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After Valpus Night
只看該作者
(2020-12-01, 18:57)卡普耶卡 提到︰ 就一人一貓前往被稱為瓦爾普吉斯之夜的魔女集會交易魔法材料與委託藥劑,也順道讓嚴重社交恐懼的塔梅爾接觸一下外人……
但一位放任使魔隨意亂跑攻擊的魔女正好被塔可撞見並修理一頓,在爭吵疏失中魔女轉向諷刺塔梅爾『妳還自稱什麼魔女,少了使魔就根本什麼都做不到嘛!』,導致塔梅爾當下自卑感爆炸,使用魔法造成一個小爆炸後從集會上消失。
之後塔可憑著使魔與主人的連結,才在芒草原中一處不自然凹陷的地方發現渾身透明、連自己施了什麼魔法都不記得,還自己嚇到躲起來的塔梅爾。

『事實上這樣還好處理......但這孩子如你們見到的,心理上太過不穩定喵。』塔可舔了舔毛上的碎屑,『要看著這孩子又要出門採集對我而言也有些困難,難保離開一下子人又不見了。』

『或許你們會認為是小題大作,為了這簡單的事就跨越時空去委託異世界的人,可這也比委託這世界的人要好多了。』

『就像是現在。』

塔可看著你們,很開心的瞇眼微笑。而塔梅爾也看著你們,雖然沒再次大哭起來,但也紅了眼眶。

『沒有這世界人類或魔女、魔法師那樣價值觀的你們,真的要適合的多。』
(2020-12-01, 18:57)卡普耶卡 提到︰ 所以,說是戀愛的魔藥也不算錯誤喵~若是用魔法就真的如斯洛克說的,有相當多種喵。』

『不過也還好這孩子魔法失敗了,要是成功了會連解藥都消除不了。』

「......我知道錯了。」再次被掀底的塔梅爾揪著手指,小小聲的表示。
「逃跑嗎......但不管逃多少次,要是沒能跨過檻的話,唯一能做的,還是逃而已」
斯洛克吃了一小塊派,小聲的說出自己的感想
「........就像我依舊沒能做出為了目標踏上可能染血無數的路的現在一樣」他看著茶杯中自己倒影,嘆氣著
「只能希望在逃的路上找到能做出改變的契機而已,每個逃跑的人都這麼希望著吧」
接著,他換了話題

「魔藥嗎........我也只有認識過一個從事做調製魔藥的行業的人,在我那邊的世界,大部分有魔力的人都會前往魔法學院,去學習一些基礎的魔法,但是,有些人是身體魔力偏少的,連回復魔法都沒辦法釋放太多次的程度,通常無法成為魔法師,還有時候會被看不起,為了給這樣的人有容身之處,「魔藥師」就這樣出來了,透過外在的材料來減少自身需要供給的魔力,接著透過特別的術式來將材料裡面的元素融合產生反應變化,成為擁有特殊效果的藥品,這麼說很難聽,但他們就是負責把魔法師一般不想涉及、拋棄的知識給學起來,接著化為專業執行的一群人」
斯洛克喝了一口茶之後說著
「.....那個人叫做佩西,是個很.....恩,各方面來說都很努力的人。目前還算是學徒,但知識量可以跟一般專業的魔藥師相比,而且之後也有開店的打算..但,
」斯洛克回想起那個畫面
「她擁有一種被我們副團長稱為「炸藥之手」的能力,步驟都照做了,材料都完全沒有放過多過少的跡象,但是不管怎樣做出來的5罐就有3罐會爆炸.....是個某方面來說十分好的謎之能力,還有那異常的不幸跟冒失....」斯洛克臉色越來越差,他回想起了自己之前被魔藥製作失敗跑出來的異形直接活吞的畫面

「但就算如此,他依舊努力地朝著目標前進,至少我覺得有這樣付出努力而一點點進步的狀況是可以被稱讚的」斯洛克的眼神重新瞄向那個怕生的魔女
SIGNATURE:
https://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age=29喜歡傑利的都是好人,一起變身成傑利,將傑利教推廣至全酒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瑞彼特瞪大了雙眼,看來是對於這段故事非常的感興趣,她相當認真地聽著以至於都停下了手中用餐的動作,像個被故事所吸引的小孩子一般。

直到塔可說完後,她還在原地僵了一段時間,直到故事結束後她傻傻地笑ˋ著「如果最後塔可找到魔女小姐後,法術就自然解除的話......」

她的腦中顯然正在思考著某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不過隨著另外兩人的接續發言,她也成功地把那些古怪的想法甩出腦海。

「關於這個世界的『魔女』,大致上有著怎樣的規則或共通性,還有還有,這個世界上有沒有存在一號叫做『時之魔女』的人物?」

瑞彼特一口氣將想要問的問題全都問了出來,但隨後馬上就意識到這樣別人可能會搞不懂,於是更加詳細的重說了一遍。

「我想要找尋關於我過去的記憶,我身上少數所攜帶的一樣東西就是這本書。」她重新拿出那本標題為"魔女之旅"的書籍。

「這本書似乎在不同的地方、由不同的人來翻會看見不同的內容,而這次的內容似乎是和魔女有關的。」

「我看見的內容是一名小女孩成為了可以操控時間的魔女,數次成功拯救國家發生的重大災難,但最後卻發現自己每次使用魔法都需要消耗一名自己親愛之人的性命才能發動,最終她以自己的性命為代價把時間倒退到了她成為時之魔女之前的故事。」

「我想要詢問一下,在你們這個世界中的魔女及其對應的體系,還有你們所看見的書本中的故事及感想,以及是否存在時之魔女這號人物這樣。」

瑞彼特抖動著耳朵,原本有些神遊的雙眼難得的露出了認真的神情「如果這樣的報酬太過的話我可以留下來做一些體力活的!」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