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後,發現這個地方比我想得還大呢。
我慢慢的走向旁邊的桌子旁坐下,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
「老闆~雖然有很多想問的,但還是先來一份這邊最辣的東西吧~雖然我身上沒有錢,但我什麼活都接喔。」
SIGNATURE:
小夜
即使自己的人生早已腐朽不堪 我也想獲得救贖 但我只能帶著不切實際的夢想向下沉淪
只看該作者
(2021-07-09, 02:30)jeffary 提到︰ 「這裡的大家也都看的到」楊望蒼伸手播開遮住銀鈴左眼的瀏海,看著她的臉微笑道「所以妳所說的缺憾,對我們來說根本無所謂」

「我會好好的看著妳的」

銀鈴激動地緊握著望蒼的手,欠身往前,情深款款地在他臉上一吻,愛意與感激,一切盡在不言中。

(2021-07-11, 02:15)卡普耶卡 提到︰ 「對我們這類職業者來說,所有商品的最前提都是材料,不管是常見到隨處可見、還是那些位於其他世界中難以取得的,因此我需要『人脈』來取得情報和物品。而相對的,該有的報酬或其他交易也不會少。」

「這樣如何?」沙林這樣說著,在等待兩人的決定時同時也打開了懷錶的蓋子。
(2021-07-11, 03:55)jeffary 提到︰ 「簡單來說,就是妳在找什麼材料時,我們做為人脈要幫妳找找看就對了」楊望蒼點點頭,沒什麼猶豫就同意了「可以啊,倒不如說,就算妳沒幫我們這個忙,妳想要什麼東西,只要提一聲,我們都會幫妳留意的」

「嗯~」銀鈴點一點頭,爽快地答應,「如果沙林小姐正尋求生物素材,如皮草、角、骨頭等,我也許能夠幫上忙。」

(2021-07-11, 03:55)jeffary 提到︰ 「慧理!」楊望蒼跳了起來,拍了一下手,笑道「對啦!這不是慧理一直戴...臥槽」

「講真,你這哪來的!?」想起圍巾來歷的喜悅瞬間垮掉,楊望蒼對沙林瞪大眼睛「我上次看到它的時候它被戴在另一個女孩的脖子上,也從來沒看她拿下來過,怎麼會在妳這!?」

「原來沙林小姐也認識慧理小姐?」銀鈴驚訝於這種巧合,但隨即恢復了笑容,說道:「幾年前,我曾收到來自慧理小姐的道別信件,可惜當時錯過了見面時機,因此並未能為她送行,想來實在是一椿憾事。數年時間轉眼即逝,請問,她近來還好嗎?」
只看該作者
一陣爆炸聲響伴隨著一陣風壓打開了酒吧大門,一個人型身影就這麼被轟進來落在了楊望蒼附近,一名灰頭土臉的女子慢慢的站起身來

[就說不要按那個按鈕啊……不過看來剛好被轟進了酒吧殘局就讓他們收拾吧,嗯?楊還有銀鈴真是許久未見了]

亞特拉看見在旁邊多年不見的楊望蒼跟銀鈴便上前打招呼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加加知君戴著銀質鑲金的項鍊,豎著貓尾從酒吧大門走進來,瞪圓眸子盯著灰頭土臉的亞特拉,眨巴了幾下眼睛,湊上前嗅聞道:「亞特拉小姐,妳不是跟我一起回來的嗎?發生了什麼事?妳沒事吧?」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只看該作者
(2021-07-10, 18:00)泠音 提到︰ 「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來到這裡。」夏綠蒂推開了木門。
只見她頭頂掛著透明石英製的護目鏡,米色的工作服與及膝的馬褲,外套著深色的風衣,腰際繫著皮革工具腰包,走動時能聽得見裡頭金屬碰撞的聲響。相對她嬌小的身軀,似乎有些擁腫。
手中提著一個青銅小鐘,雖然沒有刮痕,卻帶著一種沉重的老舊感。
棕色的短髮用繩子紮起來,似乎沾上了點油漬,看起來並非十分清潔。
「老闆,好久不見。您還好嗎?」向吧檯走去,一面聽聽看有沒有故人的聲音。

站在吧檯後方,德爾塔一邊擦拭著酒杯,一面靜靜注視著酒吧裡的客人,忽然一道招呼聲,把他拉回現實。
眼前的少女雖然有著不一樣的打扮,不過祖母綠的眼瞳倒是一下子就勾起男人的回憶。

「別來無恙啊。」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德爾塔爽朗的回應,「我還能在這裡擦杯子就算不錯了,最近酒吧內外都發生了不少事情,解釋起來有些麻煩,想聽詳細點的話,不妨問問其他客人?」
若是仔細聽德爾塔說話,可以聽出他的語氣中,透漏著些許的無奈。

(2021-07-11, 18:49)流星之中 提到︰ 「喔是服務生嗎,真是麻煩你了…等等免費套餐?不要跟我說現在點餐要付錢啊…」傑特拿過菜單看了一眼後滿臉驚恐的說「我的天!連酒吧都逃不過資本主義的侵襲嗎!」

他略帶失望的把菜單還給服務生一邊說「嗯…我暫時還不用點餐,麻煩了。」
(2021-07-11, 20:31)純愛大師夜夜醬 提到︰ 「老闆~雖然有很多想問的,但還是先來一份這邊最辣的東西吧~雖然我身上沒有錢,但我什麼活都接喔。」

注意到德爾塔正在接待另一組客人,本月的服務生也正忙於介紹餐點......等等好像搞錯了甚麼,愛露芙趕緊冒了出來。

「那個,兩位客人好像都沒點過餐吧?雖然後續需要以阿法幣作為點餐的費用,不過在酒吧的第一份餐點是免費的喔~」跳出來解釋後,魅魔對著獾纏眨了眨眼,示意他繼續向客人介紹。

(2021-07-06, 20:59)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阿爾法從吧檯裡用超級若無其事但是超快的速度走過來,遞給楊望蒼跟多林·沙林一人一個外側圍繞著數字05,內側刻著一圈類似盧恩文字的圓環。
「你們的號碼牌。」阿爾法鞠了個躬,又超級若無其事但是超快的消失在廚房裡。
楊望蒼和沙林注意到號碼牌亮了起來,看來競技場空了出來,是時候進場了。
SIGNATURE:
GM:洛嵐桑、紫苑翔雲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只看該作者
(2021-07-11, 18:49)流星之中 提到︰ 「咲姬!?」看到咲姬從樓梯摔下來,傑特趕緊走過去查看狀況,「沒大礙吧!妳還沒休息夠就不要亂走啊…有沒有覺得哪裡特別痛的嗎?」

「沒有,一切都正常喔!」咲姬回應道「對不起麻,傑特哥哥!欸嘿嘿……。」

咲姬用頭下腳上的跟斗姿勢回答了傑特,並露出了尷尬的微笑。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別來無恙。每個人都有些難關吧?啊!好像有認識的人出現了,回頭聊。」
外頭的伽瑪島已經消失了,不知道那位人找到自己的族人了嗎?發生的事情是不是和島的消失有關?夏綠蒂聳聳肩膀,問一問也許就能知道。
「亞特拉先……小姐?」是時間太久了,連性別都搞錯了嗎?又仔細回想一次,果然不是錯覺,並不是自己記錯了。
「妳好嗎?」很快調整好心態。「外頭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只看該作者
大門再開,帶著面具的望月從中走出,不遠處灰頭土臉的亞特拉讓他有些詫異,難道這傳送門還會讓使用者受傷嗎?
「怪。」他念叨了一句,默默走到了夏綠蒂身後看戲。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只看該作者
(2021-07-07, 20:11)影殤 提到︰ 「確實。」模格里斯又倒了點酒進入那團虛空中。

「彼界之淵......或是某些文明口中的『地獄』是最下層的界域,相對也存在著最上層的界域,那裡據說是『天界生物』和凡人口中『造物者』的居所。」當他說到那兩個詞的時候語氣輕蔑、還伸出了雙手的食指和中指彎了彎。

「那些愚蠢的凡人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在那裏。」如果他有表情,那現在一定是一臉唾棄。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現在換你回答剛才的問題了吧?」他不確定眼前的男子究竟是何物種,但他從不怕冒犯到那些自己為是又高高在上的天界物種。

僧人慢慢喝了一口酒,將酒杯放到桌上,這才緩緩開口:「我理解和經歷世界的方式足以顛覆多數人對世界的認知,因此,要解釋我是什麼是件複雜的事情。」當他說這著些話時,身邊彷若圍繞著遺世獨立的氣息,既存在於這裡,卻也無比遙遠。

白淨的臉龐看著一旁的空氣,回憶道:「原本的我就像你一開始認為的一樣,是個凡人。但經過無數時間的修練、犯錯、走上歪路,我最終化為世界的一部份。」他仰頭倒了口酒,「然後一切都改變了——從最簡單的角度來看是這樣。」

「在某些人眼裡,我是得道的仙人,但那只是對『我』的其中一種解讀。過往的經歷對如今的我來說已經變得遙不可及,取而代之的……」那雙懾人心魄的眼神轉向莫格里斯,接著他嘴角一勾,圍繞在身邊的氣息立刻像虛幻的錯覺般被打破。他抬起握著酒杯的手,伸出食指語氣輕快地問:「快問快答:樂手莫格里斯,你認為你是藝術家嗎?」




因為還沒問到,所以最後還是決定講淺一點
只看該作者
「!」

什麼時候睡著的,怎就閉上眼了?

幸次揉了揉雙眼後,看到了個熟睡的少女。

(2021-06-22, 18:14)時羽 提到︰ 「嗯……好喝!謝謝……招待……」作出感想後,便靠著牆壁重新閉上眼睛了,不知是醉了還是單純累了

回想一下,這名少女似乎在島上操使著風,幫助自己扛下大蛇的襲擊。

不得不說,放任一個幫助過自己的女孩子倒在旁邊流著口水呼呼大睡,作為一個人,良心有點說不過去。

於是,幸次起身靠近少女,試圖碰她肩膀查看對方有沒有意識。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