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2021-07-13, 09:31)只是個月月 提到︰ [夏綠蒂女士也別來無恙,話說只是改變了性別怎麼你們好像都蠻驚訝的?那我先變回男性的樣貌好了]

說完亞特拉恢復成眾人熟悉樣貌

[好了...總之就是被一個好奇心太重的人觸發的陷阱炸了進來]
「說不上訝異……以為記錯而已。」歪頭想了會兒,不知道想到什麼,說道:「不死族應該沒有那個需求吧?」

「煉金炸彈嗎?還是TNT炸藥?」也許是在上個城市待久了,對於煙火、燃燒的事情特別感興趣,蒐藏了不少來自各個小世界的炸藥,還建了個小倉庫裡存放,數量來說,和小型軍火商差不了多少了。
只看該作者
(2021-07-12, 12:35)wesly 提到︰ 「沒有,一切都正常喔!」咲姬回應道「對不起麻,傑特哥哥!欸嘿嘿……。」

咲姬用頭下腳上的跟斗姿勢回答了傑特,並露出了尷尬的微笑。

「哎呀呀,你看看你。」莉特正要起身扶起咲姬,傑特便已先行這麼做了。身邊的人都如此溫柔,不禁覺得她的運氣還真是好。
至今莉特也遇見了很多貴人,才能坐在這裡享受美食。因此她也層決定要盡力幫助那些像當年的自己一樣遇到麻煩的人。

「休息的如何?還會不舒服嗎?」她向咲姬問道。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只看該作者
(2021-07-11, 22:01)只是個月月 提到︰ [就說不要按那個按鈕啊……不過看來剛好被轟進了酒吧殘局就讓他們收拾吧,嗯?楊還有銀鈴真是許久未見了]

亞特拉看見在旁邊多年不見的楊望蒼跟銀鈴便上前打招呼

「妳好......?」銀鈴帶著好奇的目光看向來人,雖然和對方素未謀面,但女性卻知道自己的名字,她對此感到詫異。

(2021-07-13, 09:31)只是個月月 提到︰ [夏綠蒂女士也別來無恙,話說只是改變了性別怎麼你們好像都蠻驚訝的?那我先變回男性的樣貌好了]

說完亞特拉恢復成眾人熟悉樣貌

[好了...總之就是被一個好奇心太重的人觸發的陷阱炸了進來]

有著猴子布偶的先例,銀鈴對於改變性別的能力一事並不會覺得奇怪,但親眼目睹整個過程還是首次,自然是興趣盎然。

「哇!原來是亞特拉先生,真的好久不見了~」她從上而下的打量著亞特拉,尾巴左右擺動著。

(2021-07-13, 01:01)jeffary 提到︰ 「總之我跟別人約架了,桌上有吃的,你們自便」對性轉人士2號和加加知君指了一下桌上,楊望蒼回頭對銀鈴說道「銀鈴,妳要去觀眾席嗎?...應該也不用特地換地方就是了,妳決定吧?」

「就這樣,那我要先下去了」楊望蒼擺擺手向眾人暫別,並對沙林點頭道「久等了,走吧」

說完,轉著發光的手環,楊望蒼走入通往競技場的通道

「嗯!我想進場支持你。」銀鈴肯定的點頭,笑著回應望蒼後,又向亞特拉交代:「失禮了,雖想繼續和先生你交談近況,但不巧已經到了競技場進場的時候了,還請見諒。」

眼見桌上還有剩餘的飯菜,但是考慮到有其他客人在,倒也不擔心會浪費食品,固此銀鈴安心地跟隨望蒼身後,進入了競技場。
只看該作者
(2021-07-13, 09:30)時羽 提到︰ 「啊……唔……好吧」她用手和被袖子蓋過的另一手揉搓自己的臉,雖然並不在意,但掙扎了下後還是同意了並有些平

衡不穩的站起身,而身上的外套比起穿著,更像是掛在兩手上

「呃……啊,是……島上遇到的那個,濕漉漉的人?唔姆……有什麼事嗎……?」起身後她仰頭瞇著眼盯向大叔,終於

想起不久前的記憶

「其實是看你倒在這裡,想扶妳起來而已,要說有什麼事......當時連句交談都沒有,我其實是來道謝的」

好不容易將過快的心跳平靜下來,幸次這時才稍微注意到對方的衣服與樣貌。

「嗯?妳這身衣服......與這臉孔......難不成你是中國人嗎?」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只看該作者
『原來是練金狂魔嗎......』,望月在人群之後瞇眼看著亞特拉變身,心中暗自猜想對方會用什麼奇怪的武器配合聖光法術。想著想著,望月感覺心跳有些加速,一股想挑戰新對手的慾望讓他不由得捏緊了拳頭。然而眼前的夏綠蒂讓他回過了神,雖然不知為何聞到了一股老人味,不過在小孩面前暴起傷人還是不太適合。

只見望月左右看了看,想找個適合的對象發洩戰鬥慾卻苦無目標,酒吧內似乎只有好人、怪人和普通人,並沒有能隨意挑架的惡人。「這年頭想鬧事也不容易。」,望月老氣橫秋地嘆了一口氣,捏了捏拳就邁步走向一個可疑人士。

隨著腳步聲響起,幸次的身後傳來一個雌雄難辨的聲音:「老頭,你給小鬼灌酒了?想犯罪吶?」。只見望月雙手抱胸呈仁王立,帶著面具的姿態和血戰後的氣勢讓他看起來好似暴力份子一般,「我聞到那小鬼身上有酒味了......」,望月幽幽說道。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只看該作者
(2021-07-13, 17:52)死神 提到︰ 「其實是看你倒在這裡,想扶妳起來而已,要說有什麼事......當時連句交談都沒有,我其實是來道謝的」

好不容易將過快的心跳平靜下來,幸次這時才稍微注意到對方的衣服與樣貌。

「嗯?妳這身衣服......與這臉孔......難不成你是中國人嗎?」

「唔嗯……不謝不謝,舉手之勞而已嘛」葉羽揚撓撓臉頰,有些不好意思

「哼?中……不,我才不是中國人勒!」她花了一點點時間才反應過來,接著便立馬反駁,而反應遲緩和強烈反應基本上都是因為有點醉意影響

「台灣人才對,我是台灣人啦」她糾正道

(2021-07-13, 18:07)潘二喜 提到︰ 隨著腳步聲響起,幸次的身後傳來一個雌雄難辨的聲音:「老頭,你給小鬼灌酒了?想犯罪吶?」。只見望月雙手抱胸呈仁王立,帶著面具的姿態和血戰後的氣勢讓他看起來好似暴力份子一般,「我聞到那小鬼身上有酒味了......」,望月幽幽說道。

「蛤,等等,我可沒……呃,好啦,可能有醉,不過我說的絕對不是胡話喔,我指上一句」本打算說出那句常見的台詞,但她想了想,還是老實承認了,但她最後還是刻意補充了一句

「嗯?犯罪……哇啊,大叔原來你是那種人嗎?」正好聽見關鍵字,她便誇張的故意開玩笑道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羽揚辱華!
SIGNATURE:
酒吧s1角色卡-時羽
   
酒吧s2角色卡-葉羽揚
   
只看該作者
(2021-07-13, 18:25)時羽 提到︰ 「唔嗯……不謝不謝,舉手之勞而已嘛」葉羽揚撓撓臉頰,有些不好意思

「哼?中……不,我才不是中國人勒!」

她花了一點點時間才反應過來,接著便立馬反駁,而反應遲緩和強烈反應基本上都是因為有點醉意影響

「台灣人才對,我是台灣人啦」她糾正道

「台灣......好像有聽過,啊,在菲律賓下面吧」

幸次的地理有點差,台灣在菲律賓上面才對。

(2021-07-13, 18:07)潘二喜 提到︰ 隨著腳步聲響起,幸次的身後傳來一個雌雄難辨的聲音:「老頭,你給小鬼灌酒了?想犯罪吶?」。

只見望月雙手抱胸呈仁王立,帶著面具的姿態和血戰後的氣勢讓他看起來好似暴力份子一般

「我聞到那小鬼身上有酒味了......」

望月幽幽說道。
(2021-07-13, 18:25)時羽 提到︰ 「蛤,等等,我可沒……呃,好啦,可能有醉,不過我說的絕對不是胡話喔,我指上一句」

本打算說出那句常見的台詞,但她想了想,還是老實承認了,但她最後還是刻意補充了一句

「嗯?犯罪……哇啊,大叔原來你是那種人嗎?」

正好聽見關鍵字,她便誇張的故意開玩笑道

「嗯?是在說我嗎?我才53而已,已經是老頭的年紀了嗎?」

幸次轉過身來,見著了來勢胸(?)兄(?)之人不禁倒退了一步,又一步,又兩步,再三步。

「沒有,我不是,酒是......老闆請的?」

淡薄的印象中是老闆請大家喝的,原因是......

「好像是慶祝大家平安歸來,給每人一杯的樣子,吧?」
擲骰結果

2d6 → 7[1, 6] 7《不幸》的記憶力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只看該作者
望月那戴著面具的臉微微歪斜,從姿勢就能看出他目前的不解和不滿,難道這滿身哀怨的男人和滿身酒氣的小鬼居然不是敵人嗎。「別人請的嗎......也就是說你不是主犯?」,望月的頭又歪到另一邊,如瀑黑髮晃呀晃,「那你幹嘛盯著別人還滿臉通紅的?」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只看該作者
(2021-07-12, 17:31)乙名 提到︰ 僧人慢慢喝了一口酒,將酒杯放到桌上,這才緩緩開口:「我理解和經歷世界的方式足以顛覆多數人對世界的認知,因此,要解釋我是什麼是件複雜的事情。」當他說這著些話時,身邊彷若圍繞著遺世獨立的氣息,既存在於這裡,卻也無比遙遠。

白淨的臉龐看著一旁的空氣,回憶道:「原本的我就像你一開始認為的一樣,是個凡人。但經過無數時間的修練、犯錯、走上歪路,我最終化為世界的一部份。」他仰頭倒了口酒,「然後一切都改變了——從最簡單的角度來看是這樣。」

「在某些人眼裡,我是得道的仙人,但那只是對『我』的其中一種解讀。過往的經歷對如今的我來說已經變得遙不可及,取而代之的……」那雙懾人心魄的眼神轉向莫格里斯,接著他嘴角一勾,圍繞在身邊的氣息立刻像虛幻的錯覺般被打破。他抬起握著酒杯的手,伸出食指語氣輕快地問:「快問快答:樂手莫格里斯,你認為你是藝術家嗎?」


原本還很專心聽著僧人口中的內容,直到對方話鋒一轉讓他有點疑惑,這讓他更加相信眼前的僧人個性有些古怪與捉摸不定。他見過不少的靈魂和大城市的人,眼前的男子絕對是他見過最讓人搞不清楚的人物。

莫格里斯沒有馬上回答對方,頭部的眼睛處倒是閃現出兩條紫色的微光,彷彿像是人類瞇起眼睛看著事物的樣子。

「不是,除非你認為殺戮可以是種藝術。」音樂祭中他最喜歡的部分其實不是音樂,而是可以合法的製造災難與鬥毆現場,音樂對他而言不過是助興的一部分。

「都不是。」第二個倒是回答得很乾脆,他不認為自己有本事不靠團員就做出那些音樂,也不覺得自己是多偉大的演出者。

「蛤?」聽到第三個問題,半人馬把頭往後頃了點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對方。「那是誰我不知道,不過你既然成了世界的一部分,你真的相信那種膚淺的東西存在?」
只看該作者
(2021-07-13, 09:31)只是個月月 提到︰ [阿...我那邊發生了一些事情導致的,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對戰加油囉]


[這個嗎...我打開門後先回去了原本的世界一趟,結果被炸了進來]

亞特拉有些無奈的聳肩

[夏綠蒂女士也別來無恙,話說只是改變了性別怎麼你們好像都蠻驚訝的?那我先變回男性的樣貌好了]

說完亞特拉恢復成眾人熟悉樣貌

[好了...總之就是被一個好奇心太重的人觸發的陷阱炸了進來]

「哇,真是無妄之災。話說為什麼亞特拉先生可以改變性別?變成男生跟變成女生有什麼不一樣呢?」加加知君從背後伸出一對潔白羽翼,飛到亞特拉的頭上趴下,單純地想著公貓母貓似乎沒什麼差別。

引用︰「啊,好——」才剛要回應沙林的邀請,一個女人便被從大門轟到一旁的地上,還很自然的爬起來跟這邊搭話「額,你誰...」

「小加?...亞特拉『小姐』?」楊望蒼才注意到湊過來的白貓,接著又望向了起身的女人,眨了幾下眼睛...然後,他懂了「...亞特拉!哭啊!連你也這樣,現在性轉是甚麼奇怪的流行技能嘛!?」

「總之我跟別人約架了,桌上有吃的,你們自便」對性轉人士2號和加加知君指了一下桌上,楊望蒼回頭對銀鈴說道「銀鈴,妳要去觀眾席嗎?...應該也不用特地換地方就是了,妳決定吧?」

「就這樣,那我要先下去了」楊望蒼擺擺手向眾人暫別,並對沙林點頭道「久等了,走吧」

說完,轉著發光的手環,楊望蒼走入通往競技場的通道

加加知君雙眼放光,用尾巴代替前腳左右揮了揮,對兩人道:「阿蒼要跟人切磋啊,真好,我會在轉播螢幕注意你們的比賽的,兩邊都加油喔!銀鈴小姐也拜拜,待會兒見。」

牠環顧一圈依舊熱鬧無比的酒吧,好像還有人醉倒在地,不過有傑特在照顧似乎不用擔心。牠的目光定在穿著黑西裝的熟悉身影上,一拍翅滑翔到幸次頭上棲下,插嘴道:「你們好呀,幸次先生跟羽揚小姐,我回來了,這陣子酒吧有什麼變化嗎?」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