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沒有啦,是大家對小動物關照有加的關係。」加加知君如此回答幸次,飛進了咲姬懷裡,仰頭對她說道:「妳是個路見不平的好人呢。」

「妳好啊莉特小姐,我是加加知君。要是可以的話,我想跟妳學習抵抗魅惑的方法!之前遇到會用這招的狐狸,那可真是一場苦戰……」牠嘆口氣搖了搖頭。

見到睡醒的魯路斯,牠用尾巴對他揮了揮打招呼,放輕聲音道:「早安,我是加加知君,你是誰呢?」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人形中,裝扮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只看該作者
(2021-07-18, 11:53)流星之中 提到︰ 「哈哈,果然可愛的動物就是會令人無法抵抗的吧。」傑特笑著向莉特跟咲姬介紹「這位…隻是加加知君,加加知君,這邊的莉特小姐有自我介紹過了,而這位是咲姬醬,是紗姬小姐的女兒喔。」

說著他又看了看加加知君身下的男性問

「這位先生不知道又怎樣稱呼呢?」
(2021-07-18, 22:39)小蒼蒼 提到︰ 「沒有啦,是大家對小動物關照有加的關係。」加加知君如此回答幸次,飛進了咲姬懷裡

失去前輩的加持,勇氣開始消失的幸次被男人搭話了


→回應
逃跑


「我?啊,失禮了,我是......不幸的普通老百姓,叫屋繪幸次,來自地球」

幸次懷念著頭上的溫暖,並與傑特進行了簡單的自我介紹,與傑特的認識僅止於似乎是軍武少女們的保母而已。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只看該作者
(2021-07-18, 22:39)小蒼蒼 提到︰ 「沒有啦,是大家對小動物關照有加的關係。」加加知君如此回答幸次,飛進了咲姬懷裡,仰頭對她說道:「妳是個路見不平的好人呢。」

「妳好啊莉特小姐,我是加加知君。要是可以的話,我想跟妳學習抵抗魅惑的方法!之前遇到會用這招的狐狸,那可真是一場苦戰……」牠嘆口氣搖了搖頭。

見到睡醒的魯路斯,牠用尾巴對他揮了揮打招呼,放輕聲音道:「早安,我是加加知君,你是誰呢?」
(2021-07-16, 00:28)wesly 提到︰ 看到小貓的咲姬,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畢竟,她本來就很喜歡小動物。
魯路斯看著轉播與真人爭執兩頭精彩著,突然一根白絨絨的尾巴吸引了他的注意。

「貓咪––」魯路斯拉著長音,搔搔自己蓬鬆的米色頭髮,似乎還在甦醒的過程。「我叫魯路斯,很高興見到你––」

他笑地燦爛,並沒有因為加加知君會說人話就被震懾住,可能是初來乍到時的惡魔已經撐開他的眼界了。

「妳是他的主人嗎?」他抬起視線,祖母綠的雙眼混著呵欠的淚水,在咲姬面前閃閃發光。「嘻嘻,是沒見過的孩子呢,還有沒見過的服飾,妳們是從哪裡來的啊?」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只看該作者
(2021-07-18, 11:53)流星之中 提到︰ 「哈哈,果然可愛的動物就是會令人無法抵抗的吧。」傑特笑著向莉特跟咲姬介紹
「這位…隻是加加知君,加加知君,這邊的莉特小姐有自我介紹過了,而這位是咲姬醬,是紗姬小姐的女兒喔。」
(2021-07-18, 22:39)小蒼蒼 提到︰ 「沒有啦,是大家對小動物關照有加的關係。」加加知君如此回答幸次,飛進了咲姬懷裡,仰頭對她說道:「妳是個路見不平的好人呢。」

「謝謝!你也是隻很可愛的小貓咪喔!加加知君!」

咲姬低頭看著加加知君稱讚道,並且抱著他用手掌輕輕撫摸他的頭頂與身軀。

(2021-07-19, 00:51)Ernest 提到︰ 他笑地燦爛,並沒有因為加加知君會說人話就被震懾住,可能是初來乍到時的惡魔已經撐開他的眼界了。

「妳是他的主人嗎?」他抬起視線,祖母綠的雙眼混著呵欠的淚水,在咲姬面前閃閃發光。
「嘻嘻,是沒見過的孩子呢,還有沒見過的服飾,妳們是從哪裡來的啊?」

「呃……不是喔,這位哥哥。」一抬頭,一位面容英俊的哥哥正在盯著她看。
不過,被這麼帥氣的哥哥盯著看,也難免讓咲姬有些害羞與難為情……以及害怕。

「那個……我,我是從英國來的」她固作鎮定地一邊輕撫加加知君一邊回答「有漂亮眼睛的哥哥,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感覺到空氣裡的敵意完全消失,望月撐著臉頰開始毫不掩飾地觀察周遭的人,那樣子像極了失去人生目標的杜賓犬。

近處有著似乎被詛咒的大叔、貓妖精天使、和平公主、滿身火藥味的小鬼、有著奇特金屬味的男人,遠處有氣味複雜的男人、本能地讓人不想靠近的男人、莫格里斯、發光死靈。

望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皺著眉懷疑起魔生,「這裡是戰後老兵俱樂部?一個個都不好欺負又和平?」,他呢喃道,想搞事卻又無從下手。

此時,咲姬害羞的表情讓望月有了謎之不悅感,於是他悄悄地起身靠近咲姬背後並伸出了手......

彷彿有麻糬被拉開的聲音傳出,望月雙手分別捏住咲姬的臉頰往外輕輕拉開,把那害羞的表情直接拉成了一張可愛的鬼臉。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只看該作者
(2021-07-17, 21:41)只是個月月 提到︰ [看對象是誰吧,對某些事物而言不存在著運氣這個問題]
聽到這個問題亞特拉稍微停頓了一下,他想到了讓自己變成這個模樣的兇手們,對他們而言一切都是必然的吧
「那麼亞特拉先生相信嗎?」夏綠蒂停頓半晌,「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物,你會感覺到不幸嗎?為什麼是我,又或者難道非是自己不可嗎?」
對於夏綠蒂而言,命運是真實存在的,必然是真實存在的,不幸是真實存在的,幸運同樣也是真實存在的。
當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一切的真意變得毫無意義,相信變得比存在更有價值。
只看該作者
(2021-07-19, 01:57)wesly 提到︰ 「呃……不是喔,這位哥哥。」一抬頭,一位面容英俊的哥哥正在盯著她看。
不過,被這麼帥氣的哥哥盯著看,也難免讓咲姬有些害羞與難為情……以及害怕。

「那個……我,我是從英國來的」她固作鎮定地一邊輕撫加加知君一邊回答「有漂亮眼睛的哥哥,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2021-07-19, 13:18)潘二喜 提到︰ 此時,咲姬害羞的表情讓望月有了謎之不悅感,於是他悄悄地起身靠近咲姬背後並伸出了手......

彷彿有麻糬被拉開的聲音傳出,望月雙手分別捏住咲姬的臉頰往外輕輕拉開,把那害羞的表情直接拉成了一張可愛的鬼臉。
「這樣子阿。」

魯路斯再次端詳咲姬的穿著,就像沒見過世面那樣,畢竟他的世界還沒發展出這種科技。

「喔——妳也是從不同世界來的啊?」

說著說著,開始看起來也有精神了,不過才剛說完話,就見到偷偷來到咲姬身後的男子,突然蹂躪起女孩稚嫩的臉頰。

「噗……哈哈哈!」他開懷笑著,笑地雙眼都瞇成縫了。「小心別把貓掉了!」

魯路斯揉揉眼,把未乾的淚滴抹去,像是提醒又像在講什麼俗諺。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只看該作者
(2021-07-19, 13:18)潘二喜 提到︰ 此時,咲姬害羞的表情讓望月有了謎之不悅感,於是他悄悄地起身靠近咲姬背後並伸出了手......
彷彿有麻糬被拉開的聲音傳出,望月雙手分別捏住咲姬的臉頰往外輕輕拉開,把那害羞的表情直接拉成了一張可愛的鬼臉。

「噗依~。」咲姬的臉頰被望月拉開來「四嘿啦~拉否德磊夾~~喝痛欸~~?」

咲姬皺著眉頭,眼睛因為拉扯變成了瞇瞇眼,眼角還泛出了一點淚水。

(2021-07-19, 16:09)Ernest 提到︰ 說著說著,開始看起來也有精神了,不過才剛說完話,就見到偷偷來到咲姬身後的男子,突然蹂躪起女孩稚嫩的臉頰。
「噗……哈哈哈!」他開懷笑著,笑地雙眼都瞇成縫了。「小心別把貓掉了!」

聽到魯路斯囑咐,咲姬趕忙把加加知君抱好,免得他跌落。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2021-07-19, 21:42)wesly 提到︰ 「噗依~。」咲姬的臉頰被望月拉開來「四嘿啦~拉否德磊夾~~喝痛欸~~?」
咲姬皺著眉頭,眼睛因為拉扯變成了瞇瞇眼,眼角還泛出了一點淚水。

聽到咲姬並不清楚的抱怨,望月挑了下眉頭後才鬆手,隨後又安撫姓地揉了揉咲姬臉上發紅的部分。
「小心別把自己賣給陌生人了。」,望月一邊揉一邊說道,隨後又悄悄用力讓咲姬的臉變成另一種鬼臉。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只看該作者
(2021-07-19, 21:42)wesly 提到︰ 「噗依~。」咲姬的臉頰被望月拉開來「四嘿啦~拉否德磊夾~~喝痛欸~~?」

咲姬皺著眉頭,眼睛因為拉扯變成了瞇瞇眼,眼角還泛出了一點淚水。


聽到魯路斯囑咐,咲姬趕忙把加加知君抱好,免得他跌落。
(2021-07-19, 21:46)潘二喜 提到︰ 聽到咲姬並不清楚的抱怨,望月挑了下眉頭後才鬆手,隨後又安撫姓地揉了揉咲姬臉上發紅的部分。
「小心別把自己賣給陌生人了。」,望月一邊揉一邊說道,隨後又悄悄用力讓咲姬的臉變成另一種鬼臉。
「……啊哈!嘻嘻嘻嘻……」

看著原本以為被放過的咲姬,又慘遭長髮武僧的毒手,魯路斯不住笑著,或許是想到什麼壞點子,他的眼珠子轉了一轉。

「把加加知君給我抱著吧,免得打架起來波及到小貓呢。」他一邊這麼說,一邊用拇指食指搓了搓加加知君的頭,隨後打算單手接過貓咪。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