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2021-07-04, 19:17)泰迪 提到︰ 「請...隨意享用。」銀鈴的反應明顯地慢了半拍,似乎正有心事,「是刺塔小姐取得勝利喔。」回應望蒼後,續向刺塔說道,「祝賀妳取得勝利。」
(2021-07-04, 12:24)流星之中 提到︰ 「是我輸了啦~~刺塔小姐的拳法比我想像中還要強啊!都能跟紗姬小姐那把會變形的槍一樣強了,剛剛還以為兩隻手都要斷了。」雙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打上了石膏的傑特突然在眾人之間出現說。

「喔喔,恭喜啊刺塔」楊望蒼歪歪頭,嘴裡塞了一顆鮭魚壽司「傑特你下次加油」

(2021-07-04, 12:24)流星之中 提到︰ 看著楊望蒼的吃相,傑特不禁吐槽道「還是一樣的速度啊…這已經是超越次元了吧。」

「這是技巧哦,嗯,技巧!」楊望蒼得意的哼了口氣,同時消滅了3枚壽司,然後也對傑特負傷的手吐槽道「話說你石膏也打太快了吧,離戰鬥結束應該也還不到5分鐘吧?」

(2021-07-04, 21:57)藍刺蝟 提到︰ 「是啊,畢竟這裡的危機看來是暫時解除了。」

  「不久前我收到了朋友返鄉前的留信……在想是不是也該回家一趟。」

  「總是以『目標還沒達成』為理由拖延回去的時間,想想也不太對。這次打算至少在家裡待幾個月,順便修練。」

  想到故鄉的事情,刺塔心裡總覺得有些愧疚。以往只在有緊急事得處理的時候才回家,有些對不起養母和師父。


  「搞不好也可以像你們一樣呀。儘管離開很久,但酒吧這邊才過了一會兒。」

  「如果我回來的時候也能成功回到差不多的時間點,到時候就請你們喝我故鄉的特色飲料吧!」

「那麼,就先祝妳一路平安」楊望蒼舉起剩下一口蜂蜜酒的酒杯,笑道「然後,說好的飲料,到時候可別忘啦!」

(2021-07-04, 14:12)卡普耶卡 提到︰ 「最多打七折,這是我的底線了。」

「另外在委託確定後也要請你簽署一份契約,保證你我的權益——關於這點如果讓你不適就抱歉了,我真的見過太多拖款和失蹤的客人了。」說到這裡沙林擺了擺手,臉上是表情混合進多種情緒的無奈。

「七折很夠了,那就...」楊望蒼起身,對櫃臺喊道「老闆!這邊要一對號碼牌!」

「對了,妳造價打算怎麼訂?還是你有想法再開價?」青年重新坐下,又扔了兩枚壽司進嘴裡「契約的話,我可以簽哦,當然,會先好好的看過」

(2021-07-04, 19:17)泰迪 提到︰ 談話的氣氛輕鬆愉快,一直到沙林提及到銀鈴的缺陷時,她身體一顫,開始無意識地撥動劉海,並藉此用手遮掩左邊臉龐。

「請問,那、那是代表...左眼的視力......有機會得以恢復嗎?」獸族少女緊張的問道。

「銀鈴」輕柔卻穩定的抓住戀人撥動劉海的手,楊望蒼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給了一個安撫的微笑

「那個,之前其實有給她檢查過了」楊望蒼看向沙林,解釋了一下銀鈴的狀況「銀鈴的眼睛本身其實是完好的,但左眼的視神經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發育出來,需要將人造神經接入大腦才行」

「雖然我的世界那不是完全無策,但都有一定的難度和風險,所以我一直沒下定決心給她做...我很怕出什麼意外」楊望蒼苦笑,然後認真的向沙林說道「如果妳能解決這個問題,那我欠妳一個很大的人情,先謝過了」

說完他深深的低下了頭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只看該作者
(2021-07-05, 01:25)jeffary 提到︰ 「七折很夠了,那就...」楊望蒼起身,對櫃臺喊道「老闆!來對牌子!」

「對了,妳造價打算怎麼訂?還是你有想法再開價?」青年重新坐下,又扔了兩枚壽司進嘴裡「契約的話,我可以簽哦,當然,會先好好的看過」

「這還需要評估材料和製作工藝。」沙林也伸手拉來一張椅子坐下,「不過能確定的是訂製品不會少於二十枚阿法幣。」

(2021-07-04, 19:17)泰迪 提到︰ 「原來是這樣呢。」銀鈴笑著點點頭,默默地將沙林提及的材料記於心中,等待日後有機會查找資料時再作詳細了解。

談話的氣氛輕鬆愉快,一直到沙林提及到銀鈴的缺陷時,她身體一顫,開始無意識地撥動劉海,並藉此用手遮掩左邊臉龐。

「請問,那、那是代表...左眼的視力......有機會得以恢復嗎?」獸族少女緊張的問道。
(2021-07-05, 01:25)jeffary 提到︰ 「銀鈴」輕柔卻穩定的抓住戀人撥動劉海的手,楊望蒼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給了一個安撫的微笑

「那個,之前其實有給她檢查過了」楊望蒼看向沙林,解釋了一下銀鈴的狀況「銀鈴的眼睛本身其實是完好的,但左眼的視神經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發育出來,需要將人造神經接入大腦才行」

「雖然我的世界那不是完全無策,但都有一定的難度和風險,所以我一直沒下定決心給她做...我很怕出什麼意外」楊望蒼苦笑,然後認真的向沙林說道「如果妳能解決這個問題,那我欠妳一個很大的人情,先謝過了」

說完他深深的低下了頭

「……」我是服裝設計師又不是醫生……對於銀鈴的期盼和楊望蒼的舉動,沙林先是微微睜大眼睛,似乎是想對兩人解釋些什麼抬起手,但接著就收回手交握在身前並深歎了口氣。

「就我出生的星球來說,接續視神經的手術並不困難。如果不進行手術,以魔法或裝備進行視覺輔助也是常見的方式,而我先前所說、以及我擅長的方式便是後者。只不過……」

沙林再次歎了口氣,「楊望蒼、銀鈴小姐,我必須先說些不近人情的話了。」

「如果要選前者先不提費用,涉及醫療改造相關事項的入境會要求一位該世界的人作為擔保者,一旦入境者發生任何問題甚至犯罪,擔保者都要負擔一部分責任甚至刑責。」

「單是這點,以欠一人人情來衡量……這還不到我會接受的程度。」


為什麼越寫越嚴肅了我 mayday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只看該作者
(2021-07-01, 15:24)卡普耶卡 提到︰ 「……謝謝,讓妳破費了。」目的?還是單純請客?沙林腦海一瞬間閃過許多想法,表面上則重新勾起一抹微笑,一手拿下帽子按在胸前,朝著隔壁桌那位請客的女士倒了一聲謝。

另一手則悄悄的扶住奧特琳德,先讓小朋友站穩,在帶回帽子後把人引導坐上椅子。

「奧特琳德,還聽得到我說什麼嗎?」

沙林輕聲詢問著看上去昏昏欲睡的奧特琳德,如果連回應都沒有,打算等會兒就把人帶去和咲姬一起躺平。
被詢問的奧特琳德維持著姿勢,卻是軟綿綿的發出某種咕嚕嚕的聲音,在一段時間後才慢慢睜開一點點眼睛⋯⋯

「嗯⋯⋯⋯」好的,是星期一(的塔瓦瓦) 要上學的小學生的叫聲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小小的女武神
伊諾 奧特林德
只看該作者
(2021-07-05, 01:25)jeffary 提到︰ 「雖然我的世界那不是完全無策,但都有一定的難度和風險,所以我一直沒下定決心給她做...我很怕出什麼意外」楊望蒼苦笑,然後認真的向沙林說道「如果妳能解決這個問題,那我欠妳一個很大的人情,先謝過了」

說完他深深的低下了頭
(2021-07-05, 02:39)卡普耶卡 提到︰ 沙林再次歎了口氣,「楊望蒼、銀鈴小姐,我必須先說些不近人情的話了。」

「如果要選前者先不提費用,涉及醫療改造相關事項的入境會要求一位該世界的人作為擔保者,一旦入境者發生任何問題甚至犯罪,擔保者都要負擔一部分責任甚至刑責。」

「單是這點,以欠一人人情來衡量……這還不到我會接受的程度。」

當銀鈴看見望蒼憂心忡忡的表情,而提出的請求亦會使沙林覺得為難時,她還反過來安慰二人。

「能從沙林小姐口中得知改善視力的方法,已經是萬分感激了,我實在不能向妳索求更多。」銀鈴先向沙林點頭以表示謝意,接著又輕搭著望蒼的手背,柔聲安慰:「阿蒼也不用過份感到憂心喔?我自出生起就已經是這樣子了。雖然一直以來都是依靠著大家的幫助才能活到現在,但這至少証明了我的人緣、運氣都不錯?」說時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小時候,妹妹曾為我描述了雙眼看見的世界,但我卻始終想象不到那是怎樣的畫面。」「如果問我會否對此感到好奇,答案是肯定的,其中亦不免有一絲感到可惜,不過...也就僅此而已。」

「嗯......或許是從一開始就不曾擁有過的緣故,對於左眼的視力,我其實並沒有熱切的渴求,倘若最後無法改變,也甘於接受。」

「只是......」她緩慢而深沉的吸一氣,再度說話時,聲音卻逐漸變得輕細,「我的內心深處始終希望著,希望族人們能夠接納我的缺撼,而非將我當成是家族的累贅......」



沉靜片刻後,銀鈴再次苦笑,「真的對不起,又讓大家見笑了。」

「一直說著傷感的話題,連清淡的餐點也開始變鹹了呢。」
只看該作者
(2021-07-05, 01:25)jeffary 提到︰ 「那個,之前其實有給她檢查過了」楊望蒼看向沙林,解釋了一下銀鈴的狀況「銀鈴的眼睛本身其實是完好的,但左眼的視神經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發育出來,需要將人造神經接入大腦才行」

「雖然我的世界那不是完全無策,但都有一定的難度和風險,所以我一直沒下定決心給她做...我很怕出什麼意外」楊望蒼苦笑,然後認真的向沙林說道「如果妳能解決這個問題,那我欠妳一個很大的人情,先謝過了」
(2021-07-05, 02:39)卡普耶卡 提到︰ 「就我出生的星球來說,接續視神經的手術並不困難。如果不進行手術,以魔法或裝備進行視覺輔助也是常見的方式,而我先前所說、以及我擅長的方式便是後者。只不過……」

沙林再次歎了口氣,「楊望蒼、銀鈴小姐,我必須先說些不近人情的話了。」

「如果要選前者先不提費用,涉及醫療改造相關事項的入境會要求一位該世界的人作為擔保者,一旦入境者發生任何問題甚至犯罪,擔保者都要負擔一部分責任甚至刑責。」

「單是這點,以欠一人人情來衡量……這還不到我會接受的程度。」
(2021-07-05, 21:05)泰迪 提到︰ 「能從沙林小姐口中得知改善視力的方法,已經是萬分感激了,我實在不能向妳索求更多。」銀鈴先向沙林點頭以表示謝意,接著又輕搭著望蒼的手背,柔聲安慰:「阿蒼也不用過份感到憂心喔?我自出生起就已經是這樣子了。雖然一直以來都是依靠著大家的幫助才能活到現在,但這至少証明了我的人緣、運氣都不錯?」說時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小時候,妹妹曾為我描述了雙眼看見的世界,但我卻始終想象不到那是怎樣的畫面。」

「如果問我會否對此感到好奇,答案是肯定的,其中亦不免有一絲感到可惜,不過...也就僅此而已。」

「嗯......或許是從一開始就不曾擁有過的緣故,對於左眼的視力,我其實並沒有熱切的渴求,倘若最後無法改變,也甘於接受。」

「只是......」她緩慢而深沉的吸一氣,再度說話時,聲音卻逐漸變得輕細,「我的內心深處始終希望著,希望族人們能夠接納我的缺撼,而非將我當成是家族的累贅......」


沉靜片刻後,銀鈴再次苦笑,「真的對不起,又讓大家見笑了。」

「一直說著傷感的話題,連清淡的餐點也開始變鹹了呢。」


  「嗯呣嗯呣,」刺塔嚼著壽司,在旁邊聽了片刻才理解到是在講治療眼睛的事情。還以為是在談做裝備呢。

  雖然之前就注意到銀鈴的左眼有些狀況,但沒有主動提起這件事。原來她這麼在意嗎?


  「為甚麼會被當成累贅?銀鈴妳不是個有勇氣又聰明的人嗎?」聽見銀鈴的細語,刺塔耐不住氣地開口:

  「之前在蛇人的王都那裏,妳對萊菈她們講的話讓我感到很佩服呢。」

  「像我這種只知道打架的人,絕對想不到方法解決國安和外交之間的衝突……這種複雜問題。妳的家人應該要為妳感到驕傲才對。」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只看該作者
趴在酒吧的角落許久之後,看著人來來往往,突然發現某一桌似乎都是不認識的人,其中還有一個人似乎和狼也有關係,傑諾眼珠子轉了一圈,決定過去稍微耍一耍人,雖然成功率大概不太高就是了。

於是想到就做,傑諾把自己裝成一直普通的狗狗,只是體型大了一點的樣子,跑到了楊望蒼的身邊用頭輕輕的蹭著他,然後吐出舌頭準備舔下去的樣子。
只看該作者
(2021-07-06, 12:02)一日之寒 提到︰ 趴在酒吧的角落許久之後,看著人來來往往,突然發現某一桌似乎都是不認識的人,其中還有一個人似乎和狼也有關係,傑諾眼珠子轉了一圈,決定過去稍微

耍一耍人,雖然成功率大概不太高就是了。

於是想到就做,傑諾把自己裝成一直普通的狗狗,只是體型大了一點的樣子,跑到了楊望蒼的身邊用頭輕輕的蹭著他,然後吐出舌頭準備舔下去的樣子。

「......」

看不懂傑諾裝狗的原因,但幸次識相地閉上嘴,繼續看著轉播的超能力大戰。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只看該作者
阿爾法從吧檯裡用超級若無其事但是超快的速度走過來,遞給楊望蒼跟多林·沙林一人一個外側圍繞著數字05,內側刻著一圈類似盧恩文字的圓環。
「你們的號碼牌。」阿爾法鞠了個躬,又超級若無其事但是超快的消失在廚房裡。

————
超級若無其事但是超級快的補掉
SIGNATURE:
GM:木骨、泰迪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MENU:酒吧全年菜色、季節菜色一覽


只看該作者
將咲姬哄睡之後,莉特像是害怕吵醒她一樣,輕手輕腳的走下樓梯。
「哈囉,這裡有空位嗎~」正想要坐下,莉特又看到睡眼惺忪的奧特琳德。比剛才上去前看上去來要累的樣子。

(2021-07-05, 09:57)絕受兵器 提到︰ 被詢問的奧特琳德維持著姿勢,卻是軟綿綿的發出某種咕嚕嚕的聲音,在一段時間後才慢慢睜開一點點眼睛⋯⋯

「奧特琳德也累了嗎?要不要上去睡覺?」她不介意再搬一趟。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只看該作者
(2021-07-06, 20:59)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阿爾法從吧檯裡用超級若無其事但是超快的速度走過來,遞給楊望蒼跟多林·沙林一人一個外側圍繞著數字05,內側刻著一圈類似盧恩文字的圓環。
「你們的號碼牌。」阿爾法鞠了個躬,又超級若無其事但是超快的消失在廚房裡。

「謝謝。」沙林接過其中一個圓環,望了眼快速離開的阿爾法後,便細細端詳著圓環內側刻印的文字。

(2021-07-05, 21:05)泰迪 提到︰ 當銀鈴看見望蒼憂心忡忡的表情,而提出的請求亦會使沙林覺得為難時,她還反過來安慰二人。

「能從沙林小姐口中得知改善視力的方法,已經是萬分感激了,我實在不能向妳索求更多。」銀鈴先向沙林點頭以表示謝意,接著又輕搭著望蒼的手背,柔聲安慰:「阿蒼也不用過份感到憂心喔?我自出生起就已經是這樣子了。雖然一直以來都是依靠著大家的幫助才能活到現在,但這至少証明了我的人緣、運氣都不錯?」說時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小時候,妹妹曾為我描述了雙眼看見的世界,但我卻始終想象不到那是怎樣的畫面。」「如果問我會否對此感到好奇,答案是肯定的,其中亦不免有一絲感到可惜,不過...也就僅此而已。」

「嗯......或許是從一開始就不曾擁有過的緣故,對於左眼的視力,我其實並沒有熱切的渴求,倘若最後無法改變,也甘於接受。」

「只是......」她緩慢而深沉的吸一氣,再度說話時,聲音卻逐漸變得輕細,「我的內心深處始終希望著,希望族人們能夠接納我的缺撼,而非將我當成是家族的累贅......」



沉靜片刻後,銀鈴再次苦笑,「真的對不起,又讓大家見笑了。」

「一直說著傷感的話題,連清淡的餐點也開始變鹹了呢。」

自己一貫的回答得到這樣的反應,即使是接觸過各式各樣客戶與商人的沙林,面對這樣樸實的很深也抬起頭露出一絲苦笑。

「……不,我也有必須要道歉的地方。」她搖搖頭,暫時放下端詳號碼牌的心思開始解釋,「會一下子提出那樣困難的提議是我的習慣,如果對方不夠堅定就會在這步放棄,我也能少一些麻煩。」

看著也苦笑起來的銀鈴和一旁的發言藍髮女士,沙林抬起手朝兩人招了招,「作為道歉,我可以告訴你其他世界具有類似技術的醫生或治療師名單,等你們選擇好再由我幫忙聯絡,而其他像費用或額外要求就你們自己負擔了。」

「這樣如何?」


不過要聯絡也是打完競技場之後了 custom_ulala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