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2021-07-14, 15:18)翔翔 提到︰ 幽羽從競技場漫步回來,一路上他思索著那接近大道有成的經歷,絲毫沒有在意斯洛克是否已經回到酒吧了。

現在他只知道,他十分的口渴,也有點飢餓,得先吃點食物才能將未竟的創作書寫完畢。

走回酒吧裡原先的座位,上頭的毛筆和絲綢紙張仍在原位,但幽羽經歷和心境又近一步提升了。

「茶館的小二在嗎?是否可以給在下一點食物吃呢?」

賽塔走過來,把菜單遞給你看:「來我們店裡的新客人可以免費招待一份餐點喔!你想吃別的如果廚房有材料也可以做給你。在這以外也有免費的基本套餐,之後如果還沒賺到這裡的貨幣可以點那個。你喜歡吃什麼呢?」
SIGNATURE:
當月GM:artis、泰迪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MENU:酒吧全年菜色、季節菜色一覽


只看該作者
「咦?台灣不就在中國跟日本的中間嗎?菲律賓在台灣更下面的位置吧?」葉羽揚突然拋來的問題,令加加知君愣了一下,但也讓牠豎起的毛恢復了原狀,牠抬起兩隻小腳,在半空中比劃著三個國家之間的相對位置,但也只是憑藉電視上看過的模糊記憶,不曉得是否正確。

牠前腳垂在幸次的額上,其中一隻前後擺了擺道:「不會啦,女神不會放任惡魔在這裡把別人的靈魂抽出來賣掉的,不過要是趁羽揚小姐喝醉時,將人帶出酒吧……」

牠打了個冷顫,接著又豎起耳尾像是恍然大悟,瞇起眼歪頭輕笑道:「喔——原來望月先生是在擔心羽揚和另一位小姐的安危啊,真是個古道熱腸的好人,在隊裡也幫助了我們許多。」
聲望留言:
泠音 聲望+1 台灣在日本跟西台灣中間(×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只看該作者
「蛤?痾……」葉羽揚本以為會被繼續念一頓,這意料之外的反應讓她有些愣住

「因為……你說的沒錯?」她稍微的抬頭,目光偷偷瞥著望月,語氣帶著點不確定

「唔……世界上還是有著危險的人、在不明場所獨自喝醉也很危險……這些我都同意啊」過了一大段時間,醉的程度不高的葉羽揚也醒的差不多了

「所以,我沒有生氣」她把外套拉好,看對方沒了生氣的感覺,便也完全抬起了頭,撓著頭認真的說

「我才不是野貓勒,那兩種也都不是啦,我只是個普通的學生,正因如此就算真的有點不服好了,我也不會在這種地方突然亂打人,那可麻煩了……至少在我的認知裡,不應該在不適合的場合隨便那麼做的」想起自己上一次因為某事當著全班的面揍了某人一拳,事後處理可麻煩了,而且那也是她第一次因為生氣失去理智而打人

「啊……而且我也不是那麼弱的就是了,至少,有人教過我自保的方法,和給我能用來那麼做的武器」她摸了摸腰側的兩把扇子示意
SIGNATURE:
酒吧s1角色卡-時羽
   
酒吧s2角色卡-葉羽揚
   
只看該作者
(2021-07-14, 16:45)潘二喜 提到︰ 「我沒有要找妳麻煩的意思,而且妳有伴吧?去旁邊自己玩,去去去。」

望月像驅趕小貓小狗一樣擺了擺手,隨後又轉頭看回大叔等人。
他抬手撓了撓頭後腦勺,在望月的人生中幾乎不曾遇過這種情況,也因此他不知道要怎麼讓眼前的人生氣起來

「不,你怎麼道歉了?」,望月嘆息著說道,交叉在胸前的手也放了下來,「被突然指責不應該生氣的朝我攻過來嗎?像野貓那樣。」

「你是傳說中的深閨大小姐?還是說某國的公主大人?」
(2021-07-15, 08:19)時羽 提到︰ 「所以,我沒有生氣」她把外套拉好,看對方沒了生氣的感覺,便也完全抬起了頭,撓著頭認真的說

「我才不是野貓勒,那兩種也都不是啦,我只是個普通的學生,正因如此就算真的有點不服好了,我也不會在這種地方突然亂打人,那可麻煩了……至少在我的認知裡,不應該在不適合的場合隨便那麼做的」想起自己上一次因為某事當著全班的面揍了某人一拳,事後處理可麻煩了,而且那也是她第一次因為生氣失去理智而打人

「啊……而且我也不是那麼弱的就是了,至少,有人教過我自保的方法,和給我能用來那麼做的武器」她摸了摸腰側的兩把扇子示意

咲姬搔搔頭,很不解地看著莉特跟傑特問。

「傑特哥哥,為什麼有些人一見面就要人家揍他啊?」
「莉特姊姊,明明被打被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為什麼那個戴面具的哥哥卻要另外一位姊姊揍她呢?」

「難道這就是……媽媽說過的被虐傾向?」咲姬看相望月的位置,不識趣的問。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2021-07-14, 16:45)潘二喜 提到︰ 「......頭上戴貓的,你看錯邊了,那是另一個小鬼。」

看著對方那滑稽的模樣,望月不禁思考自己是不是惹到王宮弄臣了。

「不同世界?那更不好說,萬一小鬼的血肉甚至靈魂可以在另一個世界賣出高價呢?」

望月在面具下撇了下嘴

「低等惡魔會用黃金購買靈魂也不是什麼奇聞了吧?那可也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傢伙阿。」

此時他聲音一滯,從面具中露出的金色雙瞳中閃過一抹殘忍的光彩

「別說是不同世界,就算是同一個旅館的鄰居我也不會相信。」
(2021-07-15, 01:35)小蒼蒼 提到︰ 牠抬起兩隻小腳,在半空中比劃著三個國家之間的相對位置

牠前腳垂在幸次的額上,其中一隻前後擺了擺道:

「不會啦,女神不會放任惡魔在這裡把別人的靈魂抽出來賣掉的,不過要是趁羽揚小姐喝醉時,將人帶出酒吧……」

牠打了個冷顫,接著又豎起耳尾像是恍然大悟,瞇起眼歪頭輕笑道:

「喔——原來望月先生是在擔心羽揚和另一位小姐的安危啊,真是個古道熱腸的好人,在隊裡也幫助了我們許多。」

失去了肉球,有了光明後,幸次看到了島上略見數次的軍火少女,對她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後才轉過身來。

「說起來前輩,你好像和這人一起去解任務的樣子,他在任務中都是這麼......那個字怎麼講......『傲嬌』嗎?」

幸次把問題丟給了頭上的貓前輩,想必能答出「台灣在哪」問題的前輩,對於解剖他人真心也是得心應手吧?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只看該作者
(2021-07-14, 14:09)只是個月月 提到︰ [是沒有需求沒錯,不過有些不死族還是有那樣的慾望就是了]

[應該不是炸彈,我感覺到了魔法的流動大概是觸發型的爆炸刻印那類的]
「亞特拉先生想到哪裡了呢?」夏綠蒂狡詐的一笑,不過旋即又換回了原來說話的語調。
「不打趣你了,爆炸跟伽瑪島有關係嗎?畢竟……感覺不到它的氣息了。還是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12:55)wesly 提到︰ 咲姬搔搔頭,很不解地看著莉特跟傑特問。

「傑特哥哥,為什麼有些人一見面就要人家揍他啊?」
「莉特姊姊,明明被打被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為什麼那個戴面具的哥哥卻要另外一位姊姊揍她呢?」

「難道這就是……媽媽說過的被虐傾向?」咲姬看相望月的位置,不識趣的問。

「哎呀呀,這個嘛……」關於這點莉特可是專家呢。她敢說單論這方面來說酒吧內她不是第一也是前幾在行的。
不過和咲姬講這個好像有點太早了。
「嗯嗯……大概就像競技場那樣吧,總是有些喜歡戰鬥的人呢。你看,沙林正在和人比賽呢。」莉特指向轉播的電視台說。
「不過她看起來不是戰士類型,怎麼會有人想找她戰鬥呢?」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只看該作者
(2021-07-12, 18:21)酥魚 提到︰ 「是! 馬上來!」獾纏轉身喊道,快速將筆記紙翻到下一頁

「這邊最辣的東西... 你有看到剛剛那邊的魅魔大姊姊嗎?」
好像遇到一個比較喜歡玩的客人,她說她甚麼都接耶 CatA_love ,獾纏心想。便在快到桌邊時無預警的將菜單朝著眼前一身黑衣著的女客人拋了出去。

沒想到客人完全沒有伸手去接,就這樣讓菜單打到了她身上然後非常響亮的落到木地板上。啊啊啊這樣任誰看到都會覺得獾對客人超不尊敬的!他身體僵硬的楞了幾秒鐘。接著火速把採單撿起來放到桌上,一邊敬禮一邊很害怕的說著
「對不起、對不起! 非常抱歉,請客人看好菜單再叫我即可!」

接著慢慢後退了兩步,再以幾乎是逃跑的速度轉身躲回吧台後,蹲在那裏縮著發抖,感覺這件事如果客人抱怨自己會被判死刑。或是更糟,被抓去當食材之類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只看該作者
氣氛緩和了下來,望月也感覺到空氣裡蘊含的敵意氣味消散開來,看來這場架是沒辦法挑起來了。
「這裡是和平笨蛋的國度嗎,真是......」,他抱怨著拉了一張椅子坐下,虎視眈眈地盯著葉羽揚看。

(2021-07-15, 13:47)MaxC 提到︰ 「哎呀呀,這個嘛……」關於這點莉特可是專家呢。她敢說單論這方面來說酒吧內她不是第一也是前幾在行的。
不過和咲姬講這個好像有點太早了。
「嗯嗯……大概就像競技場那樣吧,總是有些喜歡戰鬥的人呢。你看,沙林正在和人比賽呢。」莉特指向轉播的電視台說。
「不過她看起來不是戰士類型,怎麼會有人想找她戰鬥呢?」

「那是因為如果有小孩被攻擊,周遭的成年者會像瘋了一樣朝我攻擊阿,魅魔。」,望月頭也不回地突然插了一句話,話語間卻是滿滿的無力感。


(2021-07-15, 12:55)wesly 提到︰ 咲姬搔搔頭,很不解地看著莉特跟傑特問。
「傑特哥哥,為什麼有些人一見面就要人家揍他啊?」
「莉特姊姊,明明被打被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為什麼那個戴面具的哥哥卻要另外一位姊姊揍她呢?」
「難道這就是……媽媽說過的被虐傾向?」咲姬看相望月的位置,不識趣的問。
「我就是拿準對方打不痛我才會去欺負別人。」望月惡劣的笑道,纖長有力的手指緊握後發出了爆響,「只有欺負弱者才會吸引來強者不是嗎?」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15:22)潘二喜 提到︰ 「我就是拿準對方打不痛我才會去欺負別人。」

望月惡劣的笑道,纖長有力的手指緊握後發出了爆響

「只有欺負弱者才會吸引來強者不是嗎?」

這一番話,徹底踩到了咲姬的地雷。
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去作惡或是欺侮弱小的人。

而望月的這番說詞正巧不偏不倚的踩中了它。

再加上望月摩拳擦掌產生的爆響,讓咲姬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威脅。
母親教導過,遇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做好進攻的準備,才不會被突然打的措手不及。

原本看似隨性的咲姬,突然一個箭步、咻的一聲衝向原本坐著的位置!
她拿取了靠在椅子上的突擊步槍,俐落地開保險、上膛,最後一個轉身,透過手中步槍的全息瞄具瞄準了望月!

原本的眼神也不再純真,取而代之的是如同盯著獵物般那銳利的狼眼……。

「妳想責備人我沒意見,但可以請你……不要欺負那個姊姊嗎?」語氣煞是冷酷的表達著。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