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心得】 【DND5e】地底蛙鳴
只看該作者
#1
五老爸坐鎮!
[圖︰ u7kljsn.png]
地底蛙鳴心得回顧

劇本分享:(想當玩家的話不要看)
感謝玩家 小蒼蒼、廚月、Ernest、酥魚參與跑團。
第一次在阿法跑語音超開心的,感謝酥魚介紹了一個很不錯的線上跑團地圖,支援手機跑團、輕便簡易,最重要的是讓我可以用最舒適的方式放背景音樂,美中不足的是擲骰子的方式稍嫌麻煩,也不能直接套入角色卡和骰值加值,這方面會需要再想想看該怎麼克服。

劇本一開始的發想是用這個Donjon的隨機冒險產生器,生出來的關鍵詞是:動作場面、拯救NPC、傳統反派,於是就成了地底蛙鳴這個劇本的大鋼(笑)

玩家在調查的階段一路骰得很漂亮,輪番調查和解謎也解得很順利沒有卡很久,而且骰的真的太漂亮了,我第一次看到沒有完全法職的戰隊(3戰士+1盜賊)可以調查得這麼順利。
在這個劇本中有一條秘密通道,只有玩家在正確的地方做出正確的動作骰出正確的骰子(自然20)時,才會找到這條通道,這條通道會直接通到大魔王的屁股後面,沒想到的是第一團就開啟了這個不可能的小通道讓我大開眼界,直接跳過兩個小魔王和幾個可能觸發遊蕩怪物的部分,直接跟大魔王對戰!
不得不說骰子真的是神奇的東西。

更神奇的是戰鬥時那些原本骰最好的人整個骰不出高於10的數字,尤其是Ernest的角色被大魔王抓住後就直接被打到慘死,明明三戰士都是力量最高,怎麼就會過不了DC13的檢定值,只能說是魔王太厲害了吧。
三個戰士跟一名盜賊各顯神通,最後在一番激烈的魔王戰後,玩家們順利地打敗了大魔王,救出五位公主可喜可賀。
不過玩家倒是多開了一條支線是我完全沒有想到過的,在劇本中玩家有機會得到一個有用道具(也是要骰出自然20才能得到的,尼看看他們調查階段多強!),因為玩家多嘴,所以我讓贈送這個道具的NPC多了一段兒子的故事,想不到玩家們決定幫這位NPC找回她的兒子,於是在將公主們送出洞窟之後,英雄們再度朝向洞窟發進了,這次會有什麼可歌可泣的故事等著他們呢......

還能怎麼樣,下禮拜找機會再開一團吧!


ps. 因為是語音團不會留下團錄,為了讓今天的跑團可以留下紀錄,想請玩家們願意的話用自己的方法在下面打團錄,DM這邊提供獎勵,只要有回文提供團錄的玩家,下次跑團時可以提供額外的100G當角色們的酬勞。

回聲望:不寫完睡不著www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為啥你半夜不睡在寫團錄啊w
Ernest 聲望+1 期待把洞窟屠完♡
酥魚 聲望+1 謝謝小控一起幫我試毒新平台 :)
SIGNATURE:
酒吧腳色-殭屍先生 安普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媽媽我要一百塊(幹)。控語音團超嗨的啦!很喜歡即時吐槽、收到反饋、方便問問題這幾點,可惜我的網路只能靠手機,有時聽起來斷斷續續^q^我憑印象寫的,有誤再跟我說。

龍裔戰士婭巴頓、神射手吳剠、名為巫師的戰士、既是盜賊又是吟遊詩人的哥布林伊克莉克,四人接受了五名不同種族的國王委託,前往被詛咒的洞窟,尋找被銅海伯爵逼婚擄走的五位公主。

在城市做著行前準備時,伊克莉克遇到了一名婆婆,後者贈予前者一枚護符,請求她找回在洞窟失蹤了二十年的兒子傑克。

他們結束採購來到洞窟前,碰上堵住洞窟並居住在此的哥布林部落。幸好巫師沒有把國王賞賜的金幣花光,順利買通牠們放行,且雇傭了兩名哥布林擔任護衛,一同下到地底。我原以為該是盜賊探路找出陷阱,結果巫師走最前面。

過了封住洞窟的石門往下走,第一道樓梯盡頭,是個積水深及人類小腿的寬敞房間,南方和東方各有扇門。我210公分的還在笑要淹死三隻哥布林了,然而並沒有。婭巴頓揹著伊克莉克前進,吳剠則是一手拎著一個哥布林。巫師在房間中央的石塊上發現一塊高級的布料碎片,吳剠指明通往南邊石門途中的草叢,有被踐踏過的痕跡。

他們來到南邊石門前,吳剠憑藉著自然知識,解開了門上四種花草排序的謎題,石門向上打開,又是一路向下的階梯。正當三人注意力放在下一道石門旁的拉桿上時,巫師眼尖地發現牆上有塊青苔剝落的區塊,他伸手按了下去,一條狹窄的密道就此顯現。

我:把伊克塞進去!
酥魚:你問過我的意願了嗎!
看到洞就想塞滿是人之常情。

他們派遣其中一名哥布林進去探路,他不甘願地罵罵咧咧進去,沒幾步就走到了盡頭,卻什麼也沒發現。換成伊克莉克進去瞧瞧,她找到了跟暗門門口一樣的機關,按下後一道暗門再度開啟,映入眼簾的赫然是吸血鬼蛙銅海伯爵與牠的青蛙部下,還有被綁票的五名公主。

一行人隔著密道射箭激戰,解決了那些青蛙部下,銅海卻化作一縷輕煙消失。在伊克莉克打頭陣穿過密道、進入房間時,最遠處的草叢竄出了兩隻食屍鬼,被巫師一人英勇擋下,配合兩名哥布林的射擊支援,了結了牠們的性命。

銅海在殿後的吳剠身後現身,糾纏住他並將其咬至昏迷,接著銅海纏上了婭巴頓,她同樣沒能擺脫牠的死纏爛打。五人合力對著牠一陣圍攻,才讓牠變成一絲煙霧,躲進房間裡的棺材之中。吳剠在伊克莉克的醫療真言下甦醒,感嘆無法脫離自家殯葬事業的宿命,一把火燒了棺材裡吸血鬼蛙的屍身,使牠再也無法復活。

眾人在公主的要求下,決定先送她們回到國王身邊。國王欣慰地擁抱了她們,幾名國王的關係似乎也變得更加和諧,四人得到了豐厚的賞賜。

伊克莉克告訴大家她承諾要尋找傑克之事,其他人也願意奉陪,他們決定整裝休息過後,再回到洞窟搜尋傑克的蹤跡……
聲望留言:
Ernest 聲望+1 神射手(笑)
小控 聲望+1 感謝投稿,寫作【地底哇名】團錄獲得100G,把這條加進紀錄表吧!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meme_yaoming  
小控好大家好,昨天到今天這團的遊玩體驗一樣好,不知道為什麼探路的變成我這個戰士在搜索w

不過我的屬性配點的確加強了調查的部份,一開始想說這樣子配點玩起來如何,沒想到這樣的戰士還蠻能打的,體力調整值可是只有0而已呢

這團也感謝吳剠幫忙解謎的部份,我對植物一竅不通(汗)

伊克莉克作為吟遊詩人(嗯?)大展神威走在門前,其實我還蠻擔心他會不會被魔王打死,但幸好伊克莉克沒有被魔王抓住順利逃脫還成功打擊樂蛙人

婭巴頓可以說hold住了全場打擊了蛙人,在魔王戰也硬是拖住了魔王(應該說是被纏住),幸好她血厚才沒有跟吳剠一樣到當地。

其實我蠻對不起吳剠的w 其實門口那邊應該是由我擋著才對,不過其實大家都不知道魔王會出現在那個位置,下次如果幸運成為同伴我會幫忙坦著的

這次的哥布林同伴老樣子的又是我們的好僱傭,每次參與小控團我都會願意花錢邀請哥布林來幫忙我們(笑)

兩名哥布林的弓箭骰子超好的啦,還幫忙打倒了死屍鬼

伊克莉莉的招式跟種族特性操控的超好,把魔王氣的不得了還損血,加上了附贈動作讓他在戰場上十分靈敏

吳剠如果骰運好無視視覺障礙的他肯定會表現更好,要弓箭手跟魔王硬扛真的太勉強了

婭巴頓作為龍裔戰士血十分的厚打倒蛙人十分亮眼,但攻擊傷害其實如果骰運好可以更好,她也成為矮小生物駐足的平台

至於我的話其實如果記得使用戰技表現可以更好,但是仔細想想如果太早使用應該會把卓越的骰子花光
也算是老天指引

在坦的部份我覺得表現的沒有很好,不過這隻我不是往坦的配置配出來的,靠回氣跟哥布林僱傭才勉強坦住

以上感謝大家
聲望留言:
Ernest 聲望+1 請把我當成半個法師的調查役:lie:
小控 聲望+1 這個算是心得而不是團錄,想要100G的話寫篇廚月風格的故事吧ww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不過目前安裝了修仙DLC,可能不怎麼普通了)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在中王國附近浪遊的吳剠碰巧遇上女兒失蹤的國王們,來自吳家莊的他在來到晉見廳的路上承受眾人的注目,但他早已習慣。面對各有特色的五王,他雖第一個站出來介紹自己,這是頂著吳姓的驕傲,但之後的會談仍保持默不作聲,靜靜看著哥布林與龍裔少女發言。

是解救被綁架的公主阿?他稍稍感到失望,但哥布林王的性格倒與他臭味相投,讓他有點期待親手送葬哥布林王的時候。

「我有一個問題。」在即將結束會談時,吳剠突然開口。「要活的還是死的。」

當然,這裡指的是名叫銅海伯爵的傢伙,但面前五王一同噴酒,他不知為何,即使哥布林少女出來辯解,把賓語指向駐紮在洞窟的哥布林部落,也跟他想的相差甚遠。這就是大陸上的南北隔閡嗎?他無言的想。

不過國王出手還算闊綽,領了100G的預算在手,吳剠在藥水店停了好一會兒,最終放棄聖水轉而買下兩瓶治療藥水。很快他就會後悔這個決定。


來到國王們提供的邀請函所在位置,明明位於山腰,附近卻已然變成沼澤,連洞口都搭上木門與獸皮,看來哥布林在這裡住的很很爽。本想先打聽門後動靜的,那個叫巫師的戰士卻直接敲起了門,吳剠手都直接搭上弓弦了,所幸應聲的是哥布林。

龍裔表明來意後,見到裡頭的哥布林部落,居然還遭到對方打劫。吳剠本想直接幹翻這個巢穴,但其他人想拿到傭兵,他也無可奈何,只是差點拿哥布林少女出去抵押。到是哥布林祭司所說的,這裡蘊含強大的魔法能量一事,讓他感到十分可疑。

最終還是靠著巫師的財力成功闖關,吳剠只是納悶為什麼這傢伙可以輕易的相信來路不明還跟自己敲詐的哥布林,但他依然沒有說話,只是擺著一張不屑的臉走在隊伍最後頭,進了裡頭的內門。想不到這石梯的空間意外的大,那顯然不是哥布林開鑿的,但是洞穴中不利於弓箭施展,他又撇了撇嘴。

拐個彎,眾人來到一間積水的石室,發亮的青苔將整個房間映出淡藍的光輝,不想被淹死的哥布林少女跳上巫師的肩上到中央的大石頭察看,卻不知身為弓箭手的吳剠站在原地便看出端倪。

「華服。」他簡短地說。

看來公主就在此地是沒錯地,地上的水草走向也預示著有什麼人往南邊的石門移動,上頭的哥布林真的不知道自己待的洞穴裡面發生綁架案嗎?那群小型生物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南邊。」他冷冷地說。

提著兩隻從部落派來地哥布林,打算遇到什麼破東西就把他們扔出去,但其他人在石門前似乎遇到困難,他同樣站在後方看的一清二楚,是老家的「四君子」圖案。龍裔不斷在上頭亂摸,四種花卉的圖案時亮時暗,身為魔射手的他大概猜到這是某種魔法鎖。把龍裔當成衣架,拿其中一隻哥布林掛在對方身上,自己默默地照順序碰觸圖案,石門果然成功打開了。

不發一語,同在走在隊伍最後方,來到下一階段的石梯,吳剠與巫師都發現了下一個石門旁有隻拉桿,正當他想讓手上的哥布林當先鋒炮灰時,巫師卻發現了牆壁中的暗門。吳剠看著那矮小的通道,更加深了對哥布林的懷疑,在那個哥布林少女的探路上,裡頭傳來狂蛙人的聲音……

「哼。」他輕聲哼道,「居然不是不死生物……」

一眾戰士們輕鬆解決一隻狂蛙人,甚至還把另一隻蛙人打到重傷,正當他瞄準無謂地躲在牆後的狂蛙人時,卻硬生生給射偏了。

「嘖。」吳剠咋舌道。

所幸躲在通道口旁的巫師一舉劍,輕而易舉地埋伏掉衝出來的狂蛙人。隨後幾個戰士與一隻小刺客衝進去,把剩下的狂蛙人給端了。吳剠猶豫片刻,身為弓箭手的自己不適合衝鋒,但也比獨自在外頭遭到包圍好,便跟著鑽進去,抬頭就是兩隻食屍鬼在遠方爬來,吳剠再次射擊,卻同樣落空。

正當他感到焦躁時,身旁突然湧現的黑霧化作蛙型,先是給了吳剠一爪,然後往他頸子上再一咬。是吸血鬼嗎?吳剠反應過來,深深回了一口氣,卻在吸血狂蛙人的擒抱下岔氣,不擅長短兵相接的他就這麼被重傷倒地。

過了片刻,一陣打氣聲從眼前傳來,是那個哥布林少女在治癒自己,吳剠勉強爬起身,撤到眼前最熟悉最有安全感的棺材板上,才看清與吸血狂蛙人糾纏的龍裔,在一群人的圍攻下,把吸血狂蛙人打到不成蛙型,化作煙霧鑽到自己腳下的棺材中。

「吸血鬼?哼‥‥」他跳下棺材,鮮血淋漓地喘道:「我果然……還是離不開家業阿……」

吳剠推開棺材板,露出那乾癟扭曲的屍身,這就是吸血狂蛙人的本體。他豎起左手的食中二指,喃喃一段經文,那屍身便燃起烈火,在吸血狂蛙人的哀嚎與黑霧構成的醜臉中,把這可悲的生命送上了天。

環顧周圍,看來已經沒有敵人了,他輕聲長嘆口氣,但那哥布林少女仍有話要說。原來她在採買物資時還接了個外快,難過脖子前掛著原本的沒有首飾,還以為跟他們的王一樣是順來的。但此時自己身負重傷,旁邊五個貴重的累贅也吵著要回家,說時在自己真不擅長應對這些南方的女人們。

「下次吧。」吳剠對其他人說。

眾人互相商議後,最後還是先把公主們送回五王手上,但洞窟裡頭出現了吸血鬼跟食屍鬼,看來這裡確實有某種不死力量在蠢動,剛好哥布林少女還想再來,吳剠盤算著能再謀得一個人情。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要活的還是死的。」我玩的時候以為是公主(噴
小控 聲望+1 感謝投稿,寫作【地底哇名】團錄獲得100G,把這條加進紀錄表吧!
酥魚 聲望+1 吳剠的內心戲好多OAO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伊克莉克的新曲子:
 
山腰上 令 居民喪盡膽的 洞窟口
是 一整屋 哥布林在此看守
而哥布林從來 不繳稅 永遠學不會~

(在)階梯尾端 是個像 沼澤的 地底房
小小的 伊克 要坐在 巴頓上
巫師觀察力非常好 開了條密道 我也要!

怎想到 在密道後 有大青蛙!
大青蛙 身旁 是五位 被劫走的公主呀!

(這)大青蛙 他 還有著 吸血鬼 的尖牙

五百年來 都交不到女朋友呀!
伊克被 大青蛙 逮正著 她走路太吵!

(演奏)

一行人 將小青蛙 一腳踢開
大青蛙非常的狡猾 化成煙後繞回來!

吳剠被 吸血鬼 尖尖的牙 咬了著
而食屍鬼 正在往巫師 那邊跑
巴頓拿巨劍救吳剠 我用我的琴!

在吸血鬼 被關回他 自己的棺材後
那五位 公主們 急著逃出洞口
伊克沒有完成承諾 沒跟大家說 很難過! 

山腰上 的洞窟內 蛙鳴不再!
伊克拿賞金 去買了 手上這把魯特琴 

山腰上 的洞窟內 蛙鳴不再!
下次再回來 暫時離開~

[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IefMszl...aOuroPreto]
聲望留言:
小控 聲望+1 這太厲害了www 你有我的恭維但是還是只能100Gwww
Ernest 聲望+1 你可以多描述一下伊克是如何在吳剠被吸血狂蛙壓著咬咬時演奏驪歌的(???
泠音 聲望+1 請容我獻上我的腳趾(×聲望(o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