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81
「喔!! 謝謝特魯德~ CatA_love 」獾想也沒想就以美洲獾的型態坐在地上翻起書來,裡面有不少獾沒有接觸過的概念,即使是獾已經知道的機械也用很不一樣的方式被詮釋。

「考試嗎! 沒問題,我超會考試! 好到老師會說要回家找我姊姊做家庭訪問呢。」獾看起來很得意,不知道是厚顏無恥還是真的不知道?

「诶? 羽毛?」獾抬頭一摸,真的摸到那個觸感稍微硬一些的羽毛就插在自己的飛行員帽上。這麼一說,都還沒來得及跟白羽蟲姊姊好好聊聊或說再見呢。他邊摸著羽毛,一邊想著感覺好像蠻好看的,於是便留在上面了。


抬頭時他也注意到桌上被放了免費的飲料,先將書闔上放一邊,用前爪戳戳特魯德的腿。眼神一副就是在說: 特魯德幫我爬上去~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只看該作者
#82
(2021-06-22, 14:37)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麥利馬死了嗎?」老闆略顯吃驚。

聽著你們說明,老闆皺起眉頭沉思。

「原來是這樣。」
「雖然很遺憾,但也有了結果。這件事情算是被你們解決了,為了表示感謝,還有慶賀你們平安無事的回來,我請在場所有人喝一杯!」

半晌,服務生將蜂蜜酒一一送上,給酒吧裡的所有客人。


※蜂蜜酒:利用蜂蜜加水稀釋,經發酵製成。內涵豐富的維生素、礦物質、胺基酸、葡萄糖、果糖、微量元素,可以增強免疫力、促進消化、清腸順胃,舒緩緊張和焦慮情緒。
(這只是在告訴你們蜂蜜酒很好喝很營養,但場內不會有任何加值等效果,謝謝。)

伽瑪島活動到這裡告一段落,還未寄改卡信給審卡員的人記得盡快申請改卡喔!(審卡員: ttk12345、木骨)

「比想像中更複雜似呢…」沙羅沙也接過酒杯說,「不過兩個神走了,大地神的東西也轉給了這兒的女神的話,酒吧的島以後又會變成怎樣呢?」

邊享受著蜂蜜酒的甘香,她就很在意採來的東西有沒有因為蛇神的影響而荒廢…「想起來不知這些有沒有事呢?雖然我留著沒什麼用…」



逃走時的採集物可參考這兒

我暫時預定藥草類以外全外放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
舊校聯會員(偶像志望/劍術/依姬的對手役):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只看該作者
#83
酒吧逐漸升溫的歡樂氣氛讓企圖裝死到底的幸次再也坐不住,強忍著疼痛站起身來,轉身離開一樓。

企圖無視那些背後傳來刺痛的歡騰嘻鬧,企圖無視全身上下不斷悲鳴的摔傷,企圖無視......

「請別叫我前輩,可以替他人解決煩惱的都是冒險者喔。」

(沒有,我並沒有解決任何人的煩惱)

幸次停下腳步,試圖與自己內心的那個聲音進行反駁。

「你只是還沒找到自己擅長的事情罷了

(不對,前輩,我就是無能)

事實就擺在眼前,無能就是原罪。

你知道為了你這個廢物,這裡的人耗費多少心力嗎?

「這樣啊……那你也是很辛苦啊」

「......可以告訴我到底為甚麼在這裡你都是以那種狀態下被我找到嗎?」

停頓許久之後,不繼續當奇怪擺設的幸次無言地登上二樓。

有關加加知君的記憶目前是放回來了,為了負能量不要太多,我先把大叔封印起來了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只看該作者
#84
因為人群湧入酒吧而中斷和沙羅沙的交談,端木小姐靠著椅背,打量交談中的人們。
只在服務生送來蜂蜜酒時道了聲謝,沒有改變姿勢。

沙羅沙的情緒稍微平靜了,她不打算在挑起引她憂鬱的話題。
她看看沙羅沙又看向其他人。

「神啊,我也想見見神。」
聲望留言:
天宮零介 聲望0 雖然其實是沙羅沙主動走去意味不明的陪罪…
只看該作者
#85
(2021-06-22, 18:07)舞鳶 提到︰ 雖然飲酒過量有礙健康,喝多了還容易手抖,對醫者而言可說是大忌,但偶爾為之也別有一番風味,因此舞鳶還是瞇起眼打算淺嚐服務生贈與的蜂蜜酒。
可惜嘴唇尚未碰到酒杯,門邊傳來的聲響就拉走了她的注意,第一眼她就注意到了那個有著奇怪容貌的人形生物,沒想到對方一瞬間就發出了噪音般的刺耳警報,最後還一言不合的摔了下去。


「姑娘可還安好?」舞鳶小心地靠了過去,伸手試圖扶起倒在地上的女性機器人,她瞥了對方透明的腹腔一眼,卻又覺得有些無禮的收回眼神,但從那亮閃閃的眼睛可以看出她對這個奇怪的構造有著極大的好奇。


貼貼咪呀 報名! CatA_slime_r
(2021-06-23, 15:10)小椿 提到︰ 「跑慢一點啦。」艾普索看獾纏滾滾滾的滾進酒吧,他在後頭慢慢的跟上對方,「獾,你的帽子上有羽毛喔……欸?」他也整理起自己的衣著,之後在帽子裡也找到了同樣一根小羽毛,應該是在剛才的戰鬥中掉進去的。那片金屬質感的羽毛讓他想起礦坑中虛弱的白色生物……以及沒被打敗的巨蛇,他默默把羽毛收進了小袋子裡。

看特魯德把獾纏拎到了椅子上看書,他就轉身去拿了杯蜂蜜酒,便在附近邊喝邊晃來晃去。

「舞鳶——找到你了!」艾普索碰到了與他走散的舞鳶,說著也想幫對方攙扶跌倒的女性,「她受傷了嗎?」疑惑的盯著對方與自己不太相同的樣貌,他似乎是想檢查對方身上有沒有外傷,不過在看不懂的情況下也不敢亂碰。


報名! CatA_slime_r


酒吧進階團劇情

機器人比看上去重上很多,艾普索和舞鳶合力之下抬起它的上半身。但是人型機器人的雙腳直挺挺的動彈不得,隨著咖咖咖的聲音不斷震動著,腳尖也因此不斷撞擊地板發出咚咚咚的聲音,嚴重干擾了你們的行動。要在這種情況下把它拉起來站好恐怕還得要更多人手幫忙。
在你們把它抬高的時候,土石啪啦啪啦的灑到地上。原來機器人兩手護住的玻璃破了一個大洞,裡面的土壤就從那裏散出來。不過地上沒有掉玻璃碎片,所以那個洞應該不是剛剛敲破的。

舞鳶充滿善意的詢問獲得了機器人彷彿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它的表情一動也不動,發出跟還響個不停的警報聲一樣沒有抑揚頓挫的電子語音:「定位錯誤。D-9357已離開植物園,應立即返回館內。溫室破損。栽培條件已破壞,應立即前往維修栽培室進行植栽整理。機械故障。無法校正姿勢,無法自行排除故障,應立即呼叫維修栽培室前來回收。連接失敗。無法聯繫維修栽培人員。」

————
團名:【酒吧進階團】人型溫室整修者
招募人數:3-4
故事風格:劇情向、探索向
推薦技能:有園藝/植物或維修/技術相關技能的角色

報名:舞鳶(舞鳶)、艾普索(小椿)
只看該作者
#86
(2021-06-23, 13:12)wesly 提到︰ 咲姬接過後,稍微看了一下杯內的酒,還順便晃了晃酒唄。

『這就是……酒嗎……?』

她好奇地盯著手上的蜂蜜酒看,因為平時在家,她常常看到母親—也就是紗姬時常會喝酒。
有的時候,只要下午陽光明媚天氣大好,紗姬就會拿著酒跟果汁,帶著兩個小蘿蔔頭到戶外庭院的桌上,一邊喝東西一邊打鬧聊天。

"酒真的有那麼好喝嗎"是她一直想嘗試的課題,只是最後當他想伸手去拿酒時,都會被母親給拍回去。現在母親管不到她,這正是嘗試的好機會!而這個念頭才剛想完,咲姬便低頭輕輕嘗了一口蜂蜜酒。

甜甜的味道伴隨著蜂蜜的風味在口腔中迴盪著,幾乎感覺不到酒的苦味,原來酒都是這麼好喝的東西嗎?
她想都沒想,一個仰頭就把蜂蜜酒給一飲而盡,然後擺在了旁邊的桌上。

「嗝…欸嘿嘿嘿……。」但過沒多久,咲姬的臉開始潮紅,雙眼的眼皮蓋住了其眼睛的一半。
當然,她的腳步也開始闌珊,就算沒喝過酒的人也都知道—咲姬喝醉了。

引用︰奧特琳德看著姊姊大口喝著蜂蜜酒的樣子有些冒冷汗,對未知的飲料大口灌真的有點.....只是一邊看著姊姊,一邊雙手抱著對自己來說特別大的酒杯小口喝著。

直到姊姊的臉紅起來、笑得比平常還智障的時候才停。

同樣紅起臉的奧特琳得趕緊單手拿著酒杯、另一手直接摟住咲姬的腰讓彼此貼再一起避免有一邊的人跌倒,意外精準的善用物理(?),但明顯喝醉的她卻是陷入沉默,有些呆滯和放鬆,整個人都有一種軟軟的感覺.....

但是似乎好像不排斥肢體接觸?

看到兩姊妹的樣子,原本打算接過刺塔手上的硬幣進入競技場的傑特皺起眉頭,走到兩人面前說道「喂喂這樣可不行喔,先坐下來好好休息一下吧。」

「服務生~麻煩給這邊兩條熱毛巾還有暖水!」說完傑特便打算一手一個的拖著兩人的手,帶她們到旁邊的座位坐下。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只看該作者
#87
(2021-06-23, 12:59)jeffary 提到︰ 「嘛,為全員平安」楊望蒼又拿了兩杯酒,將其中一杯遞給銀鈴,然後舉起了酒杯「乾杯!」

「為各位平安歸來而乾杯。」銀鈴接過了酒杯,朝大家舉杯後才開始小口淺嚐。

由於平常甚少喝酒的關係,她其實分辨不出杯中物的好與壞,只覺得此刻喝到的蜂蜜酒味道相當特別,忍不住再嚐一口。

(2021-06-23, 12:59)jeffary 提到︰ 「噗!咳咳...」楊望蒼剛喝下一口飲料就被嗆到了,咳了好一會才緩了過來

「但是妳...」楊望蒼上下打量了一下沙林,甚至將雙眼變為獸瞳,用能力嗅了嗅「沒錯啊,是人類種吧」
(2021-06-23, 15:59)卡普耶卡 提到︰ 「你說的基因改造確實是有,只不過是在遠古時期就整個種族進行改造了。」

銀鈴見狀,隨即將杯子暫放在旁邊的一桌,伸手為望蒼輕輕掃背,並說道:「原來如此,難怪沙林女士的外觀比實際年齡年輕得多,和我認知的人族大不相同呢。」

「不過,如同妳所說的一樣,不論外型面貌怎樣變化,一個人的內在才是他真正的本質。」
...
......
.........

當寒喧告一段落後,銀鈴輕輕拉扯望蒼的衣服,請求他跟隨自己來到稍為遠離人群的角落,似乎有些事情想要傾訴。

「阿蒼,你還記得我在四年前許下的承諾嗎?之前曾經答應過你,除了一同遊覽伽瑪島外,還會為你準備一份驚喜的禮物。」

「如果......如果按照最初的預想,其實是打算在登島遊覽期間與你細說冒險經歷,然後待氣氛合適之時才將禮物送出......」

「只是沒料到通往酒吧的大門竟要相隔四年之久才能再次開啟,而伽瑪島經過剛才的亂鬥後已經不復存在了......」

「所以.....請原諒我的失誤,並且希望你會喜歡這份姍姍來遲的禮物。」她神情略顯緊張的說著,取出了一個長形的立方體木盒,以雙手遞交。



確實是有些遲了 catA_XD
只看該作者
#88
(2021-06-23, 13:22)Heiray 提到︰ 謝米慢慢走回酒吧,周圍看看找到飛無然後走過去
「飛先生,這個是你的攝影機。」
她往對方遞出之前拿的攝影機

看到伊諾姊妹倆沒事,以及聚來了越來越多人後莫格里斯只是對他們點了點頭後便默默退出人群。他向著熟悉的聲音看去,並走向矮小的身影。

「之前答應過你的,不過我也只有頭部拆得下來。拿去吧,借你看看。」只見莫格里斯邊說邊將頭盔輕鬆地摘下並遞交給對方,在頭盔離開身體的時候聲音完全沒有斷過。
只看該作者
#89
(2021-06-23, 19:41)流星之中 提到︰ 看到兩姊妹的樣子,原本打算接過刺塔手上的硬幣進入競技場的傑特皺起眉頭,走到兩人面前說道「喂喂這樣可不行喔,先坐下來好好休息一下吧。」

「服務生~麻煩給這邊兩條熱毛巾還有暖水!」說完傑特便打算一手一個的拖著兩人的手,帶她們到旁邊的座位坐下。

  「啊……東西可不能隨便喝呀。」

  見到咲姬他們喝了飲料後馬上變得醉醺醺的模樣,刺塔有些無奈地搔頭。雖說這樣可以讓她緩解難過的情緒或許也算好處,只是……

  「雖然是出自老闆的善意,不過那可不是小孩子能喝的飲料。」

  「真糟糕,這樣醉下去不曉得休息一天會不會好。」

  刺塔如果喝下那麼一大杯,恐怕是要睡一個禮拜。咲姬是人類,應該沒那麼不耐酒精,只是看她的模樣恐怕也要暈大半天。

  「……嘖,好濃的味道。」她說著皺起眉頭,掩住了自己口鼻。

  「用熱毛巾和水就有辦法解酒呀?人類真是厲害。我們獸人要是中了酒精毒可不是開玩笑的。」

  刺塔說著,另一隻手中搓揉著剛才拿到的硬幣。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只看該作者
#90
(2021-06-23, 16:22)絕受兵器 提到︰ 「這種動腦一下就知道了,我們開槍有人會死,如果帶入角度到被開槍的人的隊員或家人呢?就是這種感覺.....還有要罵妳,母親哪次不是當著妳面前罵了?每次都還要父親當眾救場拉到隱蔽處才讓她罵個夠的,母親的個性向來比較直接。」

「也許無法預知今天我們會怎麼離家冒險,但是我認為雙親都有這方面的打算和預感,所以才在最有可能我們接觸到的地方留下可以幫助的訊息吧,沒直接告訴我們是這一切太離奇,
說了也不會被取信....但反過來說,就是因為留訊,母親才重視妳.....有沒有給我就不知道了。」

「唔……。」咲姬被念得說不出話來,因為奧特琳德的也非常合理。

因此他只能皺著眉接受奧特琳德的說法與責備。

(2021-06-23, 16:22)絕受兵器 提到︰ 同樣紅起臉的奧特琳得趕緊單手拿著酒杯、另一手直接摟住咲姬的腰讓彼此貼再一起避免有一邊的人跌倒,意外精準的善用物理(?)
但明顯喝醉的她卻是陷入沉默,有些呆滯和放鬆,整個人都有一種軟軟的感覺.....但是似乎好像不排斥肢體接觸?

喝醉的咲姬發現奧特琳德摟住她的腰並貼再一起,也很自然的把頭垂在奧特琳德的肩上。

形成姊妹依偎在一起的溫暖光景。

(2021-06-23, 15:59)卡普耶卡 提到︰ 看來是小孩子第一次喝酒阿……看著只差沒手舞足蹈的咲姬,沙林有點無奈的隨手將酒杯和大衣放到一旁的桌上,直接伸手按住咲姬肩膀以防她去撞到東西或他人。
「咲姬小姐?第一次喝酒感覺怎麼樣?」她問道,順便確認咲姬是不太需要擔心還是要強迫她坐下休息。

「呃嘿嘿嘿嘿……酒豪豪喝喔~。」她對著沙林露出了純真的笑容說道。

(2021-06-23, 19:41)流星之中 提到︰ 看到兩姊妹的樣子,原本打算接過刺塔手上的硬幣進入競技場的傑特皺起眉頭,走到兩人面前說道「喂喂這樣可不行喔,先坐下來好好休息一下吧。」

「服務生~麻煩給這邊兩條熱毛巾還有暖水!」說完傑特便打算一手一個的拖著兩人的手,帶她們到旁邊的座位坐下。

「好——的喔——!傑特黑影大人—!」咲姬高高的舉起手,朝氣的大聲回答了傑特。

待傑特才剛伸手,咲姬的頭就先晃了過去,同時用臉頰磨蹭傑特的手。

「嗚嘿嘿~傑特黑影大人的手,好暖好好摸唷~~。」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