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11:50)小蒼蒼 提到︰ 「咦?為什麼會不知道自己是獾還是人呢?」加加知君雙手抵在膝上,歪頭直盯著獾纏瞧,像是想研究出他是什麼種族。聽見自己被直白稱讚,他雙手摀住紅得像顆蘋果的臉,貓尾捲上幸次的腿,支吾道:「沒、沒有啦,要變成什麼樣子都是隨心所欲的,所以也不是我真正的樣子……」

他過了一會兒才抬起頭,凝視虛空、扳著手指道:「我記得島上有藥草園、礦坑、樹林等設施,可以收集素材後在工坊做成道具。我回來才知道它不見了,詳細情況我也不清楚,來不及跟管理那裡的麥利瑪先生道別,我覺得有些遺憾。」

貓耳敏銳地捕捉到咲姬的煩惱,他的目光跟著挪到空彈匣上,抖了下耳朵多嘴道:「請問是子彈用完了嗎?如果有樣品或畫出來的話,我應該能試著做出來。」

場外:
再來要忙,先回一下。

「可是你貓的樣子也很可愛呀,不像...」他有點嫌棄看看自己的手腳
「農場的人看到獾都會拿著很大的叉子追著我跑,不知道是不是獾太好吃了...」

(場外: 很大的叉子指的乾草叉)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只看該作者
(2021-07-25, 06:09)風吹鐵加米 提到︰ 「嗯?大叔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不過沒事就好。」應侯棠一隻手將咲姬拉了起來,然後搔了搔自己的下巴。「不過這裡可真熱鬧阿,而且大家COS的完成度還真高。」他環顧四周,有腰間掛著劍的的眼鏡青年、幫忙端盤子的美洲獾,還有柱著拐杖的水手服少女。旁邊長髮飄逸的武僧與長耳朵的藍髮女鬥士正走向某個出口。

似乎是覺得身上的家當有點重,侯棠把背在肩上的琴盒取下,並用左手撐在上面,然後仔細打量著咲姬手上的步槍。

「小妹妹妳也是在出哪個動漫作品的角色嗎?妳的模型槍做得很精緻呢。」

「啊......這位樂手啊,想必你是誤入此處的人吧?」

當侯棠走進來,幸次查覺到這人身上的衣物明顯不是來自於魔法與劍的幻想世界之中,一聽到他那不合適的發言之時,幸次連忙插入兩人之間,他非常清楚不同文化之間的磨擦會是紛爭的導火線,就像剛剛被找碴一樣。

「可以先聽我幾句建議嗎?」

幸次帶點苦笑的邀請侯棠到一旁說話。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只看該作者
(2021-07-25, 06:09)風吹鐵加米 提到︰ 「嗯?大叔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不過沒事就好。」應侯棠一隻手將咲姬拉了起來,然後搔了搔自己的下巴。「不過這裡可真熱鬧阿,而且大家COS的完成度還真高。」他環顧四周,有腰間掛著劍的的眼鏡青年、幫忙端盤子的美洲獾,還有柱著拐杖的水手服少女。旁邊長髮飄逸的武僧與長耳朵的藍髮女鬥士正走向某個出口。

似乎是覺得身上的家當有點重,侯棠把背在肩上的琴盒取下,並用左手撐在上面,然後仔細打量著咲姬手上的步槍。

「小妹妹妳也是在出哪個動漫作品的角色嗎?妳的模型槍做得很精緻呢。」

「沒有,沒什麼。」她回應了帥氣叔叔的疑惑「不過……叔叔,這是真槍唷……。」被拉起來後,咲姬抱著槍回道。

「我不是什麼動漫作品的角色,我叫伊諾 咲姬,是想出來打算創造屬於自己的冒險故事的!」

(2021-07-25, 16:14)死神 提到︰ 「啊......這位樂手啊,想必你是誤入此處的人吧?」

當侯棠走進來,幸次查覺到這人身上的衣物明顯不是來自於魔法與劍的幻想世界之中
一聽到他那不合適的發言之時,幸次連忙插入兩人之間,他非常清楚不同文化之間的磨擦會是紛爭的導火線,就像剛剛被找碴一樣。

「可以先聽我幾句建議嗎?」幸次帶點苦笑的邀請侯棠到一旁說話。

「眼鏡大叔你很失禮欸,就這樣插嘴很沒禮貌唷!」

咲姬不悅的唸了擋在前面眼鏡大叔一頓,但後來聽到了他的說法以後,又從眼鏡大叔的旁邊探出了頭。

「難道這位叔叔是不小心踏進了異世界的傳送門嗎?」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加加知君取下面具、變回原樣,走到獾纏腳邊蹭了蹭,安慰道:「我跟媽媽也是會遇上驅趕我們的人喔,但也有給我們好吃食物的人,你只是還沒遇到對你友善的人類吧?」

牠輕巧地跳上吧檯,把腳收在身下窩著,點頭道:「是啊,魯路斯先生也想去切磋一把嗎?」

沒注意到幸次的用意,牠伸長了脖子,好客地對侯棠喊道:「你好,你是新來的客人嗎?我叫加加知君,你叫什麼名字呢?」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人形中,裝扮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只看該作者
(2021-07-25, 20:10)wesly 提到︰ 「沒有,沒什麼。」她回應了帥氣叔叔的疑惑「不過……叔叔,這是真槍唷……。」被拉起來後,咲姬抱著槍回道。

「我不是什麼動漫作品的角色,我叫伊諾 咲姬,是想出來打算創造屬於自己的冒險故事的!」

雖然聽到是真槍感到有些訝異,不過侯棠以為她只是很融入自己角色的扮演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

「原來是叫咲姬妹妹啊,這麼年輕就出來冒險很了不起呢。」應侯棠摸了摸咲姬的頭:「大叔我呢,叫做應侯棠,算是一個歌手吧,或許有一天我也可以把妳的冒險故事寫成曲子呢。」說完拍了拍琴盒。

(2021-07-25, 16:14)死神 提到︰ 「啊......這位樂手啊,想必你是誤入此處的人吧?」
當侯棠走進來,幸次查覺到這人身上的衣物明顯不是來自於魔法與劍的幻想世界之中,一聽到他那不合適的發言之時,幸次連忙插入兩人之間,他非常清楚不同文化之間的磨擦會是紛爭的導火線,就像剛剛被找碴一樣。
「可以先聽我幾句建議嗎?」
幸次帶點苦笑的邀請侯棠到一旁說話。

看見年齡與自己相仿的男人向自己搭話,侯棠疑惑的看著幸次:「誤入此處?原來這裡活動是有包場的嗎?還是我要穿規定的服裝才可以進來呢?」

(2021-07-25, 20:10)wesly 提到︰ 「眼鏡大叔你很失禮欸,就這樣插嘴很沒禮貌唷!」

咲姬不悅的唸了擋在前面眼鏡大叔一頓,但後來聽到了他的說法以後,又從眼鏡大叔的旁邊探出了頭。

「難道這位叔叔是不小心踏進了異世界的傳送門嗎?」

「異世界?這裡不是台灣嗎?我記得我是從我家附近的巷子進來的......」侯棠想確認自己的說詞於是走向門口並打開了木門,只見門外是一片蔚藍的天空,四周都是圍繞著的雲霧,腳下則是深不見底的黑暗。這時侯棠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看來我真的是來到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了呢......不過感覺很有趣就算了吧。」關上了酒吧的大門,侯棠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回到了幸次與咲姬所在的位置上。

「所以咲姬妹妹跟在場的其他人都有著我所不了解的事情呢,我為我剛才不禮貌的行為跟妹妹妳道歉。」侯棠對咲姬鞠了個躬表示歉意:「也感謝這位斯文的先生,我大概知道你要講的是什麼了。」說完朝著幸次點頭致意。

(2021-07-25, 21:22)小蒼蒼 提到︰ 加加知君取下面具、變回原樣,走到獾纏腳邊蹭了蹭,安慰道:「我跟媽媽也是會遇上驅趕我們的人喔,但也有給我們好吃食物的人,你只是還沒遇到對你友善的人類吧?」
牠輕巧地跳上吧檯,把腳收在身下窩著,點頭道:「是啊,魯路斯先生也想去切磋一把嗎?」
沒注意到幸次的用意,牠伸長了脖子,好客地對侯棠喊道:「你好,你是新來的客人嗎?我叫加加知君,你叫什麼名字呢?」

「看來魔法貓貓也是存在的呢,你好啊小貓咪,我叫應侯棠,是個歌手。」已經習慣這些超自然的事物後侯棠恢復了冷靜,並對向自己問話的貓咪自我介紹一番。
SIGNATURE:
酒吧角色:應侯棠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20:40)風吹鐵加米 提到︰ 「免費?這間店的優惠給的可真大方啊。」應侯棠感嘆現在的COSPLAY技術真的是越來越純熟了,連尾巴都可以依照情緒來做反應。之後接過菜單開始翻閱,決定好想要的餐點後就對一旁等候的美鶴開口:「那麼請給我一份雙味雪酪聖代、一杯夏日戀情與一杯西瓜優格氣泡飲,謝謝妳。」將菜單遞回去之後露出一個爽朗的微笑。


點完餐之後應侯棠在走回座位的路上發現了倒在地上撫摸自己額頭的少女,便上去察看發現這名小女孩抱著一枝做工精良的步槍。「小妹妹,沒事吧?」希望不要被當作誘拐未成年少女,長相俊俏的大叔心中如此想著一邊伸出右手。

「咦?」美鶴聽見點單耳朵動了動,轉頭看向老闆,在老闆比了幾個手勢示意後拿著菜單又走向你:「客人,現在酒吧的材料沒有那麼充足,所以免費的額度只有一道料理喔。」她看起來有點為難的樣子。
SIGNATURE:
本月GM:jeffary、雷貝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只看該作者
(2021-07-25, 15:41)酥魚 提到︰ 「可是你貓的樣子也很可愛呀,不像...」他有點嫌棄看看自己的手腳
「農場的人看到獾都會拿著很大的叉子追著我跑,不知道是不是獾太好吃了...」
(2021-07-25, 21:22)小蒼蒼 提到︰ 加加知君取下面具、變回原樣,走到獾纏腳邊蹭了蹭,安慰道:「我跟媽媽也是會遇上驅趕我們的人喔,但也有給我們好吃食物的人,你只是還沒遇到對你友善的人類吧?」

牠輕巧地跳上吧檯,把腳收在身下窩著,點頭道:「是啊,魯路斯先生也想去切磋一把嗎?」

沒注意到幸次的用意,牠伸長了脖子,好客地對侯棠喊道:「你好,你是新來的客人嗎?我叫加加知君,你叫什麼名字呢?」
(2021-07-25, 23:55)風吹鐵加米 提到︰ 「看來魔法貓貓也是存在的呢,你好啊小貓咪,我叫應侯棠,是個歌手。」已經習慣這些超自然的事物後侯棠恢復了冷靜,並對向自己問話的貓咪自我介紹一番。
「喔喔!對呀!獾很好吃呢!」聽見旁邊談及食物,魯路斯開心地說:「尤其是磨菇獾肉羹,吃過一次就不會忘了!」

他沉浸回那一日在農村裡替人驅趕野狼後,農場主人招待他吃大餐的情景,雖然農場跟狼的部分他都忘了,只剩下獾肉的味道。

「可以嗎?我可不是專業的戰士喔,怎麼比的上其他人呢。」魯路斯搔著後腦,模仿著加加知君,枕著自己的手臂趴在桌上,不時偷瞄那些進出競技場的人。

回過神見著加加知君在跟旁人說話,他爬起身來看看,原來是另一位衣著風格沒有見過的大叔。魯路斯眼珠子一轉,聽對方的語氣來看,似乎也是第一次誤闖酒吧的人。

「客官您好阿!」魯路斯轉過身背對吧檯而坐,露出明媚的笑容道:「小可魯路斯,初次見面。」

沒事做繼續跟著加知混w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只看該作者
(2021-07-25, 23:55)風吹鐵加米 提到︰ 看見年齡與自己相仿的男人向自己搭話,侯棠疑惑的看著幸次:「誤入此處?原來這裡活動是有包場的嗎?還是我要穿規定的服裝才可以進來呢?」

「異世界?這裡不是台灣嗎?我記得我是從我家附近的巷子進來的......」侯棠想確認自己的說詞於是走向門口並打開了木門,只見門外是一片蔚藍的天空,四周都是圍繞著的雲霧,腳下則是深不見底的黑暗。這時侯棠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看來我真的是來到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了呢......不過感覺很有趣就算了吧。」關上了酒吧的大門,侯棠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回到了幸次與咲姬所在的位置上。

「所以咲姬妹妹跟在場的其他人都有著我所不了解的事情呢,我為我剛才不禮貌的行為跟妹妹妳道歉。」侯棠對咲姬鞠了個躬表示歉意:「也感謝這位斯文的先生,我大概知道你要講的是什麼了。」說完朝著幸次點頭致意。

「看來魔法貓貓也是存在的呢,你好啊小貓咪,我叫應侯棠,是個歌手。」已經習慣這些超自然的事物後侯棠恢復了冷靜,並對向自己問話的貓咪自我介紹一番。

「現在年輕人適應力這麼快的嗎?你好,我是屋繪幸次,來自於地球上的日本」

幸次發出了不像在稱讚的疑問,也很快地補上自我介紹。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只看該作者
(2021-07-25, 23:55)風吹鐵加米 提到︰ 「原來是叫咲姬妹妹啊,這麼年輕就出來冒險很了不起呢。」應侯棠摸了摸咲姬的頭
「大叔我呢,叫做應侯棠,算是一個歌手吧,或許有一天我也可以把妳的冒險故事寫成曲子呢。」

說完拍了拍琴盒。

「嘿嘿~謝謝誇獎,侯棠叔叔。」咲姬瞇眼笑著回應了應侯棠,看似溫順地讓他摸頭。

在她抬起頭之後,咲姬對著應侯棠眨了一下單眼並微笑著。

(2021-07-25, 23:55)風吹鐵加米 提到︰ 「所以咲姬妹妹跟在場的其他人都有著我所不了解的事情呢,我為我剛才不禮貌的行為跟妹妹妳道歉。」侯棠對咲姬鞠了個躬表示歉意。
「也感謝這位斯文的先生,我大概知道你要講的是什麼了。」說完朝著幸次點頭致意。

「沒關係啦,侯棠叔叔!用不著這樣鞠躬,我會不好意思啦!」她慌張地阻止應侯棠的舉動。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2021-07-26, 12:49)wesly 提到︰ 「嘿嘿~謝謝誇獎,侯棠叔叔。」咲姬瞇眼笑著回應了應侯棠,看似溫順地讓他摸頭。

在她抬起頭之後,咲姬對著應侯棠眨了一下單眼並微笑著。

「沒關係啦,侯棠叔叔!用不著這樣鞠躬,我會不好意思啦!」她慌張地阻止應侯棠的舉動。

「現在又多了新人物加入了呢,雖然之前已經有自稱中學生的『普通人』,不過歌手倒是很新奇。」看著跟咲姬聊天的又一位(?大叔,傑特在旁邊輕聲說道。

引用︰「傑特先生,好久不見?」記得離別時,他似乎對自己沒有太大好感,應該是這樣子吧?怎麼顯得這麼熱絡呢?
「我的外貌都有些變化了。」夏綠蒂撥弄剪短的頭髮,「傑特先生,真厲害一眼就認出來我了。」

「外貌會改變,可是內在不同,比起看樣貌我還更擅長記住每個人的魔力波長呢。」聽到夏綠蒂的回應傑特便解釋道「說起來之前其實是我搞錯啦~我以為妳是我在追尋的『那東西』的同類,現在再仔細感應妳身上沒半點那種氣息呢,真的很抱歉。」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meteor.P.傑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