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在這邊發生不了那種事啦,如加加知君所說,這裡有女神在的」葉羽揚倒是挺淡定的

「嘩啊……果真是抖M吧,就算弱者我打你不痛,吸引來的強者可不一定吧」她沒有特意壓低聲音的打算,光明正大的吐槽

「哇……嘶,麻煩了,你的計畫達成了呢,強者和一大批強者要來了」她撓撓頭,看向動作俐落的咲姬,以及她身旁那群人

「痾……哎,姑且,我覺得沒有被欺負啦」眼看氣氛又變得劍拔弩張起來,她猶豫片刻後,便一邊往咲姬那邊走,邊抽起其中一把扇子,苦笑了下

「所以,stop。」葉羽揚將合著的扇子頂部橫擋在槍口前,語氣平靜,雖然她不是很熟這個女孩子,不曉得這樣是會讓她冷靜下來還是更氣,也不論這麼做是很不識趣、不明智還是怎麼樣,至少這是身為普通人的她能想得到,也覺得得做的事
SIGNATURE:
酒吧s1角色卡-時羽
   
酒吧s2角色卡-葉羽揚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18:57)wesly 提到︰ 這一番話,徹底踩到了咲姬的地雷。
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去作惡或是欺侮弱小的人。

而望月的這番說詞正巧不偏不倚的踩中了它。

再加上望月摩拳擦掌產生的爆響,讓咲姬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威脅。
母親教導過,遇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做好進攻的準備,才不會被突然打的措手不及。

原本看似隨性的咲姬,突然一個箭步、咻的一聲衝向原本坐著的位置!
她拿取了靠在椅子上的突擊步槍,俐落地開保險、上膛,最後一個轉身,透過手中步槍的全息瞄具瞄準了望月!

原本的眼神也不再純真,取而代之的是如同盯著獵物般那銳利的狼眼……。

「妳想責備人我沒意見,但可以請你……不要欺負那個姊姊嗎?」語氣煞是冷酷的表達著。

「喔?眼神不錯。」,望月很開心的微笑起來,他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並摘下了面具,金黃色的瞳孔回望那稚幼卻也凜然的狼眼。

感覺到對方隱約將自己視作惡人的想法,望月那俊美的臉上突然浮現不屑的神情,「你覺得我是壞人?又~是一個小英雄?好吧,看來惡魔天生該遇上英雄。」,他聳了下肩膀,渾然視槍口為無物。

「放心吧小鬼,我對弱蟲沒興趣,充滿慾望又傲慢的弱者只會讓我感到無趣......純善的傢伙打起來更是無力。那邊的小鬼也只是餌。」

話音未落,望月轉身面對咲姬,狂妄的表情瞬間被收斂,如掠食者的金瞳無感情地凝視著對方。「雖然不是我的理想目標......不過妳也可以開槍,但在妳手指扣下去的時候,我會同時出手。」,像是要證明這點,望月的身上開始湧出白色真氣。

(2021-07-15, 20:03)時羽 提到︰ 「在這邊發生不了那種事啦,如加加知君所說,這裡有女神在的」葉羽揚倒是挺淡定的
「嘩啊……果真是抖M吧,就算弱者我打你不痛,吸引來的強者可不一定吧」她沒有特意壓低聲音的打算,光明正大的吐槽
「哇……嘶,麻煩了,你的計畫達成了呢,強者和一大批強者要來了」她撓撓頭,看向動作俐落的咲姬,以及她身旁那群人
「痾……哎,姑且,我覺得沒有被欺負啦」眼看氣氛又變得劍拔弩張起來,她猶豫片刻後,便一邊往咲姬那邊走,邊抽起其中一把扇子,苦笑了下
「所以,stop。」葉羽揚將合著的扇子頂部橫擋在槍口前,語氣平靜,雖然她不是很熟這個女孩子,不曉得這樣是會讓她冷靜下來還是更氣,也不論這麼做是很不識趣、不明智還是怎麼樣,至少這是身為普通人的她能想得到,也覺得得做的事

就在場中一觸即發的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更讓望月意想不到的是那人竟直接檔住了對方的武器。

望月挑眉看向葉羽揚,「......喂,小公主,這邊在挑架阿?」,稱呼不知不覺從「小鬼」變成了「公主」,望月是真的服了這個和平腦,「妳沒看到武器都架起來了嗎?」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13:39)泠音 提到︰ 「亞特拉先生想到哪裡了呢?」夏綠蒂狡詐的一笑,不過旋即又換回了原來說話的語調。
「不打趣你了,爆炸跟伽瑪島有關係嗎?畢竟……感覺不到它的氣息了。還是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

亞特拉似乎不太懂夏綠蒂這句話的意思不過也沒多問。

[沒有什麼關係吧,畢竟是我那邊的事情……那邊好像有些問題]

 

(2021-07-15, 20:42)潘 二喜 提到︰ 「喔?眼神不錯。」,望月很開心的微笑起來,他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並摘下了面具,金黃色的瞳孔回望那稚幼卻也凜然的狼眼。

感覺到對方隱約將自己視作惡人的想法,望月那俊美的臉上突然浮現不屑的神情,「你覺得我是壞人?又~是一個小英雄?好吧,看來惡魔天生該遇上英雄。」,他聳了下肩膀,渾然視槍口為無物。

「放心吧小鬼,我對弱蟲沒興趣,充滿慾望又傲慢的弱者只會讓我感到無趣......純善的傢伙打起來更是無力。那邊的小鬼也只是餌。」

話音未落,望月轉身面對依姬,狂妄的表情瞬間被收斂,如掠食者的金瞳無感情地凝視著對方。「雖然不是我的理想目標......不過妳也可以開槍,但在妳手指扣下去的時候,我會同時出手。」,像是要證明這點,望月的身上開始湧出白色真氣。

另一旁望月等人的動靜大到有點無法忽視,亞特拉走過去拍了拍望月的肩膀

[好了好了如果有什麼問題去競技場解決吧,直接在酒吧中打的話可能會直接被轟出去哦]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20:42)潘二喜 提到︰ 「喔?眼神不錯。」,望月很開心的微笑起來,他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並摘下了面具,金黃色的瞳孔回望那稚幼卻也凜然的狼眼。

感覺到對方隱約將自己視作惡人的想法,望月那俊美的臉上突然浮現不屑的神情,「你覺得我是壞人?又~是一個小英雄?好吧,看來惡魔天生該遇上英雄。」,他聳了下肩膀,渾然視槍口為無物。

「放心吧小鬼,我對弱蟲沒興趣,充滿慾望又傲慢的弱者只會讓我感到無趣......純善的傢伙打起來更是無力。那邊的小鬼也只是餌。」

話音未落,望月轉身面對咲姬,狂妄的表情瞬間被收斂,如掠食者的金瞳無感情地凝視著對方。「雖然不是我的理想目標......不過妳也可以開槍,但在妳手指扣下去的時候,我會同時出手。」,像是要證明這點,望月的身上開始湧出白色真氣。
(2021-07-15, 20:42)潘二喜 提到︰ 就在場中一觸即發的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更讓望月意想不到的是那人竟直接檔住了對方的武器。

望月挑眉看向葉羽揚,「......喂,小公主,這邊在挑架阿?」,稱呼不知不覺從「小鬼」變成了「公主」,望月是真的服了這個和平腦,「妳沒看到武器都架起來了嗎?」
斯洛克從剛剛到現在都沒有動作,因為他正在拿著他的通訊器,打開梅卡德建設的文字通訊群組,確認一下他們那裏最近有沒有發生甚麼事情

不過整理了一下好像也沒看到有關於可可娜出事的情況,斯洛克算是稍微放心了下來

然後注意力一放回到酒吧的瞬間,就看到看起來很像要起爭議的三人組
斯洛克皺了下眉頭,他沒想到在這裡還有人會吵到直接兵戎相向

「.....唉」
嘆了口氣,他走向三人
「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但是要是真的彼此有甚麼芥蒂的話,請去競技場處理。在那裏你們要打到天翻地覆都不會有人管,請不要影響到這裡可以讓人放鬆的氣氛」
「還是說你們要把氣氛弄僵到服務生或老闆開口讓場面變更尷尬才要收手?」
他看向互相對峙的兩人,眼神死的說著
(好像這裡,不太適合休假。)
斯洛克心中盡是無奈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21:46)只是個月月 提到︰ 另一旁望月等人的動靜大到有點無法忽視,亞特拉走過去拍了拍望月的肩膀

[好了好了如果有什麼問題去競技場解決吧,直接在酒吧中打的話可能會直接被轟出去哦]

望月皺了一下眉頭,「亞特拉,我其實在等對面先出手,嚴格來講做決定的不是我。」,他平穩卻又奸詐地說道。

(2021-07-15, 22:08)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斯洛克從剛剛到現在都沒有動作,因為他正在拿著他的通訊器,打開梅卡德建設的文字通訊群組,確認一下他們那裏最近有沒有發生甚麼事情
不過整理了一下好像也沒看到有關於可可娜出事的情況,斯洛克算是稍微放心了下來
然後注意力一放回到酒吧的瞬間,就看到看起來很像要起爭議的三人組
斯洛克皺了下眉頭,他沒想到在這裡還有人會吵到直接兵戎相向
「.....唉」
嘆了口氣,他走向三人
「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但是要是真的彼此有甚麼芥蒂的話,請去競技場處理。在那裏你們要打到天翻地覆都不會有人管,請不要影響到這裡可以讓人放鬆的氣氛」
「還是說你們要把氣氛弄僵到服務生或老闆開口讓場面變更尷尬才要收手?」
他看向互相對峙的兩人,眼神死的說著
(好像這裡,不太適合休假。)
斯洛克心中盡是無奈

望月的鼻子動了動,他的表情更微妙了,「火屬性的惡魔?你個戰鬥狂種族來勸架?真的?」,望月的興致一下子被澆滅了,緩緩流動的白色真氣也無生無息消散開來。

「唉......不打了不打了,炎魔都來勸架,如果不是這裡的人都被教會敲過腦門就是這裡有問題。」,望月朝咲姬翻了個好看的白眼,拿開亞特拉的手之後他就拉了一張椅子,大喇喇地直接在咲姬槍口前坐了下來。

「妳請便吧......我對火槍沒興趣,對小孩更沒興趣......」,望月晃著手說道,全身上下無不散發出無奈的氣息。

他還能怎麼辦,炎魔都在提倡和平了,萬一突然有天使說要墮天怎麼辦?他打下去恐怕會有善神殞落吧。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20:42)潘二喜 提到︰ 就在場中一觸即發的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更讓望月意想不到的是那人竟直接擋住了對方的武器。

望月挑眉看向葉羽揚,「......喂,小公主,這邊在挑架阿?」,稱呼不知不覺從「小鬼」變成了「公主」,望月是真的服了這個和平腦,「妳沒看到武器都架起來了嗎?」

引用︰原本看似隨性的咲姬,突然一個箭步、咻的一聲衝向原本坐著的位置!
她拿取了靠在椅子上的突擊步槍,俐落地開保險、上膛,最後一個轉身,透過手中步槍的全息瞄具瞄準了望月!

「兩邊都停一下。」傑特這時也在咲姬後面走了過來,他看了看狀況後伸出手指卡在了咲姬的槍的板機後面阻止她開槍「咲姬,酒吧裡什麼人都有,妳總不能每次遇到都直接舉槍威嚇對方的。」

引用︰望月的鼻子動了動,他的表情更微妙了,「火屬性的惡魔?你個戰鬥狂種族來勸架?真的?」,望月的興致一下子被澆滅了,緩緩流動的白色真氣也無生無息消散開來。

「唉......不打了不打了,炎魔都來勸架,如果不是這裡的人都被教會敲過腦門就是這裡有問題。」,望月朝咲姬翻了個好看的白眼,拿開亞特拉的手之後他就拉了一張椅子,大喇喇地直接在咲姬槍口前坐了下來。

「妳請便吧......我對火槍沒興趣,對小孩更沒興趣......」,望月晃著手說道,全身上下無不散發出無奈的氣息。

他還能怎麼辦,炎魔都在提倡和平了,萬一突然有天使說要墮天怎麼辦?他打下去恐怕會有善神殞落吧。

看著另外幾人也走過來阻止,剛才出言不遜的男子都退後了,他便拍了拍咲姬的肩膀說「好了,咲姬先回來喝杯水冷靜一下,如果還是想打的話等等我陪妳練習一下吧。」

聽到望月的話,傑特平靜的說「雖然不知道這位是有什麼樣的經歷,還有什麼樣的技術,」

「不過小子,做人最好學習謙虛還有尊重別人,別太蹬鼻子上臉了。」所有人都聽得出來他對望月態度的不滿。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只看該作者
加加知君舔溼前腳抹著頭臉,凝視斜上方的虛空道:「唔嗯……我也不知道他是被虐傾向還是傲嬌,不過好像常說會讓阿方斯先生激動起來的話,阿方斯先生是當初來酒吧招募我們的戰士。」

牠才剛補充說明完,就看見咲姬提槍瞄準望月,不過現在已經有人上前勸架或挑釁,在酒吧裡有女神的監控也不用擔心見血,牠只是垂下貓耳楚楚可憐道:「有糾紛的話去競技場解決吧?而且妳要是生氣,或許就順了望月先生的意囉?好久不見了傑特先生,請問要怎麼稱呼這兩位小姐呢?」

牠望向莉特跟咲姬,準備認識新朋友。

場外:
要打去練舞室打。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22:25)潘二喜 提到︰ 望月的鼻子動了動,他的表情更微妙了,「火屬性的惡魔?你個戰鬥狂種族來勸架?真的?」,望月的興致一下子被澆滅了,緩緩流動的白色真氣也無生無息消散開來。

「唉......不打了不打了,炎魔都來勸架,如果不是這裡的人都被教會敲過腦門就是這裡有問題。」,望月朝咲姬翻了個好看的白眼,拿開亞特拉的手之後他就拉了一張椅子,大喇喇地直接在咲姬槍口前坐了下來。

「妳請便吧......我對火槍沒興趣,對小孩更沒興趣......」,望月晃著手說道,全身上下無不散發出無奈的氣息。

他還能怎麼辦,炎魔都在提倡和平了,萬一突然有天使說要墮天怎麼辦?他打下去恐怕會有善神殞落吧。
「你自己也都說了,火屬性的惡魔,但誰說用火的惡魔就非得要戰個不停,戰鬥雖然能排解我不少壓力,但能照自己的意願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度過日子才是真正能讓我愉快的事情」
他對於對方的所陳述的對自己種族的偏見表示無奈,畢竟其他是其他世界的客人,搞不好那世界的炎魔就是個戰鬥狂種族

「當你常常要在三天內處理完兩、三個月的公文跟各項事務的時候,之後你看到怪物只會覺得疲勞跟厭倦而已......唉」
斯洛克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浮現的回憶讓他面如死灰的嘆氣
「你隨心隨意,用自己的方法尋找強者對我而言算很自由了,對我而言,光是有整天休息時間就已經是很好的獎勵了」

「我想講的也講完了,我也差不多該回去跟我團員講一些事情了,能再回來休息的話,應該不錯,那我就先告辭了」
斯洛克面對已經逐漸冷卻下來的現場,他表達完自己要離開的意思之後就慢慢往門走去

「......公文,到底這次會積多少呢,如果有的話就一把燒掉好了」
在離開之前,他最後留下的,是毫無生氣的厭世發言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20:42)望月 碧 提到︰ 「你覺得我是壞人?又~是一個小英雄?好吧,看來惡魔天生該遇上英雄。」他聳了下肩膀,渾然視槍口為無物。
話音未落,望月轉身面對咲姬,狂妄的表情瞬間被收斂,如掠食者的金瞳無感情地凝視著對方。

「雖然不是我的理想目標......不過妳也可以開槍,但在妳手指扣下去的時候,我會同時出手。」,像是要證明這點,望月的身上開始湧出白色真氣。

「那就出手啊!看是你先倒在我面前,還是我栽在你手裡!」

咲姬緊盯著望月,食指早已伸進板機護弓之中,並倚靠在板機上。
只要望月一出手,自己就能夠扣下板機,一排子彈制服望月。

(2021-07-15, 22:25)望月 碧 提到︰ 望月朝咲姬翻了個好看的白眼,拿開亞特拉的手之後他就拉了一張椅子,大喇喇地直接在咲姬槍口前坐了下來。

「妳請便吧......我對火槍沒興趣,對小孩更沒興趣......」

望月晃著手說道,全身上下無不散發出無奈的氣息。
(2021-07-15, 22:32)meteor.P.傑特 提到︰ 「兩邊都停一下。」傑特這時也在咲姬後面走了過來,他看了看狀況後伸出手指卡在了咲姬的槍的板機後面阻止她開槍
「咲姬,酒吧裡什麼人都有,妳總不能每次遇到都直接舉槍威嚇對方的。」

看著另外幾人也走過來阻止,剛才出言不遜的男子都退後了,他便拍了拍咲姬的肩膀
「好了,咲姬先回來喝杯水冷靜一下,如果還是想打的話等等我陪妳練習一下吧。」

「欸~可是這位哥哥他~……」

咲姬那猶如狼一般的銳利眼神,立刻變回了原先純真的模樣看著傑特打算抱怨。
不過傑特早已先出手將板機給卡住,無法開火的她也只能作罷。

她賭氣的垂下槍口接著把步槍與狙擊步槍掛在兩肩上,揹起背包便往傑特指示的地方走。

(2021-07-15, 22:44)加加知君 提到︰ 牠才剛補充說明完,就看見咲姬提槍瞄準望月
不過現在已經有人上前勸架或挑釁,在酒吧裡有女神的監控也不用擔心見血,牠只是垂下貓耳楚楚可憐道:

「有糾紛的話去競技場解決吧?而且妳要是生氣,或許就順了望月先生的意囉?好久不見了傑特先生,請問要怎麼稱呼這兩位小姐呢?」

牠望向莉特跟咲姬,準備認識新朋友。

聽聞聲音,咲姬往其方向看,看到了毛色如牛奶般的純白小貓。

「哇啊啊,是會說話的小貓咪!」

看到小貓的咲姬,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畢竟,她本來就很喜歡小動物。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22:55)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我想講的也講完了,我也差不多該回去跟我團員講一些事情了,能再回來休息的話,應該不錯,那我就先告辭了」

斯洛克面對已經逐漸冷卻下來的現場,他表達完自己要離開的意思之後就慢慢往門走去

「......公文,到底這次會積多少呢,如果有的話就一把燒掉好了」

在離開之前,他最後留下的,是毫無生氣的厭世發言

「......斯洛克先生,如果有緣再見的話,我再請你吃飯,這次真的感謝你的幫忙!」

幸次在紛亂間朝斯洛克喊話,上島後有一段時間真的都是斯洛克在關照幸次,事後回想起來,他的行為甚至造成別人的混

亂,沒把自己打暈處理真是善良的惡魔。(人家是炎魔

(2021-07-16, 00:28)wesly 提到︰ 「哇啊啊,是會說話的小貓咪!」

看到小貓的咲姬,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前輩,看來你魅力十足啊」

身為本場爭議的導火線本人,可能是不幸的引導,不知何時脫離了紛爭中心,跑去用貓誘拐小女孩。

幸次啊,你知道這景象從旁人來看也是犯罪感十足的畫面嗎?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