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

  酒吧大門緩緩打開,一位有著刺蝟頭的女戰士走了進來。

  「已經過去兩年了嗎?好險還記得回來的方法呢。」

  酒吧貌似沒有變化太多,讓刺塔感到頗為欣慰。比較讓她擔心的是自己還記不記得以前認識的朋友長甚麼模樣,畢竟她向來對記憶人臉不太拿手。

  「嗯,兩年前--」刺塔雙手抱胸,歪起頭來回想兩年前離開酒吧時發生的事情,隨後便因目光觸及的景象感到吃驚。

  「--甚麼!居然有這種事……」


(2021-07-17, 21:41)只是個月月 提到︰ [看對象是誰吧,對某些事物而言不存在著運氣這個問題]

聽到這個問題亞特拉稍微停頓了一下,他想到了讓自己變成這個模樣的兇手們,對他們而言一切都是必然的吧
(2021-07-19, 14:53)泠音 提到︰ 「那麼亞特拉先生相信嗎?」夏綠蒂停頓半晌,「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物,你會感覺到不幸嗎?為什麼是我,又或者難道非是自己不可嗎?」
對於夏綠蒂而言,命運是真實存在的,必然是真實存在的,不幸是真實存在的,幸運同樣也是真實存在的。
當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一切的真意變得毫無意義,相信變得比存在更有價值。


  刺塔望向兩年前和銀鈴及望蒼他們分享過「壽司」的位置,那邊似乎也仍放著一盤「壽司」。

  只是,在那桌邊的人並不是銀鈴和望蒼,也沒有當時那位神秘的女子。現在是換成一高一矮兩位長相不同的男女在那邊。

  「難道是進入了平行時空?」她曾聽說經常在不同世界間旅行的人可能會被捲入相似卻有些許不同的時空……莫非現在就是遇到了這個狀況呢?



  「哈囉,打擾一下!」刺塔於是走向那兩人,向他們打聲招呼。

  「這裡是阿爾法酒吧沒錯吧,是吃飯睡覺都不收錢的良心酒吧?我以前是這裡的常客,希望沒有變化太多!」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只看該作者
[我嗎……相信吧大概?]

亞特拉自從變成這樣後已經很少思考過運氣好壞的問題,感覺上來說應該還算相信的,這時一個曾經在酒吧中有看過的人靠了過來

[這裡是阿爾法酒吧沒錯,不過在這段時間裡酒吧的餐點需要收費了,不過還有一些簡單的餐點可以免費提供就是了,以前免費我才覺得奇怪才是]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2021-07-20, 21:26)只是個月月 提到︰ 亞特拉自從變成這樣後已經很少思考過運氣好壞的問題,感覺上來說應該還算相信的,這時一個曾經在酒吧中有看過的人靠了過來

[這裡是阿爾法酒吧沒錯,不過在這段時間裡酒吧的餐點需要收費了,不過還有一些簡單的餐點可以免費提供就是了,以前免費我才覺得奇怪才是]

  「要收錢了!嘛,想想這才是正常的……嗯?」

  刺塔說著話的同時,才仔細看了眼前人的模樣。灰白的頭髮,比頭髮更白的皮膚……

  味道聞起來很怪,該說不是生物會有的氣味嗎?這些特徵讓刺塔想起很久以前曾經對付過的「存在」。

  那是她剛開始旅行的時候遇見的怪物,如果不是救援及時趕到,自己和同伴們搞不好會都在旅途中喪命。


  「你呀,是『吸血鬼』嗎?」她將手按在亞特拉面前的桌上,歪著頭凝視對方的眼睛,聲音中多了幾分懷疑。

  「沒想過會有吸血鬼進來酒吧呢,誰同意你進來的?」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只看該作者
(2021-07-20, 21:45)藍刺蝟 提到︰   「要收錢了!嘛,想想這才是正常的……嗯?」

  刺塔說著話的同時,才仔細看了眼前人的模樣。灰白的頭髮,比頭髮更白的皮膚……

  味道聞起來很怪,該說不是生物會有的氣味嗎?這些特徵讓刺塔想起很久以前曾經對付過的「存在」。

  那是她剛開始旅行的時候遇見的怪物,如果不是救援及時趕到,自己和同伴們搞不好會都在旅途中喪命。


  「你呀,是『吸血鬼』嗎?」她將手按在亞特拉面前的桌上,歪著頭凝視對方的眼睛,聲音中多了幾分懷疑。

  「沒想過會有吸血鬼進來酒吧呢,誰同意你進來的?」

.

[你認錯了硬要說的話我是巫妖才對,至於誰同意我進來……我是自己進來的有什麼問題嗎?]

看著對方態度的改變亞特拉語氣依然平緩,在認出自己的身份後能保持沒敵意的反而才詭異,難得在酒吧中遇到一個平常時的反應亞特拉有些高興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呵……望月先生可別太欺負咲姬小姐了。」加加知君發出呼嚕聲任魯路斯接過,仰起頭對著新認識的人問東問西:「魯路斯先生是做什麼的呢?有過什麼驚心動魄的冒險故事?」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人形中,裝扮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只看該作者
「如小姐所說的,這裡也許是平行時空吧?」站在一旁的夏綠蒂突然插話,「你不相信,在其他世界存在善良的吸血鬼,或是像亞特拉先生一樣,渾身佈滿聖光的巫妖嗎?」
微微眯起眼睛,「龍呀!巫妖、神祇、殭屍呀!許久之前到訪時,這兒就是這副模樣了。不知道您那個平行世界的酒吧,不是這副模樣的嗎?」
只看該作者
(2021-07-20, 21:55)只是個月月 提到︰ [你認錯了硬要說的話我是巫妖才對,至於誰同意我進來……我是自己進來的有什麼問題嗎?]

看著對方態度的改變亞特拉語氣依然平緩,在認出自己的身份後能保持沒敵意的反而才詭異,難得在酒吧中遇到一個平常時的反應亞特拉有些高興
(2021-07-20, 22:16)泠音 提到︰ 「如小姐所說的,這裡也許是平行時空吧?」站在一旁的夏綠蒂突然插話,「你不相信,在其他世界存在善良的吸血鬼,或是像亞特拉先生一樣,渾身佈滿聖光的巫妖嗎?」
微微眯起眼睛,「龍呀!巫妖、神祇、殭屍呀!許久之前到訪時,這兒就是這副模樣了。不知道您那個平行世界的酒吧,不是這副模樣的嗎?」
SIGNATURE:

  刺塔有一瞬間感覺到眼前這位巫妖的態度能和自己契合起來,不過馬上就失去了那份感觸。


  「……哈哈,抱歉這是我的不對,反應過頭了。畢竟過去處理過不少和惡魔及不死生物打交道的委託,就算理智知道沒問題,但本能可無法放過我!」

  她移開壓在桌面上的手,臉上恢復笑容:「這點讓我確定這裡並不是平行世界。正如妳所說,我認識的那個酒吧向來能接納各種種族。」

  「不過『善良』這個形容有點模糊,我也不會用善良形容自己。只能說還好我們沒有彼此敵對吧。」


  「至於所謂的『聖光』……抱歉我沒有辨別的能力。亞特拉先生身上是有聖光的嗎?我以為巫妖和聖光是如火與水般無法共存的。」

  說著她有些好奇地看著這位名為亞特拉的巫妖,對這個名字她有稀薄的印象,如果對方是以前認識的人那可就太失禮了。至於那位較矮小的女子,刺塔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對了,我是旅行中的刺蝟拳鬥士刺塔。該怎麼稱呼妳呢?」於是她便開口詢問對方的稱呼。


------
------

跑過很多酒吧團是要打魔、打吸血鬼的,所以刺塔會特別有反應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只看該作者
(2021-07-20, 21:59)小蒼蒼 提到︰ 「呵……望月先生可別太欺負咲姬小姐了。」加加知君發出呼嚕聲任魯路斯接過,仰起頭對著新認識的人問東問西:「魯路斯先生是做什麼的呢?有過什麼驚心動魄的冒險故事?」
「我?」魯路斯歪頭思索,畢竟他現在已經不是駐店男伎了。「我是冒險者!走一走可以進酒館表演換宿的那種。」

他舉起加加知君,背著光看看這隻小白貓,酒吧的燈也照亮他的雙眼,加加知君的倒影浮現在他清澈的綠色雙眼中。

「有喔!我曾經路過一片藍色螢光的花海,結果裡面比你還大的螢火蟲,咬人很痛!」
「還有有很多坑洞的洞穴,水滴在裡面的迴音就像音樂一樣,裡面有會吃人的大魚!」
「嗯……還有就是,不久前跟這裡認識的人去古代遺跡探險,遇到機器人攻擊我們呢!」

魯路斯信口捻來幾個回憶,每講完一個就停頓一下,看來他也不大清楚自己經歷過什麼了。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只看該作者
(2021-07-21, 00:07)藍刺蝟 提到︰   刺塔有一瞬間感覺到眼前這位巫妖的態度能和自己契合起來,不過馬上就失去了那份感觸。
  「……哈哈,抱歉這是我的不對,反應過頭了。畢竟過去處理過不少和惡魔及不死生物打交道的委託,就算理智知道沒問題,但本能可無法放過我!」
  她移開壓在桌面上的手,臉上恢復笑容:「這點讓我確定這裡並不是平行世界。正如妳所說,我認識的那個酒吧向來能接納各種種族。」
  「不過『善良』這個形容有點模糊,我也不會用善良形容自己。只能說還好我們沒有彼此敵對吧。」
  「至於所謂的『聖光』……抱歉我沒有辨別的能力。亞特拉先生身上是有聖光的嗎?我以為巫妖和聖光是如火與水般無法共存的。」
  說著她有些好奇地看著這位名為亞特拉的巫妖,對這個名字她有稀薄的印象,如果對方是以前認識的人那可就太失禮了。至於那位較矮小的女子,刺塔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對了,我是旅行中的刺蝟拳鬥士刺塔。該怎麼稱呼妳呢?」於是她便開口詢問對方的稱呼。
「夏綠蒂·拜塔莉,叫我夏莉或是小綠就可以了。」夏綠蒂回到,隨後話鋒一轉又回到剛剛的話題。「不過,純粹的『善性』是存在的喔!」

「不是有一種說法嗎?神是『全知、全能、全善』的。當『惡』的概念被摒除在外,確實可以達到所謂全然『善良』。」夏綠蒂頓了一下,把手擺在後頭,傾身向前。
「也許有些扯遠了,不知道刺塔小姐怎麼判定善惡的?如果我說……我曾經放火屠滅一座城市,也曾廣發糧食拯救饑荒?我是善良的還是邪惡的,在你看來我是敵對的嗎?」
只看該作者
(2021-07-19, 21:46)潘二喜 提到︰ 聽到咲姬並不清楚的抱怨,望月挑了下眉頭後才鬆手,隨後又安撫姓地揉了揉咲姬臉上發紅的部分。

「小心別把自己賣給陌生人了。」,望月一邊揉一邊說道,隨後又悄悄用力讓咲姬的臉變成另一種鬼臉。

「窩才噗會嗚~」咲姬反駁望月,無奈她的臉頰被揉捏導致無法說話。

「尼噗要捏窩ㄩ顏頰啦~~!」在魯路斯接過加加知君後,她拼命地甩著手妨礙望月捏她的臉頰。

(2021-07-20, 21:08)藍刺蝟 提到︰ 酒吧大門緩緩打開,一位有著刺蝟頭的女戰士走了進來。
「已經過去兩年了嗎?好險還記得回來的方法呢。」

說著她有些好奇地看著這位名為亞特拉的巫妖,對這個名字她有稀薄的印象,如果對方是以前認識的人那可就太失禮了。
至於那位較矮小的女子,刺塔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對了,我是旅行中的刺蝟拳鬥士刺塔。該怎麼稱呼妳呢?」於是她便開口詢問對方的稱呼。

聽到熟悉的名號,咲姬趁著望月沒捏那麼厲害的空檔開始哀號。

「刺塔姊姊~啾啾我~。」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