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21
(2021-06-12, 18:48)Cool 提到︰ 「那就卻之不恭了,來一杯夏日戀情吧」
     刃影期待的望向服務生
「請坐,稍等一下。」
接手的是機娘服務生阿爾法,她面無表情,用詞簡潔有力,抬手請你坐在吧檯前。
半晌,阿爾法端上飲品,放在你面前的桌上。
「請用。」



餐點描述請參考首頁4樓菜單。
SIGNATURE:
GM:貓a、卡普耶卡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MENU:酒吧全年菜色、季節菜色一覽


只看該作者
#22
(2021-06-10, 01:07)木骨 提到︰ 端木小姐想了想,因為沒有頭看不見表情,所以只能從她發出「嗯?」的聲音,以及指尖無意識地在鎖骨上輕輕敲著的動作判斷她在思考。

「我不知道實際狀況是如何,不過在我的觀念裡逃跑並不可笑。逃跑是生物的自我保護機制,這很重要,逃跑可以有很多原因,不管原因為何,都不可笑。」
端木小姐邊說邊用手勢向送餐過來的阿爾法道謝。

「妳想坐過來嗎?我請妳喝一杯。」
端木小姐將夏日戀情推向自己餐桌對面的空座位前,再回身向陌生女子(沙羅沙)發出邀請。

沙羅沙想了一想後,便轉到端木小姐旁:「那先欠你一元。開動囉。」
然後便慢慢品嚐特飲。

「只是有一種:冒險者失格的感覺啦…保護弱小又當不來。面對強敵又老是失敗…」
雖然還是未完全回復心情就是。
「老是覺得自己得物無所用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
舊校聯會員(偶像志望/劍術/依姬的對手役):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只看該作者
#23
(2021-06-13, 13:22)天宮零介 提到︰ 沙羅沙想了一想後,便轉到端木小姐旁:「那先欠你一元。開動囉。」
然後便慢慢品嚐特飲。

「只是有一種:冒險者失格的感覺啦…保護弱小又當不來。面對強敵又老是失敗…」
雖然還是未完全回復心情就是。
「老是覺得自己得物無所用的…」

「小錢,不用在意。」端木小姐擺擺手,她對錢一向很豁達。

她一邊聽沙羅沙說話,一邊用餐具插住雞腿。
接著她的胸前置鎖骨中央的位置出現一道豎立的裂縫,裂縫向左右拉開,形成一張角度角度異常的大嘴。
端木小姐把整隻雞腿連同插著的餐具一起扔進嘴裡,然後閉上嘴,喀拉喀拉地咀嚼著。

「小姐的職業是騎士嗎?或是士兵之類的?」
「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大家叫我端木小姐,妳怎麼稱呼?」

端木小姐問,胸前的大嘴還在咀嚼,不過她說話的聲音並沒有含糊不清,沒有任何改變。
只看該作者
#24
(2021-06-18, 03:10)木骨 提到︰ 「小錢,不用在意。」端木小姐擺擺手,她對錢一向很豁達。

她一邊聽沙羅沙說話,一邊用餐具插住雞腿。
接著她的胸前置鎖骨中央的位置出現一道豎立的裂縫,裂縫向左右拉開,形成一張角度角度異常的大嘴。
端木小姐把整隻雞腿連同插著的餐具一起扔進嘴裡,然後閉上嘴,喀拉喀拉地咀嚼著。

「小姐的職業是騎士嗎?或是士兵之類的?」
「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大家叫我端木小姐,妳怎麼稱呼?」

端木小姐問,胸前的大嘴還在咀嚼,不過她說話的聲音並沒有含糊不清,沒有任何改變。

「硬要講的話魔法師或者舞孃吧,能打架的…呀叫我沙羅沙便好。」
不過沙羅沙似乎在意端木小姐胸口的嘴。
「…還以為是無頭騎士原來是刑天喔。」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
舊校聯會員(偶像志望/劍術/依姬的對手役):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只看該作者
#25
(2021-06-19, 13:09)天宮零介 提到︰ 「硬要講的話魔法師或者舞孃吧,能打架的…呀叫我沙羅沙便好。」
不過沙羅沙似乎在意端木小姐胸口的嘴。
「…還以為是無頭騎士原來是刑天喔。」
「妳提到的那些傢伙都不是很……現代呢。」端木小姐語帶保留地說:「我確實活滿久的,但我沒有刑天那傢伙那麼老喔。」

「話說回來,冒險者也分很多類型,像我雖然懂打鬥的技巧,但和沙羅沙小姐的想法完全不同。」
「如果我的本能帶著我逃跑,那代表我還沒準備好,還沒準備好卻強迫自己應戰,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不過我也不能強迫妳改變想法就是了。我只能當個傾訴對象,聽妳說說。」
只看該作者
#26
「我們到了。」半人馬輕輕地放下兩姊妹,看著兩人好一會兒。似乎是在思考剛剛兩姊妹的打架畫面,他無法理解生物的情感,只覺得兩姊妹打架時候露出的喜悅和話語讓他有點納悶。

「你們還好吧? 應該沒有受傷?」雖然他沒有治療能力,不過要在酒吧找治療者的話還不簡單。
只看該作者
#27
一個白袍的天使從門裡衝出來
他在空中轉身,接著大力地踩在地板上,單手觸地著陸
黃色的翅膀也在翻身的過程中化為光點飛散,在酒吧內飄著,如同雪一般的風景

那個身穿白袍的人,正是斯洛克
「回來了....嗎?」
斯洛克,看著周圍,應該是自己熟悉的那個阿爾法酒吧沒錯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只看該作者
#28
(2021-06-20, 11:25)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樹藤比你們早好幾步抵達倒塌的工房,枝藤纏住碎石,堆建成一道拱門。
拱門中間浮現模糊不清的影像,那色調看起來就像酒吧內部。
(2021-06-20, 14:25)影殤 提到︰ 「你也快點離開這吧,再待下去可不好。」看到開始漂浮的牛頭人,半人馬點了點頭向對方提醒後便帶著兩姊妹離開天井,迅速地通過拱門消失在眼前。
「我們到了。」

半人馬輕輕地放下兩姊妹,看著兩人好一會兒。似乎是在思考剛剛兩姊妹的打架畫面,他無法理解生物的情感,只覺得兩姊妹打架時候露出的喜悅和話語讓他有點納悶。

「你們還好吧? 應該沒有受傷?」雖然他沒有治療能力,不過要在酒吧找治療者的話還不簡單。
在莫格里斯的運輸與白色生物的協助下,咲姬與奧特琳德順利地回到了酒吧。
然後,咲姬開始檢查奧特琳德是否有受傷。雖然妹妹總是有辦法治療自己,不過自己做姊姊的好歹也要去看一下傷勢才是。

「不,我們沒有受傷!」檢查完畢後她轉頭道「謝謝莫格里斯先生救我們伊諾姊妹一命!」

語畢,咲姬對著莫格里斯鞠躬,然後又開始著急地東張西望的四處找人,同時呼叫著他們的名字。

「莉特姐姐、沙林姐姐、傑特大人還有望蒼哥哥—。」
「還有其他人,你們在哪裡—?」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29
(2021-06-20, 14:28)影殤 提到︰ 「我們到了。」半人馬輕輕地放下兩姊妹,看著兩人好一會兒。似乎是在思考剛剛兩姊妹的打架畫面,他無法理解生物的情感,只覺得兩姊妹打架時候露出的喜悅和話語讓他有點納悶。

「你們還好吧? 應該沒有受傷?」雖然他沒有治療能力,不過要在酒吧找治療者的話還不簡單。

(2021-06-20, 16:07)wesly 提到︰ 在莫格里斯的運輸與白色生物的協助下,咲姬與奧特琳德順利地回到了酒吧。
然後,咲姬開始檢查奧特琳德是否有受傷。雖然妹妹總是有辦法治療自己,不過自己做姊姊的好歹也要去看一下傷勢才是。

「不,我們沒有受傷!」檢查完畢後她轉頭道「謝謝莫格里斯先生救我們伊諾姊妹一命!」

語畢,咲姬對著莫格里斯鞠躬,然後又開始著急地東張西望的四處找人,同時呼叫著他們的名字。

「莉特姐姐、沙林姐姐、傑特大人還有望蒼哥哥—。」
「還有其他人,你們在哪裡—?」

「沒事....好險沒事。」奧特琳德似乎鬆了一口氣,真正的。
「這一切實在太扯了.....謝謝你帶我們回來」

「放心,他們會在後面。」對於咲姬的疑惑,奧特琳德一貫的解釋著。
「這就和以前受訓的內容一樣,除了進攻,撤回也會有某種排部和順序,這是為了其他目的,更別提說不准他們有另外的任務,會晚個一段時˙間回來。」

可能是在安慰吧?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小小的女武神
伊諾 奧特林德
只看該作者
#30
「唉……真是多事,雖然很有趣,但是可以的話真希望能夠單純地在一邊看戲就好,不要讓我費力氣啊……」

重回酒吧,傑諾第一件事就是找回之前趴著的角落繼續趴,一副心累的樣子,軟趴趴的在那邊趴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