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顯示全部文章
#1
大門再次被打開,還帶著一臉嚴肅的沙林回到酒吧中。

似乎是手中的衣服出了什麼狀況,她一邊整理著一邊輕聲碎念,直到在一個停頓後從內口袋摸出一枚帶有金屬光澤的羽毛,才輕歎了一口氣將過於嚴肅的眉頭散開。

「……她們都回來了嗎?」隨手將羽毛收進(不知何時重新出現的)手提箱內,沙林抬起頭環顧著酒吧找尋兩姐妹和莉特的身影——

(2021-06-21, 12:45)wesly 提到︰ 「望蒼哥哥—!」
她呼喊了望蒼的名字,旋即一個轉身緊緊抱住了望蒼!把臉埋在望蒼的肚子上啜泣著。
「我以為哥哥你要掉下去了……望蒼哥哥能回來真的是太好了!」
(2021-06-21, 19:53)藍刺蝟 提到︰   「嗯……」
  刺塔看著咲姬抱住望蒼啜泣的模樣,心裡煩惱著該說些甚麼好。就這樣在旁邊看著也太冷酷了。
  然而她並不擅長應付爆哭的小孩。就算想說些什麼,腦中也只能想到嚴酷的建議。
  「如果不希望身邊的人受傷,那就讓自己變得能夠保護同伴吧。」
  她微微低頭看著咲姬說道:
  「首先鍛鍊自己,讓自己不再需要別人的保護。」
  「並且在戰鬥中試著將注意力放在同伴的安危上,而非執著於傷害敵人。」
  「這樣自然而然就會變得能守護身邊的人了。」刺塔講完之後覺得這些話還真不適合小孩子,不過她也只想得到這些。
.

「……」在沒能顧及到的時候又發生什麼了嗎?

看著正在抱緊他人哭泣的咲姬,和身邊似乎正在對咲姬說什麼的刺塔,這次沙林的表情徹底轉成無奈。

「你們還好吧?現在……是怎麼了?」稍微繞過正在說話的三人,她緩步走到銀鈴身邊開口詢問。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顯示全部文章
#2
(2021-06-22, 02:24)泰迪 提到︰ 「是沙林小姐。」銀鈴認出了來者是不久之前受望蒼介紹所認識,衣服會發光的那一位女性,續向她點點頭,微笑道:「很高興能夠再次見面,剛才礙於時機沒能與妳深入交談,真是相當抱歉。」
「我想......應該是咲姬小姐在戰鬥期間,近距離體會了爆炸的威力的原故。」銀鈴先是簡要的說出因由,其後再加以解釋。
「當時阿蒼對她捨身相助,咲姬小姐因此沒有受傷,但即使現時已經安定下來,每當她憶起先前的情況時仍然驚魂未定。」
「實不相暪,當我目擊爆炸的瞬間,腦海中也是亂作一團,只是因要照顧年紀較小的一位而不得不固作鎮定而已。」說時看了奧特琳德,略帶羞愧的神色。
「畢竟,剛才亂象頻生,單單要保全自己就已經相當不容易,所以咲姬小姐小小年紀真的是相當了不起呢。」

「沒關係,當下也不適合在多說些什麼,況且……」沙林輕聳了下肩膀,並不在意迫於戰況而顯得倉促的交流,也暫時安靜下將事態發展先釐清。

「……那種場面如果沒有經歷足夠是很難不慌亂的,小姐不必覺得太羞愧,而且當時要不是小姐妳和楊望蒼先生相助,或許現在正在發生的……會是咲姬最不願看見的。」

「照這發展來看,想必經歷這次的咲姬是真的能記住了。」她看著正在和刺塔談話的咲姬,想起先前自己那次斥喝,露出了有些欣慰的微笑。

(2021-06-22, 02:13)jeffary 提到︰ 「啊,沙林...我就不叫妳小姐了吧,我們好像也沒差幾歲」身後的尾巴擺動幾下,連同獸耳一同收回體內,現在的楊望蒼除了腰間配劍外,意外的普通

「抱歉啊,就是,我稍微讓咲姬妹妹擔心了一下」抓抓頭,楊望蒼有些尷尬的說道,然後很快的轉移話題「對啦,剛剛說要點餐吧,你們知道嗎?酒吧這裡居然!居然!可以免費吃飯哦!」

但那份微笑在聽見楊望蒼的話,在一聲「噗!」之後轉成明顯的笑意,雖然馬上被手給遮掩住,可肩膀仍表達出沙林正在忍笑。

「這倒沒什麼……關係……」沙林似乎用力忍下了欲脫口而出的笑聲,只是帶著眼中明顯的笑意端起酒吧老闆贈送的蜂蜜酒。

「不過我必須先說明一件事,楊望蒼——」像是為了回敬,這次出口的名字也刻意去掉稱呼,「以出生地的時間來計算,現在的我現在已經五十四歲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顯示全部文章
#3
(2021-06-23, 12:59)jeffary 提到︰ 「噗!咳咳...」楊望蒼剛喝下一口飲料就被嗆到了,咳了好一會才緩了過來

「但是妳...」楊望蒼上下打量了一下沙林,甚至將雙眼變為獸瞳,用能力嗅了嗅「沒錯啊,是人類種吧」

「...還是說妳不做人了?基因或法術改造?」楊望蒼歪頭問道,但剛說完便搖搖頭「啊,抱歉,也不用特別回答,我就是有點好奇」

「是不是人類這點有什麼區別嗎?」沙林輕啜了口蜂蜜酒,沒有直接回答楊望蒼對壽命的疑問,而是拋出了另一種回答,「是還是人類,這對我來說只是自我認同的差異,事實上沒有什麼區別。」

「我就是『我』而已。」

在話題似乎要轉向嚴肅方向的那刻,沙林輕笑一聲將氣氛拉回來,「有點扯遠了。」

「你說的基因改造確實是有,只不過是在遠古時期就整個種族進行改造了。」

(2021-06-23, 13:12)wesly 提到︰ 咲姬接過後,稍微看了一下杯內的酒,還順便晃了晃酒唄。

『這就是……酒嗎……?』

她好奇地盯著手上的蜂蜜酒看,因為平時在家,她常常看到母親—也就是紗姬時常會喝酒。
有的時候,只要下午陽光明媚天氣大好,紗姬就會拿著酒跟果汁,帶著兩個小蘿蔔頭到戶外庭院的桌上,一邊喝東西一邊打鬧聊天。

"酒真的有那麼好喝嗎"是她一直想嘗試的課題,只是最後當他想伸手去拿酒時,都會被母親給拍回去。現在母親管不到她,這正是嘗試的好機會!而這個念頭才剛想完,咲姬便低頭輕輕嘗了一口蜂蜜酒。

甜甜的味道伴隨著蜂蜜的風味在口腔中迴盪著,幾乎感覺不到酒的苦味,原來酒都是這麼好喝的東西嗎?
她想都沒想,一個仰頭就把蜂蜜酒給一飲而盡,然後擺在了旁邊的桌上。

「嗝…欸嘿嘿嘿……。」但過沒多久,咲姬的臉開始潮紅,雙眼的眼皮蓋住了其眼睛的一半。
當然,她的腳步也開始闌珊,就算沒喝過酒的人也都知道—咲姬喝醉了。

看來是小孩子第一次喝酒阿……看著只差沒手舞足蹈的咲姬,沙林有點無奈的隨手將酒杯和大衣放到一旁的桌上,直接伸手按住咲姬肩膀以防她去撞到東西或他人。

「咲姬小姐?第一次喝酒感覺怎麼樣?」她問道,順便確認咲姬是不太需要擔心還是要強迫她坐下休息。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顯示全部文章
#4
(2021-06-26, 03:50)jeffary 提到︰ 「話說空喝酒也不好,來點些東西吧?」楊望蒼猶豫了一下,對著廚房喊到「老闆!來份超大號的壽司拼盤!」
「啊」撫摸著女友的尾巴,楊望蒼這才發現掛機一陣子的沙林「沙林妳也一起吃吧?」
「...說起來,沙林是第一次來酒吧?酒吧關門前沒見過妳的樣子」楊望蒼想了想,指著不遠處的電視說道「第一次來的話應該也不知道競技場吧?那邊就正在實況轉播」
「酒吧這的競技場能即時生成各種場地,只需向裁判要求就行,而且也有相應的防護措施,基本上不會讓決鬥雙方受傷,不管是切磋、測試新招或武裝都很方便,至於勝利判定...對對手先造成兩次優勢傷害的那方勝吧,我猜」

「確實是第一次。」在旁邊對兩姐妹酒醉無聲偷笑很久,也看著莉特將人帶去休息的沙林抬起頭,順著楊望蒼的手勢看向了電視,表情露出了些許興趣。

「很方便……也挺意外的。」沙林的手指輕按著唇,似乎不止對競技場、也對酒吧本身感到意外,但也沒多說些什麼,只是將目光放在競技場中。

(2021-06-29, 01:31)jeffary 提到︰ 「嗚嗯...那就沒辦法了」楊望蒼嘆了口氣,畢竟自己身上可沒有什麼阿法幣,賺錢的手段也塌了,真的無技可施「那來3份...不,4份那個免費的基本餐吧」

「抱歉啊,我完全沒想到這邊收費了還點餐,等等你們不想吃的話...」楊望蒼對銀鈴跟沙林道歉,然後翻翻筆記本,從裡面掏出了一盒罐頭食品晃了晃「我這邊有些罐頭可以吃,要嗎?」


「哦,傑特順利的拉開距...雙攻擊!...擋的好!」這時楊望蒼才看向決鬥轉播,對著即將結束的第一輪攻防點評道「刺塔反應很快啊,判斷不同角度的攻擊無法全閃,第一時間就選擇用腳鎧擋下其中一發」

「...我之前就想說了,傑特真的很愛在戰鬥中嘴炮分散對手注意,要我說這戰鬥風格是真的有點猥瑣」楊望蒼吐槽了一下青年的打法,然後又看著他的武器歪歪頭說道「話說我沒記錯的話,上次看到他是雙刀配法術,這次到是用槍了,雖然之前的確有看他拿出來過就是了」

「接下來就看刺塔怎麼行動了...話說我沒仔細看她打過呢,但她應該是拳師吧?」楊望蒼一邊分析著戰況,一邊將提問的目光投向銀鈴,她跟對方比較熟「那應該會先拉近距離?」

「還不用。」沙林擺擺手,雖然前頭在伽瑪島耗力真的不少,但也還沒到需要讓人請客的地步——不過在看見那盤壽司時還是頓了一下,似乎有嚇了一跳。

「這……」她指著那份特大號壽司,對比起那杯蜂蜜酒,這次的她不怎麼敢下手。


(累到現在才回文 mayday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顯示全部文章
#5
(2021-06-30, 16:54)絕受兵器 提到︰ 失去姊機(?)的奧特琳德搖搖晃晃的移動,不過基於自身行動能力已經趨於極限,只能摸索摸索的晃到沙林身邊....
然後軟綿綿的靠著附近的硬物,明擺著要當一台gogoro了(?)
(2021-07-01, 13:42)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這是那位小姐替你們加點的。」愛露芙指向另一桌的無頭女子,說:「錢她已經付了。」

「……謝謝,讓妳破費了。」目的?還是單純請客?沙林腦海一瞬間閃過許多想法,表面上則重新勾起一抹微笑,一手拿下帽子按在胸前,朝著隔壁桌那位請客的女士倒了一聲謝。

另一手則悄悄的扶住奧特琳德,先讓小朋友站穩,在帶回帽子後把人引導坐上椅子。

「奧特琳德,還聽得到我說什麼嗎?」

沙林輕聲詢問著看上去昏昏欲睡的奧特琳德,如果連回應都沒有,打算等會兒就把人帶去和咲姬一起躺平。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顯示全部文章
#6
(2021-07-02, 00:21)jeffary 提到︰ 「這樣啊...」楊望蒼愣了愣,雖然臉上仍有些困惑之色,卻還是對不遠的無頭女子點頭致謝


「...對了,沙林,你之前說你是服裝設計師」看著照顧小孩的沙林,楊望蒼突然說道「你身上那件...魔裝,也是你自己做設計的吧?」

「那那個魔裝」比了比自己和身旁的銀鈴,楊望蒼興致勃勃的提出疑問「我們穿了可以用嗎?」

「嗯,這整套都是,不過是不同時間的練習作品。」沙林指了下衣服和隨手放到桌上的帽子,接著盯著楊望蒼與銀鈴回想先前的戰鬥後,先抬起讓兩人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我先說單純的穿著,答案是兩人都可以。或許你們認為魔裝指的是戰鬥應用上的裝備,但魔裝並非只有戰鬥需求,而是能應對任何需求的服飾。」

「不過先不提這部分,以戰鬥來說兩位是能夠使用,但也都不適用我身上的裝備。」沙林按下手指並看向兩人,在看向銀鈴時舉起了一隻,「重點是,銀鈴小姐需要的會是彌補缺陷的輔助型魔裝,而並非戰鬥型。」

接著在看向楊望蒼時舉起第二隻,「而楊望蒼你所使用的力量並非魔力對吧,如果要契合力量那會需要進行額外訂做,不能直接應用魔力控制的魔裝。」

在解說起服裝時沙林的語氣又開始嚴肅起來,但又隱約透露出一股代表「需要金錢」的氣息。
顯示全部文章
#7
(2021-07-02, 10:03)泰迪 提到︰ 獸族少女抖抖耳朵,又豎起了其中的一側,似乎被感興趣的話題吸引了注意。

少女接著也向服裝設計師提出了自己的疑問,「請問,先前看見沙林小姐的衣裝會發出亮光,那是因為.......」她側頭想了想,從回憶中尋找一個陌生的詞語,據悉那是代表人工發光體的意思,「是因為原料當中使用了『電燈』嗎?」


「確實是這樣呢,我的缺點實在是太多了~」銀鈴笑說著,深感同意的點點頭。她的話語當中並沒有嘲諷沙林意思,純粹是覺得對方對自己的評價相當正確。

「不是喔,會發光的原因並不是……咳,抱歉…………」似乎是被銀鈴的話戳到笑點,讓沙林在解釋中咳了幾聲試圖抑制笑意,但最後還是用手背按住嘴悶笑了好一會兒,才重新接續話題。

「主要原因是我使用的其中一項附魔材料,它在接觸魔力時會散發螢光,與銀鈴小姐說的電燈是不同的產物。」

「另外我指的缺陷——」沙林的視線移向銀鈴無法睜開的左眼,「雖然需要足夠的時間和材料,不過製作彌補單眼視差的裝備,以目前技術還是能做出來的。」

(2021-07-04, 02:01)jeffary 提到︰ 「其實我一直想問了,所謂的魔力到底...啊,原來如此」楊望蒼好像想到了什麼,歪了歪頭「雖然我們的小說也會用魔法啊、魔力啊這種詞,但實際上『魔』在我們的能力者間是挺忌諱的字彙,畢竟魔靈種基本上是敵對方...額,這個姑且先不論」

「總之,我一直以為其他世界所說的魔力跟我們那使用的『術力』是同一個的東西,畢竟我們放法術跟放鬥氣都是用術力,但實際上果然還是不同的吧?」楊望蒼推推眼鏡,組織了一下言語才說道「術力若用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靈魂能量?」

「嘛,不管怎樣,要妳免費幫我們做衣服當然是不行的」楊望蒼說著,無奈的攤了一下手「但如妳所見,我們沒有酒吧通用的貨幣,我們世界的錢妳肯定也是不要的」

「所以我有個提議」楊望蒼豎起食指,指向競技場的螢幕「我們來打一場吧?」

「我贏的話,也不求免費,給我們打個折;如果輸了的話,我也沒啥好給的...那我教妳鬥氣如何?」楊望蒼彈了一個響指,笑著說道「不論輸贏,妳都能對我的戰鬥能力有所瞭解,衣服設計起來也更容易吧?」
「事實上,你說的靈魂能量,在我了解中是算進力量的其中一項分類裡……」沙林思考了下後回答,但明顯對解釋這部分感到麻煩。

「先不解釋這部分了,那講起來沒一段時間是解決不了。至於進行一場戰鬥這提議我接受,如果真進行委託了我也會要求看一次你的能力。只不過打折這件事——」她抬起手比了一個手勢,「最多打七折,這是我的底線了。」

「另外在委託確定後也要請你簽署一份契約,保證你我的權益——關於這點如果讓你不適就抱歉了,我真的見過太多拖款和失蹤的客人了。」說到這裡沙林擺了擺手,臉上是表情混合進多種情緒的無奈。


力量的理論等我寫完再回答 meme_yaoming
還是想聽簡單解釋的話也可以說一下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顯示全部文章
#8
(2021-07-05, 01:25)jeffary 提到︰ 「七折很夠了,那就...」楊望蒼起身,對櫃臺喊道「老闆!來對牌子!」

「對了,妳造價打算怎麼訂?還是你有想法再開價?」青年重新坐下,又扔了兩枚壽司進嘴裡「契約的話,我可以簽哦,當然,會先好好的看過」

「這還需要評估材料和製作工藝。」沙林也伸手拉來一張椅子坐下,「不過能確定的是訂製品不會少於二十枚阿法幣。」

(2021-07-04, 19:17)泰迪 提到︰ 「原來是這樣呢。」銀鈴笑著點點頭,默默地將沙林提及的材料記於心中,等待日後有機會查找資料時再作詳細了解。

談話的氣氛輕鬆愉快,一直到沙林提及到銀鈴的缺陷時,她身體一顫,開始無意識地撥動劉海,並藉此用手遮掩左邊臉龐。

「請問,那、那是代表...左眼的視力......有機會得以恢復嗎?」獸族少女緊張的問道。
(2021-07-05, 01:25)jeffary 提到︰ 「銀鈴」輕柔卻穩定的抓住戀人撥動劉海的手,楊望蒼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給了一個安撫的微笑

「那個,之前其實有給她檢查過了」楊望蒼看向沙林,解釋了一下銀鈴的狀況「銀鈴的眼睛本身其實是完好的,但左眼的視神經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發育出來,需要將人造神經接入大腦才行」

「雖然我的世界那不是完全無策,但都有一定的難度和風險,所以我一直沒下定決心給她做...我很怕出什麼意外」楊望蒼苦笑,然後認真的向沙林說道「如果妳能解決這個問題,那我欠妳一個很大的人情,先謝過了」

說完他深深的低下了頭

「……」我是服裝設計師又不是醫生……對於銀鈴的期盼和楊望蒼的舉動,沙林先是微微睜大眼睛,似乎是想對兩人解釋些什麼抬起手,但接著就收回手交握在身前並深歎了口氣。

「就我出生的星球來說,接續視神經的手術並不困難。如果不進行手術,以魔法或裝備進行視覺輔助也是常見的方式,而我先前所說、以及我擅長的方式便是後者。只不過……」

沙林再次歎了口氣,「楊望蒼、銀鈴小姐,我必須先說些不近人情的話了。」

「如果要選前者先不提費用,涉及醫療改造相關事項的入境會要求一位該世界的人作為擔保者,一旦入境者發生任何問題甚至犯罪,擔保者都要負擔一部分責任甚至刑責。」

「單是這點,以欠一人人情來衡量……這還不到我會接受的程度。」


為什麼越寫越嚴肅了我 mayday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顯示全部文章
#9
(2021-07-06, 20:59)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阿爾法從吧檯裡用超級若無其事但是超快的速度走過來,遞給楊望蒼跟多林·沙林一人一個外側圍繞著數字05,內側刻著一圈類似盧恩文字的圓環。
「你們的號碼牌。」阿爾法鞠了個躬,又超級若無其事但是超快的消失在廚房裡。

「謝謝。」沙林接過其中一個圓環,望了眼快速離開的阿爾法後,便細細端詳著圓環內側刻印的文字。

(2021-07-05, 21:05)泰迪 提到︰ 當銀鈴看見望蒼憂心忡忡的表情,而提出的請求亦會使沙林覺得為難時,她還反過來安慰二人。

「能從沙林小姐口中得知改善視力的方法,已經是萬分感激了,我實在不能向妳索求更多。」銀鈴先向沙林點頭以表示謝意,接著又輕搭著望蒼的手背,柔聲安慰:「阿蒼也不用過份感到憂心喔?我自出生起就已經是這樣子了。雖然一直以來都是依靠著大家的幫助才能活到現在,但這至少証明了我的人緣、運氣都不錯?」說時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小時候,妹妹曾為我描述了雙眼看見的世界,但我卻始終想象不到那是怎樣的畫面。」「如果問我會否對此感到好奇,答案是肯定的,其中亦不免有一絲感到可惜,不過...也就僅此而已。」

「嗯......或許是從一開始就不曾擁有過的緣故,對於左眼的視力,我其實並沒有熱切的渴求,倘若最後無法改變,也甘於接受。」

「只是......」她緩慢而深沉的吸一氣,再度說話時,聲音卻逐漸變得輕細,「我的內心深處始終希望著,希望族人們能夠接納我的缺撼,而非將我當成是家族的累贅......」



沉靜片刻後,銀鈴再次苦笑,「真的對不起,又讓大家見笑了。」

「一直說著傷感的話題,連清淡的餐點也開始變鹹了呢。」

自己一貫的回答得到這樣的反應,即使是接觸過各式各樣客戶與商人的沙林,面對這樣樸實的很深也抬起頭露出一絲苦笑。

「……不,我也有必須要道歉的地方。」她搖搖頭,暫時放下端詳號碼牌的心思開始解釋,「會一下子提出那樣困難的提議是我的習慣,如果對方不夠堅定就會在這步放棄,我也能少一些麻煩。」

看著也苦笑起來的銀鈴和一旁的發言藍髮女士,沙林抬起手朝兩人招了招,「作為道歉,我可以告訴你其他世界具有類似技術的醫生或治療師名單,等你們選擇好再由我幫忙聯絡,而其他像費用或額外要求就你們自己負擔了。」

「這樣如何?」


不過要聯絡也是打完競技場之後了 custom_ulala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顯示全部文章
#10
(2021-07-07, 22:14)泰迪 提到︰ 「我的故鄉......是一大片茂密的森林,資源充沛,但同時亦有著兇惡的野獸、巨獸居住在其中,與我們咫尺為鄰。」

「言語並不能保護身邊的家人朋友免受惡獸侵害,也不能帶來充足的食物,唯有優秀的狩獵能力才會帶來生機,這是族人們普遍的想法。」

「技巧、勇氣,尚可通過經驗累積去彌補不足,唯獨天生的體質無法通過後天鍛鍊,這恰巧是我所欠缺的。」

「所以,大家的想法其實不難理解,反而是我......太另類了。」

稍後,銀鈴為了緩和氣氛,合掌笑說,「難得刺塔小姐離開之前也不忘向我道別,就算沒有時間準備贈別禮物,但至少也要笑著目送妳離開?」

「然後,真的很感謝妳對我的關心,能認識妳真是太好了。」


「真的,太感謝妳了。」銀鈴受寵若驚地站起來向沙林深深一躬,「請問,我要怎樣才能夠報答妳呢?」
(2021-07-09, 02:30)jeffary 提到︰ 「不,我能理解的,我不會勉強妳的沙林,妳能從外部改善就很好了」楊望蒼搖搖頭,看向一旁的戀人,神色帶著寵溺與一絲心疼「就像銀鈴說的,她之前在找治療方法時,她就強調過不強求了...但可以的話,即便是她的那一絲好奇,我也希望能滿足她」

「妳族人的想法能理解,但不表示他們是對的,畢竟他們的歷史還短...銀鈴,妳很強!不管心靈還是身手都是!」楊望蒼握了握銀鈴的手,堅定的說道「他們遲早會需要像銀鈴妳這樣的人,這是所有族群的必然性,所以總有一天,他們一定會看到妳的價值」

「這裡的大家也都看的到」楊望蒼伸手播開遮住銀鈴左眼的瀏海,看著她的臉微笑道「所以妳所說的缺憾,對我們來說根本無所謂」

「我會好好的看著妳的」


「那就再好不過了!」楊望蒼站起身,跟銀鈴一同鞠躬致謝「真的非常感謝妳,沙林!這份情,有機會一定還!」

「不用說到什麼報答……我只是提出了一個提議,而這能不能成真是要看你們的想法。」不知道是對銀鈴和楊望蒼之間的閃光,還是兩個人那強烈的謝意,總之這次沙林似乎真的感覺到尷尬,她搔搔臉頰,下意識的側過身迴避兩人的鞠躬。

「不過兩位真的下定決心的話,我會提出另一個我們都能互惠的請求。」

在尷尬後沙林站起身,將手提箱平放上桌面後,從裡面取出一個手掌心大小的懷錶,接著重新對面著銀鈴與楊望蒼,「簡單來說就是建立我們之間的『交易關係』。」

「對我們這類職業者來說,所有商品的最前提都是材料,不管是常見到隨處可見、還是那些位於其他世界中難以取得的,因此我需要『人脈』來取得情報和物品。而相對的,該有的報酬或其他交易也不會少。」

「這樣如何?」沙林這樣說著,在等待兩人的決定時同時也打開了懷錶的蓋子。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