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顯示全部文章
#21
(2021-08-03, 15:06)艾絲 提到︰ 鳶尾似乎沒聽見旁邊人的說話聲,直接從座位站起來往競技場的入口前走過去。

然後她就靜靜的待在那裡。等著她弟弟出來。

旁人可以看見到一股威壓從女人身邊傳出來。

「喔,打完了,看來我們要去搶位置了,前輩」

幸次記得下一場是音樂競技,頂著加加知君的不幸男子起身,跟著似乎知曉如何通往競技場的人一起前去。

只是不知為何,這位女性到了中途停下了腳步。

「嗯?要買票嗎?」

不明所以的幸次在鳶尾後面排隊。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顯示全部文章
#22
(2021-08-04, 11:10)要死的獾 提到︰ 獾奔過連接的走廊,急著回到工作崗位上假裝甚麼都沒發生。哪知最後一個轉角後卻是他這輩子看過最駭人的畫面,鳶尾靜靜的站在那裏等待著,後面還不知為何跟了一些人。

不,恐怖的不是「姊姊」這種生物,而是「臉上寫著你最好有一個好理由解釋清楚不然我就把你像花一樣種到土裡再灌一桶水淹死你的姊姊」。哺乳動物的天生感官讓獾偵測到鳶尾氣息比平時深沉又急促,目光銳利,自然也沒有平時輕鬆的微笑。種種跡象都顯示著「危險,請立即迴避」

不過畢竟我們還是可以試著用文明的方式處理
「咳咳...各位客人你們好,進去之後指標處轉彎前往觀眾席。戰鬥者在拿到號碼牌後才能進入競技場結界內...」

他邊說著,一邊非常緩慢的用小爪踏在地上,逐漸往牆邊靠試著繞過鳶尾。一次一步,由腳尖先落地,試著不要驚動狀態危險的大型生物。眼神則故意略過鳶尾,話也是對著後頭的幸次和特魯德說。

「裏頭鋼鐵嘎會為你們服務,我則要先到櫃台接待客人...」

「喔?這樣啊,那這裡是排甚麼呢?」

幸次聽到獾的話語向旁邊移動,確實,前面的人面前甚麼都沒有。

但是不知為何她身上帶著強烈的壓迫感讓人無法輕易突破,讓幸次前進也不是,後退也不是。

「前輩,這時怎麼辦?」

無奈之下,幸次向頭上的貓咪請求求救。
擲骰結果

2d6 → 11[6, 5] 11良好的卡位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顯示全部文章
#23
(2021-08-04, 17:34)小蒼蒼 提到︰ 或許不是針對自己而來,加加知君沒感受到多少壓迫的氣場,依舊拉長身子垂掛在幸次頭頂,悠哉道:「這位小姐可能在等人吧,我們也繞過去跟在參賽選手後面前往競技場,再到觀眾席上坐好吧。」

「了解了」

幸次短短的回了一句後,繞過前方的女子走向競技場。

由於通道微暗,所以幸次一時沒有認出女子是自己有幾面之緣的鳶尾。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