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顯示全部文章
#1
大門再開,帶著面具的望月從中走出,不遠處灰頭土臉的亞特拉讓他有些詫異,難道這傳送門還會讓使用者受傷嗎?
「怪。」他念叨了一句,默默走到了夏綠蒂身後看戲。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顯示全部文章
#2
『原來是練金狂魔嗎......』,望月在人群之後瞇眼看著亞特拉變身,心中暗自猜想對方會用什麼奇怪的武器配合聖光法術。想著想著,望月感覺心跳有些加速,一股想挑戰新對手的慾望讓他不由得捏緊了拳頭。然而眼前的夏綠蒂讓他回過了神,雖然不知為何聞到了一股老人味,不過在小孩面前暴起傷人還是不太適合。

只見望月左右看了看,想找個適合的對象發洩戰鬥慾卻苦無目標,酒吧內似乎只有好人、怪人和普通人,並沒有能隨意挑架的惡人。「這年頭想鬧事也不容易。」,望月老氣橫秋地嘆了一口氣,捏了捏拳就邁步走向一個可疑人士。

隨著腳步聲響起,幸次的身後傳來一個雌雄難辨的聲音:「老頭,你給小鬼灌酒了?想犯罪吶?」。只見望月雙手抱胸呈仁王立,帶著面具的姿態和血戰後的氣勢讓他看起來好似暴力份子一般,「我聞到那小鬼身上有酒味了......」,望月幽幽說道。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顯示全部文章
#3
望月那戴著面具的臉微微歪斜,從姿勢就能看出他目前的不解和不滿,難道這滿身哀怨的男人和滿身酒氣的小鬼居然不是敵人嗎。「別人請的嗎......也就是說你不是主犯?」,望月的頭又歪到另一邊,如瀑黑髮晃呀晃,「那你幹嘛盯著別人還滿臉通紅的?」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顯示全部文章
#4
(2021-07-13, 22:01)小蒼蒼 提到︰ 牠環顧一圈依舊熱鬧無比的酒吧,好像還有人醉倒在地,不過有傑特在照顧似乎不用擔心。牠的目光定在穿著黑西裝的熟悉身影上,一拍翅滑翔到幸次頭上棲下,插嘴道:「你們好呀,幸次先生跟羽揚小姐,我回來了,這陣子酒吧有什麼變化嗎?」

「天使?」,望月皺眉呢喃道,他能感覺到剛要掀起的波瀾被撫平了,而箇中關鍵便是眼前的有翅貓妖精。

望月擺正了姿勢,面具下的臉浮現了些許不滿,「我和這種隨性的生物真的合不來......」

(2021-07-13, 22:33)時羽 提到︰ 「嘛,沒錯,真要說的話,主犯是老闆呢!嘛,在這邊喝應該是沒差吧……

雖然聲音變小了,但感官敏銳的望月還是聽到了葉羽揚的低語,於是望月伸手指向比自己還矮了20幾公分的葉羽楊。

「沒差?你沒看到那邊的魅魔、旅行者、蠻子和這邊的可疑大叔嗎?」,望月收手指了指一旁無辜中槍的幸次,「事間萬物無不想尋歡取樂,更別說有智慧生物本身就充滿慾望,然後妳這種喝酒喝到茫的小女孩更容易被選成目標!」,雖然只比對方大了一歲,但視線居高臨下的望月仍氣勢十足。

「你不知道旅人看到巷道裡出現屍體多影響心情嗎!?」,戴著面具的望月咬牙道。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顯示全部文章
#5
「阿?」望月回頭看去,那裡也有個隱約散發著酒氣的小女孩,但......對方身上強烈的火藥味讓望月不認為對方只是個小女孩。「我沒有要找妳麻煩的意思,而且妳有伴吧?去旁邊自己玩,去去去。」,望月像驅趕小貓小狗一樣擺了擺手,隨後又轉頭看回大叔等人。

「......頭上戴貓的,你看錯邊了,那是另一個小鬼。」看著對方那滑稽的模樣,望月不禁思考自己是不是惹到王宮弄臣了。
「不同世界?那更不好說,萬一小鬼的血肉甚至靈魂可以在另一個世界賣出高價呢?」,望月在面具下撇了下嘴,「低等惡魔會用黃金購買靈魂也不是什麼奇聞了吧?那可也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傢伙阿。」
此時他聲音一滯,從面具中露出的金色雙瞳中閃過一抹殘忍的光彩,「別說是不同世界,就算是同一個旅館的鄰居我也不會相信。」,

也許是感到厭煩了,望月轉頭不去看大叔,有些複雜的視線轉向葉羽揚。

「不,你怎麼道歉了?」,望月嘆息著說道,交叉在胸前的手也放了下來,「被突然指責不應該生氣的朝我攻過來嗎?像野貓那樣。」

他抬手撓了撓頭後腦勺,在望月的人生中幾乎不曾遇過這種情況,也因此他不知道要怎麼讓眼前的人生氣起來,「你是傳說中的深閨大小姐?還是說某國的公主大人?」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顯示全部文章
#6
氣氛緩和了下來,望月也感覺到空氣裡蘊含的敵意氣味消散開來,看來這場架是沒辦法挑起來了。
「這裡是和平笨蛋的國度嗎,真是......」,他抱怨著拉了一張椅子坐下,虎視眈眈地盯著葉羽揚看。

(2021-07-15, 13:47)MaxC 提到︰ 「哎呀呀,這個嘛……」關於這點莉特可是專家呢。她敢說單論這方面來說酒吧內她不是第一也是前幾在行的。
不過和咲姬講這個好像有點太早了。
「嗯嗯……大概就像競技場那樣吧,總是有些喜歡戰鬥的人呢。你看,沙林正在和人比賽呢。」莉特指向轉播的電視台說。
「不過她看起來不是戰士類型,怎麼會有人想找她戰鬥呢?」

「那是因為如果有小孩被攻擊,周遭的成年者會像瘋了一樣朝我攻擊阿,魅魔。」,望月頭也不回地突然插了一句話,話語間卻是滿滿的無力感。


(2021-07-15, 12:55)wesly 提到︰ 咲姬搔搔頭,很不解地看著莉特跟傑特問。
「傑特哥哥,為什麼有些人一見面就要人家揍他啊?」
「莉特姊姊,明明被打被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為什麼那個戴面具的哥哥卻要另外一位姊姊揍她呢?」
「難道這就是……媽媽說過的被虐傾向?」咲姬看相望月的位置,不識趣的問。
「我就是拿準對方打不痛我才會去欺負別人。」望月惡劣的笑道,纖長有力的手指緊握後發出了爆響,「只有欺負弱者才會吸引來強者不是嗎?」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顯示全部文章
#7
(2021-07-15, 18:57)wesly 提到︰ 這一番話,徹底踩到了咲姬的地雷。
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去作惡或是欺侮弱小的人。

而望月的這番說詞正巧不偏不倚的踩中了它。

再加上望月摩拳擦掌產生的爆響,讓咲姬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威脅。
母親教導過,遇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做好進攻的準備,才不會被突然打的措手不及。

原本看似隨性的咲姬,突然一個箭步、咻的一聲衝向原本坐著的位置!
她拿取了靠在椅子上的突擊步槍,俐落地開保險、上膛,最後一個轉身,透過手中步槍的全息瞄具瞄準了望月!

原本的眼神也不再純真,取而代之的是如同盯著獵物般那銳利的狼眼……。

「妳想責備人我沒意見,但可以請你……不要欺負那個姊姊嗎?」語氣煞是冷酷的表達著。

「喔?眼神不錯。」,望月很開心的微笑起來,他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並摘下了面具,金黃色的瞳孔回望那稚幼卻也凜然的狼眼。

感覺到對方隱約將自己視作惡人的想法,望月那俊美的臉上突然浮現不屑的神情,「你覺得我是壞人?又~是一個小英雄?好吧,看來惡魔天生該遇上英雄。」,他聳了下肩膀,渾然視槍口為無物。

「放心吧小鬼,我對弱蟲沒興趣,充滿慾望又傲慢的弱者只會讓我感到無趣......純善的傢伙打起來更是無力。那邊的小鬼也只是餌。」

話音未落,望月轉身面對咲姬,狂妄的表情瞬間被收斂,如掠食者的金瞳無感情地凝視著對方。「雖然不是我的理想目標......不過妳也可以開槍,但在妳手指扣下去的時候,我會同時出手。」,像是要證明這點,望月的身上開始湧出白色真氣。

(2021-07-15, 20:03)時羽 提到︰ 「在這邊發生不了那種事啦,如加加知君所說,這裡有女神在的」葉羽揚倒是挺淡定的
「嘩啊……果真是抖M吧,就算弱者我打你不痛,吸引來的強者可不一定吧」她沒有特意壓低聲音的打算,光明正大的吐槽
「哇……嘶,麻煩了,你的計畫達成了呢,強者和一大批強者要來了」她撓撓頭,看向動作俐落的咲姬,以及她身旁那群人
「痾……哎,姑且,我覺得沒有被欺負啦」眼看氣氛又變得劍拔弩張起來,她猶豫片刻後,便一邊往咲姬那邊走,邊抽起其中一把扇子,苦笑了下
「所以,stop。」葉羽揚將合著的扇子頂部橫擋在槍口前,語氣平靜,雖然她不是很熟這個女孩子,不曉得這樣是會讓她冷靜下來還是更氣,也不論這麼做是很不識趣、不明智還是怎麼樣,至少這是身為普通人的她能想得到,也覺得得做的事

就在場中一觸即發的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更讓望月意想不到的是那人竟直接檔住了對方的武器。

望月挑眉看向葉羽揚,「......喂,小公主,這邊在挑架阿?」,稱呼不知不覺從「小鬼」變成了「公主」,望月是真的服了這個和平腦,「妳沒看到武器都架起來了嗎?」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顯示全部文章
#8
(2021-07-15, 21:46)只是個月月 提到︰ 另一旁望月等人的動靜大到有點無法忽視,亞特拉走過去拍了拍望月的肩膀

[好了好了如果有什麼問題去競技場解決吧,直接在酒吧中打的話可能會直接被轟出去哦]

望月皺了一下眉頭,「亞特拉,我其實在等對面先出手,嚴格來講做決定的不是我。」,他平穩卻又奸詐地說道。

(2021-07-15, 22:08)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斯洛克從剛剛到現在都沒有動作,因為他正在拿著他的通訊器,打開梅卡德建設的文字通訊群組,確認一下他們那裏最近有沒有發生甚麼事情
不過整理了一下好像也沒看到有關於可可娜出事的情況,斯洛克算是稍微放心了下來
然後注意力一放回到酒吧的瞬間,就看到看起來很像要起爭議的三人組
斯洛克皺了下眉頭,他沒想到在這裡還有人會吵到直接兵戎相向
「.....唉」
嘆了口氣,他走向三人
「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但是要是真的彼此有甚麼芥蒂的話,請去競技場處理。在那裏你們要打到天翻地覆都不會有人管,請不要影響到這裡可以讓人放鬆的氣氛」
「還是說你們要把氣氛弄僵到服務生或老闆開口讓場面變更尷尬才要收手?」
他看向互相對峙的兩人,眼神死的說著
(好像這裡,不太適合休假。)
斯洛克心中盡是無奈

望月的鼻子動了動,他的表情更微妙了,「火屬性的惡魔?你個戰鬥狂種族來勸架?真的?」,望月的興致一下子被澆滅了,緩緩流動的白色真氣也無生無息消散開來。

「唉......不打了不打了,炎魔都來勸架,如果不是這裡的人都被教會敲過腦門就是這裡有問題。」,望月朝咲姬翻了個好看的白眼,拿開亞特拉的手之後他就拉了一張椅子,大喇喇地直接在咲姬槍口前坐了下來。

「妳請便吧......我對火槍沒興趣,對小孩更沒興趣......」,望月晃著手說道,全身上下無不散發出無奈的氣息。

他還能怎麼辦,炎魔都在提倡和平了,萬一突然有天使說要墮天怎麼辦?他打下去恐怕會有善神殞落吧。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顯示全部文章
#9
感覺到空氣裡的敵意完全消失,望月撐著臉頰開始毫不掩飾地觀察周遭的人,那樣子像極了失去人生目標的杜賓犬。

近處有著似乎被詛咒的大叔、貓妖精天使、和平公主、滿身火藥味的小鬼、有著奇特金屬味的男人,遠處有氣味複雜的男人、本能地讓人不想靠近的男人、莫格里斯、發光死靈。

望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皺著眉懷疑起魔生,「這裡是戰後老兵俱樂部?一個個都不好欺負又和平?」,他呢喃道,想搞事卻又無從下手。

此時,咲姬害羞的表情讓望月有了謎之不悅感,於是他悄悄地起身靠近咲姬背後並伸出了手......

彷彿有麻糬被拉開的聲音傳出,望月雙手分別捏住咲姬的臉頰往外輕輕拉開,把那害羞的表情直接拉成了一張可愛的鬼臉。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顯示全部文章
#10
(2021-07-19, 21:42)wesly 提到︰ 「噗依~。」咲姬的臉頰被望月拉開來「四嘿啦~拉否德磊夾~~喝痛欸~~?」
咲姬皺著眉頭,眼睛因為拉扯變成了瞇瞇眼,眼角還泛出了一點淚水。

聽到咲姬並不清楚的抱怨,望月挑了下眉頭後才鬆手,隨後又安撫姓地揉了揉咲姬臉上發紅的部分。
「小心別把自己賣給陌生人了。」,望月一邊揉一邊說道,隨後又悄悄用力讓咲姬的臉變成另一種鬼臉。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