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真的嗎?要是可以靠你手上的復育就好了。」加加知君低頭湊近花瓣,多嗅了幾口黑百合,真的很想知道它的與眾不同之處。

「更刺激混亂的……」牠折下一邊貓耳感到困惑,不甚肯定道:「是多人雪球大戰嗎?」

「你是獾、蟲還是人類呢?」牠搖了搖頭,否定道:「我不是人是貓喔,只是用道具的力量變成別的外型罷了。」

說完牠抖了抖一隻前腳,納戒裡掉出一個面具,牠用兩隻前腳捧著面具戴上,貓身在強光中逐漸化為人形,最終變成長著貓耳貓尾、穿著短褲和寬鬆軟綿大衣的少年,他張開雙臂道:「就像這樣。」

見幸次一個人孤零零的,他一屁股坐到了對方的大腿上,手心朝上向兩人介紹道:「對了,這位是幸次先生,我們曾經在伽瑪島一起幫忙過喔,可惜現在島好像被毀掉了……」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人形中,裝扮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只看該作者
(2021-07-23, 08:17)小蒼蒼 提到︰ 「真的嗎?要是可以靠你手上的復育就好了。」加加知君低頭湊近花瓣,多嗅了幾口黑百合,真的很想知道它的與眾不同之處。

「更刺激混亂的……」牠折下一邊貓耳感到困惑,不甚肯定道:「是多人雪球大戰嗎?」

「你是獾、蟲還是人類呢?」牠搖了搖頭,否定道:「我不是人是貓喔,只是用道具的力量變成別的外型罷了。」

說完牠抖了抖一隻前腳,納戒裡掉出一個面具,牠用兩隻前腳捧著面具戴上,貓身在強光中逐漸化為人形,最終變成長著貓耳貓尾、穿著短褲和寬鬆軟綿大衣的少年,他張開雙臂道:「就像這樣。」

見幸次一個人孤零零的,他一屁股坐到了對方的大腿上,手心朝上向兩人介紹道:「對了,這位是幸次先生,我們曾經在伽瑪島一起幫忙過喔,可惜現在島好像被毀掉了……」

「嗯、嗯...。我不知道耶。到底我是可以變成人的獾還是可以變成獾的人呀?」他好像被問倒了

看到加加知變為人類,他忍不住大驚小怪「阿! 不公平!你的人類型態怎麼可以那麼可愛!」

「啊,我記得你。那時候在洞穴裡跑來跑去的,好像很厲害!」他向幸次說道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只看該作者
(2021-07-23, 08:17)小蒼蒼 提到︰ 「真的嗎?要是可以靠你手上的復育就好了。」加加知君低頭湊近花瓣,多嗅了幾口黑百合,真的很想知道它的與眾不同之處。

「更刺激混亂的……」牠折下一邊貓耳感到困惑,不甚肯定道:「是多人雪球大戰嗎?」

「你是獾、蟲還是人類呢?」牠搖了搖頭,否定道:「我不是人是貓喔,只是用道具的力量變成別的外型罷了。」

說完牠抖了抖一隻前腳,納戒裡掉出一個面具,牠用兩隻前腳捧著面具戴上,貓身在強光中逐漸化為人形,最終變成長著貓耳貓尾、穿著短褲和寬鬆軟綿大衣的少年,他張開雙臂道:「就像這樣。」

見幸次一個人孤零零的,他一屁股坐到了對方的大腿上,手心朝上向兩人介紹道:「對了,這位是幸次先生,我們曾經在伽瑪島一起幫忙過喔,可惜現在島好像被毀掉了……」
(2021-07-23, 16:29)酥魚 提到︰ 「嗯、嗯...。我不知道耶。到底我是可以變成人的獾還是可以變成獾的人呀?」他好像被問倒了

看到加加知變為人類,他忍不住大驚小怪「阿! 不公平!你的人類型態怎麼可以那麼可愛!」

「啊,我記得你。那時候在洞穴裡跑來跑去的,好像很厲害!」他向幸次說道
「嘻嘻,復育的工作有其他人在做。」魯路斯竊笑道,「雪球大戰?聽起來很好玩啊!」

他一邊回想著過去的寒冬中,自己是怎麼在雪球上附著電火花來砸強盜的,那種快感讓他不禁浮現出滿意的笑容。

「唔喔!好厲害喔!」魯路斯看著變成人型的加加知君驚呼道。

看著加加知君跑到幸次的身上,自己似乎對這個人沒什麼印象,不過聽到加加知君提到迦瑪島,以及獾纏口中的洞穴,魯路斯不免歪頭想向起來。

「我剛來的時候,好像他們就說外面有什麼島呢,是那裡嗎是那裡嗎?」他充滿興致地問,「還有洞穴阿,怎麼被毀了呢?被燒光了嗎?」

想想自己當初沒有去上頭逛逛,魯路斯不免有些失落。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只看該作者
(2021-07-22, 23:09)潘二喜 提到︰ 「如果是連身體都無法保養好的人......那我打起來也沒意思吧?」,望月戳了戳自己的胸口,「他們的人生不需要遇上我就足夠悽慘了,難道我需要去讓他們過得更難看嗎?」

反駁完對自己人格的懷疑後,望月也回握了刺塔的手,「望月,同樣是旅行中的武鬥家,流派......嘿,我也不知道。」,暗中確認了刺塔的手掌並沒有修練硬功的痕跡後,望月收回了手並後退了一步,保持了一個相當有疏離感的距離。

「規範?想怎麼打就怎麼打吧,倒是妳,作為獸人難道沒有什麼信仰需要注意嗎?」,作為無信者,望月往往是無所謂的。

  「會問你打架有沒有甚麼規範,只是因為在限制下戰鬥更能逼迫我自己適應不同的情境。」

  「至於我這邊的信仰和規矩,雖然不是沒有,但那是我需要在乎的事。你用你習慣的打法就好,不必顧慮我。」

  刺塔覺得關於戰鬥的事情說得夠多了,剩下的還是直接打比較明白。於是她舉起手來掐了個響指,呼喚服務生的注意。

  「麻煩給我們號碼牌吧。」


  呼喚完後她又好奇地看向望月。對方言行中有一股未開化的野性,就像是剛出巢的猛獸,在望月身上刺塔能看見自己剛開始冒險那幾年的影子。

  「你感覺起來年紀比我小幾歲,但手勁中有股彷彿鍛鍊過數十年的意境。」

  「那還真不簡單。是從幼兒時就開始習武嗎?」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只看該作者
(2021-07-23, 02:15)卡普耶卡 提到︰ 「……?」沙林望著酒吧內正在各自聊天的人們,不意外的發現又多了幾位見過和沒見過的人們,倒是咲姬的再次出現讓她稍微有點訝異。

「咲姬小姐,身體現在感覺還好嗎?」她隨手將路途上脫下摺疊好的外套放回手提箱中,才走到正有些喪氣的咲姬身旁。

「嗯?是沙林姊姊。」看見熟人的她,勉強擠出了笑容跟沙林打招呼。

「託大家的福,咲姬現在好多了!只是……。」
「……只是還有其他問題要煩惱而已。」

咲姬轉過頭看著空彈匣說道,語氣略顯擔憂。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00:27)藍刺蝟 提到︰   呼喚完後她又好奇地看向望月。對方言行中有一股未開化的野性,就像是剛出巢的猛獸,在望月身上刺塔能看見自己剛開始冒險那幾年的影子。

  「你感覺起來年紀比我小幾歲,但手勁中有股彷彿鍛鍊過數十年的意境。」

  「那還真不簡單。是從幼兒時就開始習武嗎?」

.

「練了五年而已。」,望月擺了擺手,似是對什麼感到不以為然的樣子,「長到一個歲數之後突然被扔到武寺、被要求練武、被要求在死之前自力更生。」
他撇了下嘴,腦中浮現了個老僧的模樣,然後又有熟悉而模糊的兩個背影閃過腦海,「......意外的簡單阿。」

「我有一個問題。」
望月在短暫的沉默後突然問道。
「妳有想去守護的東西嗎?」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只看該作者
「咦?為什麼會不知道自己是獾還是人呢?」加加知君雙手抵在膝上,歪頭直盯著獾纏瞧,像是想研究出他是什麼種族。聽見自己被直白稱讚,他雙手摀住紅得像顆蘋果的臉,貓尾捲上幸次的腿,支吾道:「沒、沒有啦,要變成什麼樣子都是隨心所欲的,所以也不是我真正的樣子……」

他過了一會兒才抬起頭,凝視虛空、扳著手指道:「我記得島上有藥草園、礦坑、樹林等設施,可以收集素材後在工坊做成道具。我回來才知道它不見了,詳細情況我也不清楚,來不及跟管理那裡的麥利瑪先生道別,我覺得有些遺憾。」

貓耳敏銳地捕捉到咲姬的煩惱,他的目光跟著挪到空彈匣上,抖了下耳朵多嘴道:「請問是子彈用完了嗎?如果有樣品或畫出來的話,我應該能試著做出來。」

場外:
再來要忙,先回一下。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人形中,裝扮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只看該作者


「哇,原來這裡是COSPLAY餐廳嗎?今天是劍與魔法之夜就是了?」在感嘆裡裝扮與特效的完成度時,一邊感覺自身裝扮跟在場氣氛不搭的侯棠顯得有些尷尬,稍微走進內部觀察了中央的女神石像。「嗯...挺色的,我喜歡。」應侯棠用一副下流的眼光仔細端倪著。

「總之先去找店員吧,點個餐順便問問今天是不是有活動。」朝著吧台的方向前進,稍微看了一下決定向戴著狐狸耳朵的金髮女僕搭話。「嘿~美女,請問一下點餐是在這裡嗎?」
SIGNATURE:
酒吧角色:應侯棠
只看該作者
(2021-07-22, 14:02)泠音 提到︰ 「確實有些極端,這個舉例。」夏綠蒂承認,「不過刺塔小姐同樣也是。明明完成了人人口中的『正義』之舉,卻不認同自己是善良的。對刺塔小姐來說,善意必須是毫無目的的嗎?」
「全善的神,行善也不是毫無目的的,祂必須消滅掉世間所有的惡。那麼祂就不是善良的嗎?或者說,善是不容參雜任何私慾的?」
歪了歪頭,又有個半魔來找獸人小姐,不同於渾身火藥味的人類,似乎有些敵意……應該說戰意。偶爾也會主樣,面對強者的時候升起一絲挑戰的慾望。但是打架果然還是有點麻煩,夏綠蒂暫時沒有切磋的想法。
「刺塔小姐,很受歡迎呢?不過競技場,剛剛還在使用,應該是結束了,不過人還沒回來。」

「這麼說來,還沒問過亞特拉先生,在離開酒吧後 ,很長時間經歷了什麼嗎?」巫妖先生的身上似乎多了一點神性的氣味……是不是遇上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有別的世界的神明來到我的世界,由於我這裡的神明都只剩下一絲的殘片而且有剛好在我身上,只好苦命的變成他們的代理人把對方趕跑,也因為這樣我離解脫的日子遙遙無期呢]

想起那些麻煩事亞特拉真的很想甩手不管,但體內的祂們會不斷的催促搞的自己不得不去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11:50)小蒼蒼 提到︰ 貓耳敏銳地捕捉到咲姬的煩惱,他的目光跟著挪到空彈匣上,抖了下耳朵多嘴道:
「請問是子彈用完了嗎?如果有樣品或畫出來的話,我應該能試著做出來。」

「可是我沒有子彈的設計圖,憑記憶去畫的話我怕會有公差或誤差。」

她拿著彈匣皺眉的看著加加知君說道,最後確認槍械本身沒有異狀以後又俐落的組合起來。

(2021-07-24, 17:42)風吹鐵加米 提到︰ 隨著夜深人靜,街上的店面也都關門休息了,似乎附近也沒什麼店鋪在營業。正當應侯棠想隨便去超商買兩罐啤酒回家的時候突然看見了一個還亮著燈的招牌,上面寫著「Alpha」。「哦?沒見過的地方,不過既然燈是亮的那應該還有營業吧。」想都沒想就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當應侯棠一進到室內發現這裡跟印象中的酒吧相差甚遠,中世紀風格的裝潢,正中央佇立著一尊大理石像。店裡人們都各有特色,有些人看起來似乎不像是人類,一旁竟然還有貓在說人話。

「哇,原來這裡是COSPLAY餐廳嗎?今天是劍與魔法之夜就是了?」在感嘆裡裝扮與特效的完成度時,一邊感覺自身裝扮跟在場氣氛不搭的侯棠顯得有些尷尬,稍微走進內部觀察了中央的女神石像。「嗯...挺色的,我喜歡。」應侯棠用一副下流的眼光仔細端倪著。

「總之先去找店員吧,點個餐順便問問今天是不是有活動。」朝著吧台的方向前進,稍微看了一下決定向戴著狐狸耳朵的金髮女僕搭話。「嘿~美女,請問一下點餐是在這裡嗎?」

咲姬手持沒有安上彈匣的空步槍,開始迅速的上下左右移動,瞄著酒吧的桌板、椅子甚至是天花板等處,確認瞄具與槍身沒有任何異狀。

但就在她瞄向最後一處空缺處打算告個段落時,槍口突然朝著剛進入酒吧的大叔晃過,這一下把咲姬嚇得直接把槍身高舉。

「噢嗚!」組裝完成後打算結束檢測的咲姬,也許是因為過於緊張的高舉槍身,不幸讓其撞上了自己的額頭。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