等待隊友跟上。

玥 : 坐在鋼琴上的玥閉著眼調整自己的呼吸,修長白皙的手指停在黑白琴鍵的上方。

GM : 有些客人看向了你們,其他則低著頭繼續做他們的事情。 就像老闆說的一樣,這裡有過太多的藝人表演,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吳徜 : 吳徜在看著台下興致缺缺地觀眾,要是不誇飾些什麼的話,想是不能好好讓大家欣賞這表演。 吳徜脫下帽兜,在台下指著兩位夥伴朗聲說道。

咪 : 咪規矩地吹起原本的小星星曲調,在嗩吶的音質下談不上靜謐安詳,更像是一顆顆不安分躍動的星子。 在隊友的旋律合上後,他才加快了速度,靈活的指間功夫不較鋼琴手遜色,星子成了流瀉而出的銀河,徜徉於每桌客人的席間,高亢的音色像是整個城鎮都能耳聞。

吳徜 : 「看阿!你們可見過未獻面的嗩吶天才嗎?拉帕爾城第一次能有這樣的表演,你們聽見銀河從九天上落下了嗎?」 吳徜操起悅耳的語調,渲染夥伴的表演。

玥 : 維持著清新的氣場,玥微笑著閉眼伴奏;輕巧的手指在琴鍵間舞動著,琴聲也從中流瀉而出,似絲絲細流淌過心間,柔美恬靜,舒軟安逸。
吳徜擲骰: 1D20 + 2 + 2 @欺瞞(CHA)
[1D20:8 => 8] + 2 + 2 => 12
玥擲骰: [email protected]玥的表演♫
[1D20:3 => 3]+5 => 8
咪擲骰: 1D20
[1D20:8 => 8]+5 => 13

檢定公式: 首席的表演結果+二號調整值+三號調整值+其它調整值-參與公演總人數=公演成果
13+1+2-3=13
GM擲骰: 2D4*[email protected]金錢
[2D4:4,3 => 7]*10 => 70
GM擲骰: [email protected]聲望
-[1D4:3 => 3]+3 => 0

GM : 在表演過後,稀稀落落的掌聲響了起來,但是傳到你們耳中更多的是嘻笑聲。 「這是新人吧?絕對是新人吧。」 「你看到他們身旁的金探子了嗎,他們也事巴德大賽的參賽者耶。」 「小朋友還是回家洗洗睡吧。」

GM : 然而,依然有一些客人丟了幾枚銀幣給你們,也許是出於同情或對新人的鼓勵。

咪 : 「謝啦。」 咪吐了下舌頭,笑著接下那些銀幣,似乎沒有把出師不利的事放在心上。 「是說會長在哪呀?」 他伸長脖子尋找會長,心想以指點為名找他攀關係也無不可。

玥 : 「唔……可惡。」 對於方才的演奏不盡滿意的玥決心下次必須雪尺。

吳徜 : 吳徜扶著額頭,一面對剛剛的表演感到尷尬,一面注意附近有沒有可疑的人對夥伴們抱有敵意。
咪擲骰: 1D20
[1D20:17 => 17] => 17

GM : 你可以注意到只有一些客人仍在注視著你們,絕大多數的人都回頭做他們自己的事了。 其中,一名有著深邃藍眼睛的英俊半精靈似乎對上你的視線,他對著你露出潔白的牙齒,笑了一下。

GM : 正當此時酒館的門突然被推開,三名凶神惡煞的人闖了進來。

暴徒 : 「通通不准動!」為首的那個人揮舞著狼牙棒。「沒你們的事就別出聲,我們是來尋仇的。」

暴徒 : 「我們有一個夥伴的屍體被丟在陰暗的小巷子裡面,根據我們的調查,他是被吟遊詩人殺的。」 「大家都知道,所有的詩人們早在兩天前就趕往其他城市去了。」

暴徒 : 「然而就在剛剛,我們聽到了有音樂聲從這個酒館裡面傳出來。」 他惡狠狠的盯向你們。 「就是你們殺了我的夥伴對不對!」

咪 : 正當咪也露出不甚完美的笑容,對那名半精靈咧嘴點頭一笑,三名惡人突然闖入酒吧,他舉起雙手做投降貌,多嘴嚅囁道:「我們喝到掛早上才來的欸……哪來的時間幹死你們夥伴?而且殺了他又沒好處,他又不是參賽者……」

玥 : 「哈?你們有什麼毛病?」 還坐在鋼琴上懊悔的玥一臉狐疑的看著闖進來的幾人。

吳徜 : 吳徜背對著惡人,嘴角抽搐了一下,當時應該要把那個傢伙毀容才是的,沒想到居然犯了入殮師的致命錯誤。 吳徜舉起雙手,帶著尷尬的笑容轉過身,二胡被隱藏在斗篷下。「看我們的音樂像是能殺人的樣子嗎?」
吳徜擲骰: 1D20 + 2 + 2 @欺瞞(CHA)
[1D20:15 => 15] + 2 + 2 => 19

咪 : 「問問看剛聽完的死了幾個。」 他在這時仍嘴癢回答吳徜。
待續


第一次公演:小星星變奏曲
首席:咪-嗩吶
伴奏:玥-鋼琴
主持:吳徜-欺瞞
收入:70sp
聲望:1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帶完團還半夜做團錄 不讚不行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