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2021-07-14, 20:53)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賽塔走過來,把菜單遞給你看:「來我們店裡的新客人可以免費招待一份餐點喔!你想吃別的如果廚房有材料也可以做給你。在這以外也有免費的基本套餐,之後如果還沒賺到這裡的貨幣可以點那個。你喜歡吃什麼呢?」

幽羽考慮了良久,總算相中了一道看起來十分可口清淡的料理。

「請給在下這份蔬食煲吧」

「在下還需要一壺熱水」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21:46)只是個月月 提到︰ [?]
亞特拉似乎不太懂夏綠蒂這句話的意思不過也沒多問。
[沒有什麼關係吧,畢竟是我那邊的事情……那邊好像有些問題]
「算我唐突了。說起來,這裡還是一樣那麼熱鬧呢?」夏綠蒂睜開蒙塵的雙眼,灰濛濛的祖母綠瞳眸掃向一旁。
「亞特拉先生,你相信運氣存在嗎?」那個人身上瀰漫著有趣的氣息,究竟是怎麼產生的?
一直以來見過幾種運氣的生成方式,有一種是集世界之力誕生的世界之子;也有一種綜合集結人力,看似巧合但一切皆有因果的;又或者真的只是巧合,這種運氣不長久,但常常令人懷疑人生,畢竟突然降下的災禍之於人,確實是絕望的。
只看該作者
(2021-07-15, 22:44)小蒼蒼 提到︰ 加加知君舔溼前腳抹著頭臉,凝視斜上方的虛空道:「唔嗯……我也不知道他是被虐傾向還是傲嬌,不過好像常說會讓阿方斯先生激動起來的話,阿方斯先生是當初來酒吧招募我們的戰士。」

牠才剛補充說明完,就看見咲姬提槍瞄準望月,不過現在已經有人上前勸架或挑釁,在酒吧裡有女神的監控也不用擔心見血,牠只是垂下貓耳楚楚可憐道:「有糾紛的話去競技場解決吧?而且妳要是生氣,或許就順了望月先生的意囉?好久不見了傑特先生,請問要怎麼稱呼這兩位小姐呢?」

牠望向莉特跟咲姬,準備認識新朋友。

剛才的小糾紛並沒有對莉特造成太多困擾,酒吧本來就常這樣吵吵鬧鬧的吧。本來想勸阻咲姬,不過其他人已經搶先這麼做了,因此她便只是慢條斯理的把飯吃完。

「我叫莉特,如你所見的,是一名魅魔喔。」她似乎對會說話的貓咪並不感到奇怪,就好像牠僅是又一個普通的酒客一樣。
就像和咲姬說話一樣,莉特在和加加知君說話時特別離座並蹲了下來:「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只看該作者
(2021-07-13, 19:22)影殤 提到︰ 「不是,除非你認為殺戮可以是種藝術。」音樂祭中他最喜歡的部分其實不是音樂,而是可以合法的製造災難與鬥毆現場,音樂對他而言不過是助興的一部分。

「都不是。」第二個倒是回答得很乾脆,他不認為自己有本事不靠團員就做出那些音樂,也不覺得自己是多偉大的演出者。

「蛤?」聽到第三個問題,半人馬把頭往後頃了點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對方。「那是誰我不知道,不過你既然成了世界的一部分,你真的相信那種膚淺的東西存在?」

「哈哈哈。」莫格里斯的回答讓男子不禁莞爾,「你真的很討厭神呢。」他喝了口酒,將酒杯放回桌上,「成為世界的一部份最關鍵的變化是打開了我的視野,讓我看見無限的可能。正因為如此我才知道,無論我相不相信,謬思女神都是存在的。」

「不過存不存在其實都無所謂,我要做的,只是談談她們的傳說。」他搭起雙手,眼神平靜,「在希臘神話中,謬思是司掌藝術和科學的女神的統稱,有時也代表著學習和知識。她們會給予作者靈感,因此也有人說他們的創作只是將謬思的話寫下來。在其他地方的歷史中,有許多藝術家也曾說他們並沒有創造作品,而是音樂經過他的手來到世間、筆下的人物自己動了起來,或是有種激情引導他完成表演。」

「且不論謬思出手的時候。你認為這些藝術家所說的,只是一種比喻、一種錯覺嗎?還是說他們其實瘋了呢?」飛無稍微往前湊近,「你認為,你的想法真的是在你自己的思維中產生的嗎?」他低聲問,聽起來有種令人不安的感覺。



先斷在這,不要一次講太多
只看該作者
(2021-07-16, 12:37)翔翔 提到︰ 幽羽考慮了良久,總算相中了一道看起來十分可口清淡的料理。

「請給在下這份蔬食煲吧」

「在下還需要一壺熱水」

「嗯,我知道了!」賽塔收好菜單後就回到廚房去了。
不久之後,她帶著將各種顏色的蔬菜直立起來烤得柔軟的鐵鍋,還有罩上保溫布罩的茶壺和杯子回來放到你的桌上:「鍋子還很燙,要小心喔。」
SIGNATURE:
當月GM:紫苑翔雲、ttk12345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MENU:酒吧全年菜色、季節菜色一覽


只看該作者
「哈阿……」魯路斯從桌上爬起,大大的伸個懶腰。「喔呀?已經這麼熱鬧了呀?」

他一邊揉眼睛,一邊確認自己的包袱還在,本來想趁人少時補個眠,沒想到醒來時已經這麼滿了。

「有人要打架嗎?嘿嘿……有精彩的了……」魯路斯語氣充滿睏意與倦怠,但依舊笑容滿面。

看看那邊的轉播,以及另一邊的真人糾紛,好像有一些人曾經看過,嗎?他已經記不清楚了。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只看該作者
(2021-07-16, 16:00)乙名 提到︰ 「哈哈哈。」莫格里斯的回答讓男子不禁莞爾,「你真的很討厭神呢。」他喝了口酒,將酒杯放回桌上,「成為世界的一部份最關鍵的變化是打開了我的視野,讓我看見無限的可能。正因為如此我才知道,無論我相不相信,謬思女神都是存在的。」

「不過存不存在其實都無所謂,我要做的,只是談談她們的傳說。」他搭起雙手,眼神平靜,「在希臘神話中,謬思是司掌藝術和科學的女神的統稱,有時也代表著學習和知識。她們會給予作者靈感,因此也有人說他們的創作只是將謬思的話寫下來。在其他地方的歷史中,有許多藝術家也曾說他們並沒有創造作品,而是音樂經過他的手來到世間、筆下的人物自己動了起來,或是有種激情引導他完成表演。」

「且不論謬思出手的時候。你認為這些藝術家所說的,只是一種比喻、一種錯覺嗎?還是說他們其實瘋了呢?」飛無稍微往前湊近,「你認為,你的想法真的是在你自己的思維中產生的嗎?」他低聲問,聽起來有種令人不安的感覺。

『是不是有點搞錯方向了?』聽著眼前的僧人繼續說下去時莫格里斯心裡開始浮現這個想法。眼前這傢伙是來佈道的嗎? 如果是那這個傳教士挑對象的能力實在有待加強,半人馬的前腳鐵蹄開始在木地板上踏著,看起來是有些不耐煩。對他而言相信神的存在是只會發生在愚蠢凡人身上的,眼前的人如果真成為世界的一部分,那不應該滿口都是談論著神的事情,莫格里斯再次懷疑起眼前男子真實的身份。

不過眼前的人還是他這輩子第一次遇到對他佈道的人,這也讓半人馬得以按耐住心中的不耐好好繼續聽下去看看這人到底打算用什麼方式讓他信服。

「當然是自己的思維啊!」淡定的看著向前靠的僧人,莫格里斯十分淡定的回答道。

 「我可不認為藝術只是神藉著人的手而展現出來的東西,藝術是以人為出發點,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能有那麼多的面向。」確實,就算是在外人聽起來鬼吼鬼叫的音樂,每個團所表現的還是有所差異。
只看該作者
(2021-07-16, 13:31)泠音 提到︰ 「算我唐突了。說起來,這裡還是一樣那麼熱鬧呢?」夏綠蒂睜開蒙塵的雙眼,灰濛濛的祖母綠瞳眸掃向一旁。
「亞特拉先生,你相信運氣存在嗎?」那個人身上瀰漫著有趣的氣息,究竟是怎麼產生的?
一直以來見過幾種運氣的生成方式,有一種是集世界之力誕生的世界之子;也有一種綜合集結人力,看似巧合但一切皆有因果的;又或者真的只是巧合,這種運氣不長久,但常常令人懷疑人生,畢竟突然降下的災禍之於人,確實是絕望的。

[看對象是誰吧,對某些事物而言不存在著運氣這個問題]

聽到這個問題亞特拉稍微停頓了一下,他想到了讓自己變成這個模樣的兇手們,對他們而言一切都是必然的吧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引用︰ 聽聞聲音,咲姬往其方向看,看到了毛色如牛奶般的純白小貓。

「哇啊啊,是會說話的小貓咪!」

看到小貓的咲姬,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畢竟,她本來就很喜歡小動物。

「哈哈,果然可愛的動物就是會令人無法抵抗的吧。」傑特笑著向莉特跟咲姬介紹「這位…隻是加加知君,加加知君,這邊的莉特小姐有自我介紹過了,而這位是咲姬醬,是紗姬小姐的女兒喔。」

說著他又看了看加加知君身下的男性問「這位先生不知道又怎樣稱呼呢?」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只看該作者
(2021-07-16, 12:37)翔翔 提到︰ 幽羽考慮了良久,總算相中了一道看起來十分可口清淡的料理。

「請給在下這份蔬食煲吧」

「在下還需要一壺熱水」
(2021-07-17, 02:04)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嗯,我知道了!」賽塔收好菜單後就回到廚房去了。
不久之後,她帶著將各種顏色的蔬菜直立起來烤得柔軟的鐵鍋,還有罩上保溫布罩的茶壺和杯子回來放到你的桌上:「鍋子還很燙,要小心喔。」

「這是紙巾~」
獾想了想堆臉歸丟臉,還是得繼續工作,而且老闆沒有出來罵人。於是從退台後出來,但邊做美洲獾的樣子權當做了偽裝,在賽塔上菜後頭頂著紙巾架推到了幽羽的桌子上。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